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农历二月十七,董秋婉的生日。陆竽当然没有忘记。

他们这群小伙伴从小一起长大,过生日聚餐庆祝是长久以来自然而然形成的一项固定活动,不需要提前约定的那种。所有人都默认生日这天会一起吃饭,送礼物倒成了其次。

一群人当中,只有董秋婉在昽高老校区就读,是当初她母亲帮忙选的志愿。其余人都在新校区,平时聚餐很容易,学校里服务中心就能叫上一桌小炒。

想要给董秋婉过生日,却只能出校门。

然而,学校有规定,没有出入证不得随意进出校门。出入证只有走读生能办理,住校生偶尔想要出去,不想找老师请假的话,老实一点的会找走读生借用出入证,不老实的就直接翻墙。

陆竽属于老实人那一类,翻墙是万万不敢的,哪怕是借用出入证,她也有点怵,生怕被别人知道,压低声音说:“我知道,我一会儿找人借一张。”

“我放学过来找你,咱们一起走。”

黄书涵边说边倒退着走,蹦回了十三班的女生队伍里,跟班里的女生一块走了。

陆竽扭头找到同伴,跟她们一起回班,暗自琢磨找谁借出入证比较好。

很快,她想到了沈欢。

他是走读生,午饭一般在食堂解决,不出校门,中午用不上出入证。而且,两人以前好歹是同桌,关系不错。他那人性子大方爽朗,应当不会拒绝。

打定主意,陆竽心里轻松多了,打算回班后就找他借。

一脚踏上楼梯,后背忽然被人用一根手指点了点,陆竽猛地回头,对上江淮宁的脸。他旁边是一脸兴味的李元超。

“干什么?”陆竽故作镇定,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惊喜,语气也平静得很。

江淮宁挑唇:“口袋里的东西快掉了,提醒你一下。”

陆竽茫然一瞬,连忙低头看向自己右侧的口袋,江淮宁在她身后笑道:“左边。”

她又看向左侧口袋,深蓝色的饭卡从口袋里探出来一小半,再走两步就要掉下来了。她手伸进兜里把饭卡往里塞了塞,有点不好意思地抿唇笑了一下。

楼道里挤满了人,全都是做完操回班的学生,脚步声震得楼梯都要抖三抖。陆竽突然想到借出入证的事,又看了看江淮宁。比起沈欢,她显然跟江淮宁这个同桌的关系更亲近一些,找他借是不是更容易?

江淮宁在她抬眸看过来的那一瞬就有所领会,眉梢微抬,问她:“怎么了?有事跟我说?”

陆竽松开了挽着张颖胳膊的手,往他那边挪了挪。跟在江淮宁身侧的李元超非常自觉地让位,退到另一边去,而后找到个人少的空隙,三两步上了楼。

陆竽没注意到李元超眨眼间跑没影了,她慢慢挪到江淮宁身边,偷偷摸摸的样子,看着就像要干坏事。

略一沉吟,她低声说:“能不能把你的出入证借给我,中午用一下就还你。”

四周纵然嘈杂,江淮宁还是听清了她的话,他微微愣了一下,假装没听见,侧了侧头,疑惑道:“你说什么?”

两人走到二楼的拐角处,陆竽干脆站定,没再往上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张颖见他俩神神秘秘有话要说,跟陆竽打了一声招呼就拉着叶珍珍先走一步。

江淮宁笑了笑,没有立刻答应,只问她:“你要出入证干什么?偷偷溜出校门可不是好学生该干的事。”

陆竽脸颊微热,赧然道:“我出校门是去帮一个朋友过生日,不是出去瞎混,吃个饭就回来了。”

“朋友?”江淮宁顿了一下,歪头问,“男生女生?”

“什么?”

“我问你过生日的朋友是男生女生?”

“女生,董秋婉,你见过的。”

“哦。”

陆竽仰起脸瞅着

证件照都这么帅气免费阅读:,!

他,微不可查地蹙了下眉心,本以为凭着他们的关系,他二话不说就借给她了,没想到他这么多问题,犹犹豫豫的,她就有些摸不准他的意思了。

想说他要是不借,她就去找别人了,下一秒,江淮宁舒朗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等着,我上去给你拿。”

两人一起走到三楼,陆竽站在楼道口等着,江淮宁上了四楼,这会儿人没那么多,他一步跨两级楼梯,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没多久,江淮宁拿着出入证下来,视线自上而下,正好瞧见女孩背着手,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在原地踱步。

三月底,气温刚刚开始回暖,还没到热的地步,她没穿校服,穿了短款的米白色羊羔毛外套,黑色铅笔裤,运动鞋。头发扎成低马尾,有些散乱,却不影响美感。转着圈踏步的样子,映入他的眼帘,便觉得可爱。

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停在几级台阶之上,垂眸静静地看了几秒,然后走下来,把出入证递到她面前:“给。”

“谢谢。”陆竽抬起头,开心地笑了一下,“那我先进班了,拜拜。”

她横着走,一步一步蹦跳着进了教室。

江淮宁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笑了笑,转身上楼。

陆竽在位子上坐下,翻来覆去摩挲着手里的出入证。

透明的硬质塑料壳里放着一张卡片,蓝色挂绳缠在上面。她绕开挂绳,看见了左上角贴了一张江淮宁的半身寸照,浅蓝色背景图,他穿着洁白的翻领衬衫,扣子系到最上面一颗,五官清晰俊朗,脸部线条流畅分明,黑发浓密,只觉得亮眼。

证件照都这么帅气,太让人嫉妒了。

陆竽想到什么,从书包里摸出一个小纸袋,里面有她以前照的寸照,多出来好几张,她一直留着,以防有什么需要。

陆竽从中取出一张,覆盖在江淮宁那张寸照上。

出校门时,门卫应该不会挨个检查走读生的证件信息,基本上扫一眼学生手里拿着出入证就让出去。

她怕眼尖的门卫看到上面的寸照是男生,贴上自己的照片,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

中午11点45分放学,黄书涵从对面教学楼绕过来,到八班找陆竽,两人一块下楼。

陆竽被黄书涵拽着,脚步都比平时迈得快,下楼梯时,脚下像踩了两只风火轮。

“顾承呢?”出了教学楼,灿白的阳光照射在脸上,黄书涵停下来歇口气,发现自己把顾承给忘了。

陆竽说:“他比我走得快,一打铃就跑了,估计是叫李德凯他们去了。”

说话间,黄书涵口袋里的手机在振动。

还在学校里,她不敢明目张胆看手机,于是用陆竽的身体当掩护,拿出来悄摸看了眼。顾承给她发了短信,让她们直接去东侧门会合。

“顾承说,让我们去东侧门。”黄书涵把手机装回去,转述给她。

东侧门俗称为学校的后门,在宿舍楼群和大操场中间那条道路的尽头,一排不锈钢栅栏门,平时只开侧边一道小门。

黄书涵想起来问她:“你出入证带了吗?可千万不能忘了。没证不让出。”

“带了。”陆竽从口袋里拿出来,手指勾着挂绳在她眼前晃了晃。

黄书涵捏住底下荡来荡去的证件,拿到眼前仔细一看,照片是陆竽的,旁边的姓名一栏却写着“江淮宁”三个字,班级是高二(一)班。一班就是所谓的“奥赛班”。

“你找江淮宁借的啊?”黄书涵勾起唇角,神情揶揄。

陆竽从她手中夺回出入证,板着小脸一本正经道:“做完课间操在楼道里刚好碰上就找他借了。”

“我也没说别的,你为什么要跟我解释这么多,生怕我会误会你俩的关系似的。欲盖弥彰啊鲈鱼小朋友。”

黄书涵跟顾承

证件照都这么帅气免费阅读:,!

一个德性,开玩笑时会叫她的绰号。

陆竽说不过,横了她一眼。

黄书涵笑嘻嘻的,也把出入证提前拿了出来,拎在手里。她找班里的女生借的,没做任何改动,照片都是别人的,反正门卫不会看得那么细致。

快走到东侧门时,陆竽不由得紧张起来,嘴唇紧抿,注视着不远处的门卫,想要看他是怎么检查的。

穿深蓝色制服的门卫,双手背后站在门边,脸色严肃得跟包公似的,视线在往外走的一群群学生当中扫过,时不时拦住一个人问些什么。

陆竽见状,顿时紧张得牙齿打颤。

黄书涵拍了拍她的后背,嘴唇没怎么动,一句话从齿缝中挤出来:“别怕,表现自然一点,别跟门卫对视。”

这方面陆竽不如她有经验,听从她的话,没有去看门卫,偏着头假装与她说笑,神态自然地出了校门,长松一口气。

黄书涵得意地扬眉:“怎么样,

听我的准没错。”

“是啊,还是涵姐厉害。”陆竽开玩笑一般恭维她。

“去去去。”

黄书涵推了她一把,转头一看,顾承和另外几个小伙伴站在校门口左侧一棵粗壮的梧桐树下,正等着她们。顾承后背抵着树干,一条腿屈起,脚底踩在树干上,低头看手机。

“承哥,她们来了。”

边上的周鑫先看到两个女生,笑着提醒。

顾承抬眸看过去的同时收起了手机,蓬松柔软的短发被他一手捋到头顶,从枝丫缝隙里投下来的点点光晕扫在他脸上。他眯了眯眼,唇边绽开一个笑。

黄书涵暗暗地想,他收一收他那身放荡不羁的气势,也是个阳光少年。

证件照都这么帅气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