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竽一扭头,两碗面从窗口里递了出来,放在不锈钢台面上。

清亮的汤汁里,拉面细而筋道,铺了几片牛肉,点缀以香菜。其中一碗,肉眼可见多了一份牛肉。

江淮宁伸手过去,端了牛肉少的那一碗,却被陆竽横过来的胳膊拦截。她努努嘴:“另一碗才是你的。”

说完,也不给他反应的时间,两手捧着面碗,转过身去就近找了个空位。

江淮宁只能端起另一碗,紧跟其后,坐在了她对面。而陆竽已经迫不及待开吃了,老实说,除了牛肉给得小气,面和汤底的味道很不错,看着清汤寡水,入口却极有滋味。

正吃着,江淮宁的筷子探进她碗里,分了一大半牛肉给她。

陆竽呛了一下,嘴里的面条差点喷出来,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

“吃吧。”

江淮宁启唇,轻轻说了两个字后,没再说别的,用筷子挑起一撮拉面抖了抖热气,送进嘴里。

陆竽看着碗里的牛肉,不好意思夹来夹去,只能默默地吃了。

本来是想请他吃顿好的,结果他坚持要吃拉面,她嫌请客吃这个有点寒碜,点餐的时候给他多要了一份牛肉,反倒便宜了她自己,心情多少有些复杂。

两人安静地吃饭,起初聊一些学习问题,陆竽察觉到好些人在看他们,渐渐沉默,好在很快就吃完了。

碗筷会有专门的阿姨过来收拾,不用管。等陆竽放筷,江淮宁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我们走吧。”

陆竽擦干净嘴巴,纸巾丢进门口的大垃圾桶里,跟在他身后下楼。

“你等等我,我去买个东西。”

江淮宁丢下一句话,穿过食堂旁边的一条道,进了对面的服务中心。不多时,他的身影重新出现,手里拿了两瓶奶。

“不知道你爱不爱喝,只有这个是热的。”江淮宁塞给她一瓶。

牛奶刚从加热柜里取出来,瓶身挨到手掌心,温度微热,捧着还能暖手。陆竽一阵无奈,没忍住叹口气道:“说好我请客,你怎么请回来了?”

江淮宁笑了笑,没解释,把自己那瓶装口袋里,侧过身问她:“现在要喝吗?我帮你拧开。”

“不用,我自己能拧开。”

陆竽说着,给他展示了一下,一手握住瓶身,手指扣着瓶盖,没费多大力气就打开了,而后得意地朝他挑了下眉梢,小模样还挺骄傲。

江淮宁无语,又觉得好笑。

连个表现的机会都不给他,她还挺神气。

“老江!”

沈欢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颇为中气十足。江淮宁闭了闭眼,只想说他怎么这么阴魂不散,走在哪里都能遇到。

江淮宁还未回头,沈欢就从后面冲过来,打了个滑溜,一下跳起来,两条手臂挂住江淮宁的脖子:“我说你们够快的啊。比我们后走,还比我们先吃完。”

陆竽往边上让了让,捧着牛奶抿了一口,抬眸与沈欢旁边的沈黎对视了一眼。

沈黎穿了一件洁白的中长款羽绒服,兜帽绲了一圈白色绒毛,托着她白皙匀净的脸蛋,透出两分清冷气质,不愧于她文科班“女神”的称号。乌黑长发挽了个松垮的丸子头,边上别了一枚毛茸茸的发夹,几缕发丝垂于脸侧,风一吹,凌乱得恰到好处,既中和了清冷,又增添了慵懒感。

羽绒服拉链敞着,里面是一件饱和度很低的彩色短款毛衣,看着就软乎乎的。

陆竽视线下移,不由得感慨,她一双裹在黑色高腰牛仔裤里的腿修长纤细,身材比例真好。

江淮宁扒开沈欢的手:“说多少次了,你能别动手动脚吗?”

“啧,我怎么觉得你这两天净给我摆臭脸了,我哪里得罪你了?”沈欢收回手,还不乐意,推了他一把。

江淮宁被推了个踉跄,扭头瞪他:“明儿就跟老班说,把你换走。”

“我靠,你是不是人?”沈欢眼睛瞪得比他的还大。

有沈欢在,气氛永远不会冷场,印证了他的名字,欢乐跳脱。

一路热闹的交谈,反衬得沈黎过分沉默。

拜沈欢这个话痨所赐,她已经在吃饭的时候得知江淮宁中午没跟他们一起,是和陆竽单独吃饭了。

她和沈欢从食堂里出来,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江淮宁和陆竽,两人并肩走在一起有说有笑。陆竽在里侧,他在外侧,路边花坛里种了不少果树,冬季凋零,只剩干枯树枝,上面压了些积雪。有根树枝差点划到陆竽的脸,他眼疾手快地抬手,手臂从她后颈绕过去,拨开了树枝。

若非时刻注视陆竽,他怎可能反应如此迅速。

陆竽却压根没看到他这一举动,偏着头举高手里的一瓶奶,给他展示拧瓶盖。江淮宁看着她,神情那样宠溺温柔……

沈黎轻吐一口气,奈何胸腔里还是堵着一团,不得纾解。

“你买的牛奶,还是陆竽买的?”沈欢跟江淮宁打闹时,摸到他口袋里鼓鼓囊囊的,趁他不注意掏了出来。

跟陆竽喝的一样。

江淮宁简直要烦死他了,不想理人。

陆竽舔了舔唇,手指指着江淮宁:“他买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兄弟的东西,不吃白不吃,沈欢理所当然地旋开瓶盖,刚准备喝一口,目光瞥见脸色木然的沈黎,借花献佛,“姐,你喝不?”

沈黎回神,看着他,语调淡然:“不喝。”

沈欢仰起脖子一口气灌了大半瓶,打了个长长的嗝,朝江淮宁笑笑:“这什么牌子的,还挺好喝的哈,你要不要来一口。”

江淮宁脸黑了,陆竽却在一旁笑个不停。

“鲈鱼,你不觉得他这几天怪怪的吗?性情阴晴不定的,动不动就给我表演变脸。”沈欢一步蹦到陆竽身旁,拉着她大声声讨江淮宁。

陆竽思索了几秒,茫然道:“有吗?我没看出来。”

“问你也是白问,你除了学习就没注意过别的。他以前多爱笑啊,就这两天,动不动板着个脸不知道琢磨什么,写作业还时不时发呆。哦,还有在课堂上,老师在上面讲题,他莫名其妙突然笑一下,简直渗人……”

沈欢掰着手指头,给她细数江淮宁不对劲的地方,越说越激动,脑袋凑得很近,快要挨到陆竽。

江淮宁眸光一变,动作快过脑子,一把将沈欢扯开,不悦道:“我什么时候板着个脸?写作业什么时候发过呆?”

沈欢指着他的脸,义正辞严:“你现在就板着个脸。”

江淮宁:“……”

说说笑笑间,四人进了教学楼。

沈黎挥了挥手,跟他们分别,进了文科三十班,脸色一霎垮下来,坐到位子上。沈欢的话和江淮宁的表情在她脑海里反复出现。

到底是不是她想的那样?

江淮宁喜欢陆竽。

沈黎揉了揉头发,脑袋低垂下去,两只手在头顶交叉,脸埋在臂弯里,心里好像有一盆炭火在炙烤,灼得她几欲落泪。

——

进到班里,陆竽一瓶奶才喝一小半,随手放在课桌上。

还没打铃,教室里有些嘈杂,她撕了张便签,按照轻重缓急的顺序列了下中午要写的几科作业。

最后一个字刚落笔,桌面上被人放了一瓶阿萨姆奶茶,握着奶茶的那只手修长有力。

陆竽没细看,下意识以为是顾承,也只有他时不时给她买饮料。她仰头去看,跃入视线的却是于巍。

于巍随即把饭卡放她桌上,女生的饭卡贴了玉桂狗贴纸,可爱清新。他数了几张一元的纸币,搁在饭卡上,是他买饭刷出去的钱。

他中午在二楼吃了一碗拌面,四块钱。

“谢谢。”于巍再次道谢。

陆竽拿了饭卡和钱,迟疑着说:“这饮料……”

“请你喝的,就当是谢你借我饭卡。”于巍大概是怕她会拒绝,说完就大步往后走。

江淮宁看了看陆竽,唇瓣倏地抿紧了,手里的笔要被他捏断。

沈欢感觉周围的温度降了几度,还以为没关窗,扫视一圈后,发现身边这人的脸色跟冰块一样,丝丝往外冒冷气。

还说没有板着脸,眼下就是最好的证据!

——

于巍回了座位,弯身在抽屉里找自己的饭卡,角角落落都翻了一遍,书包里也找过了,就差把内衬翻过来,到处都找不到。

他有些郁闷,饭卡里还有一百多块钱。

这时,赵琦、万兴磊他们从教室后门进来。

万兴磊手里拎着一大袋零食,对上于巍的视线,撇嘴一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饭卡,两根手指夹着在赵琦眼前晃:“捡到一张饭卡,不知道是谁的。哎呦,上面也没写名字,只能自己刷咯。”

赵琦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咧着嘴,抬腿踹了他一脚:“你妈的,能不能别用这么恶心的调子跟老子说话,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万兴磊哈哈大笑。

于巍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攥紧,骨节捏得咯咯作响,起身抢走了万兴磊手里的饭卡。

万兴磊没看清他是怎么动手的,嘴巴抖了抖,阴阳怪气道:“不会是你的吧?怎么不早说,我问了一圈没人要。这钱刷都刷了,要不这袋零食归你?”

他把一袋子零食扔到于巍桌上,自己却毫不客气地从里面扯出袋薯条,撕开包装,笑嘻嘻地吃起来。

于巍隐忍着没发作,抽出一本习题册埋首写题。

“怂逼。”

赵琦坐到旁边一张课桌上,冷冷嗤了一声,拎走了于巍桌上的零食,跟其他人分了分,根本没将于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