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竽手里还捧着一个完整的石榴,正打算等江淮宁用完水果刀,自己就按照他剥石榴的步骤如法炮制。

猝不及防,她的腿上就被放了一个玻璃小碗,里面堆满了他剥好的石榴,只管入口吃,不用再费心。一颗颗石榴籽鲜红剔透,像极了浓郁的红宝石,看着就觉得汁水特别足。

“谢谢。”陆竽抓起几颗丢进嘴里,牙齿轻轻啮咬,石榴汁便在口中迸开,果然很甜。

见沈欢摔得龇牙咧嘴一脸痛苦的样子,陆竽大方递上手里的玻璃碗:“你要吃吗?”

沈欢摇头摆手,他还懂点礼貌,知道陆竽是第一次来江家做客,江淮宁作为主人家,招待她是应该的,可他踹他就太不应该了!

“老江,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沈欢抄起沙发上的靠枕捶打江淮宁。

“你差不多得了。”江淮宁没有怕过他,侧过身躲避的同时,随手抓了一个抱枕,仗着手臂长,扬手一甩,抱枕闷在沈欢的脑袋上,“滚,不想跟你打。”

“啊啊啊!我捶死你。”

沈欢吱哇乱叫,打得更起劲了。

一时间,客厅里充斥着两个男生打闹的动静,沈欢挨了好几下打,偏偏他是个倔脾气,不肯认输,非要占上风。

结果可想而知,被江淮宁虐到举双手投降:“行了行了,我宣布休战!”

陆竽边吃石榴边看他俩干架,乐得咯咯直笑:“欢妹你就是不长记性,干嘛想不开跟江淮宁打架,他看着就比你结实。”

“有吗?你眼睛有问题吧?他哪里结实了?”沈欢眼里的质疑快要漫出来,他抬起右臂,用力绷紧,左手拍了拍肱二头肌的位置,展示给她看,“看到没有,肌肉。”

陆竽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如实回答:“没看出来。”

沈欢泄气,差点掀起衣服给她展示腹肌,转念一想,腹肌这玩意儿他还真没有。江淮宁有,线条还很明显。景和苑小区最里面那栋楼旁有一片空地,是娱乐场所,有篮球场、乒乓球台,还有一些简易的健身设施。

江淮宁学习学累了,会去那里打球。

不用找球友,他一个人也能打,运球、投球、乐此不疲。因而他的腹肌和手臂线条一直比一般男生紧实凌厉。

沈欢偶尔会骑车过来跟他一起打球。有那么几次,江淮宁跳跃起来投球,宽松的秋衣下摆蹭到腰腹以上的部分,被他看到了,那薄薄的腹肌线分明,恰到好处,既不夸张,也不显瘦弱,他羡慕得不行。

想到这里,沈欢老实了,瘫坐在沙发上,两手伸直搭着靠背,不再跟江淮宁攀比身材,比不过人家。

——

孙婧芳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了两个小时,做了一桌菜。

沈欢看到的时候惊呆了,夸张地把脸凑到餐桌前:“我的妈,这么丰盛!我家过年也就这样了。”

此话逗得孙婧芳哈哈大笑,她没解释什么,只简单地说:“你们几个小孩学习辛苦,所以阿姨多做点好吃的给你们补充营养。”

沈欢拉开凳子坐下来,搓了搓手准备开动,撒娇道:“阿姨您还缺儿子吗?您看我怎么样?”

“你要给我做儿子啊?那得先问问你妈同不同意。”孙婧芳说笑着,摘掉身上的围裙,随手搭在椅背上。

白色的长方餐桌,江淮宁和陆竽坐一边,沈黎和沈欢坐一边,孙婧芳单独坐在侧边,招呼道:“别愣着了,赶紧吃吧,尝尝味道怎么样。”

那两个小孩不是第一次来,孙婧芳是不担心的,她额外关照陆竽:“陆竽,千万别拘谨,就当这里是自己家,想吃什么随便吃,阿姨就不给你夹菜了。”顿了顿,到底担心她放不开,索性嘱咐坐在她旁边的江淮宁,“淮宁,照顾点你……同学。”

陆竽受宠若惊,忙不迭应道:“阿姨太客气了。”

孙婧芳给他们一人倒了杯饮料,问了些学习上的事情,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欢声笑语不断。

饭后,沈黎和沈欢要回家。

他俩住得不远,结伴回家也能让人放心,孙婧芳就将他们送到电梯口:“路上注意安全,到家发个消息给我或者淮宁都行。”

“外面冷,阿姨你快进去吧。”沈黎背着书包,朝她挥了挥手。

孙婧芳折回去,见陆竽和江淮宁在收拾餐桌上的残羹冷炙,睁大了眼睛,急忙走过去阻止:“怎么能让你做这些,赶快坐着,我来我来。”

“阿姨你忙着做菜都没歇息,我和江淮宁来收拾就行了。”陆竽将几只碗摞在一起,端到厨房里。

江淮宁则端着几个盘子跟在她身后进了厨房。

孙婧芳追过去想要拦住陆竽,转念想到什么,站在厨房门口忽地一笑,打消了插手的想法:“行吧,你俩收拾就你俩收拾。不过洗碗让淮宁来,陆竽你别动手。”

“知道了,你休息去吧。”江淮宁哼笑一声。

他拿洗洁精兑了一盆温水,翻起的白色泡沫快要漫出盆口,将碗盘丢进去洗干净,递到陆竽手里。陆竽再拿到水龙头下冲洗一遍,倒扣在沥水架上。

无需语言交流,两人合作得非常默契。

“手套戴上。”江淮宁指了指水管上搭着的一双浅绿色塑胶手套。

陆竽没那么娇气,拒绝了:“用不着,我的手又没浸到泡沫里,该你来用才是。”

“我就更用不上了,我皮糙肉厚。”

陆竽伸出一只手跟他的比了比,不无艳羡道:“哪有,你的手比我的还白嫩,跟‘皮糙肉厚’四个字不沾边好吗?”

江淮宁也伸出一只手,沾满了泡沫的手在厨房冷色调的灯光下白得泛光,手掌宽大,手指修长,每一处都毫无瑕疵。

陆竽看着看着,情不自禁说出心里话:“我每次看到你的手都觉得你比别人多了一个骨节。”

“咱俩比比。”

江淮宁边说边竖起手掌,跟她掌心相贴,不是夸张的说法,他的手指确实比她长了一大截。

孙婧芳无心看电视里的家庭伦理剧,时不时侧着耳朵听厨房里两人的对话,可惜水流声太大,她年纪大了耳朵有点背,一句也没有听清。

——

两小孩分工协作,很快将厨房清理得干净不染尘埃。

按照学校里正常的晚自习时间,七点半,两人到书房里写作业。

孙婧芳坐着歇了会儿,去客房收拾,换了套新的清洗过的床品,给陆竽找了一套自己没穿过的睡衣,还给她贴心准备了新的内裤用来换洗。

其他的日用品家里都备有,不用出去购买。

孙婧芳站在床边望着天蓝色的床单被套,觉得空荡荡的。她担心小姑娘晚上换了个地方睡不着,于是跑到儿子房间里,把他闲置的大棕熊玩偶给拎了过来,摆在了床里面。

做好这一切,孙婧芳退后几步欣赏了一会儿,总算是满意了。

她敲了敲书房的门,进去后跟他俩说:“学习重要,身体也重要,假期就不要绷得那么紧了,适当放松一下,早点洗澡休息。”

两人乖乖地点头答应了,等孙婧芳走开,继续讨论一道化学分子结构题。

江淮宁给她讲完眼前这道题,也没了挑灯夜战的心思,身体往后一靠,双手交叠环在脑后,盯着正在做题的陆竽的脸,跟她商量:“要不我们不写了吧,找部电影看看?”

陆竽在给一道化学方程式配平,微蹙着眉琢磨,头也没抬地敷衍道:“你想看什么?”

他们男生爱看的那些电影她都没兴趣,哪怕剧情再热血澎湃,特效再炫目,她也会打瞌睡。

没想到江淮宁反过来问她:“你喜欢看什么题材?”

“悬疑片,爱情片。”陆竽随口答了一句,又有点烦躁地说,“你先别出声打扰我,我配不平了。我想想,这个稀有元素的化合价是……”

江淮宁:“……”

没见过比她更爱学习的人了,眼里除了学习什么也没有。

他怎么会喜欢这么不解风情的女生?没想明白,反正就是喜欢。

江淮宁拿起搁在一旁的手机,打开视频app,按照题材分类搜索电影。大晚上看什么悬疑片,还是看爱情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