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到达指定的楼层,沈欢弓着背将纸箱推出去,没叫父母出来帮忙,一路推至家门口。瓷砖地面光滑,推起来倒不费力。

沈黎开了门,两人合力把东西弄进去。

客厅里,沈辉明和黎欢正在看电视,被开门声惊到,齐齐看了过来,讶异地盯着姐弟俩抬进来的大箱子。

「这是什么?」黎欢把手里吃到一半的橘子放进果盘里,起身走过去看。

虽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沈欢还是出了一头汗,两手叉腰直喘气:「谁知道呢,老江送我姐的生日礼物,重死个人。」

黎欢乐了,赶紧找了把快递刀:「快打开看看是什么。」

沈辉明放下遥控器,跟过来凑热闹。

当着父母的面,沈黎有些不好意思,犹豫着接过快递刀,蹲下来划开封箱的胶带,打开来看,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箱书籍。精装版的四大名着,精装版的《鲁迅全集》、一共十八本、硬壳封面,还有各种各样典藏版的古今中外文学名着。

这么一箱书籍,价值大几千块。

黎欢随手拿出几本,外面裹了透明塑封膜,不便翻开看。她也不是很懂这些,但是光看封面包装就能猜到肯定不便宜,笑容温柔道:「江淮宁有心了,知道你喜欢收藏书。这一箱书够你看很久了。」

沈欢一手叉腰,一手摸着头顶,属实没想到里面装的是书。

「这礼物不光有心,我看还很有诚意,比送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有用。」沈辉明也赞不绝口。

「要我帮你搬到房间吗?」沈欢回过神来,问边上正发呆的沈黎。

「嗯。」

沈欢一个人搬不动,沈辉明给他搭了把手,父子俩把一箱书抬到沈黎的卧室,放在靠墙的书架旁,方便她日后整理。

他们出去后,沈黎呆呆地望着那箱书。换成其他人送她,她一定会非常开心,因为她确实很喜欢收藏精装版的各类书籍,摆满书架,赏心悦目。

可送她书的人是江淮宁,不知为何,心里却高兴不起来,隐隐的,还有一丝失望。

她坐到床边,两手撑在身侧,望着窗外的夜景,某一瞬间想明白了,大抵是因为她事先从沈欢那里得知,江淮宁向他打听过女孩子会喜欢的礼物。沈欢给出的建议是手链、项链之类的,而她收到的与这些并无关联。

心里的落差自然而然就形成了。

——

翌日是沈欢的生日,相比起来就简单多了。

他是男生,跟江淮宁一样,没那么讲究,中午在食堂里吃了一顿,收到几份生日礼物就满足了。

沈黎先前答应过他,送了他一双价位跟江淮宁那双差不多,但是款式不同的球鞋。

他开心得跟傻子似的,早上拿到礼物就拆开了,立刻换上了新球鞋。一个上午,数次在同桌面前显摆。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也不忘给江淮宁和李元超展示自己的新鞋,惹得同一桌吃饭的几个女生笑个不停。

沈黎也觉得好笑,又猛然想起来,她去年送给江淮宁的那双限量版球鞋,从未见他穿过,一次也没有。

他们三个每天一起吃饭、放学,如果他穿了,她不会没发现。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不喜欢……

思绪飘远了,沈欢的声音再次传来,将她拉回现实。

「姐,破费了哈。」沈欢客气道。

沈黎还能不了解他,嘴上说着破费,实际上心里别提多高兴。这个年纪的男生就没有不喜欢酷炫的限量版球鞋的。要是他自己,肯定不舍得花钱买这么贵的鞋。

——

沈欢没想到,陆竽的生日跟他相差这么近。

她是三月十七生日,跟他就相差了两天。

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上午第三节下课的时候,顾承过来找她

,商量下午放学后一起出去吃饭的事情。沈欢的座位就跟陆竽隔了两排,很轻易就听见了两人的对话。

今天正好周五,校门全面开放,不用请假也不用借用出入证,住校生可自由出入。

考完试,成绩还没出来,但陆竽对过答案,应该比上次考得好。她记得江淮宁的话,学习的事情慢慢来,不要急于求成,越是心急,往往会进入瓶颈期。

她略一思索,答应了顾承出去吃饭的提议。

「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我来安排。」顾承笑着说,「你跟黄书涵和董秋婉说一声就行,下午放学后校门口见。」

陆竽点点头:「好。」

顾承走后,她的后脑勺被纸团砸了下,回过头去,对上沈欢笑嘻嘻的脸,听见他问:「陆竽你今天生日啊?」

「嗯。」

「生日快乐。」沈欢挠了挠耳朵,憨笑两声,「也不早说,早知道给你准备一份礼物了。」

「谢谢啦,不用了。」陆竽笑容灿烂,顺便邀请他,「你下午放学后要是有时间一块吃饭吧,我们在校外聚餐。」

沈欢过生日那天,虽然在食堂里吃,但他们这群人点的套餐全都是他刷的饭卡,算是他请的客。

礼尚往来,她请他吃饭也是合情合理的。

沈欢问:「聚餐的都有谁?」

「人很多,你都认识,咱班的有张颖、叶珍珍、王璐、顾承,外班的那几个男生你们一起打过球,应该不陌生。还有就是董秋婉、黄书涵她俩。」

「哦,那行。」

「你去吗?」

沈欢有点迟疑,不答反问:「老江呢?」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不知道他去不去。」

陆竽刚说完就打铃了。

这节课是数学,数学老师五分钟前就在走廊外,背靠栏杆,手持保温杯,等着上课。因而铃声一响,人就进来了。

话题终止,陆竽扭回头端正坐好,其实她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江淮宁可能忘记今天是她的生日了。毕竟,她只在他面前提过一次,还是去年说的。农历的日期本来就不好记,不特意去关注很难想起来。如果她主动邀请他参加生日聚会,会不会显得像是故意提醒他,今天是她的生日。

太刻意了。

陆竽蹙着眉,泛起了苦恼。讲台上数学老师的声音响起,她立马停止纠结,甩甩脑袋,投入到课堂上。

按照江淮宁的要求,老师这节要讲的内容她预习过,也做了一些习题训练巩固,听课的时候果然不费力。

她以前只爱预习英语和语文,那是因为英语老师有硬性要求,所以她会在课前把整篇文章翻译一遍,标注陌生单词,熟悉文章里的各种语法。而提前背诵文言文、诗词,完全是出于喜欢。

偏理科方面的科目,她却很少预习,有时候也会提前看看书,遇到不懂的就放过,心里想着反正课堂上老师会讲。

但江淮宁告诉她,数学、物理、化学等,统统都要预习。不懂的就花时间去钻研,或者查阅教辅资料,尝试着做例题。这样才能在老师讲课的时候事半功倍。

她一直在遵循着他给的学习方法,一步一步往前走。

——

中午在食堂吃饭,沈欢提到:「今天是陆竽生日,你知道吗?」

他问话的对象显然是江淮宁。

只有四个人在的餐桌上,沈黎面露诧异,李元超微微意外,下意识看了眼江淮宁。江淮宁则一脸平静:「知道。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

「顾承下课找陆竽讨论放学后聚餐的事,被我听到了。」沈欢还有点不相信,「原来你知道啊。」

「嗯,怎么了?」

「那你要不要去聚餐?」

江淮宁夹菜的动作停下来,低下头,嘴唇微微抿着,声音听

不出什么起伏:「她又没有叫我。」顿了顿,状若随意地问,「叫你了吗?」

「叫了啊。」沈欢莫名,不然他为什么要问他。

一股说不出的郁闷充塞着胸腔,江淮宁没说话,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米饭。

沈欢话锋一转道:「我听她说,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还说不知道你去不去……」

话音未落,江淮宁就重新抬起了头,说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