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顾承坐在靳阳通往北城的高铁上。窗外的平原飞速滑过,错乱的电线蜿蜒着伸向远方。

顾振翔在电话里嗓音浑厚沉重,自从功成名就,顾承就再也没听到他爸用那样无能为力的低哑嗓音说过话:“上个月初,你妹妹身上突然出现很多红疹,你阿姨以为是过敏,给她抹了药,总也不见好。学校老师说,她在课间做操时差点晕过去,你阿姨带她去医院做检查……经过确诊,你妹妹患了再生障碍性贫血。”

顾承第一次听到这个病名,对此没有概念,一听是贫血,总感觉没有多严重,怎么就到了要骨髓配型的地步。

沉默许久,他还是问了出来。

顾振翔简单给他解释:“医生说,得了这个病,骨髓造血功能会衰竭,身体抵抗力低下,容易遭受感染,不做手术有可能会危及生命。”

确诊后,夫妻俩就带着顾馨彤来到了北城,找最厉害的医院、最权威的医生,以寻求更多的诊治方案。

结果都是一样,需要尽快做骨髓移植手术。

顾振翔和冯意芸第一时间做了配型,被告知不成功。医生建议,优先在直系兄弟姊妹当中筛选,配型相合的几率会高一些,其次是近亲。

顾馨彤就只有顾承这一个哥哥,两人同父异母,顾振翔没抱太大的希望。况且,顾承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参加高考,他之前打电话向班主任询问过顾承的情况,得知他近来在学习上非常努力。

他暂且按捺住找他的念头,花重金在社会上寻找愿意捐献骨髓的志愿者。

自从确诊,冯意芸终日以泪洗面,女儿躺在病床上昏睡的模样令她无法接受,哭求着让顾振翔给顾承打电话,至少是一条希望。

万一,万一配型成功了呢。

希望摆在眼前,冯意芸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指缝间溜走。

——

下午六点多,顾承抵达北城,下高铁后搭乘出租车前往医院。

出租车在高楼大厦间穿行,混入拥堵的车流中,周遭陌生的景物提醒他,他来到了一个新的城市。他孑然一身,没带一件行李,与那些旅游的、上学的、工作的都不一样。

到达医院,顾承见到了一对神色憔悴的夫妻。

顾振翔以往总是西装革履,气质威严,身上携带着上位者的优越与傲气。此刻他微弯着脊背,鬓间夹杂了一些白发。哪怕他有钱有势,在面对子女生重病时,跟走廊上那些愁容满面的老父亲没什么两样。

冯意芸就更夸张了,她可是一个到了乡下都从头发丝精致到脚后跟的女人,每天穿着不重样的裙子,发型永远夸张,脸上的妆容毫无瑕疵,打扮得花枝招展。但是眼下,她头发蓬乱,不知道几天没有洗过,一绺一绺打了结。眼角的皱纹堆叠,像刻刀划上去的。身上裹着一件风衣,皱得跟菜叶子一样。

冯意芸看见他,瞳孔微张,嘴唇抖了抖,没说出话来。

她从前对待顾承如眼中钉,总担心老顾把家产都留给这个前妻的儿子,不把她们母女俩当回事。她一直想再生一个儿子,巩固地位。

到了这一刻,她什么都顾不上了,只希望女儿能活下来。

顾振翔先开口招呼:“来了。坐几个小时的车过来挺累吧,要不先去酒店休息一会儿。”

“不了,我先去看馨彤。”顾承路上没喝一滴水,嗓音沉哑。

顾振翔带他去病房。

顾馨彤单独住一间,透过门板的小窗口望进去,小姑娘穿着松垮垮的儿童款病号服,像个被隔离在世界之外的生物,没有一丝生气的躺在那里。

顾振翔低声说:“她刚吃过药,已经睡着了。”

顾承收回视线,脑海里浮现过年期间,他带着奶奶去瓯城,从车站出来就看见小姑娘,被顾振翔的秘书牵着,挣开手飞奔向他们过去:“哥哥!奶奶!你们终于来啦!”

还有住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每天耳边都是她的声音。

“哥哥,你吃草莓吗?我去给你洗。”

“哥哥,你要玩我的芭比娃娃吗?全都给你。”

“哥哥哥哥,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顾承呼了口气,无法想象那样一个活动好动的小姑娘,以后要在病床上度日。一码归一码,他如今仍旧讨厌冯意芸,却没办法迁怒顾馨彤。

“什么时候能做配型?”顾承淡声问。

顾振翔愣了一下,疲惫到浑浊的眼里迸射出一丝希望的光亮,颤声道:“你、你愿意……”

“不是得先做骨髓配型吗?”顾承垂在身侧手指蜷了蜷,不想跟他说太多废话,“成不成功还不一定。”

顾振翔抹了一把脸:“我带你去找医生。”

沿着走廊去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顾振翔侧目打量身边的少年,个头比他高了半个头,体格健壮,眉目褪去青涩,在慢慢向成熟过渡,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一种气质拔地而起。

顾振翔无声喟叹,自觉亏欠他过多。

他从小跟着奶奶长大,他这个当父亲的常年在外地工作,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对他疏于管教,才养成他桀骜难驯的淡漠性子。好在他始终正直向上的成长,从一株小树苗茁壮成参天大树。

对于他答应做骨髓配型,顾振翔其实没有太意外,他接到电话后立马赶到北城的态度就说明了一切。

真正让他意外的是,从头到尾顾承没有一丝怨言。

顾振翔喉咙滑动,拍了拍他宽厚的背:“我代替你阿姨和妹妹谢谢你,你阿姨她最近太焦心也太累了,到现在都没缓过来。”

顾承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

经过层层筛查比对,骨髓配型的结果出来了。

当真是命中注定,顾承这个唯一的哥哥,骨髓配型是合格的。

拿到分析报告的顾振翔激动难言,还没说话,只听见“扑通”一声,安静的走廊上,冯意芸屈膝跪在了顾承面前。

一个称得上他长辈的女人,向他下跪。

顾承愣住了。

冯意芸仰起脸,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哭腔浓重:“以前都是阿姨不好,阿姨不该那么对你,你不要跟阿姨计较,馨彤她是你的妹妹,你唯一的妹妹,只有你能救她。只要你答应,你让阿姨做什么阿姨都不会拒绝。顾承,你救救你妹妹。”

“你这是干什么?”顾振翔皱起眉,拉起哭得肩膀抽动的冯意芸。

冯意芸不管不顾挣开他的手,再次凑到顾承跟前,朝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

近一个月来,她情绪数度崩溃,下手力道没收住,半边脸红了:“阿姨打过你,这一巴掌就算还了,希望你不要记恨我……”

她怕顾承因为过去那些事怨恨她,不愿意做骨髓移植手术,姿态低到了尘埃里,乞求他的原谅。

顾承眼神无波无澜,淡淡地扫过她狼狈不堪的脸,别开头:“你这副样子是做给谁看?我没说不答应。”

冯意芸胡乱地抹着眼泪,忽略了他话里那点不饶人的嘲讽,又哭又笑,一个劲儿说着感谢的话。

——

手术前,顾承站在安全通道的窗前,给陆竽拨了个电话。

正好是中午放学时间,他不确定陆竽那个三好学生有没有把手机带在身上。

“嘟”声响了很久,在最后一秒被接通。

那边是嘈杂的人声,与顾承这边的寂静对比鲜明,陆竽喘着气,轻声唤他的名字:“顾承。”

顾承扬唇笑了,本来是寻求安慰,开口却是无关紧要的话:“你在哪儿?”

陆竽说话小声:“食堂外面。”

接到电话时,她正在窗口前排队打饭,食堂里太吵,她把饭卡给黄书涵,让她帮忙打一份饭,自己拿着手机跑出来接听。

“你妹妹现在怎么样?”

陆竽已经知道他妹妹患了很严重的病,需要做骨髓移植手术,顾承过去,是为了做骨髓配型。

顾承侧身靠着墙,窗户打开,外面的风吹进来,已经有了夏日的燥热。

2014年的夏天要来了。

“骨髓配型成功了,我身体素质不错,医生建议尽快安排手术。”顾承一字一顿,像说着别人的事,语气听不出起伏。

陆竽了解他,他越是表现得平静,越是能证明他的紧张、在意。若是不在意,他绝不会是这样。

“陆竽,如果移植失败,我没什么影响,可馨彤她就……”

骨髓配型成功只是一个开始,手术完可能会出现排异反应,后续护理也有一堆注意事项,免疫力差,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差错。

“不会的。”陆竽急忙打断他,“手术一定会顺顺利利,相信我,馨彤会没事的,我等你的好消息。”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免费阅读更新,第213章希望你不要记恨我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