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了阳,微风阵阵,冬日的气息没那么浓厚,竟多了几分春日的暖意。

碧水潭游玩的络绎绝,多以家庭为单位,也年轻朋友三两结伴,说说笑笑沿着山路蜿蜒而。

几那场雪得,纷纷扬扬半,地堆积了厚厚一层雪。其地方的积雪已经融化得差多了,唯碧水潭,的山峰背阴处,仍能见到片片的雪堆,点缀苍翠碧绿的松柏间,随便拍一张照片都最雅致的画卷。

陆国铭吃年饭,躺到床准备午睡一会儿,突然接到江学文的电话。对方说,趁着午气好,带了专业团队,想碧水潭考察。

碧水潭就卢店乡,陆国铭作为附近的住户,自然比江学文外生活了十几年的了解得多。听一说,陆国铭没犹豫,麻溜地爬起,答应一同往。

站衣柜扣紧皮带,拉开房门朝客厅里喊:“那件黑衣挂哪儿了?昨穿的那件。”.jj.br>

夏竹沙发坐着嗑瓜子看电视:“看阳了,拿院子里晒一晒,现穿?”

“嗯。门一趟,点事。”

陆国铭拿了衣套,从电视柜里翻一卷胶带,递到夏竹手里,让帮忙粘掉衣沾的绒毛、灰尘。

夏竹把手里瓜子扔进茶几的竹篮里,起身给打理,随口一问:“什么事啊?”

“先保密……回头再跟说。”陆国铭咧着嘴憨笑,支支吾吾。

夏竹拍打了一:“神神秘秘的。”

投资度假山庄的事,陆国铭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商量。心里计划,打算等几夏竹生日,亲自厨做一桌好菜,再订蛋糕一束花,趁着心情好再开口。

“好了。”夏竹用嘴咬掉用的胶带,扔进脚边的垃圾桶里。

手机里进一条消息,陆国铭拿看,江学文发的,问住哪儿,顺路捎带。

门口等了片刻,陆国铭了一辆黑色商务车,江学文坐第二排,后排几位男士口的专业考察队成员。

彼此寒暄一阵,江学文对陆国铭说:“麻烦了,年的让跑一趟。未几预报显示又雨夹雪,左右衡量,行程就定了今午。”

“哪里的话,家闲着也没别的事。”陆国铭说漂亮话,尴尬地搓了搓手,只顾着笑。

两聊起家庭琐事。

江学文得知一双儿女,的女儿,正读高二,儿子还学。

陆国铭解释说:“间那几年计划生育抓得严,两孩子就相差了十岁。的那还罚款六千多块生的。本想说,就一女儿也挺好,孩子妈舍得,非生。”

“两孩子好啊,将什么事能商量着。”江学文感慨地叹了一声,“那年代兄弟姊妹多,互相帮衬,多热闹。”

“对。”

“家就一儿子,也读高二。估计跟女儿一般。”说起家里的孩子,江学文笑得眼角皱纹多了几,一脸欣慰自豪。

陆国铭顺口问:“家孩子哪一年的?”

“95年的。”江学文说。

“还真一般。”陆国铭笑了笑。

那候读书年龄限制没那么严,的完学班就直接读一年级,哪像现,分幼儿园班,到年龄让进。

听陆竽说,班里的学生的年龄横跨93年到97年。

“家孩子哪儿读书,说定两一学校的。”江学文说,“儿子昽山高。从北城转学的,本想安排靳阳一,闺蜜的两孩子正好昽高就读,一合计,让了昽高。”

陆国铭一脸惊讶地说:“女儿也读昽高。”

“吗?那女儿学习成绩一定很好。”

陆国铭摆头,谦虚:“等偏的水平。”顿了一,喟叹着补充,“自己争气,当家长的也帮什么忙,只希望年能考一本,妈就知足了。”

江学文说:“的造化,先别把标准定死了,距离高考还一年多呢,说准到高三再冲一冲,结果会超的预期,给一惊喜。”

“承吉言。”陆国铭笑呵呵。

一行车里闲谈,知觉,很快到达碧水潭山脚的一岔路口。再往里开就方便掉头了,剩的路程只能步行。

几先后了车,江学文摸裤兜里的烟盒,给身后几发烟,递到陆国铭跟的候,摆了摆手:“抽烟。”

江学文眉毛耸了耸,点意外,见识的酒量,挺厉害的,还以为烟酒都沾。

“真抽,谦虚。”陆国铭将伸的手臂往回推。

江学文没强求,指间捏了一根,从另一边裤兜里掏一只打火机,用手拢着火点燃了,吸了一口。

身边断游玩的经,免了好奇地打量群。看的衣着,西装革履配衣,么工装夹克配登山鞋,显得板正严肃,气场强,让误以为头视察的领导。

“爸?”

一疑惑的声音自身后响起,陆国铭闻声回头,微微一愣,看见一群少年迎面走,的肩扛烧烤架,的拎着食材,女儿提了一袋子木炭。

“老爸,真啊!”陆延眨了眨眼,从姐姐身边跑开,冲抱住陆国铭,“怎么里?”

陆国铭被撞进怀里的儿子惊到了,还边的江学文先反应,一手拿远,掐灭了燃到半截的烟:“就的一双儿女啊?”

陆国铭揉了揉陆延的脑袋,将一头短发揉乱了:“对。”低头对儿子说,“叫叔叔。”

陆延扭头乖乖叫:“叔叔好。”

“哎,真乖。”

江学文笑着点头应了一声,摸了摸身几口袋,临决定的行程,得匆忙,钱包忘了带,想给孩子包红包都没办法实现。

陆国铭问儿子:“姐说带玩,就碧水潭?”

“啊,野炊!”陆延开心地蹦了一,指着后面的几哥哥姐姐,“看,买了好多好吃的。”

陆国铭拿手点了点脑门:“就嘴馋,提起好吃的眼睛都放光。”

江学文笑笑,看着后面跟的陆竽,视线忽然一顿,觉得女孩点眼熟,好像哪里见。

年纪了,记性越发好,江学文想了半也没能想起,但越看越熟悉。直到陆竽看着,迟疑着唤了一声:“江叔叔?”

江学文意识答:“啊,……”

轮到陆国铭目瞪口呆了,看看自家女儿,难以置信地指着江学文,问:“叫江叔叔,怎么认识?”

“同学的爸爸,医院见。”

陆竽笑了,朝江学文点了点头。

经的“提示”,江学文终于想起了,次江淮宁因为女生受伤,被送到心医院救治,两医院走廊短暂地碰了一面。那候一副心思挂江淮宁那里,跟没说几句话。

缘分真奇妙,竟然陆国铭的女儿。

陆国铭的思绪还游离状况之外,先那件事夏竹处理的,回后跟说了,了解得够详细,也没见对方的家长。

“就巧了吗?”江学文拍了拍一脸僵愣的陆国铭的臂膀,惊喜,“刚还说两孩子一学校,没想到同班同学,好像还同桌吧?”

陆竽也没料到两位爸爸相识,以从没听陆国铭说起,脸那副错愕的表情许久没淡,闻言,缓慢地点点头:“的。”

“那还真巧。”陆国铭表现比女儿还诧异一些。

实难以相信,兜兜转转还样一层关系,说起江学文算女儿的救命恩的父亲。

江学文目光放远,看着陆竽身后那群青春活力的年轻男孩女孩,联想到家里的儿子,叹口气说:“早知就叫江淮宁一块了,家里无聊到开始练字了。”

陆竽:“……”

江淮宁居然练字,敢想象。

陆竽回神,看向陆国铭,问起心的困惑:“爸,……”

没等说完,陆国铭忙迭拉着到一边,避开其,俯脖子神秘兮兮地说:“先别跟妈说,回头再告诉。”

陆竽听懂说什么,沉默片刻,哭笑得:“什么叫别给妈说,都知干什么,怎么跟妈妈说?”

“反正,别说今碧水潭见到就行了。”陆国铭拍拍后背,望向那群等着的伙伴,转移话题,“野炊吗?赶紧吧。注意安全,别使用明火。”

陆竽脑子懵懵的,一步三回头地回到了群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