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江淮宁、沈黎、沈欢三人吃罢饭,那群女生早就离开了。

江淮宁出了饭馆,不知想到什么,忽然低头弯唇笑了下,支使沈欢:“等等,帮我抱一下资料。”

沈欢双手接过来,沉甸甸的一大摞,压得他手臂往下坠了坠,问:“你干什么去?”

“给你买饮料,想喝什么?”江淮宁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从兜里摸出钱夹,掏出一张五十的纸币。

沈欢不可置信地仰头望了望天,湛蓝得好似水洗过的天空,阳光刺眼,他眯了眯眼睛,怀疑道:“天上没有下红雨啊,你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喝饮料了?”

江淮宁作势收起钱夹:“不想喝就算了,不买了。”

“没说不想喝!我要一瓶脉动,常温的就行。”沈欢态度转换得相当快,像是生怕他会反悔。

江淮宁点点头,表示记住了,转头去看沈黎:“你要喝什么?”

“我都行。”沈黎笑了笑。

沈欢知晓她爱喝什么饮料,替她说:“给我姐拿一瓶水溶c,西柚味的。”

江淮宁转身,大步流星朝远处一家便利店走去,他身形挺拔,走起路来带风,敞开的衣摆吹开,光是看背影都让人感到帅气十足。

姐弟俩站在路边等江淮宁。

沈欢随手翻了翻印满了各种知识点和习题的4纸,这么厚一沓,不得看到天荒地老,他心想,奥赛班真不是一般人待的地方。

沈黎则痴痴地望着江淮宁的身影,见他一手拉开便利店的玻璃门,侧身进去,没多久,拎着一袋子饮料出来。

江淮宁到了两人跟前,走得急了,微微喘气,把其中两瓶饮料递出去,自己拿了一瓶矿泉水。

袋子里多出一盒草莓酸奶。

江淮宁从沈欢那里拿回资料,单手抱在怀里,另一只手伸过去,小拇指勾着塑料袋的提手:“给。”

酸奶连同袋子一起递到沈欢手里,沈欢开开心心道:“有脉动就行了,怎么还给我买酸奶了?我不喝这个口味……”

“帮我带给陆竽。”

江淮宁平平淡淡几个字,让沈欢嘴角的笑瞬间僵硬、消失。他看着袋子里的酸奶,粉粉嫩嫩的盒子,似乎在嘲笑他的“自作多情”。

“早说会死啊。”沈欢追上去打他。

——

在三楼分开,江淮宁拐个弯,继续上楼。

到了四楼,从教室前门进去,里面安静得只剩下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以及偶尔翻卷子的细微声响。..

所有人都在埋首做题,好似老僧入定一般,没有一个嬉笑打闹的,跟楼下热闹得仿若菜市场的走廊对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江淮宁随手掩上门,顺着第一排和第二排的过道往后走,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空位上,把手里的资料放在桌上。

目前还没调座位,他被班主任安排在多出来的一个位子上,告知他回头再换。

班里疏疏落落放置了四十张课桌,不像八班,七十张课桌摆得满满当当,最后一排的学生后背能靠墙。

眼下,他坐在最后一排,距离教室后面的墙壁还有好一段距离。

江淮宁一手搭在桌面,拿了支笔,视线在教室里粗略地扫了一眼,还没有打铃,他竟然是最后一个到的。

无声地叹息,江淮宁适应了下新班级的氛围,认命地动手整理资料,跟着徜徉在题海里的大军一起,开始刷题。

一层楼板之隔,底下的八班闹哄哄的。

“老付,看球!”

顾承站在讲台上,单手抓着一个篮球,付尚泽站在最后一排的过道里,高高举起双手做好接球的准备。下一秒,篮球从顾承手中投掷出去,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擦着天花板底下的吊扇,飞跃整个教室,落到后面,被付尚泽完美接住。



很难让她不想歪免费阅读:,!

好球!”沈欢鼓掌欢呼。

后排一群男生拍桌子喊叫:“承哥牛逼!再来一个!”

教室俨然变成了篮球场。

顾承一挑眉,潇洒恣意的样子,完全就是他的世界他做主,张狂到不行。

一般男生这样,多半会被打上“痞子”的标签,谁让顾承生就一副好皮相,单眼皮邪肆,眼尾狭长,高鼻薄唇,冷峻中透着一股酷劲儿,身上这股野性的气质,只会让他更招女生喜欢。

暗恋他的女生也不少,比起江淮宁那种温柔亲和的男生,他这种野草一般任性肆意的男生更难让人接近。

光是他那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气势,就能吓退好些胆小的女生。

不过,江淮宁一走,顾承成了八班毋庸置疑的班草。

有人戏谑地喊他“班草”,他直接发了脾气,浓黑的眉毛一横,眼尾上挑,冷冷道:“谁稀罕那玩意儿?再他妈乱叫,胳膊给你卸了信不信?”

自此,没人敢再开玩笑叫他“班草”。

顾承勾了勾四根手指,唤付尚泽的名字:“扔过来。”

付尚泽抱着篮球踌躇起来,他没顾承那么大的力气,球到中途大概会掉下来:“承哥,我不行啊。”

“少废话。”

顾承举起一只手,示意他快点,别磨磨蹭蹭。

陆竽提着暖水瓶,刚在楼下热水房里打了一瓶热水,走到班门口正好瞧见这一幕,迟迟不敢迈步进去,担心付尚泽扔球过来砸到她脑门。

顾承扭头看见陆竽伫立在门口,一瞬收起了打闹的心思,抬步从讲台上下去,一手抄进牛仔裤兜里,朝付尚泽打了个手势:“算了,不玩了。”

付尚泽收回手,抱着球坐下。

张颖跟在陆竽身后,见状,啧啧两声:“顾承见了你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陆竽笑了:“你说错了,他才不怕我。”

陆竽到位子上坐下,歇了没几秒,顾承就从座位上拿了自己的运动水杯过来,放到她桌上:“给我倒杯水。”

“自己倒。”陆竽指了下脚边的热水瓶。

顾承摇头失笑,弯腰提起暖水瓶,倒了一杯热水就走了。

“艹,差点忘了给你。”沈欢忽然念叨一句,从抽屉里拿出那盒草莓酸奶,递到陆竽跟前,“老江给你的。”

他回来后正好看见两个男生在抛球,随手把酸奶往自己抽屉里一放,要不是顾承过来倒水,他都没想起来。

陆竽捧着酸奶,有点莫名:“为什么?”

“可能是……庆祝去奥赛班?”沈欢歪了歪头,除了这个,他想不出别的原因,“老江请我们喝的,每人都有,不用客气。”

陆竽把酸奶放桌上,淡淡地“哦”了一声。

——

翌日,学校各项活动正式展开,步入正轨,管制也恢复到正常状态,不再松懈。

中午放学后,住校生老老实实去食堂吃饭,别妄想溜出校门。

陆竽和黄书涵在其中一个窗口前排队,另外三个女生在别的窗口。陆竽踮着脚尖朝前看,想看看有没有爱吃的菜,却发现前面排队的人当中有江淮宁。

她方才只顾着和黄书涵说话,没注意看,难怪这一队的女生那么躁动。

黄书涵显然也看见了江淮宁的身影,指着他笑道:“那不是校草吗?这什么缘分啊,昨天中午在校外餐馆碰见,今天中午在同一个窗口打饭。”

她说话一向直接,没遮没掩的,江淮宁依稀听见了,身子侧转,看了过来,与陆竽四目相对,顿时笑逐颜开:“要我帮你打饭吗?”

陆竽还没吭声,黄书涵立马拉着她从队伍里出来,抽走她手里的饭卡,连同自己的,一起递给江淮宁。

她往窗口里瞥了一眼,随后报上自己想吃的菜。

“谢谢

很难让她不想歪免费阅读:,!

校草大好人!”黄书涵笑容满面地道谢。

“不客气。”江淮宁笑了笑,转头看着陆竽,说,“要酸辣土豆丝、青椒火腿、杏鲍菇炒肉片?”

陆竽透过窗口往里看,除了他点的这三道,其他的菜都是她不怎么爱吃的,于是点头“嗯”了一声。

江淮宁问:“鸡腿要炸的还是卤的?”

套餐里带一个鸡腿,可以自行选择要炸鸡腿和卤鸡腿。

陆竽摇头:“不要鸡腿,换成虎皮鸡蛋。”

正好轮到江淮宁,他先按照要求给两个女生各打了一份套餐,递到她们手里,而后再打自己的那份。

黄书涵端着餐盘,频频朝江淮宁侧目,感觉这个男生的体贴程度远远超出她的认知。连陆竽喜欢吃的菜都一清二楚,很难不让她想歪……

陆竽走出去几步,发现不对劲,回头一看,黄书涵跟个人形立牌似的杵在那里。

“黄书涵,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走。”陆竽无奈喊了她一声。

耽误的这一会儿,江淮宁端着餐盘跟了上来,装作随意地邀请:“要不一块坐,我朋友占了位子。”

他朋友不就是沈欢?陆竽疑惑地想。

然而,他所指的人并不是沈欢,是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生,好像是奥赛班的学霸、曾经的年级第一,叫李元超。

很难让她不想歪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