上完三节晚自习,铃声响了,陆竽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站在过道里等张颖和叶珍珍。

难得见她收拾得这么迅速,江淮宁意外地多看了她几眼,随后就留意到她那个令人无法忽视的大书包。

“装这么多书你看得完吗?”江淮宁着实吃惊。

知道她爱学习,但也不用这么拼吧?晚上不打算睡觉了?

他自然不知道陆竽书包里装的是什么,而陆竽也不打算告诉他,微仰着头,神秘莫测道:“不告诉你。”

“嗯?”江淮宁点了点自己的脑门,一脸困惑的表情,“我问你看不看得完,你说不告诉我,什么意思?”

陆竽一愣,琢磨了下,自己那句话确实有答非所问的嫌疑,但她不想解释,转移话题道:“沈欢都收拾好了,你们不走吗?”

沈欢肩上挂着书包,吊儿郎当地靠在桌边低头玩手机,闻言,摆了摆手:“你们聊,你们聊。”

“走了。”

江淮宁率先抬步往外走,沈欢赶忙收起手机跟上,一手勾着他的肩踮着脚走路,脑袋随着步伐一颠一颠。

陆竽回到宿舍后,迫不及待地洗漱上床,拉上遮光的床帘,打开自己的小台灯,从书包里倒出一堆毛线,拆开其中一团,打了个结系在木棒针上。

接下来……接下来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陆竽摊手靠在床头,对着一团毛线犯难,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她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心血来潮织围巾,耽误时间不说还费脑子,不如直接买一条来的简单。

陆竽抓了抓头发,脑袋从床帘中间的缝隙探出去,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坐在对面床铺泡脚的张颖。

“颖子。”

“啊?”张颖趁着泡脚的时间拿手机看小说,正投入进去,被她叫了一声,眼神有些迷蒙,“干嘛?”

“算了,等你泡完脚再说。”

陆竽两手抓着两边的帘子,只露出一颗圆圆的脑袋,探头探脑的样子惹笑了张颖。

她说了声好,又泡了一会儿,起身倒掉水。

“说吧,什么事。”

陆竽拉开帘子招了招手,大方邀请她:“你坐过来。”

张颖无奈一笑,侧身坐到她床边,这一坐下,自然瞧见了她床上堆着的几团毛线,顿时笑开了,眼睛弯弯的:“你要织围巾呀?上回我邀请某人织围巾,某人还说不感兴趣呢。”

“突然想试试。”陆竽眼神躲闪,言辞含糊。

“想让我教你?”

“嗯,看你挺熟练的。”陆竽往里挪了挪,让她坐近一点,不吝夸赞,“你织的花纹都很漂亮。”

张颖已经织成功了好几条,送给朋友了,听她称赞,拍拍胸脯自豪道:“你算是问对人了。我会好几种花纹,你想要织哪一种?”

陆竽是新手,很有自知之明,不敢挑战高难度,只说:“要简约一点的。”

“我先给你看看成品。”张颖趿拉着拖鞋,到自己床铺边摸到手机,打开相册给她看自己之前织的那几条围巾,一一科普,“有鱼骨针、大麻花、菱形格,还有双面直纹的,这几种我都会。”

陆竽露出长见识了的眼神,对她佩服不已,经过一番对比,最终选中看起来比较简单的鱼骨针。

张颖拿起毛线和木棒针给她示范一遍:“第一排的针数要数够,后面照着织就行了,注意别跳针,很简单的。”

陆竽似懂非懂地学着织了几针,像模像样的。

“这不就会了?”张颖笑起来,“我都说了很简单。不过你得注意一下,针脚松一些比较好看,别织太紧了,会显得硬邦邦不够蓬松柔软。我看你买的是羊绒线,这种线挺贵的,你这是要送给谁呀?”

陆竽动作一顿,思绪乱了一拍,忘了自己织到第几针了。

“我……我就是织着玩的。”她梗着脖子嘴硬道,“不行吗?”

怎么她和黄书涵都猜测她要送人,就不能是给自己织的吗?

假装看不出她的心虚,张颖嘴角挂着笑,意味深长道:“行,太行了。你慢慢织,我就不打扰你了,有不懂的你再问我。”

——

陆竽打着哈欠,重复着枯燥又机械的编织动作,体会到了黄书涵所说的“织围巾需要的是耐心”。

眼眶泛酸,她停下来揉了揉眼角,拿起枕边的小电子表看了一眼,顿时惊到了,竟然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宿舍里除了舍友沉睡时发出的轻微鼾声,再无别的声音,静得人心里发慌。

想到明早还要上课,陆竽赶紧取下挂钩上的纸袋,把毛线一股脑装进去,关了台灯躺下来睡觉。

脑袋昏沉沉的,竟有些睡不着。

翻来覆去好几次,后来不知何时睡过去的,头一次没有在起床铃响前醒过来。

“陆竽,你怎么还不起来?”

张颖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见陆竽的床铺毫无动静,掀开帘子推了推她,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陆竽,醒醒,要迟到了!”张颖只得提高音量,揭开她的被子。

陆竽睡觉习惯从头蒙到脚,睡得特别沉,迷迷糊糊张开眼睛,她一手搭在脑门上,外面的起床铃声已经结束,在播放那首熟悉的《江南》。

陆竽一惊,从床上翻身坐起。

“你终于醒了。”张颖舒口气,直起身把手里的毛巾搭在衣架上,“你昨晚熬到几点啊,睡这么死,喊了好几声都没醒。”

“三点多吧。”

陆竽动作迅速地穿衣下床,嗓音沙哑得不像话。

一脚踩到地上,她大脑有点晕眩,手扶住了床架,摸了摸额头,感觉好像有点烫,不是很确定,嗓子不舒服倒是真的。

她咳嗽两声,拿了脸盆去洗漱。

“我的天,服了你,不能慢慢织吗?”张颖在她身后,望着她的背影咋舌。

陆竽洗完脸也没精神多少,头重脚轻的感觉很强烈,经过室外的冷风一吹,打了好几个喷嚏,鼻涕都出来了。

“你别是感冒了吧?”张颖在她边上,捧着杯小米南瓜粥小口喝着,看着她的脸色突然说了一句。

陆竽拿纸巾擤了鼻涕,苦笑一下:“可能是。”

叶珍珍叹口气:“你啊你,也不想想,最近降温夜里那么冷,宿舍里又没空调暖气,坐在那里肯定会着凉啊。你有感冒药吗?”

“没有。”陆竽咬了一口酱肉包子,嘴里寡淡,尝不出什么味道,“中午放学我去医务室看看。”

“记得多喝热水。”

两人一人叮嘱一句,到了教学楼。

班里已经来了不少学生,呜哩哇啦地朗读,陆竽坐下来,把书包塞进抽屉里,打起精神抽出英语课本。

江淮宁看着她,感到稀奇:“今天来这么晚?”

陆竽嗯了声,没精打采地掀了掀眼皮:“睡晚了,没听见起床铃。”

她说话的声音明显带着鼻音,江淮宁第一时间听出不对,端详了她几秒,得出结论:“你生病了。”

不是疑问,是肯定的语气。

陆竽没想到他这么敏感,只得承认:“大概是着凉了,有点儿流鼻涕。”

气温一天比一天低,班里感冒的人有好几个,安静的课堂上总能听见咳嗽声,老师也多次提醒大家注意保暖。

江淮宁无心看书,低声问:“吃药了没有?”

陆竽摇头:“没。”

“陪你去医务室看看?”

“现在?”

“不然呢,拖下去要严重了怎么办?”

陆竽再次摇头,抬起眼来轻声说:“我能感觉到不是很严重,就普通的感冒,我中午放学去看,没事的。”

她眼睛有点红,毫无神采,看着蔫巴巴的。

江淮宁轻叹口气,拿她没辙。

这一上午,陆竽不停擤鼻涕,鼻头都要擦肿了,又红又痛。

课桌侧边的挂钩上系了个黑色垃圾袋,装了半袋子用过的纸巾。她觉得自己好邋遢,要崩溃了,干脆丢掉形象,扯了两团纸塞鼻孔里,用嘴巴呼气。

江淮宁看了看她,眼里装满担心,嘴上却不饶人:“让你早点去看医生你不听我的,活该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