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放三天假,4月29日到5月1日,收假这天正好星期三。

天气好像被人按了加速键,一秒进入了夏天,气温飙升到三十几度,坐在车里闷热得不行,司机还不给开空调。

陆竽穿了夏季的校服短袖,翻领的纯白棉t,洗得干干净净,散发着洗衣液的清香。早晚还是会有点凉,她怀里抱着校服外套,随身带的水杯里泡了用来醒神的绿茶。

公交车停在校门口,一群人有序从后门下车。

放假那天带回去的东西不多,相应的,返校时也比较轻松,陆竽只拎了一个稍大的行李袋,没推行李箱,跟黄书涵一路说笑着往学校里走。

迎面遇到一些正往外走的学生,想来是把东西送进去后出来逛街。

几个女生的视线在陆竽脸上打转,凑在一起低声交流。

“那个是不是陆竽啊?”

“没错,照片里的女生就是她。”

“长得还挺漂亮的。”

“不漂亮怎么可能成为校草的女朋友,听说他们两个谈了好久,平时都不带掩饰的,江校草经常去八班找她。啧啧,估计老师不知道。”

“废话!奥赛班的班主任李东扬可不是吃素的,要是知道清大的预备役早恋,不得骂死了。”

陆竽感觉怪怪的,好像有人盯着自己,她目光四扫,看向那几个窃窃私语的女生。

几个女生察觉到了,慌忙噤声,移开了视线,互相推搡着往前走。

陆竽眉心轻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了,她向黄书涵求证:“那几个女生是在看我吗?”

“哪儿?”

黄书涵说着,转头寻找,恰好与那群女生当中的一个对视上,对方目光躲闪,拉着身边的好友跑去公交站台,广告牌完美挡住她们的身形。

“是吗?”陆竽不确定道。

黄书涵歪了歪头作沉思状,回想刚刚那个女生的反应,摆明了有鬼:“好像确实是在偷看你。”

陆竽摸自己的脸:“我脸花了吗?”

“没有啊。”黄书涵捏着她的下巴,左右各看了一眼,两边脸颊都白白嫩嫩,没有一点瑕疵,唯独黑眼圈有点重,是没睡好觉的象征。

“你俩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几个男生走在前面,步子跨得大,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发现两个女生还在校门口徘徊不前。

黄书涵和陆竽快走几步,跟了上去。

陆竽晃了下脑袋,想不通索性不想了,江淮宁给她额外布置的假期作业她还有一些没完成,等会儿得抓紧时间补上,他回头要检查的。

别看江淮宁平时如春风如细雨,温柔亲和很好说话,一旦切换到“江老师”模式,身上就自带一股压迫的气势,谁让她一向是个乖学生,哪敢不从。

在五楼分别,黄书涵提着小行李箱上了六楼,用脚踢开门。

已经有好几个舍友来了,全都躺在床上玩手机。

听到有人推门,舍友翘起脑袋看了一眼,然后齐刷刷地坐起来,眼睛里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黄书涵立在门口忘了进来,被她们的反应吓得愣住,话都说不清楚了:“怎、怎么了,一个两个搞得跟诈尸一样。”

“黄书涵,八班的陆竽是你闺蜜吧?我记得她上学期在我们宿舍住过。”

黄书涵张着嘴,“啊”了一声。

她们立刻来了精神,顾不上玩手机,七嘴八舌地问起来。

“你闺蜜真的在和江校草谈恋爱?”

“照片里两个人好甜蜜,我看了简直脸红心跳,是不是在接吻啊?”

“应该不是吧,不过江校草的眼神超温柔,好像在拍偶像剧哦。”

“偶像剧哪有现实里甜!我听有的同学说,校草每周去八班给陆竽辅导功课,一对一讲解诶,这待遇除了女朋友谁能享受到?”

“艹,你这么说我羡慕哭了,我也好想要一个学神当男朋友!”

“你是想搞学习吗?我都懒得拆穿你。”

她们说着说着突然互相“攻击”起来了,可怜黄书涵傻站着,一句也没听懂,背上的书包从肩膀滑到手肘,又从手肘滑到地上,她眯着眼睛一脸费解:“不是,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谈恋爱,什么照片?”

“不是吧,你作为女主角的好闺蜜,难道不比我们知道得更多?”

黄书涵恼了,大声道:“你们不要再打岔了,快给我说清楚!”再不说她的好奇心就要爆炸了。

舍友花了几分钟时间,终于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明白了。

起因是几张挂在年级光荣榜上的照片,其中一张是在操场上,江淮宁搂着陆竽,两人的脸挨得很近,错位的角度看着很像在接吻。至于有没有亲到,只有两位当事人清楚。还有一张是在教室里,两人坐在一起吃饭,江淮宁给陆竽夹菜,陆竽对着他笑得很开心。剩下几张也都是一些看着很亲密的画面。

有来得早的学生看到了光荣榜上的照片,用手机拍了下来,发给好友看,好友传给另外的好友,一传十,十传百。

由于江淮宁在校园里的关注度太高,他和八班的陆竽在谈恋爱的事很快在各个年级传开了。

黄书涵听得一愣一愣的,觉出一股不正常的味道:“谁这么缺德?造这种谣言,万一被老师知道了……”

她打了个哆嗦,不想往下想。

“你们谁有照片,发给我,谢谢!”

黄书涵捡起地上的书包拍了拍灰尘,扬手丢到床上,转身出了宿舍,下楼去找陆竽。

江淮宁和陆竽的事就算不是真的,传进老师耳朵里的后果也很严重。江淮宁是清大的苗子,年级领导乃至校领导对他都十分重视,这件事闹大了吃亏的只会是陆竽。

越想越担心,黄书涵脸色变得凝重,剩下的几级楼梯她直接跳了下去。

504宿舍的门虚掩着,黄书涵用力推开,门板砰的一声撞到墙壁,把正在写作业的陆竽吓得差点跳起来。

宿舍里除了陆竽没有别人,黄书涵开门见山道:“陆竽,我问你,你和江淮宁没谈恋爱吧?”

陆竽被她的问题轰炸得脑袋嗡的一声响,慢半拍地反驳:“怎么可能?”

“你先看看这个。”得到确切答案,黄书涵的神情没放松,反而更严肃了。

她翻出手机里舍友发给她的几张照片,让陆竽看。

陆竽手指滑动往后翻看,下唇被她咬得快要失去知觉,一颗心慌乱无措到极点,表情几经变换,最后归于一片空白。

“照片现在还在光荣榜上贴着吗?”她喉咙干涩,每一个字说出来都无比艰难。

黄书涵眉头紧皱:“我也不知道。”

陆竽再也无法维持冷静,慌手慌脚地从床上下来,收了小桌板上的卷子和资料,一把塞进书包里。

她背上书包大步往外走,走着走着跑了起来。

“哎,陆竽——”

黄书涵叫不住她,一跺脚,跟着跑出去,又折回去替她锁上宿舍门。

两人顶着热辣的太阳,迎着风,从宿舍楼跑到教学楼。光荣榜的位置就在一楼,用来隔开文理科楼的那块巨大墙壁上。每次月考用来表彰排名前一百五十名的优秀学生,或者通知一些重大消息。

距离上次月考没过去多久,上面贴了红榜,用毛笔书写着各位优秀学生的名字。他们高二年级办里有一位领导写得一手龙飞凤舞的毛笔字,每次光荣榜都是亲笔书写,而不是铅字打印。

学生们以获得他亲手书写的名字为荣。

名字被写上去,往往还会特意跑来拍照留念。

眼下,光荣榜旁边贴着几张醒目的照片,前面围了一群陌生的学生,文理科班的都有,甚至有高一和高三的学生闻讯过来围观。

陆竽见到这一幕,脑子都要炸了,不知怎么办才好。

“滚开!”

她身后,一道暴怒的男声响起,裹着狠戾阴沉的气息席卷而来。

前面围观的学生心中一凛,纷纷让开了道。

只见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走上前,冷着脸一张一张撕下照片,看都没看一眼,将几张照片叠在一起撕得粉碎。

阅读最新章节。

我看了简直脸红心跳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