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月考成绩出来了。

上午第二节课物理,杜一刚拿着刚打印出来的成绩单来到班里,随手递给坐在讲桌

班里学生蠢蠢欲动。

杜一刚今天的穿着稍显正式,白色竖条纹衬衫,搭配姜黄色的夹克外套,还系了领带,做了发型。他早读来班里巡视的时候,同学们私底下猜测,老班今天肯定要去相亲,所以将自己打理得帅气有型。

杜一刚似乎是不适应打领带,一手握着领带结扯松了,趁着上课铃响前两分钟,闲说几句:“这次月考成绩名次出来了,课下自己看。后续的考试总结,放到周一班会上我再着重讲。我简单说两句,咱班这次整体的分数对比上次月考略有下滑,在普通班里的名次靠后……”

老师说的每句话都在陆竽的心里砸下一颗石头,弄得她心头一缩一缩的,始终安定不下来。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坐在第一排的孔慧慧,她手里拿着老师交给她的成绩单,此刻正在看。她的同桌凑过去跟她一起看。

讲台上,杜一刚还在滔滔不绝:“但是,个别同学表现突出,看得出来在学习上下了苦功夫,成绩相比以前有了很大的突破。”

陆竽不知道老师说的那个人是不是自己,她迫切地想知道自己的成绩。

以前她都没这么在意过。

手指轻轻按在左手腕上的表,光滑的镜面贴着她的指腹,脑海里一个声音告诉她,千万不能辜负江淮宁对她的期许。

一节课在煎熬的等待中度过了。

陆竽第一次感觉四十五分钟是如此漫长。

杜一刚出了教室,孔慧慧按照吩咐拿着固体胶,将成绩单张贴在黑板旁边的墙壁上。

陆竽第一个起身冲过去看成绩,孔慧慧猝不及防,吓了一跳,手里的固体胶掉在了地上,她没去捡,抚着胸脯安抚自己

“不好意思。”陆竽帮她拾起了固体胶。

“没关系。”孔慧慧说,“陆竽,你考了第一名,真厉害。”

她上课前已经看过了,成绩单刚拿到手里,她首先看了自己的成绩,然后去看班里前几名。

陆竽第一,耿旭第二,王璐第三。

陆竽比耿旭高了将近二十分,进了年级前两百名。如果期末考试能保持住,分班的时候很有可能被分进小班。

陆竽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学号和名字,一再确认,终于相信她确实排在班级首位。

前所未有的好成绩。

“陆竽,你牛逼大发了,把耿旭踹下去了,哈哈。”沈欢从旁边冒出来,手指按着成绩单上第一行,笑得嘴巴都歪了。

跟他一起过来看成绩的耿旭脸色堪比黑炭,一把将他搡开:“你会不会说话?”

沈欢被推得后退两步,再次凑到前面来,顺着排列的名次往下看,待到看清自己的成绩,立马笑不出来了:“搞错了吧,我觉得自己考得还不错,怎么是二十六名?”

“哈!”耿旭找回场子,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活该。”

沈欢嘴角抽搐:“我完了,回家又得挨骂。”

耿旭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视线回到成绩单上,对比自己和第一名的差距,非常客观地分析:“陆竽这次语文和生物单科第一,物理进步好大,比我这课代表考得还高。”

陆竽这次物理考了九十一分。目前理综没合并,物理满分不是一百一十分,而是一百分,她只扣了九分。

相比之前总在及格线上挣扎,确实进步巨大。

而她的语文和生物一直很稳,尤其语文这一科,不管题目难易程度如何,基本上是一骑绝尘的第一。再加上这次数学和化学发挥不错,自然而然就考出了高分。

陆竽捂着胸口,感觉一颗揪紧的心脏终于能放松下来。

她不负所望,考了第一名。

虽然距离江淮宁的高度还有漫长的一段阶梯,但她不会就此满足,她会朝着那个方向一步一步攀爬。

今天星期六,下午放学后江淮宁会如约来给她辅导功课,可她有些等不及,想让他快点知晓这个好消息,也很期待看到他的表情。

他会惊讶吗?

或许会很淡定地告诉她:继续保持。

然而,喜悦的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做完课间操回来,陆竽去上厕所,听到她们谈到江淮宁的名字。

“你们知道吗?被称为‘不败神话’的江淮宁这次被打下来了!”

“什么意思啊,年级第一不是他吗?”

“不是,他这次第二。”

“第一是谁?”

“只能说李元超不愧是李元超,连着几次被碾压,这次铆足了劲儿,一举夺魁,狠狠地打了江淮宁的脸。”

“瞧你说的,什么打脸不打脸的。他俩是同桌,关系好得很,经常一起吃饭。”

“同桌怎么了,进了奥赛班,人人都是竞争对手。”

“李元超名字取得好!元,第一的、首要的,超,超过、超越,超越第一名,自己成为第一名。哈哈哈,这名字有水准!”

一句一句嬉笑的话,针尖般刺进陆竽的耳朵里。

她站在洗手池前,拧开水龙头,冰凉的水拍打在肌肤上,分明是四月底,她却觉得水流如隆冬的冰凌那般刺骨。

江淮宁这次没有考第一吗?

她忍不住胡思乱想,他没考好会不会因为总是来给她补习功课,耽误了他自己的学习时间。

——

“叮铃铃——”

中午的放学铃响,安静的教学楼苏醒过来,各个楼道里充斥着脚步踩踏的橐橐声。

李元超勾着江淮宁的肩从四楼往下走,笑得跟花一样灿烂,丝毫没想过要照顾江淮宁的心情。

“都说谈恋爱影响学习,此话果然不假。”李元超装模作样地捋了捋江淮宁的后脑勺,语重心长道,“小子,以后考试用点心啊,下次再被我碾压,老李可要对你念紧箍咒了。”

“要是我真谈恋爱了,你这么说我也认了,可我真没谈,你说冤不冤?”江淮宁简直对他无语至极,露出一个假笑。

李元超改口:“我说错了,暗恋影响学习。你干脆跟她谈算了。”

江淮宁:“怕影响她学习。”m..

李元超脚步一顿,脸上表情夸张,半晌,醒悟过来一般:“你终于承认了!上次我说你暗恋人家,你还不吭声。”

江淮宁闭了闭眼,他大概是脑子抽了,居然被他三言两语诈出了真心话。

话已出口,收不回,江淮宁只好警告他:“你别瞎嚷嚷。”

“哈哈哈,你放心,我反正肯定是不会乱说的。”

“你最好也别说漏嘴。”

“你当我没脑子?”

被内涵到的江淮宁噎了一下。

李元超瞧他这副要怒不怒的样子就想笑,嘴角快要咧到耳根了。

“不就比我高了两分,你至于跟个傻子似的,乐一上午吗?”江淮宁推开他,嫌弃之意溢于言表。

这一上午,李元超跟他说话,说着说着就会突然笑几声,他耳边回荡的全都是他公鸡打鸣般的笑声,都快产生幻听了。

“两分怎么了?这要是高考,一分压倒一操场的考生,两分就是两操场,省内排名看不到你的影子了。”

江淮宁不跟他争论:“行,你说得对。”

路过三楼,他下意识往八班的方向看了一眼。以他的角度,看不到教室里面,也不知道陆竽是去食堂吃饭了,还是在班里。

“别看了。”李元超扯了他一把,谆谆教诲道,“收收你那躁动的小心思,晚自习要小测啊大哥。”

——

食堂里,因为奥赛班拖堂了几分钟,沈欢和沈黎先过来了,已经打好饭,给江淮宁和李元超占了两个位子。

江淮宁端着餐盘在人群中穿梭,目光有意无意地搜寻,并未看到陆竽的身影,不知她是不是在二楼用餐。

他放下餐盘,坐在沈欢对面的空位。

沈黎和沈欢坐在一边,抬眸看着江淮宁欲言又止,她已经从其他同学的议论中得知他这次考试排名年级第二,第一是李元超。

同时,从沈欢那里听说了陆竽考得不错,班里第一。

沈黎拼命忍耐着酝酿了许久的话,直到吃完饭,李元超和沈欢去食堂对面的服务中心买饮料,只剩她和江淮宁两个人在,她才终于抑制不住问他。

“你是不是帮陆竽补课,耽误了学习,所以这次没考好?”沈黎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平和缓慢,只是在关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