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宁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寻不到一丝错处,李东扬都差点被他糊弄过去。

静静地打量他半晌,李东扬皮笑肉不笑道:“你少给我扯东扯西。好,我可以相信你们刚才是在讨论学习上的事,那些照片你要怎么解释?”

江淮宁装傻:“什么照片?”

李东扬看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忽然一愣,反应过来他手机里没有照片,他是从别的老师手机上看到的。

“杜老师,你那里保存了照片吧?”李东扬将目光对准杵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杜一刚,怪腔怪调地说,“两人既然都在这里了,有些事情我想还是弄清楚比较好。你说呢?”

他施压的意图这么明显,杜一刚还能说什么,拿出手机,意识到自己也没保存照片,于是去找教研组老师给他看过的那个帖子。

李东扬伸手,掌心向上:“手机借用一下。”

杜一刚把手机交了出去,想了想还是解释一句:“李老师,我觉得那些照片没什么,角度问题而已,都是学生们闲得无聊捕风捉影。”

李东扬呵笑一声:“是不是捕风捉影待我查清楚再论断。”

他先调出最具有代表性的以操场为背景的那张照片,招手叫江淮宁到近前来,翻转屏幕朝向他。

倒要看看他如何解释。

江淮宁早有预感,他会拿这张照片做文章,所以表现得非常平静。

说实话,照片所呈现的画面的确暧昧。漆黑的夜空下,星星寥落,他搂着陆竽的腰,两人的脸挨得极近,错位的角度看着像是在深情拥吻。

哪怕他清楚当时是怎么回事,看到照片的那一刻也不免恍惚了下,更何况是其他不了解情况的人。

江淮宁叹气。

“好好解释,叹什么气?!”李东扬板着脸低叱。

他正在气头上,胸中积压了一团怒火,江淮宁此刻连呼吸都是错的。

“我解释了您就会相信吗?”江淮宁低下脖颈,微垂的眼皮显得无辜,这几天一直在跟人解释,面对这种质问,他已经有些疲沓了,“事实就是陆竽在操场上跑步,差点摔倒,我正好路过扶了她一把,仅此而已。”

李东扬一脸“你当我好骗”的表情看着他,险些被他逗笑了:“你告诉我,扶一把怎么就搂上腰了?”

江淮宁摸了摸鼻子,语气古怪:“情急之下,哪想得到要抓胳膊还是抓手腕,或是搂腰,根本没想那么多好吗?”

“哦,情急之下扶一把就恰好被人拍到了?”李东扬逻辑缜密,显然不是那么好应付的,“怎么着也得抱了有好几分钟吧?”

江淮宁张了张嘴,有口难辩。

杜一刚听出不对劲,怎么感觉李东扬非要逼着两个孩子承认在谈恋爱才肯罢休?

他正要帮两人说情,沉默许久的陆竽突然开口说:“那就要问偷拍的人了。”

她抬起头来,第一次正视李东扬,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奥赛班班主任。听说他管理学生自有一套手段,每一年被他亲手送进清北两所顶级学府的学生不在少数,那些学生都对他又爱又恨。平时也听江淮宁提起过他,哪怕如他这般的好学生,也经常挨训。

坦言道,陆竽很怕他,但有些话不得不说。

“不管您怎么问,我和江淮宁之间都只是同学间的正常往来,因为这是事实。我们也从未有过任何逾矩的行为,如果在学校里,连探讨学问都要被贴上不正当的标签,那么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是能够被允许的。”

李东扬没想到看着老实文静的姑娘,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字字带着软刺。

真是伶牙俐齿。

可惜李东扬向来是软硬不吃,不可能因为她空口说几句话就扭转想法。

他看了眼江淮宁,重新摁亮手机,看着帖子下面盖的楼,抽丝剥茧般寻到有力证据:“这上面说,你每周五、周六、周日下午放学后准时准点到八班找陆竽,跟她有说有笑的,也都是在探讨学问?你当我没经历过学生时代?哪有人讨论问题是这种形式。江淮宁,是不是我平日里对你太过放纵了?”

连番质问,让人无从辩驳。

陆竽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无力感。

江淮宁说:“一个星期里,只有这三天放学后的时间相对比较宽裕,固定时间答疑解惑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再说,我也不单单是给陆竽辅导功课,还有沈欢。照片上没拍到他而已。”

“沈欢?”李东扬蹙眉。

一旁听得头大的杜一刚出言说明:“沈欢也是我们班的学生,江淮宁还在八班的时候,他们三个是同桌,江淮宁经常带动他俩学习。”

“去把沈欢叫过来。”李东扬说。

江淮宁转身欲走,却被李东扬叫住:“没让你去。”

李东扬拉开办公室的门,观望一阵,终于碰到一个路过的学生,抬手唤了一声:“那位同学,就是你,到八班去叫一下沈欢。”

江淮宁瞬间明了,李东扬这是防止他和沈欢串供。

陆竽不若他那般从容,心里头仿佛落下无数碎石,咯噔一下,咯噔一下,砸得她慌乱不已。

她很清楚,江淮宁给她辅导功课时,沈欢一般不在,他会先去吃饭,然后帮他们两个带饭回来。这么做能节约学习时间,多讲解几道题。她和江淮宁在班里吃饭的时候,沈欢偶尔会坐在前面的位子上,随便聊几句。

——

沈欢从校外带了两份饭回来,一进教室就被炸开锅一般的气氛惊到了。

同学们都在说,奥赛班的李东扬和杜一刚搞突袭,来班里抓早恋抓了个现行,把江淮宁和陆竽叫走了,人到现在还没回来。

沈欢傻了。

江淮宁和陆竽的绯闻不是早就澄清了吗?怎么又卷土重来了?还惊动了两个班的班主任……

“沈欢,哪个是沈欢?沈欢在吗?老师找你。”一个男生站在八班门口,往里吆喝了几声。

沈欢回过神,将打包盒外面的塑料袋系好,出了教室问那位男生:“哪个老师?”

“奥赛班那位老李,表情严肃得跟包公一样,哥们儿,你做好心理准备。”男生给他透露了一点消息。

沈欢闻言,干咽了一口空气,心怀忐忑地去了李东扬的个人办公室,站在外面深吸口气,再缓缓吐出,抬手敲门。

“进。”

沈欢推开门,里面的凉气涌出来,扑到他身上,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李东扬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劈头盖脸地问了一堆话。

沈欢愣愣地说:“没错啊,老江也帮我辅导功课,是我妈私下要求他的。那辅导一个人是辅导,多一个人不也一样?我们三个是学习小组!铁哥们儿好吗?他俩怎么可能谈恋爱。老师你是不是听信了那些谣言?我敢发誓,那些根本就是在瞎说……”

听到这里,江淮宁眼眸里暗含一丝赞赏。

沈欢平日里是有些不靠谱,正经事情上却不会含糊。不用串供他也知道该怎么说。

况且,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坚信他和陆竽就是好朋友。

换成知内情的李元超,表现得一定没他这么自然。

李东扬没有要问的了,摆了摆手,让他离开。

江淮宁面无表情道:“现在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们可以走了吗?晚饭还没吃呢。”

“事情还没完,急什么?”李东扬身上那股威压总算散去一些,语调都缓和了两分,“没看贴吧里的学生都是怎么说的,纷纷效仿呢!你俩以后注意影响,别树立坏榜样。还有,陆竽同学,最好叫你家长来学校一趟,我跟你家长聊聊。”

请家长?

陆竽脸色骤变,内心感到绝望和抵触,嘴唇抿成一条线,反驳的话不敢再说。

与老师对抗,一次就用光她全部的勇气。

李东扬看着两人变换的脸色,心说,以为我不懂感情?

现在没谈,不代表没有那个苗头,他得防患于未然!

江淮宁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陆竽,微微拧眉,声音顿涩道:“李老师,这不都说清楚了吗?怎么还要请家长?退一步讲,请女生的家长也太不公平了,我家住在学校附近,父母随时都有空,您要是想聊聊不如叫他们过来。陆竽的家长就不必请了吧?”

李东扬一张脸古井无波,内心却在冷笑。

呵,还说没什么,这就开始护上了,真当他傻?

亏他以为江淮宁是个多么规矩的学生,现在都敢教他做事了,真是好样的。

阅读最新章节。

我跟你家长聊聊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