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里的电视机孙婧芳在看,外面下着雨,气温降至个位数,出门不方便,电影院是去不成了。江淮宁开了电脑,找了一堆分类为“爱情”的电影,托着下颌,偏头问陆竽:“你想看哪部?”

爱情片的封面海报大多是男女主角姿态亲昵的同框照,一眼看去眼花缭乱,陆竽平时没什么渠道看电影,几乎都是她没看过的。

“随便吧。”

陆竽靠在椅背上,中午用过的毛毯裹在身上,手里还捧着一杯孙婧芳给他们泡的蜂蜜柠檬茶,桌上放着薯片、鱿鱼丝、花生豆等零食,很有观影仪式感。

江淮宁就知道问不出个结果,自己挑选了半天,最后点开了去年年初上映的一部很火的青春爱情片。

江淮宁没有看过,但听班里的男生讨论过。

有一段时间,男生们谈论起自己喜欢的女孩都用电影里女主角的名字代指。

电影的封面海报洋溢着浓厚的青春活力味道,是一群少男少女坐在水泥高台上的画面,没有那些爱情片里的暧昧气息。

为了营造看电影的氛围,江淮宁特地关掉了书房的大灯,只开了桌上一盏节能台灯,照亮桌前一隅。

陆竽喝了口热热的茶,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屏幕,感觉很好看的样子。

江淮宁悄悄瞥了眼她的侧脸,见她认真的神情中透着期待,没有表现出不喜欢,他便放心了。跟她一样,靠在椅背上,端起桌上放多了蜂蜜的柠檬茶,一口一口啜饮。

电影比预期的要好看,呈现的校园生活不是枯燥乏味的,痞气恣意的学渣男主为了追求喜欢的女孩认真读书,过程轰轰烈烈,作为看客都觉得心头热热的,更何况是被追求的女主角。

眼见陆竽看得投入,江淮宁身子一歪,靠近她,以尽量不打扰到她观影的低沉嗓音问道:“你也喜欢里面的男主角?”

“还好吧,我更喜欢女主。”陆竽说。

学霸女主,自信温柔又漂亮,是她期望自己能成为的模样。

江淮宁追问:“为什么不喜欢男主?很多女生迷恋他。尤其是放孔明灯告白那一幕。”

陆竽的视线不舍得从电脑上移开,直言道:“我觉得他有点幼稚,而且……我更喜欢学霸。”

“哦——”

江淮宁拖长尾音,他发誓自己没想笑,不知怎么没有忍住,极为短促愉快的一道笑声从他唇边溢出。

陆竽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有些懊恼地撇开脑袋。

她看的是左边,刚好与江淮宁看过来的视线碰撞到一起。

空气中可能有火花在迸射,陆竽的脸一瞬被烧得滚烫,慌忙转移视线盯着屏幕。

电影里的男主角正好双手捏着孔明灯表白:“我很喜欢你,非常喜欢你,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追到你,百分之一千万,一定会追到你……”

两人在孔明灯上写下各自的愿望,明明女主角写的是如果男主角跟她告白,她就答应跟他在一起,可当她问男主是否要听自己的答案时,男主误以为她要拒绝,不肯听她说,那样他就能继续喜欢她。

之后的剧情急转直下,两人本就在两所不同的大学就读,日常全靠电话联系,男主因为打架,让女主感到失望,直到电影结束他们也没有在一起。

结局是女主角嫁给了别人。

江淮宁略感唏嘘。学生时代的感情就像刚冒出土壤的嫩芽,经不起一丁点风吹雨打,轻易就能折断,徒留一段遗憾。

听见身边传来细微的声音,江淮宁放下手里握了很久的空杯,转头看过去,才发现陆竽不知何时淌了两行泪,泪珠挂在下颌,被她用毛毯蹭了下。

屏幕上在滚动演职人员表,光线暗了下去,只余台灯的灯光笼罩着陆竽的脸。

江淮宁没出声打扰,盯了她好久,她像是沉浸在电影剧情里缓不过来,眼泪不要钱似的一直往下流,越流越凶,伴随着吸鼻子的啜泣声。

江淮宁终于不再袖手旁观,抽了两张纸巾叠在一起给她接眼泪,难得不那么体贴地笑话她:“陆竽,你泪点怎么这么低?说好的行侠仗义的侠女人设呢?”

陆竽捏着纸巾擦眼泪擤鼻涕,闻言,刷地扭头瞪了他一眼。她眼眶湿漉漉的,含着一汪没流出来的晶莹泪液,瞪人毫无杀伤力不说,反倒透着股别样的娇俏灵动,惹人怜爱。

江淮宁手撑在脑袋一侧,看着她笑:“不是不喜欢男主吗?他俩没在一起你难道不该感到高兴,怎么还哭了呢。”

陆竽哭过一场,开口说话瓮声瓮气的:“我就是觉得遗憾,好遗憾,他们明明有机会在一起的。我是不喜欢男主,但女主喜欢啊!有情人不能成为眷属,就这么错过了,男主一直惦记着她,太难过了。”

虽然整部电影跟“悲剧”沾不上边,前面大部分都是欢乐的,可留下这么一个遗憾的结局,着实让人心梗了一下。

不能深想,越想越意难平。

电脑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时间已经十点了,江淮宁关掉电脑,对她说:“睡觉吧,明天上午做套物理卷子。”

他的话瞬间把陆竽从电影的遗憾结局拉回到现实世界里,她拍了拍额头,让自己赶紧清醒过来。现实里只有写不完的卷子,以及在前面等着他们的高考,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伤筋动骨的爱情。

江淮宁拍了下台灯,灯光消失,书房里陷入一片昏暗。

门关着,客厅里的灯光透不进来,窗外的路灯被重重雨幕冲刷,削弱了本就不甚明亮的光线,再透进屋里,只剩一层微弱的光。宽敞的书房在黑暗中变成一个不可视物的封闭盒子。

“能看到吗?”江淮宁摸索了几下,抓住了陆竽的胳膊,带着她往外走。

陆竽眼睛轻度近视,很少戴眼镜,只有老师上课板书写得太乱字太小,或者她的座位被调得靠后,她才会拿出来戴上。

此刻当然是没戴眼镜的。

陆竽在黑暗里被他拉着前行,走得快了,脚撞到他的小腿,她小声说了句“抱歉”。江淮宁仿佛没听见,没有任何回应。

走到门边,他没打声招呼就忽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陆竽没防备,一头撞进他宽阔的带着温度的胸膛,怔住了。

“陆竽。”

她听见江淮宁声线低低地叫她的名字。那道声音就在她头顶上方,距离她很近很近,近到让她产生一种错觉,她好像听见了他心跳的声音。

扑通扑通,就在她耳边。

陆竽本没有多想,可能是电影的氛围影响了她,再加上此时此刻过于静谧的环境,她的心跳才会控制不住的加快。

“怎、怎么了?”沉默许久,她听到自己颤着声问。

江淮宁说:“如果学校里有学霸追你,你会考虑吗?”

这叫什么问题?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是意有所指吗?还是她想太多?

陆竽脑中的疑惑在短时间里堆积如山,很快,她想到了看电影的时候,两人隔空对视的那一幕。

或许,他就是因为听她说她更喜欢学霸,单纯地好奇询问一句。

陆竽认真思考后,回答他:“可能不会……吧?”

她的语气不是那么坚定,心想,如果那个人是他,她也许会考虑。

不是考虑,是会答应的吧。

江淮宁今晚完全不懂适可而止,他语气有些急切地追问:“为什么?你不是说喜欢学霸吗?”

“还能为什么,我的成绩这么不稳定,哪有时间和精力做别的。”陆竽仰了仰头,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可是看他的脸仍然有些模糊,“除非,我哪天考年级第一,我就万事不愁了。”

江淮宁无言以对,轻舒口气,将一腔心事压回去,一手拉开书房的门,客厅明亮的光线争先恐后涌进来。

陆竽眯了眯眼,好像方才的一切不过是她的幻觉。

孙婧芳还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看晚间连续剧,瞧见两人从书房出来,而陆竽眼睛和鼻头红红的,愣了一愣,愕然道:“江淮宁,你欺负陆竽了?”

因为太过吃惊,她甚至叫了江淮宁的全名。

江淮宁语气带着不自知的幽怨:“没有。”

陆竽欺负他还差不多,他一颗完整的心被她三言两语揉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