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要求称得上无礼了,但江淮宁言辞恳切,眼里的期盼很让人动容,勉强可以原谅。

原谅不代表同意他的请求。

这四个年轻男女是市里一所师范学院的学生,即靳阳师范学院,主修视觉传达设计。所参与的摄影社团上个月展开了一项较为正式的比赛,要求大家四到五个人为一小组,拍摄主题为《人生百态》的微电影。

比赛最终胜出的三组分别获得金奖、银奖、铜奖。

因为有校外一家文化传媒工作室的学长老板赞助,金奖获得组有一万块的奖金,还能获得不错的工作机会。

奖品太诱人,使得参与的人数暴增,自然而然的,获奖的可能性就降低了很多。

大家都铆足了劲儿,冲着金奖来的。他们这个小组也不例外,经过多次开会商讨,将拍摄地点定在了靳阳市底下的昽山县,具体到商场、医院、学校、老居民街道等,能体现人们日常生活的场所。

比赛结束后,微电影会投放到各个平台,因此他们很轻易地获得了年轻的商场经理的许可。毕竟这是个不错的宣传渠道,还是免费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设备看起来非常专业,不像小打小闹。

两台重量级摄像机被架在一个不算引人注意的位置,进行了为期一个星期的拍摄,到今天刚好收工,准备去下一个地点。

“视频我们是要拿去参赛的,这对我们也很重要,恐怕不能交给你,也希望你们能理解一下。”穿深蓝色羽绒服的男生自我介绍说叫宋明涛,婉言相拒。

他的拒绝在江淮宁的意料之中,他没就此放弃,沉吟片刻,继续与他们协商更合适的办法。

左右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尽快拿到视频。

双方交涉了很久,那个长发女生先心软了,拉着小组其他成员到边上去说了几句话,转身对江淮宁说:“视频还是不能交给你……”

江淮宁看了眼陆竽,一如既往的妥帖温和,没生气埋怨,点点头回道:“能理解。”

谁知女生突然俏皮一笑,话锋一转说:“不过,我们可以帮着你们筛选,算是监督。现在就开工,几个人一块弄,速度快的话到明天早上能看完,说不定运气好很快就找到你们想要的。”她耸了耸肩,“反正我们也是要熬大夜剪片子的,就当是提前熟悉一遍视频内容。”

江淮宁一愣,朝陆竽展露出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握着她手指的那只手紧了紧。

陆竽嘴唇动了动,感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鼻尖抽了下,连忙站到那个女生面前:“谢谢你们,真的太感谢了。”

“你的事比较要紧,我们找个地方快开始吧。”女生拍拍她肩,转头跟其他人说,“收设备,看看附近有没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馆。”

咖啡馆没有,只有网吧,但他们这群人当中有两个未成年,跟网管好说歹说,嘴巴都说干了才让人家通融了一下,放江淮宁和陆竽进去。

几人开了一个单独的包间,推拉门一关,没那么嘈杂。

互相对视一眼,都没说废话,开了电脑争分夺秒导入视频。

四人小组里唯一的女生叫林曼,手指抵着下唇,目光盯着电脑屏幕拉进度条,歪头问坐在她左手边的陆竽:“特征描述得越详细越好,包括那个女的。”

他们这些人对案件中的两位当事人都很陌生,筛选起来相当困难,陆竽只给他们看了陆国铭的照片。

但这些视频片段里,陆国铭作为商场的保安,每天都穿着一身板正的制服在各个楼层巡逻,身影出现得太频繁了,看得眼睛都花了,也没看出哪里不寻常。

陆竽冷静回想在派出所里看到的何晓鸥,印象太过深刻,她没回忆多久就描述出来:“那个女生年龄在二十出头,事发当天穿深灰色呢大衣,里面一件黑色长毛衣,过膝长靴。黑长直发,带了很夸张的银色圆圈耳环,脸上的妆不太浓。”

“ok,这样具有明显特征的人就很好找了。”林曼笑了下,给其他人说,“听到了吧?别打瞌睡,早完事早收工。”

陆竽看出来她是小组里的领导者,个子小小的,还不到一米六,小圆脸单眼皮,笑起来唇边有个酒窝,是个性格很开朗的女生。

“听到了,听到了。”

另外三个男生异口同声地回答。

——

几人没注意时间,一忙就到了十一点多。

江淮宁中途给手机开了机,先给孙婧芳打了个电话,没时间解释具体原因,只说晚上不回去,在沈欢家里住一晚,然后给沈欢打电话,让他注意点别穿帮。

陆竽跟江淮宁看同一台电脑,她不太会操作,只能干看着屏幕。

江淮宁看视频的速度跟做题一样快,进度条不断往前拉,有时候陆竽连画面都没看清,已经过渡到下一帧。

“咕噜咕噜——”

不知谁的肚子叫了,打破了包间里凝重的气氛。

宋明涛扑哧笑了一声,伸长脖子,脑袋从电脑屏幕上方探出来,看着对面的林曼:“曼曼,是不是你?”

林曼翻个白眼,搁在桌面的一只手拿到下面揉了揉肚子,丢下鼠标站起来:“我去要桶泡面,你们谁还要点别的东西吗?”

一个两个纷纷举手。

“我也要泡面,加根火腿。”

“我的加两根。”

“我不要泡面,要一罐可乐加一包卫龙。”

林曼嗤了一声:“当是来度假的?”

“谢谢曼曼。”见她佯怒,坐在对面的宋明涛仰起脸卖了个乖,咧着嘴角笑得跟朵花似的。

听他们说笑,陆竽内心愧疚又感激,这几个人之所以这么晚聚在这里,都是为了她的事在忙碌。他们本是与她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哪怕不肯帮忙她也不会生气,可他们不仅愿意伸出援助之手,还一句怨言也没有。

眼看着快到后半夜,他们饿着肚子忍着疲惫,还能笑出来,陆竽只觉得百感交集。抛开那些烦心的事,其实围绕在她身边的美好远远多于糟糕。

好似拨开云雾,有阳光照进了心底,陆竽豁然轻松。

她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起身跟在林曼身后,在她给网管姐姐说了要的东西后,主动上前付了钱。

林曼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翘起唇角笑了笑,倒是没跟她客气,手肘杵在柜台上,等着泡面泡好的间隙,跟她闲聊起来:“你男朋友长得可真帅,个子还可高,关键是性格好得没话说。欸,你俩是怎么在一起的,我有点好奇。”

她语调随意,正在发呆的陆竽却惊了一跳,忙不迭摆手否认:“不是不是,他……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还都是高中生。”

“我知道啊。”林曼被她惊慌的样子逗乐,“高中生怎么了?我就不信你们周围没有谈恋爱的。”

陆竽笑一笑,神色略有些尴尬,还真的有。她不算八卦,光是班里就听说有三对情侣,还都是开学以来在一起的。

她和江淮宁……

她没敢想。

“没谈?”林曼怀疑地问。

陆竽哭笑不得地说:“没有。他是我同桌。”

“你帮我端一桶,我拿不过来。”林曼侧个身端起柜台上泡好的两桶泡面,小拇指勾着一袋零食,朝她挤了挤眼,神秘兮兮地说,“你这位同桌帅得天上有地下无,你抓紧点,别让他被别人撬走了。”

她说话大胆随性,带着一股洒脱感,陆竽窘得要命,不知怎么接话,红着脸端起另外两桶泡面,跟在她后面回了包间。

陆竽把其中一桶面放在江淮宁手边,知道他晚上没吃饭,小声劝说:“你先把泡面吃了,等会儿再看,也不差这几分钟。”

江淮宁错开视线扫了桌面一眼,嗓音有点哑,轻轻咳了声:“你呢?”

陆竽手里捏了一袋红豆面包,说:“我买了面包。”

吃泡面实在耽误时间,江淮宁偏了偏头,压低嗓音说:“面包给我吃。”

“嗯?”

“不喜欢吃泡面。”

陆竽哦了声,撕开面包的包装袋递到他面前。江淮宁没接,就着她的手微低着头咬了一大口,鼓着腮帮咀嚼,视线始终没离开电脑屏幕,姿态也没放松。

陆竽怔忪地看着手里缺了一个口的面包,嘴唇轻抿着,抬起头,正对上吸溜泡面的林曼的目光。

林曼嘴里叼着几根面,揶揄一笑。

联想到她说的那些话,陆竽整个人都变得不自在。

“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江淮宁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咀嚼的动作一顿,点击鼠标暂停了视频,指着画面里一个女人的侧脸。

陆竽看了一眼,赫然就是何晓鸥,激动道:“是她!”

其他四人顾不上吃东西,嘴巴一抹,围到江淮宁旁边看屏幕。江淮宁拉回进度条重新播放一遍,完整的片段长达八分钟,清楚地还原了事件现场。

陆竽看着看着,眼眶盈满热泪,几乎喜极而泣。她就知道事情不是何晓鸥说的那样。她就知道……

“卧槽,还能这样,这不冤枉人吗!”

宋明涛看完,表情愤怒地飙了句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