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竽收拾好心情,重新撕了一张纸条,写给江淮宁。

“明天晚上去吃火锅吧。明天周五,我能出校门。”

江淮宁看完,微微蹙了蹙眉,有点为难,最后回她:“明天不行,明天我有别的事情。”

陆竽失望地哦了一声,收起纸条,专心写作业。

当天晚上,回到宿舍以后,陆竽的上铺搬空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床板。阳台上有两件方巧宜的衣服没有收走,可能家长忘记了。

宿舍里其他人异常沉默,想问点什么,想了想,又不好意思问出口。

张颖跟陆竽关系好,没那么多顾忌,瞅着方巧宜的空床铺,问:“她怎么又回去了?这次连东西都收走了,是不打算再来了吗?还有哦,老班下午叫你和江校草出去干什么了?”

斟酌半刻,陆竽说一半保留一半:“你还记得国庆节返校那天下午,我被校外的人堵住吗?是方巧宜找的人。”

“江校草受伤那次?”张颖问。

“对。”

几个女生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天呐,她疯了吗?”

“想不到她胆子那么大。”

“真看不出来啊。”

张颖像是见惯风浪,完全不惊讶,呵呵一声,冷声道:“怎么看不出来?她往别人床上泼洗发水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是她不敢的?”

“这件事也是她做的吗?当初虽然猜到了,但是没证据。”

孔慧慧从上铺下来,手里捏了一片卫生巾,准备去卫生间换上,听到这里,她顿了顿脚步,跟她们说:“是她做的,我今天已经告诉班主任了。”

“呃……”

宿舍里安静了一瞬,大家不知道说什么。

孔慧慧之前与方巧宜焦不离孟,她说的话基本上百分百可信,况且,她都去找班主任说了,肯定是真的。

“那你当时怎么不说?”张颖心直口快。

孔慧慧被问住了,愣了许久,低垂着眼眸嗫嚅:“她威胁我,不让我说,我也不想被针对。对不起。”

“唉,算了算了,事情都过去了,不说了。”张颖摆摆手,她不是故意要找茬,只是替陆竽生气而已,“快熄灯了,赶紧洗漱吧。”

在她们几个讨论的时候,陆竽已经洗漱完,拿着手机到阳台上,关上推拉门,给夏竹打电话。

“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夏竹在那边笑着说。

“你、你都知道了?”

陆竽手指扒拉在阳台上的玻璃窗边沿,外面北风呼啸,吹得窗玻璃哐哐作响,衬得她声音愈发沉闷。

事关陆国铭,警察那边肯定会告知于他。而有关于十月七号那天的事件,校方承诺后续有结果会通知陆竽的家长,估计会给他们打电话。

夏竹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今天下午不忙,刚好有一个订单顺利完成,我就回家了,已经听你爸说了。”她语气嗔怪道,“怎么在学校里受了欺负也不知道打电话跟我说,还是不是我的贴心小棉袄了?听你们班主任说,那女生诬陷你作弊,还弄脏了你的被子,那几天你是怎么睡的啊?”

陆竽被她那句“贴心小棉袄”逗得展颜一笑。

“那两天跟黄书涵挤着睡的,后来被子让走读生拿出去洗了。”陆竽说。

“你早该告诉我的。”夏竹不乐意道,“平时怎么叮嘱你的,有事情给我打电话,你都没听。”

“好啦,我知道错了。”陆竽乖乖认错。

宿舍楼熄灯了,阳台里没有灯光透进来,被外边沉沉的夜色浸染,一片漆黑。

陆竽站在黑暗里,聊了没几句又陷入苦闷的情绪里:“我好生气,要不是她,爸爸也不会无端受一场罪。”

大概夏竹的手机开了免提,陆竽说完,电话那边换成了陆国铭的声音:“竽竽,你别担心,爸爸没事的,没受罪。你妈说得对,正好借机休息一段时间,等修整好了再去重新找份工作……啊!”

伴随着陆国铭一声轻呼,夏竹啧了声:“不是跟你说过了,先别让孩子知道。”

陆国铭无辜地摸了摸刚刚被她掐过的胳膊肉,他只顾着安抚陆竽的心情,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也不是故意的。

陆竽已然听见了,愣了半晌,问道:“重新找份工作是什么意思?爸爸被辞退了吗?因为这件事?他们难道不知道爸爸是被冤枉的吗?怎么这样啊!”

她实在不解,连珠炮似的发出好些质疑。

电话那头,夏竹瞪了陆国铭一眼,仿佛在说:现在好了,女儿知道晚上估计要睡不安稳了。

陆竽打小就比别的孩子心思重,容易多思多虑,一丁点事到她那里得记挂好久,很难消化掉。

夏竹连哄带劝地安慰了她好一会儿,才挂掉电话。

陆竽望着手机发呆,直到阳台的推拉门被拉开,程静媛端着盆进来晾衣服。陆竽看了她一眼,出了阳台,坐到床边沉沉地叹了口气。

她把手机关了机,塞进墙壁挂钩上一个袋子里,手指摸到柔软的一物,随即拿出来,是她给江淮宁织的围巾,已经完工了。

因为有轻微的羊绒线味道,她借用黄书涵买的衣物柔顺剂,放在温水里过了一遍,晾干后是淡淡的清香。

这是江淮宁找她要的,她当时拒绝了,现在想送给他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礼物,要在合适的时候送出去才显得有意义。

陆竽把围巾装回去,拿出一本数学资料,摒除杂念,从头开始复习。距离期中考试还有三天,她上次就考得很差,不能再掉以轻心。

——

翌日早晨,江淮宁在家里吃早餐。

孙婧芳端来一杯刚榨好的无糖豆浆,放在他手边,顺便叮咛一句:“晚上在逸香食府聚餐,你别忘了,放学叫一下沈欢和沈黎。”

江淮宁点头:“知道了。”

“需要开车过去接你们吗?”孙婧芳问。

“我过去接你们吧,下午几点放学?”江学文吃了口包子,问道。

近来度假山庄的事情在一步步落实推进,他舒心不少,说话间笑容爬上眉梢,说是春风得意也不夸张。

江淮宁拒绝:“我们打个车过去就行了。”

江学文不再坚持:“也行。”

孙婧芳又说:“想吃什么口味的蛋糕?我早上出门去给你订一个。虽说今晚聚餐是为了答谢你沈伯伯,但你过生日也是正经事,不能马虎。”

她本来都想好了,江淮宁会说“随便”,因为他并不怎么爱吃甜食,豆浆都要喝没味儿的。

谁知,他略沉思了下,回答:“草莓味的吧。草莓要多一点的。”

孙婧芳愣愣地张嘴:“啊?”

坐在对面的江学文以为她没听清,帮儿子重复一遍:“他说想吃草莓味的,草莓要放多一点。这都没听见,你耳朵有够背的。”

孙婧芳横了他一眼,他懂什么,她哪里是没听见,她那一声“啊”是表示吃惊。

她怎么不知道江淮宁爱吃草莓?

江淮宁没管她有多惊讶,快速解决掉盘里的早餐,然后端起有点烫的豆浆一口一口地喝掉,背上书包出门:“我走了。”

“欸——”

孙婧芳还想多问他一句,怎知他跑得飞快,眨个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她瞥过去,视线里就只有一扇关闭的门。

“你说说他是不是有事瞒着咱们?”孙静芬将目光投向慢条斯理吃早餐的丈夫。

江学文不着急出门,边吃边抖棱手里的报纸,闻言,抬眸瞅她一眼:“你倒说说看,他能有什么事瞒着咱们?”

“比如,早恋。”

江学文呛了一下,嘴里豆浆喷到报纸上:“你何出此言?”

女人对待某些事情上到底是敏锐的,她指了指江淮宁刚刚坐过的位子:“你儿子啊,他亲口说想吃草莓蛋糕。你什么时候见他爱吃这些东西?”

江学文觉得她这结论没一点根据,不跟她讨论。

------题外话------

爱吃草莓蛋糕的当然另有其人啦!猜猜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