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要吃饭的地方不算远,驱车半个小时就到了。

既是要请人吃饭,江学文不可能没做准备,他提前打听过卢店乡有名的饭店,经过一番对比,选择了眼前这家“五家园饭店”,听说店里有道鹅汤火锅很受青睐。

饭店坐落在乡下一个岔路口,外观装潢简朴大方,没有一丝一毫的奢华感。门口竖立的一块牌匾就是普通的老杨树制作而成,上面用草书写了饭店的名字

门前两侧栽种着高大的杨树,风吹来,枝丫簌簌作响。

进了门,穿过一个院子,后面即是吃饭的地方。

统共三层楼,一楼作为接待处,设置了几张堂食的餐桌椅,正是饭点,其中有两张桌坐了人。二楼三楼为包间,包间四周砌了一圈木质栏杆,再次让人感到扑面而来的质朴,且有几分古色古香的雅致韵味。只因栏杆是用砍下来的树木直接拼接而成,没有任何雕琢装饰的痕迹,歪歪扭扭,横七竖八。

一行人上了三楼,到提前预订的包间。

服务生敲门进来,沏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放到餐桌中间,连同几本硬壳菜单,微笑着询问:“请问现在要点菜吗?”

“点吧。”江学文把几份菜单分给其他人,随口问,“你们这都有什么招牌菜?”

“现在天气比较冷,建议点一个鹅汤火锅,可以涮菜。至于其他的菜,我们这边泡椒鸭胗、熏肚、姜汁热味鸡、葱扒羊肉都卖得很好。”

鹅汤火锅早有耳闻,江学文啜了一口茶,没看菜单,大手一挥道:“你说的这些各点一道,再看看其他人要吃点什么?”

夏竹客气道:“这些够我们几个吃了,先就这样吧,不够吃再点。”

陆国铭附和:“对对对,点多了浪费多不好。劳烦你们开车过来一趟,该我们来招待才对……”

“别说这些见外的话。”江学文放下茶杯,抬手往下压了压,打住他没说完的话,扭头问几个小的,“你们想吃什么?”

陆延独自抱着一本菜单看了许久,没好意思开口,既然叔叔都主动问他了,他就不再客气:“我想吃红糖糍粑和糖醋排骨。”

陆国铭暗含警告地扫了他一眼,陆延缩缩脑袋,身子一歪,躲到陆竽怀里,双手捧住脸不敢看他。

“你倒是不客气,点的还都是甜的,你看看你的牙齿,再吃就掉光了。”陆国铭语气半正经半玩笑,那张脸却很严肃,没松动。

陆延盖住脸的手指往上挪,捂住眼睛,只露出嘴巴,一咧嘴,露出带豁口的两排牙齿,轻声狡辩:“我在换牙啊,掉了不很正常?”

“孩子想吃就让他吃吧,他正长身体,别拘着了。”孙婧芳给等候在一边的服务生说了一声,让其添上陆延点的那两道菜。

眼看着服务生拿笔记上,孙婧芳收了目光,双手捧着一杯热茶,隔了半个红漆圆桌去看陆竽,想问小姑娘想吃点什么。

哪曾想,话到嘴边还未来得及说出来,就瞧见江淮宁将翻开的一本菜单递到陆竽面前,手指点着上面一道菜,微微俯下脖颈,问:“要吃这个吗?”

陆竽摇摇头,点的菜已经很多了,她没有陆延那么馋,吃什么都可以。

“服务生说鹅汤可以涮菜,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配菜?”江淮宁问完,自己给出了个提议,“生汆丸子好像还不错,煮进汤里应该会好吃。”

陆竽喝了一口茶,没拒绝:“嗯。”

江淮宁又问:“豆皮要吗?还有鹌鹑蛋、火腿。”

坐在陆竽另一边的陆延听见了他的问话,歪歪脑袋,替陆竽说:“我姐爱吃鹌鹑蛋和火腿,还爱吃粉丝、还爱吃蒿菜,还爱吃……”

“好了。”

陆竽打断他的话,将面前果盘里的一颗葡萄揪下来塞进他嘴里,堵住他叭叭个不停的小嘴。

陆延

要吃这个吗免费阅读:,!

“唔”了一声,老实了。

江淮宁偏头笑了笑,将他说的那几样记住了,转头跟服务生交代,合上菜单递出去的时候,意外发现气氛有些沉静。

陆国铭和江学文在品茶,没出声,孙婧芳和夏竹同样没讲话,静静地看着他们这边。江淮宁底气不足地轻咳一声,端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刚倒的茶,很有些烫,他舌尖立时被烫麻了,却也没失礼到将茶水吐出来,勉强咽了下去,脸色差点没绷住。

几位长辈没说什么,很快,服务生去而复返,将一壶茶挪开,打开了圆桌中间的电子炉,将一锅做好的鹅汤放在上面。她身后跟着的另一个服务生推着小推车进来,先把几样配菜上齐了。

不消片刻,鹅汤煮开,能涮菜了。

孙婧芳端起几盘配菜,拿公筷拨进去,涮了一半留了一半。

江学文开车来的,没有要酒,他不喝,陆国铭没人陪,也就拒绝了,给几位女士点了鲜榨橘子汁。

“开动吧,别客气了。”江学文笑着招呼。

陆竽拿筷子去夹锅里的鹌鹑蛋,好几次,小小的滑溜溜的鹌鹑蛋从她的筷子间溜走,试着戳进去,一戳就滑走了。

她有点懊恼,不想吃了,转而夹了一块鹅肉。

江淮宁见状,叫来服务生,服务生进来后,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声音轻柔问道:“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麻烦拿一只漏勺过来,谢谢。”

“好的,请稍等。”

服务生出去了,不多时,效率超高地拿了两只勺子过来,一个漏勺一个汤勺,弯身搭在锅边,直起身时,说:“你们点的几道招牌菜后厨已经在做了,稍后就能上。”

江淮宁点点头,又道了声谢,把漏勺拨到陆竽那边,语气寻常:“用这个吧。”

陆竽正啃着一块带骨头的鹅肉,没来得及回应,他便自顾自地挽起袖子,修长手指握住那柄不锈钢漏勺,舀了几颗鹌鹑蛋,放进她的小碗里。

进入包厢后,他便脱掉了羽绒服,仅穿着里面那件燕麦色的羊毛衫,温暖的色调,让穿着它的人看起来也足够温暖,宜室宜家。

陆竽一句“我自己来吧”吞了回去,变成了一句“谢谢”。

江淮宁目含幽怨地看着她,轻抿了下薄唇。

过个年把人过傻了吧,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客气,好歹做了一个学期的同班同学、两个多月的同桌,还不如刚认识那会儿呢。

心里腹诽一通,江淮宁面上却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顶多眼神有了些细微的变化。

陆竽能感觉到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却没说什么,默默地吃着东西。

饭桌上的话题,换了好几个,最后过度到碧水潭度假山庄上面。听见两个男人交谈起未来规划,夏竹想要了解清楚,听得尤为认真。

陆竽已经吃饱了,没打扰他们,自行出了包厢,先去了一趟洗手间,而后绕了一大圈,站在了木制栏杆前。

陆延不知何时也跑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瓣橙子,可能有点酸,咬一口,便露出龇牙咧嘴的表情。

“吃饱了吗?”陆竽后背靠着栏杆,笑不可遏。

“我都吃撑了。”陆延拍着自己圆鼓鼓的肚皮,好似在拍熟透的西瓜,仰头问,“姐,你和那个哥哥是同桌吗?”

“嗯,怎么了?”

“我看到他的手机了,他用的是苹果手机!”

“……”

陆竽无语,在他脑袋上摸了一把,没好气道:“给你讲题你说听不懂,手机一看就懂了是吧?”

陆延扭过脖子躲开她的魔爪,小声顶嘴:“看手机又不用动脑子,扫一眼就知道了啊。”

“你要玩吗?”

江淮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冷不丁出声,姐弟俩都愣了

要吃这个吗免费阅读:,!

一下,吓得不轻。江淮宁随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解了锁递给陆延。

他用的是iphone4s,陆延只见过,还没玩过,心痒痒的,转头去看陆竽,央求的眼神就跟卡通特效似的,小脸皱起,可怜巴巴的,就差哭给她看了。

陆竽在某些事情上绝不松口,对江淮宁说:“别给他玩,手机到了他手里,一会儿就给你下载一堆乱七八糟的小游戏。”

“没事,回头不玩了卸载掉就行。”江淮宁笑了下,大方把手机给了陆延。

有了手机玩,陆延也不想在室外走廊吹冷风了,抱着手机超开心地说了声“谢谢哥哥”,转身跑进屋里。

江淮宁走过去,在陆竽跟前驻足,一手攥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回拉。

他事先没打声招呼,陆竽毫无心理防备,被他拽得脚尖踮起,猛地上前一步,差点扑进他怀里。

“你……你干什么?”

陆竽开口说话,竟有些无法控制地磕巴。

要吃这个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