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宁把油漆桶和工具放在楼道里,拿湿纸巾擦了擦手指。

“脸上也有。”陆竽仰头,看着他说。

江淮宁愣了愣,指尖揩过脸庞:“在哪儿?”

陆竽手指点了点自己的下颌,给他示意:“在这里,你拿纸巾擦一下。”

可能是刷漆时不小心,有一滴蹭到了下颌,一点白色印在那里。他皮肤白,陆竽之前没注意到。

江淮宁把湿纸巾塞到她手里,俯身拉近距离,微抬下颌,意思很明显,他看不到,让她帮忙擦一下。

优越的下颌线条随着仰脖的动作拉长,流畅又清晰,让人手痒痒的,想要拿笔照着勾勒出来。八壹中文网

陆竽敛了敛思绪,捏紧了纸巾,在他下颌处一下一下蹭着,终于擦掉了。她舒口气:“还以为油漆会擦不掉。”

江淮宁扬眉轻笑,拿走湿纸巾扔进垃圾桶里。

耽误这么一会儿时间,两人出小区的脚步不由加快。

江淮宁说想吃面,正好陆竽也喜欢面食,两人就去了距离学校最近的一家面馆。幸好他们来得晚,不必排队等位子。

陆竽扫了眼墙上贴的大红色菜单,回头问身后的男生:“我吃排骨面,你吃什么?”

江淮宁没看,笑了笑说:“跟你的一样。”

陆竽去柜台跟老板说:“要两碗排骨面,不要葱多加香菜。”她和江淮宁的口味一样。

等了一会儿,两碗做好的排骨面端到贴了铁皮的餐桌上。筷筒靠近陆竽这边,她先抽出一双给江淮宁,再拿一双。

结果,江淮宁碗里为数不多的几块排骨夹给了她。

陆竽愣住,抿了抿唇:“你都给我了,你吃什么?”

“碗里还有。”

江淮宁用筷子挑起面条抖了抖热气,大口吃起来,快打铃了,时间不太够,顾不上细嚼慢咽。

陆竽默默啃着排骨,怀疑老板是不是在里面放了糖,她尝出了甜味。

陆竽捞过桌上的辣椒罐,舀了一勺辣椒放碗里,用筷子搅拌几下,抬头问江淮宁:“你要辣椒吗?”

江淮宁说不要,转瞬想起一幕,他忍不住牵起嘴角,笑道:“只放辣椒吗?用不用再加点醋?”

陆竽:“……”

提起放醋,她立刻想到那次被江淮宁撞见,她把一整瓶醋倒进砂锅里的画面,尴尬的记忆让她头皮发麻。

江淮宁见她脸色滞住,朗声笑起来,眉眼张杨恣意,懒懒靠着椅背,轻易就成为这个小面馆的焦点。

陆竽埋低头,在桌底下踢他一脚:“快吃!要迟到了!”

——

下了晚自习,江淮宁把两人的书包送回家,乘电梯下来,戴上手套,继续完善给自行车刷漆的工作。

夜里寒气重,虽是初春时节,比起凛冬也毫不逊色。

路灯光微乎其微,像蒙了层雾气,不甚明亮。陆竽举着手电筒给他照明:“你手冷不冷啊?要不换我来吧,我看会了。”

“戴着手套冷什么?”江淮宁笑,“还差一点就完工了。”

他做事细致,除了要刷漆的部分,其他地方都用报纸裹上,免得沾上漆不好看。地面也铺了一层报纸,以防弄脏地砖不好清理。他戴着手套的手握住刷子,一遍一遍缓慢地涂抹均匀。

简单重复的动作,被他做得赏心悦目。

灯光突然照到眼睛,有些刺眼,江淮宁微蹙了下眉,旋即笑得胸腔微微震颤,偏头看向给他打下手的人:“陆竽,让你照着自行车,你照我干什么?”

陆竽窘然,连忙拿好手电筒。

怪她胡思乱想,怪她只顾欣赏他的脸,手电筒拿歪了都没察觉。

江淮宁说笑:“你知道吗?就刚刚那束光突然照上我的脸,我觉得自己跟做贼被人当场逮住一样。”

电视剧里在夜晚抓坏人都是这样的画面,陆竽脑补了一下,瞬间被逗笑,眼睛弯成了一道漂亮的弧。

最后一遍漆刷完,江淮宁直起腰,呼了一口气:“完工。晾一晚,明天早上就能骑上路了。”

陆竽端详着改头换面的自行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新买的,干净的纯白,在路灯下泛着油亮的色泽。

“谢谢。”陆竽说。

“客气什么。”

江淮宁把废料都包裹起来扔掉,拍了拍手,不打算再拿纸擦了,上楼再洗。

陆竽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偶尔抬眸看一眼他宽阔的背。少年挺拔高大的身形,平时看着是一棵坚韧清瘦的松,关键时刻却犹如一堵墙,能遮风挡雨,能给人安全感,还能稳住她那颗总是动荡不安的心。

她真的,真的很难坚守住自己的心。

——

连日来,气温持续性下降。下午放学后的天色,沉得跟晚上八九点钟一样,看着像是要下雪。

四个人在食堂里吃晚饭。

人很多,陆竽和沈黎负责占位子,江淮宁和沈欢两个男生去窗口打饭。

食堂里八人位的餐桌,除了四个已经被占的位子,另外的位子也都坐了人。有旁人在,沈黎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对面的陆竽。

无声地注视,最折磨人心。

陆竽只与她对视了一眼就收回视线,假装去看窗口排队的情况。

自从她搬到江淮宁家里住,上学放学不可避免地跟他一起走。除此以外,他们吃饭也在一起,形成了固定的四人组。偶尔也会有其他同学加入,比如跟江淮宁玩得好的李元超、张璟,跟陆竽关系好的袁冬梅。大多时候,还是他们四个人一起。

江淮宁一手端着一个餐盘从队伍里出来,陆竽远远看见,起身帮忙端走其中一份。

江淮宁挑眉:“拿错了,你不吃秋葵炒鸡蛋。”

陆竽低头,发现餐盘里有一格装了秋葵炒鸡蛋,她最讨厌秋葵的味道和口感,连忙跟他手里的那份换过来。

沈黎搁在腿上的一只手捏紧。

陆竽低头吃饭,眼睛盯着餐盘,没有乱看。

江淮宁刚吃一口饭,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下,他拿出来看,他妈妈发来了一条信息。

“最近降温,你爸在工地上病了,我去看他,晚上可能不回来。冰箱里有包好的饺子和馄饨,你和竽竽下了晚自习肚子饿了自己煮着吃,晚上记得锁好门。”

孙婧芳看准了高中生放学的时间发的信息,怕打电话给江淮宁,他的手机调成静音听不到。

江淮宁犹豫一秒,给她拨了个电话,响了没几声,孙婧芳接通了。

那边传来汽车鸣笛声,孙婧芳已经在路上。

“淮宁。”

食堂里也不清净,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江淮宁抬手捂住一边耳朵,低声问:“爸情况怎么样?”

江学文曾在北城因病住院,休养过很长时间,身体底子不如从前,他有点担心。

“没事,你陆伯父在电话里说你爸就是发烧了,这会儿在卫生院输液,再加上嗓子哑得厉害,说不出话来,我不放心才要赶过去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你别担心。”孙婧芳说,“我正开车呢,不便多说。”

陆竽停下筷子,见江淮宁结束通话,想问一句江叔叔怎么了,被沈黎抢先:“江叔叔生病了吗?”

江淮宁装回手机,情绪不高:“降温感冒了,不算严重。”

陆竽把话咽回去,吃了几口饭,可能是今天的辣子鸡丁辣椒放多了,她吃完肚子就开始隐隐作痛。回班里喝了两大杯热水,没得到丝毫缓解。

晚自习后到家,陆竽先去卫生间上厕所,终于找到了肚子痛的原因,她推迟了五天的例假造访。

开学以来忙这忙那,唯独忘了准备卫生巾。

陆竽坐在马桶上发呆,想到江淮宁还在书房等着她学习,她只好先用一叠卫生纸垫上,扭扭捏捏地出了房间。

路过书房,江淮宁已经把要用的资料和卷子摆在书桌上,抬头看见她,笑问:“肚子饿不饿?先煮夜宵再学习,还是先学习再煮夜宵,你选一个。”

陆竽揣进兜里的手指捏了捏,语调顿涩:“你先看会儿书吧,我出去一趟。”

江淮宁闻言,从书桌后面绕出来:“出去干什么?”

天已经彻底黑了,且天气不正常,不知要下雪还是下雨,她这个时候出门,他怎么可能不问。

陆竽垂下脑袋,露出一截瓷白后颈,支吾道:“我、我出去买点东西。”

“要买什么?”江淮宁边说边往玄关走,取下衣架上的外套,不容置喙道,“我去帮你买。”

“我知道超市在哪里,我自己去。”陆竽闭了闭眼,小声补充一句,“用的东西,你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