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五点多,陆竽从睡梦中醒来,一翻身差点滚到地上。

窸窸窣窣一阵响,身上的羽绒服先掉到地上,陆竽只来得及拽住一片衣角。她揉了揉脑袋,将掉落下去的羽绒服扯上来抱在怀里。

清醒过来的大脑告诉她,她昨晚在网吧里过夜,和江淮宁一起。

想到江淮宁,陆竽腾地一下坐起来,目光去寻他的身影,一扭头就看到他弓着背趴在电脑桌上睡觉,键盘被推到一边,腾出一块不算宽的空间,堪堪够他两条手臂交叠着搭在上面。

他身上就穿一件白色卫衣,什么都没盖。

陆竽垂下眼帘,手指摸着身上的羽绒服,柔软温暖,还沾着她的体温,一时间,她呆在那里,内心触动颇深。

她轻手轻脚穿上鞋,本不打算现在就叫醒江淮宁,谁知她刚系好鞋带,江淮宁就醒了,坐直身子,一手揉着额头问她:“几点了?”

“还不到五点半。”陆竽站起来,拿手机看了眼时间。

上面好些未接来电,顾承的占了一大半。

时间这么早,按着他平常的作息,铁定还在睡觉,陆竽就没给他回电话,拎起羽绒服递给江淮宁:“谢谢你的衣服,你快穿上吧。小心跟我上次一样,一不留神就着凉了。”

江淮宁笑,展开羽绒服套在身上,整理了下折进去的衣领:“咱俩能一样?我是男生,身体素质好。”

“谁说身体素质好就不会感冒了?”陆竽说,“你最好一辈子别感冒,不然我就拿这话堵你。”

“一辈子那么长,你确定?”

江淮宁拿起桌上的手机,按亮屏幕看了眼,随后装进口袋里,说话间眉眼含笑,带着点意味不明的暗示。

陆竽瞪了瞪眼睛,被他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撇开视线嘀咕道:“我就那么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了……”

“走吧,回学校。”

江淮宁没过多解释自己话里的深意,反正来日方长。

陆竽亦步亦趋跟着他出了网吧,意外的是雪还没停,相比半夜里下得小了许多,细细碎碎的小雪花缓慢飘下,落在头顶、肩上,一层薄薄的白色。

陆竽站在台阶下,拿手去接雪花。

江淮宁走出去几步,没听到人跟上来的脚步声,回过头就瞧见这样一幕。她穿着淡绿色的短款面包服,领口竖起来挡住脖颈。手小小的,从缩紧的袖口里露出来,去接那些细小的雪花,然后扬手拍掉。

又不是没见过雪,怎么这么兴奋,跟小孩子似的。

江淮宁无奈摇头,折返回去,脚踩在铺满积雪的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他一手拽住她袖子朝前走:“别玩了,雪天路滑不好打车,今天周一,还得赶回学校上早读。难道你连早读也想逃掉?”

闻言,陆竽打了个激灵,一瞬收掉玩闹的心思,跟上他的脚步。

江淮宁松了手,插进口袋里,站在路边等车。

寒风凛冽,冰雪漫天,陆竽置身于天地间却没觉得冷,仰起头张开手臂做了个舒展的动作。

江淮宁偏头看着她,忍俊不禁,看来她心情真的很好。

恰好一辆空车路过,江淮宁伸手拦截,两人坐上车回学校,在校门口一家早餐店里吃了小笼包和八宝粥。

进校门前,陆竽走到一边给夏竹拨了个电话。

六点整,学校起床铃响的时间,夏竹一贯早睡早起,这时候应该已经起来了。

果然,铃音响了没几声就被接通。

夏竹昨晚大概没睡好,声音隔着电流传过来,微微低哑无力:“竽竽,怎么这么早打来电话?”

陆竽站在风口,冷飕飕的,嗓音里带着一股温暖坚定的力量:“妈,你今天上午到学校里来一趟,我拿到证明爸爸清白的证据了。我们一块去派出所,有了确切的证据,他们没有理由再关着爸爸。”

她语速快,难掩激动,夏竹听完直接懵了,半晌,将信将疑道:“真的假的?”

她拍了下脸,以为自己太想让丈夫出来,还在做梦。

陆竽听到那边细微的拍掌动静,轻轻笑了:“真的,没骗你。”

她三言两语概括完昨天下午的离奇经历和意外收获,夏竹没追究她逃课的事,当即喜极而泣:“那就太好了!”

“嗯。”陆竽重重地应了一声,笑起来,“你快坐车过来,我等你,我们去接爸爸出来。”

“好好好。”夏竹一迭声地应答,到最后声音都在颤抖,是过度的欣喜,也是极致的激动。

把好消息告知给夏竹,陆竽才感到真正的一身轻,忍不住蹦跶着跑向站在几米远等她的江淮宁。

江淮宁笑着提醒她:“你慢点儿,当心滑倒……”

最后一个字刚吐出口,话音还没落地,陆竽脚下踩到一块碎冰,一个趔趄,滑了出去。江淮宁想抓住她都没来得及,眼睁睁地看着她摔得四脚朝天。

“你没事吧?哪里摔痛了?”

江淮宁弯腰将人从雪地里拉起来,紧张地四处打量,她浑身都沾着碎雪,手肘和裤子后面弄脏了。

陆竽还有些惊魂未定,但仰起的脸上挂着晃眼的笑,摇摇头说:“我没事啊,一点都不痛。”

江淮宁无语,手掌推了一下她的额头:“我看你是摔傻了吧?”

“不管了,傻了就傻了,反正我脑子也不聪明。”陆竽笑眯眯地拍了拍身上的雪,一甩头发,大步走进校园。

江淮宁愣了下,快走几步跟上她的步伐。

——

起床铃刚打响不久,整座校园在冰天雪地里显得尤为寂静。

男生清润好听的声音不时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响起:“你走慢点,别又摔了。”

“你别乌鸦嘴了,我刚才可能就是被你诅咒了才摔倒的。”陆竽走着走着还跑起来,感觉有一箩筐的事情等着她,她不敢再磨磨蹭蹭。

首先,她的假期作业没补完也没交。其次,昨天下午有两节课没上,不知道老师布置了新的作业没有。

江淮宁在后面追她,失笑:“你摔倒还成我的错了?”

“谁让你乌鸦嘴。”陆竽嗔怪一句,一口气跑到教学楼下才稍微慢下来。

两人并肩上楼梯,她偏头问江淮宁:“你带班里的钥匙了吗?”

“带了。”

江淮宁拿出钥匙串,里面就有教室前门的,说起来还是她帮他配的。

开了教室门,两人进去,陆竽早已将昨天的流言蜚语忘却脑后,没有再想那些烦心事,坐下来就开始整理书包。

昨天晚自习发了套数学卷子,两人不在,沈欢帮着领了,放在他们桌上。陆竽看到的时候头都大了,并发誓再也不逃课了。

逃课一时爽,补作业补到想哭。

江淮宁不紧不慢地坐进去,闭着眼靠在后桌沿,用手按捏肩颈。他昨晚趴着睡了几个小时,脑袋和脖颈都僵硬酸疼得厉害。

没过多久,班里来人了。

陆竽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其他人,正埋头写作业,那人的脚步径直朝她的座位走来,立在她桌边,一手拉起她胳膊。

陆竽全神贯注中冷不防被扯了下,吓得不轻,瞪圆了眼睛抬起头,看到攥住她的人是顾承,她脸上愤怒的表情一秒收敛。

“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顾承嗓音沙哑,眼里有红血丝。

陆竽看在眼里,耐心给他解释:“我手机静音了,早上才看到,想着你可能在睡觉就没打扰你。”

顾承喉结轻滚,上上下下打量她,看到她全须全尾他就放心了,没计较她不回电话的事,关心起另一件事:“你昨晚睡哪儿?”

陆竽没隐瞒,说:“网吧。”

顾承一言难尽地看着她,在他的认知里,陆竽就没进过网吧,居然在那里过夜。

脑中快速闪过什么,他微微一愣,视线轻瞥了眼坐在里面的江淮宁,抬了抬下巴问:“跟他在一块?”

这问题就有点难回答了,陆竽面露犹豫。

“问你话呢。”顾承声音里裹着一股急切意味。

反观江淮宁,仍是那副闲散模样,靠着桌沿,脖子微仰,手掌搭在后颈,不轻不重地按揉,也在等陆竽回答。

他想知道她会怎么说。

过了许久,陆竽嗯了一声,又欲盖弥彰地解释:“昨晚在网吧忙完已经很晚了,所以就在那儿过夜了。”

顾承脸色难看了一瞬,没说什么,轻抿着薄唇定定地看着江淮宁。

这人昨天下午挂他电话的事,他可还记着。

江淮宁与他对视,声音平淡地问了句:“有事?”

顾承跟他相识是因为开学前一天,卢店初中那一场篮球比赛。当时顾承觉得这人虽然看着清瘦白净,跟个白斩鸡似的,但是在赛场上的实力不容小觑。扣篮、接球、拦截的动作都很有技巧,偶尔展露的爆发力也很惊人,是个不错的球友。

开学那天发现他也在八班,顾承还有点期待,以后能经常一起打球。

随着时间的推移,跟他越来越熟悉,顾承就摸清了他的性子,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无害,只能说不愧是学霸,心眼多得很。

至于他对陆竽是什么心思,他目前还没看透。

“没事。”

顾承用两个字打发了他,抬步往后走。

------题外话------

等你看透,一切就晚啦!

这两个,一个看似傻白甜,其实想法贼多,一个看似脾气爆不好惹,其实是个头脑简单的人……所以他俩注定要打一架!!

(打起来打起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三月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