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藏在云层里,星星黯淡,不到十一点,小区里一大半住户家里的灯都亮着,灯光透过窗户播撒而出。

景和苑距离昽高很近,不少昽高的学生住在这里,高三生占比应该很多。今天是四月二十一日,离高考只剩一个多月,高三生都铆足了劲儿冲刺。最后一个阶段,如果能好好把握,提高十几分、几十分都是有可能的。

陆竽两手插进外套口袋里,没敢走太远,就在小区里面闲逛,吹一吹微凉的夜风,放空大脑。

可能是太疲惫,她没走几步路就累了,坐在路边的花坛瓷砖上。

四周阒静,能听到细微的虫鸣。陆竽两手托腮,静静地发呆,耳边回荡着老师们对她的话。

“陆竽,这次怎么回事?题也不是很难,这不是你一贯的水准。有哪些题不懂?明天找时间我给你讲讲。”

“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还是考试的时候身体不舒服?我看过你的答题卡,倒数第二道大题你不该丢分的。”

“有什么困难跟老师说,老师想办法帮你解决。”

陆竽闭上眼,那些声音并未消失,一遍又一遍回旋。老师们都是为了她好,也都没有苛责,可就是那样一句一句关切的话语,让她压力倍增,让她感到愧疚。

考成这样,对不起他们在她身上倾注的希望和心血。

手机响了一声,陆竽回过神,一阵风吹来,脸上冰冰凉凉,她指腹揩过,才反应过来自己没出息地哭了。

顾承的奶奶曾戏言,我们竽竽眼角这颗痣叫泪痣,泪痣泪痣,就是眼泪多的意思,以后恐怕是个爱哭鬼。

被奶奶说准了,她就是个爱哭鬼,动不动就流眼泪,很多时候明明不想哭的,总是忍不住,眼泪说来就来。

陆竽擦干脸上的泪,睫毛沾湿了,眼前犹如盖了一层薄膜,雾蒙蒙的。她努力看清屏幕上的字,是江淮宁发来的消息,问她在哪儿。

陆竽编辑文字,想说她马上就回去了,视线里突然出现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她眼睫颤了一下,缓缓抬起眼帘,含水的眼眸对上江淮宁那双漆黑的眼。朦胧夜色下,只有两米外一盏路灯抖落些许光芒,照着他清晰分明的脸庞。

“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让我好找。”江淮宁站在她面前,俯身与她平视。

陆竽想,此刻她的脸上一定被泪痕糊得跟花猫一般,狼狈又可怜。她撇开脸,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找借口:“我下来丢垃圾。”

她下楼时确实拎了一袋垃圾,已经扔进了垃圾箱。

江淮宁没有直接拆穿她,静静地凝视片刻,指尖按在她眼角,沾上一点泪,轻笑:“这是下雨了?”

陆竽轻轻吸气,垂下头不再看他,她就知道自己拙劣的演技不可能骗到脑袋聪明的江淮宁,徒增笑话罢了。

可是,江淮宁对她说:“想哭就哭吧,我又不会笑话你。”顿了下,他不怕死地开玩笑,“你在我面前哭过的次数也不止一回两回了。”

说完这句话,他单膝跪地,支撑着身体,手掌扣在她后颈,将她压在自己怀里,声音轻得只有她一个人能听见:“难过就哭吧,发泄出来就好了。”

这一幕似曾相识。

陆竽想到高二上学期,陆国铭被人诬陷,班里都在传谣言,她忍受不了一气之下跑出学校,最后江淮宁在商场找到她。她坐在长椅上难过地哭泣,江淮宁就是这般,宽大的手掌扣着她的脑袋,将她按在怀里,不顾人来人往的注视,默默地陪着她,直到她心情平复。

往事浮现,只会让人感叹时间如白驹过隙,恍惚间,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周身被清冽好闻的气息包围,陆竽双眸紧闭,悄然落泪,泪水全部湮没在他身前的衣料里。

“陆竽,没关系的。”江淮宁声线缓慢,生怕惊扰到她,“还没到高考,我们还有时间,我会陪着你,我会帮你。”

到了这一刻,陆竽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了考试难过,还是因为别的。

她心里太乱。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陆竽逼自己伸手推开他,她觉得这样太不应该了,她不能贪恋别人的准男朋友的温暖,很不好。

陆竽声音还有点没缓过来的哽咽:“我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江淮宁看她可不像没事,反倒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分说攥住她的手腕,将她从花坛边拉起来:“跟我走。”

陆竽怔忡,被他拽着踉跄了几步,险险跟上他的脚步。

他们在小区里穿行,沿着水泥路走过一幢幢灯火温暖的居民楼,经过最后一幢,旁边是一片空旷安静的场地,安置了许多简易的健身娱乐设施。棋牌桌、漫步机、秋千、太极揉推器,还有乒乓球台、篮球架。

江淮宁松开手,走到花坛边,从繁茂的草木丛里抱出一个篮球,扬手抛出去。

篮球砸到地面弹起,蹦了几下,骨碌碌滚到陆竽脚边。江淮宁轻抬下颌:“我以前学习很累想要放松的时候就会一个人过来打篮球,很解压,你试试。”

陆竽哭得眼眶还是红的,眨了下眼,弯腰抱起篮球,朝着远处的篮框狠狠一丢,像是要把满腔的情绪都丢出去。

篮球在空中划过一条抛弧线,没触及到篮框,在半空中就掉下来。

江淮宁缓步走来,手把手教她投篮的要领。

陆竽看过他在学校里打篮球,很厉害,经常能投到三分球,引得场外围观的女生们尖叫鼓掌。

陆竽按照他教的,站在三分线外,盯着那个篮筐,静静等待三秒,用力将手里的球投掷出去。

篮球擦着边框滚了半圈,最终掉进框中。

陆竽眼睛亮了亮,差点惊呼出声,她看向江淮宁,脸上已经见不到方才的失落。

江淮宁比了个大拇指,不吝称赞:“我就说你一定能行。”顿了一秒,他补充道:“不管是学习还是打球,你都很聪明,一教就会。”

陆竽重拾信心,跑过去捡起篮球,一次接一次投球,有时会投中,有时会落空,但她不在乎结果,只享受投球的过程带来的欢畅淋漓。

陆竽乐此不疲地重复着单调机械的投篮活动,可能过去二十分钟,也可能过去半个小时,两人都没注意看时间。

“好了。”江淮宁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再投下去你的手臂到明天就抬不起来了。你要是喜欢,我们以后常来放松。”

陆竽喘气声急促,额头布满了汗水,浑身筋骨都舒展开了。

江淮宁递给她一片纸巾,带她回去。

陆竽洗了个热水澡,躺到床上,没有余裕的精力去胡思乱想,身体太过疲倦,不消片刻就睡着了。

——

次日中午,教学楼下的大黑板上贴了新的光荣榜。

正红色的纸上写着文理科班年级前一百五十名的优秀学生名单。

陆竽从食堂吃完饭回来,站在光荣榜前观看。

理科第一名江淮宁,文科第一名沈黎。

光荣榜上没有黄书涵的名字,但不妨碍她凑热闹,她站在最前面,仰着头啧啧赞叹:“江校草真是雷打不动的第一名啊,我就没见他名字的位置挪动过,简直是魔鬼。”

陆竽一排排扫过去,再从上到下,最终在尾端的角落里找到自己的名字,差点就掉出前一百五十名了。

她的视线凝在那处,而后再看一眼江淮宁的名字,相隔甚远,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从一开始,她就觉得江淮宁和沈黎很般配,现在依然这么认为。

以前江淮宁就说过,要找年级第一当女朋友。虽说这句话玩笑的成分居多,但也代表了他潜意识里的想法,他喜欢优秀的、能跟他匹配的女生。

陆竽唇角溢出一丝苦笑,她不是那个能跟他匹配的。

黄书涵回头,见陆竽表情不对劲,搂住她肩膀拍了拍:“别灰心,你已经很棒了,下次肯定能冲上去。拿不了第一,咱争取拿第二!让我看看第二名是谁,啊,李元超。咱下次端了他!”

她自信满满,丝毫没有说大话的自觉。

陆竽配合着笑一笑,缓解心间翻涌的涩意,并暗暗做下决定,不再喜欢江淮宁,放下一切,一心投入到学习上。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免费阅读更新,第211章不再喜欢江淮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