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试如期而至。

比平时的月考模式正式一些,考了两天半。周一开考,周三上午结束,下午照常上课。

以往考完试,大家都忙着对答案、估分,互相询问对方考得怎么样,然后焦心地等待成绩出来。这次例外,因为平安夜临近,更多的人关注怎么过节。

近年来,这些节日在学生间流行起来,讲究一个仪式感,平安夜要送平安果,圣诞节互送圣诞贺卡和礼物。

黄书涵爱凑热闹,平安夜前一天就拉着陆竽去逛小卖部。陆竽跟风买了几个苹果和一些贺卡,打算等过节的时候送给关系好的朋友。

偏偏,期中考试的成绩在平安夜这天出来。

晚自习前,耿旭从班主任那里拿来了刚统计出来的成绩单,进班里首先大声吆喝:“前方线报!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还有一个惊天大新闻,朋友们!”

没人关心他口中的“大新闻”是什么,班里响起一片哀号。

“大好的节日,能不能不要破坏气氛!”

“是啊,晚两天再出成绩不行吗?”

“来吧来吧,我做好受死的准备了,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耿旭不顾他们怨声载道,把成绩单贴在原来的地方,然后跑到陆竽座位旁,对坐在里面的江淮宁竖起大拇指。

“牛逼了校草,第一名。”耿旭语气激动,满脸叹服。

分班的时候,耿旭是八班第一名,自从江淮宁转来,第一名的宝座就没让开过,耿旭成了万年老二,但他没有丝毫嫉妒,对江淮宁只有满满的佩服。

沈欢歪着身子,一手撑着脑袋,边抖腿边笑:“这有什么牛逼的,老江前几次考试不都是第一名吗?不是吧耿旭,你反射弧这么长。”

耿旭看他就像在看傻瓜,语气充满嫌弃:“欢妹,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校草这次年级第一。”

“卧槽!”沈欢惊得跳起来,“这么牛逼,那我得去看看。”

耿旭指着成绩单:“去看吧,我还能骗你不成?”

“卧槽卧槽,奥赛班那帮眼高于顶的学神们不得气疯了。”沈欢嘴里碎碎念,大步跨过讲台,冲到黑板旁边,趴在墙上看成绩单。

耿旭没有骗他,江淮宁,班级第一,年级第一,总分七百多。

正在围观的一群同学里有人发出惊叹:“江校草数学满分、物理满分,生物和化学加起来统共扣了八分,是我毕生不可能办到的!牛逼了!”

一群语言匮乏的学生,翻来覆去,只有那两个字能表达此刻的心情。

岂止是他们惊叹,不过一会儿工夫,八班教室外来了不少陌生面孔,站在前门处,抻着脖子朝里面张望,伴随着喁喁细语。

“江淮宁坐哪儿啊?”

“昽高传闻中的校草,至今没见过面,只听班里的女生说长得很帅。”

“你瞎啊,打眼看过去,最帅的那个就是,第五排中间那个男生。”

“服了,咱班几个老师将他夸上天了,还听说老班去找年级主任申请要人,不会很快就要来我们班吧?”..

“迟早的事。”

八班有人认出来,教室外面鬼鬼祟祟、探头探脑那几个男生,正是奥赛班的大佬们,其中一位叫李元超,是以前铁打的年级第一。

“李元超,你来我们班干嘛?”耿旭抬了抬下巴,冲门外喊道,“不会是来找校草干架的吧?我们八班人可比你们奥赛班多了近一倍,要来试试吗?”

李元超给了他一个冷淡的眼神:“谁要打架?傻逼。”

耿旭:“……”

“走了,八班老师过来了。”

奥赛班另一个学生拉了李元超一把,李元超扭头一看,三十几岁的年轻男老师从楼梯口出来,好像是八班的班主任。

围观的几位大佬推搡着走了,八班的一众学生见到杜一刚,跟老鼠见了猫一般,乖乖回各自的座位。

晚自习的预备铃在这时打响,趁着杜一刚没发话,沈欢俯低脑袋,用书堆作掩护,朝另一边喊道:“鲈鱼。”

陆竽闻声扭头看向他,用眼神询问他有什么事。

沈欢竖起三根手指,低声说:“第三名。”

陆竽没听清,倒是通过他的手势明白了他说了哪三个字。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眼睫快速扇动了几下,神情颇有些震惊,不确定他说的是不是自己:“我吗?第三名?”

“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啊。”沈欢笑道,“你这次考得挺好的。”

沈欢这次考得也不赖,班里第十一名,跟上次比进步了很多。他抚了抚胸膛,心里舒坦得不得了,总算能跟家长交差了。近一个月以来,他在家里快抬不起头了。

杜一刚走到讲台上,低低地咳嗽一声,示意大家安静。

“成绩单我让物理课代表拿来了,都看过了吧?”他一开口说话,愉悦的情绪就从神情和语气里泄露出来。

“看到了——”

杜一刚笑了笑,一张脸布满红光:“首先,恭喜我们班的江淮宁同学,在这次期中考试取得年级第一的好成绩。”

众人纷纷鼓掌,朝江淮宁的座位投来目光。

因为班上出了方巧宜那档子事,前前后后引得警察几次来学校里调查,虽然校方极力压下这件事,没有在大范围内传播,但知晓的人也不在少数,对学校的名声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杜一刚这个班主任,无可避免地在大会上挨了校领导的批评,得了个管教学生不严的“罪名”。

好些天过去,他都觉得没脸见人,人前人后灰头土脸的。办公室里几位老师聊天,他也不敢随便插嘴,生怕话题引到自己身上。

期中考试成绩一出,江淮宁一举夺魁,考了个年级第一,将奥赛班里所有学霸都比下去了。

轰动了整个年级。

不管杜一刚走到哪里,都有老师迎头道贺。

杜一刚总算扬眉吐气,脸色自然比前些日子好看。

“不光是江淮宁个人成绩优秀,我们班整体成绩也不错,在普通班里排名靠前。”杜一刚语调激昂,“身为班主任,我感到很欣慰。大家继续努力,别放松,争取下次考试赶超小班……”

他说了一堆话,在班里转了几圈,终于走了。

——

成绩出来前,陆竽看过江淮宁各科的答题卡,能推算出他这次应该考得很好,却也没料到竟然是年级第一。

她看着他,眼里都是不加掩饰的崇拜,比黄书涵看到偶像时的表现有过之而无不及。

江淮宁正好扭头,与她四目相对,唇角勾了下:“看什么?”

陆竽由衷地感叹:“你好厉害。”

连奥赛班的学霸们都慕名前来,想要一睹年级第一的风采。这么一个耀眼到灼目的人坐在她旁边,她太荣幸了。

江淮宁笑了,手伸到抽屉里摸了摸,拿出一个大苹果,从桌底下递给她:“给,平安夜快乐。我没买包装盒啊,将就一下。”

陆竽也笑了,他给的红苹果太大,两只手都快捧不住了,上面还印了字,写着“平安喜乐”,用一颗爱心圈了起来。

本来她也准备了苹果,可是跟他送的相比,太小了。

她在书包里翻找了一通,找出来一根超大的棒棒糖——纯属跟着黄书涵冲动消费买的。

比脸还大的棒棒糖,是一片柠檬的样式。

陆竽递给江淮宁的时候,突然想到,他不爱吃甜的。

相处这么些时日,她对他的口味偏好有一定的了解,正要把棒棒糖收回来,江淮宁动作迅速地拿了过去。

“给我的?”他手指捏着棒棒糖的木棍儿转了一圈,眼眸里隐含笑意。

陆竽莫名的耳热,低低地解释:“我忘了你不吃甜的,要不然,我还是给你换成……”她想说换成别的零食。

江淮宁却说:“没见过这么大的棒棒糖,归我了。”

陆竽哑然失笑,顿了顿,点头:“你要是要的话,那就拿去吧。”

——

下了晚自习,顾承从后面窜到前面第五排,手里提了一大袋吃的,全是按照陆竽的喜好买的。

“快点收拾,一会儿去食堂吃串串,当是庆祝平安夜了。”

顾承坐到陆竽前面的课桌上,长腿懒散地搭着。大冬天,他就穿一件黑色薄卫衣,外套被他脱下来夹在腋下。

“就我们俩?”

陆竽刚问出一句,听见外面有人叫她:“陆竽。”

黄书涵、周鑫、邓洋杰、李德凯他们在走廊上等着,喊她的正是黄书涵。她穿了件奶油黄色的面包服,扎了丸子头,见班里没多少人了,就从外面蹦进来。

顾承下巴颏微抬,说:“叫了他们一起。”

“哦。”陆竽把书本装进书包里,“稍等,马上就好了。”

她拉上拉链,想到抽屉里的大苹果,弯腰拿出来抱在怀里,跟江淮宁说了再见,跑到那群小伙伴当中。

黄书涵看到陆竽手里的苹果惊呆了:“谁给的啊,这么大?”

“嘿嘿,我也觉得好大,一个人肯定吃不完,回头分你一半。”陆竽摸了摸光溜溜的苹果,转了半圈给她展示,“还印有字呢。”

她说话时不自觉地拖了上扬的音调,显得特别娇憨可爱。黄书涵掐掐她的脸蛋,搂住她大呼:“呜呜,感动,我老婆好爱我!”

陆竽张开双臂抱住她:“不用感动,我的就是你的。”

顾承走在两人后面,一言难尽地看着她们,似乎不能理解两个女生称呼彼此“老婆”“老公”的行为。

长臂往前一探,他抢走了陆竽手里的苹果。

“一个人怎么吃不完?我就能吃完。”顾承挑眉说。

“嘎嘣”一声,顾承咬了一大口,撑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他睁大眼赞叹道:“哇,这苹果好脆好甜。”

陆竽蒙了,过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气得跳起来追打他:“你要死啊,又抢我东西!啊啊啊,你给我还回来!”

黄书涵在旁边振臂助威:“陆竽,给我冲上去暴打他狗头,不要客气!”

顾承跑了几步停下来,任由陆竽捶了他两拳,而后把手里咬了一口的苹果递过去,仿佛笃定她不会生气,眉眼挂上恣意放纵的笑:“给给给,还给你。”

陆竽咬牙,恨不得踹他一脚:“你幼稚不幼稚?还玩小学那一招。”

顾承哈哈一笑,趁机将手里的一袋零食塞她怀里,卖了个乖:“女侠饶命,赔给你一袋吃的行不行?”

陆竽没解气,如黄书涵所说,蹦起来在他脑袋上拍了一掌。

顾承猝不及防挨了一下,捂着头呼痛:“靠,你还真舍得下狠手啊。”

几步开外,江淮宁一行三人出了教学楼,陡然目睹这一幕,江淮宁停了步子,目光定定地看着他们打闹着走远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