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研组里,刘海志看了好几遍成绩单,倍感欣慰。班里出了个年级第四,把奥赛班一大部分学生都给挤下去了,他能不高兴吗?

正想着,就有人将他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刘老师,你们班那个陆竽,了不得啊,奥赛班里那么多学霸这次都没考过她。”一个同是当班主任的女老师拿着水杯在饮水机前接水,赞不绝口,“真争气,这人要是在我班上,我都觉得倍儿有面子。”

刘海志谦虚地笑笑:“那孩子确实争气,这学期开始走读,估计在家学习到很晚。开学测验她考了年级第七十九名,我也没想到她这次考得这么好。”

“进步几十名?这也太夸张了。”另一个男老师插话,“你们不觉得稀奇吗?别是作弊了……”

话音还未落,办公室门口出现一个人。

李东扬拎着太空杯大摇大摆地进来,刚好听到那男老师的话,语气不冷不热:“你们在说陆竽?这次月考我在八班监考,陆竽就在八班考试,哪个学生能在我眼皮子底下作弊?”

男老师没接话,心说,什么风把这尊大佛给吹来了。

李东扬径直走到刘海志办公桌前,把太空杯放他桌上,单刀直入:“刘老师,你那里有你们班陆竽前几次考试的成绩吗?给我看看。”

他话说得倒是不怎么客气,刘海志听得一愣一愣的。

“没有就算了。”李东扬说。

“有,稍等,我给你找找。”刘海志在桌面一堆文件夹里翻了翻。

每次考试的成绩单他都整理了一份出来,装进文件夹里,方便分析班里每位同学的成绩变化。

很快,他翻出了一个大红色的文件夹,掀开一看,里面装的正是成绩单。

“给。”刘海志手一抬,递了过去,“高三以来,但凡年级上统计过排名的考试都在这里了。”

李东扬挑了挑眉,一张一张往后翻:“真够细致的。”

先前说话的那个女老师若有所思道:“我说李老师,你该不会是动了抢人的心思,想把陆竽弄到你们奥赛班吧?”

刘海志神情怔愣,像是突然被点醒了,直直地看着奥赛班里这位说一不二的领头人。

众所周知,李东扬行事向来无原则,因为他每年带出来好几个清北人才,学校领导都看重他,对他的行事手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初他就是不按规则办事,提前把江淮宁调去奥赛班。

刘海志语重心长道:“满打满算,距离高考不到三个月了,这个时候换班,是不是对学生不太好?”

李东扬翻完了所有的成绩单,对陆竽的成绩有了一定的了解,上学期陆竽在班里在十名左右徘徊,有时还会掉出十名开外。这学期开始发力,开学测验考得不错,进了年级前一百。这次估计是适应考题,考得出乎意料的好,之后可能不会保持住这个成绩。因为不是每次考试题型都出得这么基础又刁钻。

“没有让她换班的意思。”李东扬合上文件夹,搁到桌上,“我就是闲着没事,想看看把我们班一大票人干倒的学生的成绩发展史。”

他轻飘飘地总结一句:“还不错。”

刘海志不知道回什么,只能跟着笑一笑。

——

江淮宁也听说了陆竽的成绩。

他是从李元超那里知道的。

万年老二李元超跌出了年级前三,本来有望第四,结果被半路杀出来的陆竽截了胡,排到了年级第五。可想而知,李东扬不会放过他。

哪怕他跟李东扬一个姓,也讨不到好处,被叫到办公室里训了将近一节课的时间,听到李东扬提了好几次陆竽的名字。

一回来他就把陆竽考了年级第四的消息说给江淮宁听。

江淮宁这个见色忘友的狗东西,不为兄弟感到难过,只为心上人感到开心,当即笑了起来。

“那我得好好表扬表扬她。”这是江淮宁的原话。

李元超满脸鄙夷:“你毫无人性!”

江淮宁忍住笑,假模假样地拍了拍李元超的肩,鼓励他一句:“你加油,争取下次回到老二的位置。”

李元超放狠话:“你给我等着!下次考试,我把你……”

他本来想说下次把你从第一名的宝座踹下去,可转念一想,江淮宁这人恐怖如斯,进入高三以后,第一名就牢牢地焊在了他身上。这次也一样,考了712分,全市第一,省内排名不清楚,因为这次考试是全市统考。

李元超回到座位,郁闷地趴在了桌上,被老李训到自闭了。

“晚饭我请客,吃火锅去不去?”江淮宁隔着过道对他喊了一声。

李元超懒洋洋地竖起脑袋,眼里的灰暗退去了些许,多了点亮光,感动道:“是为了安慰我吗?”

江淮宁接下来的话直戳他心窝子:“为了庆祝陆竽考过你了。”

李元超心梗,觉得自己刚才那个问题就是在自取其辱、自作多情,他重新趴在了桌上,一个字都不想跟他说了。

下午放学后,江淮宁去三班叫了陆竽和沈欢。

一听说有人请客吃火锅,沈欢自然是乐得手舞足蹈。陆竽就很淡定,仰头问江淮宁:“你请客吗?为什么啊?”

江淮宁侧头,盯着她的眼睛,他自己的眼睛里笑意弥漫:“你猜。”

陆竽缓慢地眨了眨眼,笑着猜测:“为了庆祝你考第一?”

“笨。”江淮宁敲她脑袋。

走在前面的李元超回过头,捣乱一般添油加醋说道:“我掉到了第五名,被老李拎到办公室教训了半个多小时,为了安抚我受伤的心灵,所以老江决定请客吃饭。”

“是吗?”

陆竽眼角弯弯,被他颓丧又做作的语气逗笑。

江淮宁顶着张“花里胡哨”的脸瞪了李元超一眼,扭头对陆竽说:“别听他的,是为了给你庆祝。”

“我?”陆竽一怔,指了指自己的鼻尖,表情诧异。

“这么吃惊干什么?”

陆竽有点尴尬,她就算考好了,也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地庆祝吧。这一群人当中,除了沈欢,谁都比她成绩好。江淮宁不用说,万年第一名。张璟这次考了年级第二。李元超虽然没考好,但也仅仅代表这一次,他的实力摆在那里,轻易不可撼动。还有沈黎,她在文科班里排前三,北城大学的苗子。

陆竽想了想,扯着江淮宁的袖子小声说:“既然是为了帮我庆祝,要不还是我来请客吧?”让他请客,多不好意思。

江淮宁皱起眉,想多敲几下她的脑袋:“有必要这么见外?”

陆竽说不过他,索性闭嘴,边走边琢磨,结果被江淮宁看穿了心思,他手绕到她背后,悄悄拽了下她的马尾,低声道:“你又想偷偷买单?”

跟脑子太聪明的人交流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总是被拿捏。陆竽指尖抵上额角,弱弱地向他敬了个礼:“你请客,你请客好了吧,大佬。”

江淮宁扬唇一笑。

“你俩嘀嘀咕咕说什么呢。”沈欢催促,“快点,别浪费吃饭的大好时光。”

他想不通,这两人住在一起,每天那么多时间相处,怎么还会有说不完的话。

到一楼带上沈黎,一群人出了校门,在学校周边找了家火锅店,要了个鸳鸯锅,外加一堆配菜。

服务生推着小推车过来,一次性把他们这桌的菜上齐了。

江淮宁端起一盘肥牛,全部下到辣锅里,陆竽连忙伸手阻止:“你脸上有伤,不能吃辣,别都煮到辣锅里了。”

“噢哟——”

除了李元超外的两个男生同时发出揶揄的声音。

陆竽还没开吃脸就红了,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那话听起来是在管着江淮宁,好像她是他的谁。

心里一谎,她条件反射先去看沈黎,果然,她撇开了眼,不太开心的样子。

陆竽指尖僵硬到发麻,垂下眼睑,匆忙拿起筷子,从锅里捞起刚烫好的肥牛,放进蘸料碗里,借吃东西来掩饰心底的无措,却猝不及防被裹在里面的花椒壳呛到。

“咳咳——”

她咳了两声,江淮宁把手边的酸梅汤递过去,暗含警告的眼神瞥向对面的人,瞎起什么哄。

陆竽摆手,退避:“我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