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点四十五,铃声响了。

杜一刚拿上讲桌上搁的教案和课本,抬脚出了教室。

班里学生个个如饿死鬼投胎,老师前脚一走,纷纷起身争先恐后往外跑。江淮宁不紧不慢地合上书,扭头对沈欢说:“你先走吧,中午不跟你们一起。”

“啊?为什么?”沈欢从抽屉里摸出饭卡,疑惑地问了句。

江淮宁不想让他这个大嘴巴知道,摸了摸鼻尖,含糊道:“有点事。”

沈欢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哪能轻易被他糊弄过去:“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神秘兮兮的。”

陆竽站在过道里等江淮宁,沈欢抬眸看了她一眼,忽然明白过来:“你俩一起?”

江淮宁薄唇轻抿,些许无奈的情绪爬上眉宇。他有时候真的对沈欢爱八卦的性子感到不理解,哪儿来那么重的好奇心?

他正想找借口搪塞,没想到陆竽坦荡地点了点头,说:“多亏他帮忙,我才能拿到视频,得请他吃饭。”

沈欢厚着脸皮说:“我还跑出去找你了呢,你怎么不请我吃饭?”

陆竽大方一笑,扬了扬手里的饭卡:“那就一起吧。”

江淮宁不太高兴地轻轻皱了下眉,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说。陆竽主动邀请的,他横加阻拦未免太奇怪。

沈欢脸皮虽厚,但也懂得无功不受禄的道理,他前天下午出去晃荡一圈就回来了,没帮上什么忙,笑了一声:“我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不说了,我快饿死了,先去吃饭了。”

江淮宁眼看着那人一溜烟跑出教室,心里的气儿稍稍平顺了些。

“走吧。”他离开座位,对陆竽说。

两人耽误了一会儿,下楼时没那么拥堵,可出了教学楼,路上还是有不少学生,瑟缩着脖子逆着风向前走。

有的男生顽皮,无所顾忌地在雪地上滑行,好几次差点撞到人。

江淮宁注意到了,拉住陆竽的袖子往里侧拽了拽,挨着路边走,免得被人撞到。

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举动,引得路过的好些女生侧目。

那些女生捂着嘴窃窃私语,声音不大,被冷风吹向四面八方。

“那个是江淮宁吧,近距离看好帅啊!他旁边那女生是谁?”

“总不会是女朋友吧?听说文科班的学霸班花追他,他都没答应。”

“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好看啊啊啊,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倒霉,为什么我不在八班!”

“那女生是他同桌,路过八班的教室见过一次,跟江淮宁坐一起。”

“靠!同桌!他同桌居然是女生!同桌最容易发展成暧昧关系了!”

陆竽从没觉得自己的听力有这么好,一字一句被她听了个清清楚楚,被寒风吹得冰凉的脸蛋爬上了红晕,温度悄然攀升。

她哪里想得到,只是跟江淮宁走在一起而已,她们居然能脑补出那么多离谱的情节。

陆竽不想被关注、被讨论,她会很不自在,于是不着痕迹地加快脚步,默默与江淮宁拉开一点距离,想要营造出她就是个走在他前面的陌生同学的假象。

江淮宁本就为了迁就她故意放慢了步伐,察觉到她走得快了,只消恢复正常步速就能与她并肩而行。

陆竽两条细瘦的腿倒腾得飞快,微微侧目一看,江淮宁闲适得好像在散步,却始终与她在同一水平线上。

可恶!她累得直喘气,就差跑起来了。

江淮宁脑子再迟钝,这时候也意识到不对劲了,不过他没想太多,轻声问她:“你肚子饿了?”

“啊?”陆竽没反应过来。

“不然为什么走这么快。”

江淮宁两手抄进口袋里,他今天穿了件深蓝色羽绒服,里面一件圆领的薄毛衫,衬得肤色冷白,冰雪为背景,显得格外清隽英俊,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人。

陆竽话到嘴边滞了滞,撒了个小谎:“去晚了人多。”她掩饰性地垂敛眼眸,转换了话题问道,“你想好吃什么了吗?”

江淮宁不语,大概是没想好的意思。

陆竽侧头看他一眼,提议道:“不如去服务中心。”

那里的饭菜物价比食堂稍贵一点,菜色更丰富。二楼有小炒店,可以点菜,唯一的不足之处是空间小,遇上人多的时候,需要等很久才有空位。

同桌半个月,江淮宁自然能发现陆竽有记账的习惯,他偶然瞥过一眼,相对普通学生的花销,她绝对算得上节省,花出去的每一笔钱都是必要的,对他倒一直挺大方。

陆竽碰了碰他胳膊,拉回他的神思:“嗯?怎么样?”

“不怎么样。”江淮宁挑唇笑了笑,拒绝了她的提议,“突然很想吃食堂二楼的拉面。”

陆竽想了想,不确定他说的是不是那个牛肉少得可怜的牛肉拉面。不知被多少学生吐槽过,窗口老板仍然我行我素,每碗只给三到四片跟纸一样薄的牛肉,都不够塞牙缝。

“我特意请客,你就吃这个哦。”陆竽觉得,他就是为了给她省钱,当即拽住他,“我们去吃小炒吧,我想吃爆炒肥肠了!”

江淮宁:“……”

陆竽见他面色怔愣,连忙改口:“啊,不对,是请你吃饭,你有没有喜欢吃的菜?”

上次两人一块在校外的餐厅吃饭,据她观察他好像不挑食,哪盘菜都吃得津津有味,很好养活的样子。

江淮宁坚持:“我就想吃拉面。”

陆竽拗不过他,妥协了:“好吧好吧,我们就吃拉面。”顿了顿,她额外问了他一句,“你喜欢面食?”

“嗯,算是吧。”江淮宁反问,“你不喜欢?”

“没有,我也喜欢吃面。”

江淮宁笑一笑,提醒她:“注意脚下。”

临近食堂,有一段下坡路,走在他们前面的一个女生一不留神滑倒了,一屁股坐到地上,滑出去一大截,半天爬不起来。陆竽看着就疼,走路更加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往前挪动。

那个女生的同伴不仅没扶她,还站在那儿捧腹大笑。女生气不过,随手抓起一个雪球砸过去,不知怎么,场面突然演变成打雪仗,几个女生嬉笑追逐,结果撞到一块,跟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个接一个摔倒在地。

“哈哈哈。”

陆竽看笑了,眼睛弯弯,发出一串清脆悦耳的笑声。

江淮宁始终看着她,自己没注意看路,反倒差点摔了一跤,好在他反应迅速,及时站稳了,惹得陆竽又笑了好一阵。

——

两人顺着室外的楼梯到食堂二楼。

江淮宁直奔牛肉拉面的窗口,陆竽咋了咋舌,还真是那个窗口。

她赶忙跟上前去,对里面的人说:“要两碗拉面,其中一碗要双份牛肉。”她扭头问江淮宁,“你吃葱和香菜吗?”

“不太喜欢葱,香菜我可以。”江淮宁说。

陆竽出神地想了下,江淮宁的口味与她的好相似,她也不喜欢吃葱,喜欢香菜。她凑到窗口补充了一句:“两碗都不要葱。”

里面的人应了一声:“知道了。”

排在前面的还有好几份,好在二楼的桌位空余许多,不必过去占位子,两人都站在窗口处等着。

陆竽有点无聊,左右乱看。

视线里,于巍犹犹豫豫地走过来,正好与她乱瞟的目光对上。

男生面露难色,像是张不开口,陆竽一愣,主动问他:“找我有事?”

“我饭卡忘带了,能把你的饭卡借我用一下吗?回班里给你钱。”于巍一口气说完,打量她的神色。

打定主意,但凡她露出一点不愿意的表情,他就当没说过。

于巍是到了食堂才发现饭卡没带,环顾四周,没找到能借给他饭卡的人,他在班里其实没什么朋友。一部分原因是赵琦那群人总是针对他,跟他做朋友意味着要跟着遭殃。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他自己的性格,太闷太封闭,缺少人情味,没人愿意与他打交道。

正准备饿着肚子回去,忽然瞥见在窗口处等待的陆竽和江淮宁。相比江淮宁,他与陆竽熟一些,犹豫再三,他走了过来。

“好说。”陆竽已经付过钱,直接把饭卡给了他,“你拿去刷吧。”

于巍淡淡一笑:“谢谢。”

陆竽眼帘微微上挑,感到十分意外。他俩高一同班,到现在为止,印象里就没见这人露出过一个稍显开朗的笑容。

这一刻,他脸上的笑虽然极浅极淡,好歹看出来了他很开心。

陆竽旋即回以一笑:“不客气。”

“面好了。”

江淮宁手指点了点她的肩膀,脑袋俯低,凑近了些提醒她。

------题外话------

空气里好酸啊,让我看看是谁在暗戳戳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