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江淮宁回班里写作业,刚解完两道数学题,听见门口有人喊他名字,他抬起头看过去。

门边的女生手里拿了支笔,指了指外面:「有人找。」

江淮宁放下笔,起身出去。

陆竽不想站在教室门口引人注意,让坐在门边的一个女生替她传了句话,她自己退让到边上,靠着墙壁等待。

江淮宁走出教室,往左边一看,女孩两只手背在身后抵着墙,一双腿并拢,微低着头,露出一截莹白的后颈,发尾扫在肌肤上。

「咳咳。」

陆竽正在心里酝酿该怎么措辞,没注意到江淮宁走过来了,突然听见一声咳嗽,她猛地抬头,撞进一双含笑的眼眸。

一瞬间,想好的话全都忘了。

江淮宁假装不知道她来找自己的目的,偏着头端详她被吓到的模样,勾唇轻笑:「找我干什么?」

「嗯……」陆竽沉吟了下,小声说,「下午放学后,我们要去聚餐,你来不来?」

「聚餐?」江淮宁佯装思考,「为什么聚餐?」

陆竽眸光一黯,他果然忘记了。

不过没关系,她本来就没指望他能记得。她很快调整好情绪,站直身体,面朝着他露出大方坦荡的微笑:「今天我生日,刚好又是周五,所以准备去校外聚餐。你有空的话就来吧,人很多,你基本都认识,不会很尴尬的。」

一口气说完,她停下来平缓了下呼吸。

说了这么多主要是担心他有顾虑,不肯来。

江淮宁再也憋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像平常那样,拿手指敲她额头:「我知道是你生日,没忘。」

「那你……」陆竽捂了捂额头,不解地望着他,嘴唇微微撅着,显出一点不满。

江淮宁止住笑:「逗你的。」

陆竽眼睛瞪大了一点,她早该想到的,江淮宁才不是规矩老实的书呆子,他就是很爱开玩笑!而且,那张脸太具有欺骗性,让人很轻易就相信他的「鬼话」。

「我会去的。」在把她彻底惹怒前,江淮宁肯定道。

陆竽怔忡了下,暗道自己的出息遇上他就变得只有指甲盖那么小,不然怎么他一开口,她就没了脾气。

「你去写作业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她朝他挥了挥手,转过身去飞快下楼,留给他一个背影。

江淮宁静立了片刻,无声地笑了笑,回到班里,收获了李元超戏谑的眼神。

——

四月底的天气彻底暖了起来,近来几天,中午的气温能升到二十八九度,已经有男生穿短袖在班里乱晃。

傍晚,湛蓝的天空被橘粉色晚霞涂抹得宛如巨幅水彩画。微风轻轻吹拂,送来一阵阵不知名的花香。门口的大马路上车流稀少,两旁高大的树木被夕阳照出浓郁的墨绿色,蓊蓊郁郁,如伞盖一般遮出一片接一片的绿荫。

一群少男少女站在树荫下说笑。

等人都到齐了,顾承安排了几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地址,先后到达吃饭的地方——钟鼎国际商场附近的一家餐厅。

他们人多,要了一个中等的包间。包间里一张红漆木大圆桌,男生坐了大半圈,女生坐了小半圈。

一圈人点完菜,接着聊刚才没聊完的话题。

周鑫挨着顾承坐,自然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时不时冒出来的阴郁气息,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在看斜对面的江淮宁。

周鑫悄悄挪动椅子,靠近右手边的邓洋杰:「承哥跟那位江校草有过节吗?他俩好像不对付。」

「没有吧。」邓洋杰端起杯子喝了口酸梅汤,「咱们不还一起打过球吗?」

「那……那应该是我看错了。」周鑫摸了摸后脑勺。

邓洋杰放下杯子,打量了江淮宁几眼,身为男生也不得不

可能是气场不合吧免费阅读:,!

承认,他那张脸确实优越,跟他们承哥不相上下,身上的气质却迥然不同。

一个阳光明媚,一个桀骜不羁。

邓洋杰偏过头,故作高深道:「可能是气场不合吧。」

气场不合的两个人全程没有一句对话,但是由于他们人多,聚餐的整体气氛和谐又热闹,几乎没有冷场过。

今天周五,放学比平时早了一节课,时间很充裕,大家不着急回学校,吃得慢条斯理,大半时间在讲话。

趁着切蛋糕的环节,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陆竽那里,江淮宁悄无声息地起身出了包间,乘电梯到一楼的柜台前结账:「您好,305包间买单。」

「好的,请稍等。」

坐在柜台后的女收银员微微一笑,在电脑上查询包间的消费。

恰在这时,顾承从电梯里出来,手里捏着一个黑色钱夹,侧身倚在柜台边缘,像是没看见旁边的江淮宁,抬手从玻璃盘里拿了一枚薄荷糖片,撕开包装丢进嘴里,言简意赅道:「305包间。」

显然,他和江淮宁想到了一处,打算偷偷把钱付了,免得一会儿陆竽出来买单。

江淮宁侧目看着顾承,顾承有所察觉,这才用正眼瞧他,昂起下巴,语气里不容置喙的意味很浓:「我来吧,让你付钱算怎么回事儿?」

他的潜台词江淮宁哪能听不出来,意思不就是他和陆竽是一起的,别人都是不相干的外人。

江淮宁意味不明地说:「我先来的,总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吧?」

「嘎嘣」一声,顾承咬碎了薄荷糖,满嘴都是凉飕飕的味道,被他气笑了:「先来后到,说得好。到底谁先来谁后到啊?你要搞清楚。」

江淮宁要笑不笑的:「我说的是结账的事,确实是我先来的。」

收银员听得一头雾水,搞不懂这两个男高中生在打什么哑谜,但她不傻,能感觉到针尖对麦芒的气氛,从电脑屏幕后抬起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禁在心里感叹一句:现在的男高中生长得都这么好看吗?

「抱歉,我忘了,305包间已经买过单了。」收银员露出标准微笑。

两个男生露出相同的诧异神色,齐刷刷看向她。

收银员跟他们解释:「半个小时前,一个女生过来付的钱。」

周五晚上餐厅客流量大,这一会儿忙得晕头转向,收银员一时没想起来,查完电脑记录发现上面显示已经结过账,随后才记起,有个跟眼前这个个子略高一些的男生穿同样校服的女生来买过单。

江淮宁立刻猜到提前过来买单的女生是陆竽,除了她,几乎不作他人想。他们之前有次一起吃饭,她就这么干过。

顾承收回钱夹装进裤兜里,将嘴里剩下的一点糖渣嚼烂了咽下去,从舌尖到喉咙口都是薄荷的清凉,心情却是难以形容的郁闷。

说好了聚餐的一切由他来安排,她倒好,神不知鬼不觉就把钱付了。

以往的生日聚餐只有他们这群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顶多再额外加一两个同学,今天来的人多,点的菜摆了满满一桌,喝的饮料也不少,估计陆竽的钱包要被榨干了。

——

聚餐结束,跟来时一样,一群人分几辆车回去,到校门口停下。

陆竽从车上下来,怀里抱了一堆朋友们送的生日礼物,手指还勾着两个礼品袋,快要拿不住了。

张颖、叶珍珍、王璐帮她分担了一些。

几个女孩子慢悠悠地走着,落后前面的男生一大截,一个两个嚷嚷着肚子好饱啊,好久没吃过这么美味的食物了,一不小心就吃撑了。

黄书涵勾着陆竽的脖颈,垂眸看了眼她手里的几个礼物,只好奇一件事:「江校草送了你什么?」

「没有啊。」

陆竽说着,调整了下动作,把快掉下去的一个大

可能是气场不合吧免费阅读:,!

盒子拿到最下面,其他的小盒子摞在上面。

「没有?」黄书涵摸了摸下巴,不太相信。

「这有什么啊,送不送礼物其实无所谓,大家能聚在一起帮我庆祝生日,我就很满足了。」陆竽一本正经地说,「我都说让你们别送了,

你看我都拿不下了。」

黄书涵自言自语:「这不正常……」

陆竽哭笑不得:「怎么不正常了,我看你就是想凑热闹。」

江淮宁能答应她前来聚餐,已经胜过了一切,其他的于她而言都是其次。她今天真的很开心。

她的十八岁生日,在她看来是最最美好的。

不紧不慢地上到三楼,陆竽发现,本该早就进教室的男生等在楼道口。

见她慢吞吞地走上最后一级台阶,江淮宁轻叹一声,似是无奈,又似好笑:「怎么走这么慢,等你好一会儿了。喏,生日快乐。」

他手里拿着一个香槟色的礼物盒,上面用粉色丝带系了枚漂亮繁复的蝴蝶结,丝带上绣着浅金色的logo,看起来很贵重的样子。

可能是气场不合吧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