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中午,陆竽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遇见了江淮宁。

这一回是陆竽走在前面,江淮宁在后面,叫住了她。跟他一起走的还有李元超、沈欢、沈黎。

两拨人跟上次一样,到了食堂后,坐在了一张餐桌上吃饭,位子不够坐,蒋珊和沈欢依然坐到隔着过道的另一张餐桌。

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相打了一声招呼,不尴不尬地吃起饭。

陆竽坐在江淮宁斜对面,吃饭的过程里,抬眸瞥了他好几次,神色还有些复杂难辨。黄书涵察觉到了,趴在陆竽耳边,声音压得极低:「你怎么回事啊,饭不好好吃饭,总是偷看江校草。」

黄书涵可能对自己的大嗓门一无所知,尽管她极力地克制了音量,可话一说出口,整张餐桌的人都安静了,齐刷刷地看着陆竽。

隔着过道的沈欢和蒋珊也听见了,目光一致瞥过来。

陆竽尴尬得抬不起头,整个人如同被架在火堆上烤。

黄书涵表情怔了怔,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讪讪一笑,也不知怎么弥补,只能对陆竽投以一个抱歉的眼神。

可惜陆竽压根没抬眼看她。

江淮宁吃了一根青菜,似笑非笑地看着陆竽:「怎么了?」

陆竽硬着头皮摇头。

她在想昨晚程静媛在走廊上说的那堆话,不由自主地多看了江淮宁几次,没想到被黄书涵发现了。

她发现也就算了,不能等到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再问吗?偏要现在问出来,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江淮宁倏尔轻笑,语调纵容道:「有话就说,没关系。」

「真没什么事。」陆竽尽量掩饰尴尬的情绪,干笑两声。

「是不是程静媛找你说的那件事啊?」张颖突然开口。

陆竽惊了,嘴里正在咀嚼一块鸡肉,差点咬到舌头。

张颖坐在同一侧最边上的位子,和陆竽中间隔着黄书涵和叶珍珍。陆竽扭着脖子、瞪着双眼、一脸错愕地朝张颖看了过去。

张颖露出歉然的表情:「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俩讲话,洗完衣服从卫生间出来,风把门吹开了,我正要过去关上,不小心听见了。感觉程静媛挺……那个啥的,哎呀,不知道怎么形容。我觉得你说得对,她就是很奇怪。」

那个时候宿舍熄灯好久了,走廊上没什么人,程静媛和陆竽讲话声音没刻意收敛,她刚好听到了几句。

「不是,你俩在说什么?」叶珍珍疑惑道,「我怎么不知道?」

她们三个总是一块吃饭、上厕所、打水,彼此间几乎没有秘密,对于陆竽和张颖说的,她一句也没听懂。

张颖说:「你那会儿在床上,没听到很正常。」

「程静媛怎么了,能不能说清楚一点?」江淮宁被陆竽遮遮掩掩的样子勾起了好奇心,主动询问起来。

张颖看了眼陆竽,后者没给什么反应,她就直接说了:「程静媛拦住陆竽,让她帮忙给你递情书,陆竽拒绝了,程静媛好像生气了,回宿舍后摔盆摔衣架子,弄出来的动静不小。唉……」

叶珍珍说:「她摔盆我知道,还以为没拿稳呢,敢情是发脾气了。」

自从方巧宜被开除,陆竽上铺那个空床位一直没安排别的人住进来,每次看着都感到唏嘘,似乎想不明白好好的舍友怎么变成这样。

跟那一个比起来,程静媛一些嫉妒的小心思可能不算什么,只是时不时冒出来膈应你一下,还没办法忽视,毕竟住在一个宿舍里。

这一桌的人静了好几秒,李元超率先回神,「啧啧」了两声:「江校草,你别叫校草了,改个称呼叫红颜祸水吧。」

沈欢扑哧笑了起来,差点被米饭呛到:「哎,老李,想跟你隔空击个掌。」

李元超扭头:「滚,老李是我们班主任的称呼,别这么叫我,

我送你一个礼物吧免费阅读:,!

心底发寒。」

「哈哈哈。」沈欢笑得肚子疼。

「是这样的吗?」江淮宁没理那两个开玩笑的,目光注视着陆竽,向她求证。

陆竽在他的视线里低下了头,没出声,脑子有点乱,她没打算跟江淮宁说的,不曾想竟然被张颖听去了。

她昨晚跟程静媛说到最后,心里窝着火,态度其实不怎么好,有些口不择言,想起来不免懊恼。

江淮宁见她为难纠结的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张颖说的都是真的。他轻叹口气,对她说:「她要是再找你说这些,你就直接让她过来找我。」

听见这话,好几个人挑起了眉毛,被他霸气侧漏的样子帅到。

——

陆竽努力想要将程静媛的事抛诸脑后,然而她总忍不住去想,程静媛是不是去找江淮宁表白了?江淮宁会跟他说什么?看他那天的样子,似乎不喜欢程静媛吧?

没想出所以然,一晃就到了周五,下午放学后,陆竽乖乖坐在教室里等人,没跟黄书涵她们出校门逛街。

几分钟后,江淮宁过来了,手里拿了一沓学习上的资料。

时间宝贵,江淮宁坐下来后没说废话,从她那里拿过本子,上面是她誊抄的不会做或者会做但容易做错的题,除了语文和英语,其他科的都有。

「先看题吧。」江淮宁把资料放一边。

「嗯。」

陆竽很快进入状态,听他讲题。

一页一页翻过去,讲完最后一道,陆竽脑子里塞满了有待消化的知识点,累得趴在了桌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江淮宁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有些好笑。

陆竽侧脸压在手背上,脸颊上软乎乎的肉挤出来一点,她指着他放在桌边的那一沓4纸,随口一问:「那是你打印的资料?又这么厚?」跟板砖差不多的厚度,简直吓人。

「嗯,不过不是我要用的,给你带的。」江淮宁把手边的资料拿起来,递到她面前,轻声解释,「这是我们班的复习资料,帮你复印了一份,这些是入门级别的,你自己先慢慢看,看不懂没关系,我之后会抽时间给你讲。」

奥赛班复习节奏非常快,各种进阶训练也接踵而来,资料、卷子、习题册,堆积如山。他根据陆竽目前的情况,挑着整理出来这么一份,先让她看看。

陆竽刷地竖起脑袋,捧着资料翻了几页,发现上面列了好些有难度的题型解析,还画了思维导图,用线和方框串出相关的知识点,等同于简化了解题思路,对她来说太需要了。

她来回摩挲,开心得像得了糖果的小孩子。

「谢谢。」

除了表达感谢,陆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谢什么,跟我还客气。」江淮宁极其自然地拿手指弹她脑门,见她缩了下脖子,露出的一个意外的表情像极了被惊起的小麻雀。

江淮宁莞尔一笑。

陆竽突然想起困扰自己多日的事情,轻轻戳了下他的手腕,尽管班里没其他人,她还是很小心地跟他说起悄悄话:「程静媛有没有找过你?」

江淮宁神色一顿,旋即敛了笑意,意味不明地问:「你很在意这个?」

陆竽不敢有一秒钟的迟疑,连忙摇头,撇清自己:「没有没有,我就是……就是单纯的好奇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我也没说什么,你这么着急解释干什么?」

江淮宁狐疑地盯着她,想从她眼底看出些什么,可惜只是惘然。

陆竽被他深沉的眼神惊了一跳,一颗心乱了起来,七上八下的,害怕被看出端倪,她弯了弯唇,若无其事地说:「我随便问的,主要是担心她再来找我,怪苦恼的。」

她轻飘飘一句解释,倒也说得过去,江淮宁了解她,她是那种特别怕麻烦且很难拒绝别人要求的性子。

我送你一个礼物吧免费阅读:,!

以前体育委员想让她在运动会上多报两个项目,来回央求她,她一心软就答应了,答应完自己又难受,因为承受不来。

程静媛跟她一个寝室的,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因为这样一件小事,一个处理不好,关系受到影响不说,还容易发生一些矛盾,她为此苦恼很正常。

「要不我主动去找她?」江淮宁想了一会儿,给出这么一个方案,「找她说清楚,我对她没那个意思。」

陆竽眯了眯眼,表情说不上来的古怪:「还是别了,好奇怪。」

江淮宁身子后仰,歪靠着桌沿,哭笑不得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给我支个招儿?」

「你自己的桃花,

我能有什么办法?」陆竽动手整理错题本,学习上的事情她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关心他的桃花,「我脑子笨,你自己解决。」

她一副撂挑子不干的坦荡模样,着实让江淮宁心堵,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他和别的女生怎么样。

她是不是从来就对他没有除了同学以外的想法?

默默叹息,江淮宁决定抛开这些,扯回正题:「陆竽,下次月考,你考好了,我送你一个礼物吧。」

陆竽果不其然被拉走了思绪,眨了几下眼,没能控制住眼里溢出的点点惊喜:「什么礼物?」

「还没想好,以后再说。」江淮宁抛下个重磅炸弹后,一脸无情地说,「现在,我们继续来看题。」.c

陆竽无语:「题已经看完了!」

我送你一个礼物吧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