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竽接完电话,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食堂,在人头攒动的一排排餐桌中寻找黄书涵的身影。

黄书涵先看到了她,从人群中站起来,大幅度地挥手:“陆竽!这里这里!”

陆竽看到了她,而后目光偏移,见到坐在同一桌的江淮宁、沈欢他们,她神色微微一愣,抬步走过去。

黄书涵给她打好了饭,知道她爱吃什么,按照她的口味选了几样菜。

“顾承那边现在什么情况?”黄书涵迫不及待地问。

她从陆竽这里知道了顾承妹妹生病的事,但具体的细节不清楚。她依然联系不上顾承,每次打他电话都不接,能把人急死。

陆竽扫了其他人一眼,压低声音:“等会儿再给你说。”

江淮宁看着她,漆黑眼眸里全是化不开的浓雾,晦暗的,沉沉的。说起来,他们有好几天没一起在食堂吃过饭,每次陆竽都去找黄书涵,理由是有话跟她说。

女生间的聊天内容,他一个男生,当然不可能去凑热闹,只能放任。

刚刚是黄书涵先看到他了,叫了他一声,一群人才坐在一起吃饭。陆竽却遮遮掩掩,有话不肯直说,他不禁怀疑,她还拿他当朋友吗?

陆竽心里惦记着顾承妹妹下午的移植手术,胃口不佳,慢吞吞地吃着饭,也没注意到江淮宁的表情。

其他人吃完了在等她,陆竽不好意思让人久等,抬起头说:“你们先走吧,我等会儿还有点事。”

江淮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到底没说什么,沉默地离开了。

沈黎紧跟在江淮宁身后,自然能察觉他情绪不高,多半与陆竽对他的态度有关。沈黎垂下眼眸,心情也有些沉闷。

下雨那天,在小卖部里,她借着与同学聊天的契机,故意说与江淮宁约好了要一起考北城的大学,目的是让陆竽听见,主动退出。

她的目的达到了,陆竽听到以后,自觉又毫无痕迹地疏远了江淮宁。

沈黎相信,只要她一直陪在江淮宁身边,总有一天,他回过头来,会发现她的存在,喜欢上她。

——

下午,进手术室前,顾承站在移动病床边,消过毒的手摸了摸顾馨彤的脑袋。

她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无菌仓里,病情折磨加上药物作用,她的模样看着很令人心疼。

“别害怕,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再休养一段时间,馨彤就能去学校跟其他小朋友一块学习、玩耍了。”他声音很轻,是难得一见的温柔。

冯意芸别过脸去擦眼泪,拼命忍住哽咽声。

躺在病床上的顾馨彤抿了抿苍白的唇,声音小小的:“会很疼吗?”

“馨彤是大孩子了,不怕疼的对不对?”顾承没有撒谎骗她不疼,只是告诉她不要怕,忍一忍就过去了,一切都会好的。

馨彤摇摇头:“爸爸说,是哥哥将骨髓移植给我,我才能做手术。哥哥移植骨髓会不会很疼?”

顾承怔愣,原来她上一句问的会很疼吗,是在问他疼不疼。

“不疼。”顾承很肯定地告诉她。

护士前来通知一切准备就绪,可以进手术室了。

移动病床被推往手术室,冯意芸和顾振翔跟在后面,一路安慰着明明很害怕还故作镇定的小姑娘。

打麻醉前,顾馨彤说:“有哥哥陪着我,我不怕。”

——

手术室的灯啪的亮起,一颗心紧跟着提起来,悬在半空,始终落不到实处。四肢也不听使唤,僵硬麻木。夫妻俩一会儿靠墙站,一会儿坐在长椅上,想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转移注意力,又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所有等在手术室外的人的心情都差不多,焦急、心慌、不安、煎熬,甚至求神拜佛,祈求神佛保佑家人平安。

等待的时间,每一秒都被拉得无限长。

手术长达六个小时,从阳光正盛,到日落西斜,走廊的灯光永远炽白明亮,让人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手术室上方“手术中”的灯箱熄灭,顾振翔猛地惊醒,走上前去。

穿深绿色无菌服的医生走出来,对患者家属说:“请放心,手术非常成功。”

站在后面的冯意芸浑身绷紧的力道一瞬放松下来,软软地滑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嘴里念着“太好了太好了”。

移植手术的成功,总算让人看见了曙光,接下来就要看预后情况,总之,还不能完全松懈,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好歹目前的结果是好的,给了家属莫大的信心。

顾馨彤醒后,还要在无菌仓里等待骨髓造血恢复,监测各项数据。

顾承临近高考,复习时间宝贵,不可能一直陪在医院里,回靳阳市前,他见了顾馨彤一面。小姑娘病恹恹的,脸上没血色,笑起来像个脆弱的瓷娃娃,一碰就碎:“哥哥考试加油,要考一百分。”

顾承抿唇一笑,语气轻松,不拿她当病人:“考一百分可不成,我们的试卷满分一百五十分呢。”

顾馨彤眨了眨眼,张大嘴巴“啊”了声,惊讶道:“一百五十分啊。”

“是啊。”顾承仍旧是笑着的,眉眼清澈,以往的锐利凌厉统统消失不见,化身为温柔阳光的大哥哥。

顾馨彤改口:“祝哥哥考一百五十分。”

“行,哥哥尽力。”顾承说,“馨彤也要乖乖的,听医生的话,好好吃药,安心养病,不要调皮,哥哥下次再来看你。”

说完,顾承起身出去,顾振翔跟着出去,见他脸色有点白,担心道:“我找人护送你回学校吧,顺便帮你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再找个阿姨照顾你。医生都说你近期的饮食得注意营养搭配,别仗着年轻不当回事。你不是还要当飞行员?没个好的身体素质怎么能行。”

顾承恢复了吊儿郎当的做派,单手插着兜,偏着头,神色散漫:“多大点儿事,感觉跟献血也没什么区别。行了,你就别操心我了,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一句“好好照顾自己”,顾振翔差点落下泪来。

顾承买了回靳阳市的高铁票,车程四个多小时,到达靳阳市时已经四点多,再从市里打车回到县城,还不到放学时间。

出租车停在昽高校门口。

顾承空着双手下车,橘红的夕阳照在他身上,眼眸映出浅淡的琥珀色。

一群群打扮青春靓丽的学生往出走,有说有笑。

顾承愣了愣,拿着手机举到眼前看时间,这才意识到今天刚好周五,比平时放学早,很多住校生出来闲逛。

他想给陆竽打个电话,或许是心有灵犀,刚找到她的号码,余光就扫见她的身影。

陆竽、黄书涵、袁冬梅三人走出校门,陆竽在中间,规规矩矩穿着单调的黑白校服,跟周围鲜亮的色彩区别开。她扎着高马尾,眼睛亮晶晶的,温柔又充满力量。

“陆竽。”顾承唤了她一声。

声音不大,但陆竽听见了,抬眸看过去。

顾承穿着黑衣黑裤,背后是大片暖色的夕阳余晖,他背着光,脸上的表情看不清,只觉得他即使身处在人潮涌动的热闹中,仍然孤零零的,摇摇欲坠,像是下一秒就会昏倒下去。

陆竽也不知道自己的错觉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快步朝他走去。

在看见她的那一刻,顾承满身的疲倦和不适感被放大到极致,身体晃了晃,倾身抱住了她,大半个身体的重量倾轧在她身上。

陆竽愣了,声音带着慌乱的颤意:“你、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没事,只是太累了,身上没力气。”

顾承呼吸深重,闭上眼就不愿再睁开,身体沉甸甸的,好似有千斤重,想要找个依靠缓一缓。

他真的太累了,从身到心。

如果说,陆竽生日那晚的拥抱,是他为了气江淮宁故意而为之,那么眼下这个拥抱就是他全部的支撑,能让他汲取些许力量。

不然他可能会倒下去。

陆竽一动不敢动,人来人往的校门口,无数学生投来八卦又震惊的目光。陆竽想要推开他,手抬起来几次,联想到近期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事,她就怎么也狠不下心。

“顾承,你好点了吗?”过了一会儿,她轻轻地问,有点紧张,还有点别扭。

“站不稳了?”顾承低笑,“你就这点儿力气?”

“不是啊,好多人看着……”陆竽眯着眼,低下脖颈,想把脸藏起来。

恰在这时,江淮宁一行人从学校里出来,远远看见那对不顾他人目光紧紧相拥的少男少女,眼瞳骤然刺痛,脚步停了下来。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免费阅读更新,第214章紧紧相拥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