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竽脸上惊恐的表情还未来得及收敛,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江淮宁,仿佛是为了确认他到底是真的,还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你被吓傻了?”江淮宁放下捂着下巴的手,在她眼前晃了两个来回。

陆竽这下确定了,他是真的,不是她幻想出来的。

“对不起,我以为是鬼,所以就……”陆竽踮起脚尖凑近,借着一点幽微的灯光,看清了他的下颌处,被她打红了。

江淮宁哑然。

陆竽见他不言不语,愧疚深重,手指隔空点了点他的下颌:“你这儿疼不疼啊?”她在极度紧张害怕之下,下手没轻没重。

江淮宁偏了偏头,神色自若:“不疼。”

于是,陆竽上一秒的愧疚感消失无踪,转为对他的怨怪:“谁让你跟在我身后半天不出声的,吓死人了,不打你打谁?”

江淮宁气笑,两手叉腰俯下脖颈平视她:“这位同学,合着我跟在后面保护你,还是我的错咯。”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啊……”陆竽正说着话,声音突然变了调,颤抖着喊江淮宁的名字,“江、江淮宁,我的脚……有东西抓住了我的脚,呜呜呜,黏糊糊的,你……你快帮我弄掉。”

一句话断断续续地说完,她已经溃不成军,快吓哭了,压根不敢低头去看。

眼前忽然一黑,一件带着清新洗衣液味道的外套罩在陆竽头顶,挡住了她全部的视线。随后,江淮宁的声音抚平了她的恐惧:“别怕,有我在。”八壹中文网

江淮宁垂下眼帘,看见套住陆竽脚踝的东西,是一只做得非常逼真的硅胶断臂,上面血淋淋的。可能是陆竽行走间不小心踩到,触发了手臂上的机关,五根手指收拢,刚好握住她细瘦的脚踝。

至于她说的“黏糊糊的”,只是硅胶柔软的质感,不是别的东西。

江淮宁蹲下来掰开那几根手指,拉着陆竽的手腕往前走。

危机解除,陆竽急促的心跳并未回归到正常频率,她脑袋上仍旧罩着江淮宁的外套,有淡淡的柠檬味,还带着他的体温。这样她就无法看见那些恐怖的东西,能带给她安全感。同样的,因为看不见,她迈出的脚步没那么利落,尽管被江淮宁紧紧拉着手臂。

陆竽深吸口气,一点一点拽下外套抱在怀里,入眼是一片森然的白色,她小声问:“这是哪里啊?沈欢和沈黎呢?”

她进来前还想着他们人多,一起走她定然不会太恐惧,谁知意料之外的事情说来就来,与她预期的一点也不一样。

江淮宁看着她瞪得圆溜溜的眼珠,好笑又心疼,明明害怕得要死,刚进来时他问她怕不怕,她却说还好。

打肿脸充胖子的感觉不好受吧?

江淮宁叹气,环顾四周后,将自己的猜测说给她听:“看这里的布置应该是医院之类的场所。”联想到沈黎先前给的信息,他几乎可以确定,“是‘灵异医院’主题。沈黎和沈欢走了最左边那条路,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哪儿了。”

这里面的路有的相通,有的不通,迷宫一样,全凭直觉乱走。

那会儿看到陆竽被吓得到处跑,担心她走丢,他没时间叫前面那两个人,想都没想就追着她的脚步过来了。

“灵异……医院?”

陆竽心中骇然,反手牢牢抓住江淮宁,暗暗下定决心,这回说什么也不乱跑了。

万一再跑丢,她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再次被江淮宁找到。

江淮宁微微垂眸,看着他和陆竽近乎于十指交扣的手,嘴唇浅浅勾起,不厚道地想,希望这条路能长一点,再长一点,她最好永远这样攥着他的手不放开。

陆竽紧张兮兮,辨不清方向,基本上不带脑子地跟着江淮宁走,可江淮宁此时的思绪早飞到了九霄云外,不知不觉,他们走进了医院的停尸房。

森冷的气息格外深浓,陆竽牙齿又开始不自觉发颤,她晃了晃江淮宁的手:“你这是走到哪里了?”

她怎么感觉不太对劲,不是应该找出口吗?为什么要走进封闭的屋子里?

陆竽的视线飘忽不定,几秒钟后,落在了角落里那张一看就很不寻常的移动担架床上,床上蒙了一层白布,下面隐约透出人形。

江淮宁回过神,自然也看见了,暗叫一声不好,正想带陆竽离开。

下一秒,担架床上的白布动了一下,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尸体”直挺挺地坐了起来,竟是当场表演了人们最害怕的“诈尸”。

陆竽呼吸一滞,脑中的弦啪地断了,惊吓到极点的情况下,她喉咙似被堵住,连一声尖叫都喊不出来,转过身就往江淮宁怀里钻,只想把自己整个埋起来,以免看到那令人头皮都炸开的一幕。

江淮宁双臂环住她,抱了个满怀,忍不住笑:“都是假的,别害怕,我们现在就走。”

坐在移动担架床上扮鬼的工作人员,本以为自己能像前几次那样,将无意间闯进停尸房的游客吓得乱喊乱叫、四处奔跑,没想到他掀开白布后,看到的却是一对年轻的小情侣相拥的美好画面。

你们年轻人谈恋爱不分场合吗?

工作人员愣住了,忘了接下来的剧情是什么。

江淮宁一手揽住陆竽,一边注意着脚下崎岖不平的路,一边轻拍她后背,低声安抚:“好了好了,那个尸体已经走了。”

尸体都会行走了,更可怕好吗?!陆竽无声咆哮。

两人走出了停尸房,扮演尸体的工作人员这才想起来,自己手腕上缠着长长的锁链,按照剧本,他要用锁链将闯进来的游客套住恐吓一番。

不过人家都跑没影了,他也懒得再追上去吓唬,重新躺到担架床上,拉上白布盖住身体和脸,等待着下一个闯进来的小可怜。

——

沈黎和沈欢姐弟俩早就顺利通关,找到出口出去了,在外面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另外两人出来。

“他们不会迷路了吧?”沈欢嘴角上扬,有些飘飘然,“老江什么头脑啊,连这种级别的迷宫都搞不定。”

总算能在某个领域里碾压江淮宁,沈欢心情舒畅地哼起了跑调的歌,在出口外的一块空地上来来回回地走动。

如果他有尾巴,恐怕已经翘上天了,自然没注意到边上沈黎的异样。她紧盯着出口,揪起的眉心都快打结了。

枯等了十来分钟,沈欢最初的兴奋慢慢冷却,有点不耐烦了,频频拿手机看时间。

“他们怎么还不出来?难不成真困到里面了?”沈欢不时朝出口张望,恨不得折回去给他们带路。

沈黎没搭腔,垂眸踢了踢鞋尖,比他更为心焦,只觉每一秒都在无限拉长。

“哎,出来了!”

沈欢先看到他们的身影,不由得惊呼了声。沈黎抬眸望向出口,表情瞬间凝住,转为颓然的灰败。

心脏犹如绑了一颗石头,拖拽着沉沉下坠。

不远处,陆竽抱着江淮宁一只胳膊,贝齿紧咬着下唇,满头冷汗,被江淮宁一步一步带出来,像是魂都吓没了。

沈欢看出是怎么一回事,笑喷了:“我说你们怎么磨磨蹭蹭不出来,原来问题不在老江,是陆竽你害怕啊?哈哈哈,真看不出来你居然怕鬼屋。那些都是假的啦!我们走的是‘血腥森林’主题,我差点跟里面一个变异的怪物打起来。”

陆竽一副没缓过来的可怜模样,心跳突突,还有点恶心想吐,被嘲笑了也不反驳。

江淮宁从沈欢那里拿了一瓶柠檬水,拧开盖子递到陆竽手里:“还逞不逞强了?早说你害怕我们就不进去了。”

陆竽白着一张脸,喝了几口水后,稍微平复了些,脸色依然很差,没有嘴硬跟他抬杠,老老实实接受“批评”。

江淮宁见状,态度一秒变软和:“想吃吗?我看到那边有卖的。”

陆竽还没回答,他就兀自走去卖的摊位。

园区里的价格并不便宜,江淮宁要了一个粉色花朵造型的。付完钱,等了一会儿,老板做好了递过来,他拿去给陆竽。

“吃点甜的,补充一下体力。”江淮宁说。

整个过程里,沈欢和沈黎被忽视了个彻底,好像两个透明人。

沈欢啧啧了两声:“你怎么没问我吃不吃?”

江淮宁斜他一眼:“你吃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