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竽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包间的,浑身已经没知觉了,游魂一般,坐下来后没吃几口就搁下筷子。

“不再吃点吗?”江淮宁总能在第一时间注意到关于她的一切。

听完沈黎一番剖明心迹的话后,陆竽连坐在他边上都感觉如坐针毡,面对这样的关心,她自然无法生出别的情绪,只觉得心慌。

“没有,我吃好了。”陆竽声音低弱,一双明眸蒙了层灰暗的色彩,情绪的低沉直接反映到脸上,“你吃吧。”

她觉得包间里很闷,想要出去透透气,可她刚从外面进来,突然出去会显得奇怪,只能硬撑着坐在这里。

江淮宁眼睫低垂,瞄向她面前空着的白瓷小碗:“要不再喝碗排骨汤?回去还得上三节晚自习,不多吃点会饿。”

他给出的理由轻易说服了陆竽。

高三生课业任务重,脑力使用太多,堪比消耗体力,确实很容易饿。

见陆竽面色一转,江淮宁便知她听进了他的话,顺手想帮她盛汤,没曾想这次被她拒绝。陆竽抢在他前面,拿走了排骨汤里的白瓷汤勺:“我自己来吧。”

声音有些僵硬,不自然。

江淮宁倒也没多想,端起碗给自己添了米饭,就着桌上的菜吃。

几人吃得差不多了,江淮宁从餐桌旁的柜子上取来蛋糕打开,他没那么讲究仪式感,蜡烛不插,也不许愿,直接就将蛋糕给切了。

在座的男生居多,除了沈欢,其余的没几个爱吃甜口的食物,尤其是一看就很甜腻的粉色草莓蛋糕。

江淮宁切了一块装进碟子里,先端给陆竽,还没进行下一步动作,张璟就窜过来,挖了一团奶油抹在江淮宁白皙如玉的脸上:“寿星不增添点色彩怎么能行?”

粉色奶油沾上冷玉般的脸庞,柔化了清晰分明的线条,像只软乎乎的布偶猫。

江淮宁断不可能示弱,手指勾起一团奶油报复回去。

张璟大叫着跳开:“我靠,我就开个玩笑,你至于下手这么狠吗?”

江淮宁把奶油抹到他脑袋上了!

包间里不知怎么上演了“抹奶油大战”,陆竽的位子离江淮宁最近,他们捉弄寿星,她正吃着蛋糕,无辜被波及,不知从哪儿飞过来的一团奶油沾在她额头。

她一愣,用指腹抹去,还没来得及擦掉指尖上一抹粉色奶油,下一秒,又横空飞来一坨,糊在了她鼻尖上。

江淮宁身上的浅灰色卫衣几乎不能看了,大喊一声:“停停停,别闹了!还吃不吃了!”

沈欢气喘吁吁:“妈的,我都没吃几口,全让你们霍霍了。”

“要怪就怪张璟这个疯子,是他先挑起的。”李元超指着张璟那张花猫脸,刚准备骂他几句,突然被他滑稽的样子逗笑。

张璟拿湿纸巾搓脸,喊声冤枉:“别推到我头上,你们没有闹吗?艹,我裤子上都是,这可怎么弄干净?”

“你活该。”江淮宁也在打理自己。

一群狼狈的人里,唯独沈黎最干净,远远地看着他们,唇角弯起一丝弧度。

不过片刻,那抹弧度在目睹江淮宁捏着湿纸巾走向陆竽时,蓦然僵住,收敛于无形。

“你脸上怎么也糊了奶油?”

清润的嗓音在陆竽耳边响起,随即,江淮宁拿纸巾给她擦脸,微凉的触感轻抚过她的额角,然后是鼻尖。

觉察到一道目光盯着自己,陆竽心头一跳,慌忙退后一步避开,手忙脚乱拿过他手里的纸巾:“我自己擦,我自己擦……”

江淮宁的手悬在那里,不上不下,来不及收回,平添一丝尴尬。

“江淮宁。”

沈黎忽然叫他,声音里几分急切。

江淮宁平静地侧目朝她看去,沈黎从挂在座椅靠背上的帆布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送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

她去年送的礼物他就心有余悸,迟迟没有接过来。

包间里一瞬寂静,几双目光望过来,隐有好奇。江淮宁不想当众让她尴尬,犹豫着接了过来。

张璟怂恿他打开看看,沈欢也在一旁帮腔。

江淮宁耐不住他们起哄,拆开礼物盒,是一副头戴式耳机,随意一瞥,看见了耳机一侧印着名声响当当的logo,主打降噪,价格不低。

张璟也看出来了,倒吸了一口凉气,声音都变了:“我前段时间刚好想买一副降噪耳机,这款官方售价两千七百九十九,女神也太大手笔了。”

没舍得买的耳机此刻就出现在眼前,张璟眼里的艳羡快要溢出来,反复观看摩挲,啧啧个不停。

“啧,这流畅的机型,啧,这酷炫的设计,啧,这低调深沉的颜色,将成为我今晚做梦的素材。”

听他接连赞叹,江淮宁暗暗叹息,他已经开始发愁明年要怎么回礼了。

陆竽悄然退至窗边,出发时满心的欢喜已经所剩无几,她一下又一下机械地擦着脸上已经不存在的奶油,直擦到皮肤泛红。

她的礼物,突然就拿不出手了。

——

返回学校,陆竽沉默了一路,最终还是决定把礼物送出去。

除了送给江淮宁,她也没有别的用途了,退掉是不可能的,她上周五跟袁冬梅一起出校门买的。

让江淮宁在教室门口等一下,陆竽回班里拿了一个大盒子,跑过去递给他,气声微喘:“生日快乐。”

江淮宁一句话还没说,班里就有同学在起哄,怪叫声不断。

陆竽经不住这种场面,被吓跑了。

江淮宁望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薄唇翘起,转过头朝向教室,顷刻间换了一副脸色,脸上的温柔不见,化作深浓的无奈:“看戏看够了没?”

相处了快两个学期,彼此间生疏不再,熟络后只剩嬉皮笑脸:“没看够,能把女主角叫回来继续演吗?”八壹中文网

江淮宁一脚踏进教室,板着脸佯怒:“行啊,收费。”

“收费也看。”

“哈哈哈——”

“欸,校草,三班的陆竽同学送你什么?”

“去去去,人家送的礼物为什么要给你看,你真是脸大如盆。”

“李元超你是不是暗恋校草,怎么这么维护他!”

“再乱说我打歪你的头。”

李元超冲过去跳起来压在那人背上,前桌一个男生见状,立刻丢下手里握着的笔,趴在李元超背上,转瞬间,一个接一个玩起了“叠罗汉”的游戏。

江淮宁承认一开始对他们产生了错误的认知,误以为他们是一根根呆板的木头,只知学习不知其他。

相处近一年,他逐渐发现这群人骨子里比谁都幼稚。

——

夜晚的星星如散落的棋子,透窗看出去,每一颗都那么闪亮,独一无二,目测明天又是一个大晴天。

江淮宁脚上换了新的球鞋,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

没有其他人在场,他眼里的笑意满溢,明灿如天边悬挂的星辰。

陆竽送了他一双球鞋,她可能有提前观察过,跟他用的书包是同一个运动品牌,正好他又喜欢打篮球。

他想要立刻告诉她,很喜欢她送的生日礼物。

想到陆竽平时手机不开机,他只能按捺住发消息的念头。大晚上像个傻子一样,绕着房间踱步,也没考虑到楼下的住户会不会投诉他扰民。

第二天下午那节体育课上,江淮宁穿了陆竽送的球鞋,在篮球场上跟人打球。

陆竽仍旧坐在那棵光秃秃的柳树下,只有她一个人,袁冬梅不在。她最近感冒了,在学校医务室开了三次药,反反复复不起作用,于是找班主任请假,趁着体育课到外面的医院做检查。

陆竽原想陪她去,被她拒绝了。

袁冬梅的原话是,我男朋友请假陪我去医院,你要当电灯泡吗?

陆竽很识趣,赶忙摇头,不,她才不要当锃光瓦亮的灯泡。

袁冬梅摸摸她脑袋,展开笑颜,像个慈祥的老母亲,乖,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陆竽想起她临走时那副开心的样子,仿佛生病是一件多么值得庆祝的事。陆竽没谈过恋爱,不懂恋爱中的人怎会如此傻。

陆竽从羽绒服宽大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线圈本,这是她在家里闲暇时用来画画的本子,被她无意间装进书包,带到了学校里。

翻过前面几页,停在空白的那一页,她从另一边口袋拿出一支黑色中性笔,望了望远处那个奔跑跳跃的身影,提笔勾勒线条。

她早就注意到了,江淮宁穿的是她送的鞋。

限量版的球鞋她没有渠道购买,普通的球鞋却很好买,县城里的大商场有一些知名的运动品牌店。

她记住了江淮宁背的书包的牌子,直奔这个牌子的店面,挑了一双新出的白色球鞋,花了将近五百块。

与沈黎的礼物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可那礼物是按照江淮宁的码数买的,除了送他,别无他用。

陆竽轻声叹气,没注意到打完一场球的江淮宁走到她身边,他手腕撑着膝盖,躬身俯下脖颈。

略重的喘息声落在耳畔,随后是一道笑意盎然的嗓音:“在画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