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2号、23号两天时间月考。

陆竽惦记着江淮宁的话,拿出了十二万分的认真态度,正好她也想检验一下这段时间以来的复习效果。

考完了六科,也没什么感觉,不知道自己考差了还是考好了。

23号正好是农历三月十四,沈黎的生日。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能直接去吃晚饭,沈黎提议去校外吃,还叫了三个女生,都是平日里与她交好的同学。

四个女生在文科三十班的门口等人,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学生不断。

刚考完试,考场还没恢复原样,各个班里都异常嘈杂,桌椅挪动、纸片纷飞、嬉笑打闹,四个女生站在栏杆处闲聊起来。

「江校草会不会来啊?」下巴枕着沈黎胳膊的女生叫李雨晴,留着齐耳短发,笑起来苹果肌饱满,脸蛋圆圆的。

「好啊你,当着沈黎的面就敢肖想校草。」另一个高个女生薛艺打趣道。

李雨晴抬起头,嗔怒道:「哪有,我就是好奇问一句。再说,欣赏一下也不行哦,人家沈黎才没有那么小气呢。是吧?」

说着,李雨晴朝沈黎俏皮地挤了挤眼。

沈黎被她们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脸颊绯红,羞赧的神色一览无余:「别乱说啊,我们就是好朋友。」

「好朋友嘛,我们懂。」

三个女生互相交换眼神,故意咬重了「好朋友」三个字的音,潜台词不言而喻。

沈黎摇摇头,一副拿她们没办法的样子。

聊了几句,走廊转角处,沈欢和江淮宁的身影出现了。

傍晚的霞光是浓郁的赤金和灿橘过渡而成,洒落在男生清隽的面庞,清风拂来,头顶的短发被吹得竖起,柔软得像刚冒出嫩尖儿的青草。他就穿着最简单朴素的一身黑白校服,一手抄进长裤口袋里,行走间,漫不经心地抬起手腕看表,而后偏过头,笑着跟沈欢说了句什么。

每一帧截下来都能当青春电影海报。

身边三个女生看痴了,激动又小声地交流起来。

「个子好高,有一米八五吧?」

「肯定有。」

「我妈的闺蜜怎么就没有这么帅气的儿子,我也想要这样的竹马。」

「沈黎,好羡慕你!」

耳边一声接一声艳羡的话语,将沈黎一颗心烘托得飘飘忽忽,好像身处云端,脸颊上的红晕都更深了些。她捂了捂脸,实在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能故作淡定,端的是优雅从容的姿态。

两人走到近前,沈欢自来熟地挥了挥手:「嗨,美女们好。」

他知道跟沈黎关系好的这三个女生,分别是李雨晴、薛艺、罗杰霖。能进文科重点班,三个女生当然跟他姐一样,是光荣榜上的学霸。

三个女生同时笑了,她们自然也认得沈欢,沈黎的双胞胎弟弟,性格开朗,活泼好动,说话还挺幽默。

相比他,江淮宁就内敛多了,微笑着朝她们点了点头。

「我们快走吧,晚上还得上自习。」沈黎作为寿星,自发主导起来。

今天星期二,刚考完试,晚上的自习课上老师肯定要评讲试卷。

——

一行六人走出校门,就近找了一家味道不错的餐馆。大厅里没位子,几人不想等,于是要了一个小包间,点了一桌菜。

沈欢中途出去了一趟,再次进来,手里拎了一个慕斯蛋糕,放在餐桌边,手在背后绕了半圈,变出一个礼物盒递给沈黎。

「不是说没有零花钱吗?哪儿来的钱买礼物?」

沈黎诧异地看着面前包装精美的盒子,因为心情好,脸颊红扑扑的,笑容惹人。

沈欢大爷似的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一只手搭在桌沿,微微仰着头,拽拽的:「老姐十八岁生日,没钱不也得送份像样的礼物?



他和沈黎虽然是龙凤胎,奇特的是他俩并不是同一天生日,因为他们的母亲是在半夜里生产的。沈黎被抱出来时,是当晚23点55分。待到第二个孩子生出来,已经过了零点,算第二天。

「你可别因为买个礼物把自己弄得负债,回头还得找我借生活费。」沈黎一手拿起礼物盒,放在耳边晃了晃,想听听看里面是什么。

「你别摇坏了。」沈欢赶忙阻止。

「什么啊。」

「p3,你那个不是要坏了吗?重新给你买了一个,最新款。」沈欢拿起筷子夹了颗鸡丁放嘴里,「放心,没负债,省吃俭用给你买的。」

沈黎开心地说:「谢了。」

「嗯。」沈欢故作矜持地抬了抬下巴,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

几人吃得差不多了,放下筷子开始切蛋糕。女生比较在乎仪式感,蛋糕上插满十八根蜡烛,沈黎戴上尖顶的彩色小帽子,另外三个女生戴了漂亮的毛茸茸的发箍,凑到沈黎身边,一脸兴奋地看着她。

沈欢叫来服务生,要了一枚打火机,帮忙点燃蜡烛。

「行了,许愿吧。我给你们拍照。」

他坐回原位,拿出手机,等沈黎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许愿,他找准角度抓拍了几张。她睁开眼睛,倾身吹灭蜡烛,冲着镜头露出满足的微笑。

「咔嚓」一声,定格了这个美好的画面。

沈黎起身拔掉蛋糕上的蜡烛,拿刀具切了一块,首先递给江淮宁。

三个女生挑眉、捂嘴笑、眼神暧昧,神情各异,倒是没将那些女生间私底下开玩笑的话语拿到明面上来说。

江淮宁吃饭的过程中没说几句话,望着递到眼前的蛋糕,推拒道:「给沈欢吧,我不怎么吃甜的。」

沈黎举到半空的手顿了顿,神色有一瞬的空白,转瞬笑起来:「我给你重新切一块小的吧?」

犹豫了两秒,江淮宁没再推辞:「行。」

沈黎脸上的笑容轻松了些,先把那块大的端给沈欢,低头切了块半个手掌大小的,放到江淮宁面前。然后,她给三个好朋友一人切了一块,最后给自己切。

几个女生边吃蛋糕边分享刚拍的照片,打算发到qq空间里。

李雨晴和薛艺凑一起小声说话。

「校草没送礼物给沈黎吗?」

「没看到……」

「可能私底下给吧?」

沈黎听到了只言片语,却没说什么。

眼看着时间临近晚自习预备铃,她笑着提醒了声,打包了剩下的蛋糕,去柜台付钱的时候,被告知江淮宁已经买过单了。

沈黎手里拎着半个蛋糕,怀里抱着沈欢送的礼物,扭头去看江淮宁:「我过生日,说好请大家吃饭的,怎么好意思让你买单。多少钱,我给你吧。」

「不用,走吧。」

江淮宁笑了笑,没有就这个问题讨论太久。

有沈欢在,肯定不会叫沈黎付钱,可他的零花钱都用来买礼物了,只能拜托江淮宁帮忙垫付,说是回头发了生活费再还给他。一顿饭钱而已,凭着两人的关系,江淮宁自然不会拉来扯去,很自然地就付了,没让他还。

返回学校,距离打铃也就剩十来分钟。

在文科三十班门口分别,江淮宁像是突然想起来,跟沈黎说了句:「给你的生日礼物直接填了你家的地址,应该寄到了,可能有点重,晚上回去让沈欢帮你拿。」

沈黎吃饭时因为好友议论而产生的一点郁闷荡然无存,欣喜道:「嗯,谢谢。」

「我先走了。」

江淮宁抬眸间,恰好看到从小卖部回来的李元超,跟沈黎说了一声,就跟着李元超上楼了。

李雨晴、薛艺、罗杰霖互相推挤,同时问沈黎:「江校草送你什么呀?」

沈黎笑了

笑:「我也不知道。」

「你回去看了别忘了告诉我们,他说有点重,我好好奇哦。」李雨晴说。

不止她们,沈黎自己也很好奇,迫不及待想要知道。

——

晚上回到家,快递果然已经寄到了,沈欢停好自行车,从门卫那里取到快递,是一只超大的纸箱。

沈黎想要掂一下,看有多重,发现自己根本搬不动,心里愈发好奇,江淮宁到底送了她什么。

「让开,我来。」沈欢脱了校服外套,身上穿着长袖卫衣,撸起袖子,两只手紧扣着纸箱的底部,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没能搬起来,他表情呆滞了一秒,露出个尴尬的笑容,「我说老江该不会装了一箱砖头吧?」

门卫室里的大叔笑得嘴角的烟都咬不住了,手指夹着烟拿下来,摁灭在烟灰缸里:「得了,放着吧,我帮你们搬到电梯口。」

「谢谢叔。」沈欢退到一边,没有自不量力到非要自己动手。

门卫大叔弯下腰,用力抬起来,脸上的肉绷得紧紧的,「嚯」了一声:「真够重的,这买的什么啊。」

「不知道,别人送的。」沈欢搭腔。

沈黎走在前面,按了电梯,门卫大叔把纸箱放进电梯里,直起身时大喘一口气,拍了拍手:「行了,上去后让家长搭把手吧,真挺沉的。」

两人道了谢,进到电梯里。

沈欢满腹疑惑地端详着高度快到他大腿的箱子,抬脚踢了踢:「里面什么玩意儿啊。」jj.br>

沈黎推了他一下:「你别给我踢坏了。」

「石头一样又重又硬,是我能踢坏的?」沈欢双手插兜靠着电梯壁,微微仰头,后脑勺抵着壁面,实在想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

难道江淮宁没听他给的建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