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这……这……”

沈欢看着两人相拥的一幕,满脸惊诧,张大嘴巴,磕磕巴巴半晌,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顾承和陆竽抱在一起,也不怕被老师当成早恋抓起来!

等等,他们不会在谈恋爱吧?

沈欢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青梅竹马,感情深厚,谈恋爱再正常不过。想到此,沈欢猛地转头,观察江淮宁的表情。果不其然,他目光幽深而笔直地望着那两人,跟自虐似的,眼睛一眨不眨。

至于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整个人僵硬、呆滞,变成了一尊雕塑。

沈欢默默叹息一声,突然想起一桩久远的事,去年陆竽过生日,一群人聚餐,当时顾承和江淮宁就气场不合,空气里火星四溅。

时至今日,他总算看明白了,这两人是情敌,气场能合得来就怪了。

事情已成定局,说什么都晚了。

虽然跟顾承也是朋友,真要论起来,他当然更偏向江淮宁。沈欢拍了拍江淮宁笔直宽阔的脊背,低声说:“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

江淮宁置若罔闻,眼看着陆竽带走了顾承,穿过马路越走越远。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江淮宁喉结滚动,空咽了一下,眼眶因长久的凝视多了些干涉感,他收回视线,一言不发地抬步往面馆走。

沈黎跟上去,回头瞥了沈欢一眼:“你跟他说什么了?”

沈欢无辜地眨眼:“我就是劝他……唉,反正说了你也不懂,你就别问了。”他姐根本不懂江淮宁的心事,跟她说了也没用。

他拔腿追上前面的人:“老江,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啊,我话还没说完。”

沈欢终于拽住他,喘口气缓了缓,在他耳边低低地絮叨:“我当初说什么来着,让你早点表白你不听我的,现在让人捷足先登了吧。本来人家就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一般人比不了,你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得更加用心。你倒好,不紧不慢,还说什么等高考完再表白。等高考完黄花菜都凉了!不过,他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怎么一点预兆都没有。难道高二就开始了?还是说……”

江淮宁脑袋胀疼,太阳穴一跳一跳,本不想跟他说那么多,但沈欢嘴巴停不下来,他有些不耐烦了:“你怎么知道我没跟她告白过?”

沈欢张嘴,话音戛然而止,缓缓闭上嘴巴。

江淮宁向陆竽表白过?

“什么时候?”沈欢追问,“陆竽呢,她是怎么说的?表白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好歹让我给你出出主意。”

江淮宁没提细节,只说结果:“她拒绝了。”

沈欢尴尬地“啊”了声,再次闭嘴,暗骂自己脑子笨,如果陆竽答应了,这会儿江淮宁和她已经在一起了,还有顾承什么事。

沉默良久,沈欢笃定地下了结论:“一定是你告白的时间太晚,被顾承抢先了。”

他说的每句话都像一把利剑,深深地刺进江淮宁的胸膛,鲜血淋漓。

江淮宁不禁反思,真的是因为他来晚了吗?

顾承的确比他早认识陆竽十多年,过往那些岁月里的点点滴滴,他都不曾参与过,比不得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

前面两个男生边走边低声交谈,沈黎没听清他们说了些什么,光从背影都能看出江淮宁的失落。

她是不是做错了?

答案是肯定的。从撕掉那两封信开始,她就不受控制地越错越远,到现在已经有了无法挽回的趋势。

沈黎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快乐,看到江淮宁难过,她的心也跟着绞紧了,备受折磨。

——

晚上骑车回家,一向话多的沈欢也没有说话。

陆竽留意着沿路的超市,无一例外,全部关门了。高三生十点整下晚自习,从学校出来就十点多了,超市一般营业到晚上十点关门。

“附近没有开到十点半的超市吗?”陆竽嘀咕一声。

江淮宁一愣,侧头问她:“你要买什么东西?”

陆竽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回到家,孙婧芳在厨房里忙活,陆竽咬了咬唇,慢吞吞地移步到厨房。孙婧芳听到脚步声回头,笑着说:“是不是肚子饿了?马上就好。”

陆竽走到她身边,细声细气:“阿姨,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孙婧芳关掉抽油烟机,正色道。

陆竽自从住进来,总是乖巧懂事,省心得不像话,从没主动提过要求,孙婧芳第一次听她用这种语气说话,自然无比上心。

陆竽语调迟缓,带着点纠结:“就是……就是我有一个朋友,他刚捐献了骨髓,因为是住校生,条件有限,我想炖点骨头汤带给他,补充一下营养。下晚自习回来的路上,我看到附近的超市都关门了。我想请阿姨明天帮我买点排骨。”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那么严肃。”孙婧芳笑起来,一口答应,“没问题,这件事包在阿姨身上。明天上午我炖好汤,中午给你送到学校去,你再拿给你朋友。”

陆竽哪好意思如此麻烦别人:“我可以自己炖……”

“见外了不是?”孙婧芳打断她,“反正阿姨在家闲着也没事,炖个汤而已,能费多大力气,就这么说定了。”

陆竽不再推辞:“谢谢阿姨。”

“谢什么。”孙婧芳看着锅里的馄饨,一颗颗飘起来,皮薄,煮熟后变得透明,能看到里面的馅儿,她笑了笑,“煮好了,叫淮宁过来吃吧。”

陆竽转过身,想去客厅叫江淮宁,一抬眸,见他就伫立在厨房门口,端着一杯水,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

“馄饨煮好了,可以吃了。”陆竽站在原地对他说。

江淮宁点点头,嗓音有点哑:“嗯。”

——

翌日是周六,学生们自己在教室上自习,重点班进行一周一次的小测。

交完卷子,趁着教室嘈杂,陆竽偷偷从课桌里拿出手机,给顾承发消息。

“放学后别走,我帮你带饭。”

顾承秒回:“得嘞。”

收到回信,陆竽把手机塞回去,上了一会儿自习,放学铃响了,班里的同学纷纷出动,去食堂吃饭。陆竽以最快的速度下到一楼,正好碰见前来送汤的孙婧芳。

陆竽一路跑过来的,满头大汗,弯着眼睛笑:“谢谢阿姨,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孙婧芳拍拍她胳膊,笑意温柔慈爱,“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嗯。”

陆竽抱着不锈钢保温桶上楼,周围都是下楼的学生,她逆着人流,肩膀被撞了几下。陆竽往里挪了挪,挨着墙往上走。

“欸,陆竽,你不去食堂吃饭啊?”刚从四楼下来的沈欢叫了她一声。

他边上是面无表情的江淮宁,注视着她,眸色深沉。

陆竽看了他一眼,很快移开目光,回答沈欢的问题:“你们去吃吧。我让黄书涵给我带了吃的。”

“哦,那我们先走了。”

沈欢看了看江淮宁,眼神带着同情,但是毫无办法,这种事他想帮忙也帮不上。

九班在二楼,陆竽站在教室门口,脑袋探进去张望,班里只有几个学生。那几个学生里没有顾承,她疑惑地皱了皱眉。

不是跟他说了,放学后在教室里等她吗?

“同学,你们班顾承呢?”陆竽拦住一个准备出去的女生,向她打听。

“他没在吗?”女生退回去一步,视线在教室里转了一圈,摇了摇头,对陆竽说,“刚才还在呢,不知道去哪儿……”

女生抬眸看见顾承,话音一顿,笑着轻点下巴,示意陆竽看后面:“这不是顾承吗?”

陆竽愕然回首,顾承沾了水珠的手在她面前一晃,晶莹剔透的水珠洒到她脸上,她蹙着眉嫌弃地躲避,大声喊:“顾承!”

“你刚刚就该这么叫,我在男厕所准能听见。”顾承挑眉,不着边际的话说来就来,不用过脑子。

边上的女生听到这句,憋笑憋得脸通红。

陆竽翻个白眼,把保温桶撞到顾承胸膛,没好气道:“给你带的汤,全喝了,一滴都别剩。”

顾承手掌托住保温桶底部,掂量了一下重量,里面肯定装了满满一大桶。他掀起眼皮看过去,语气玩味:“这么多,当我猪啊。不帮着分担点儿?”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免费阅读更新,第215章一定是你告白的时间太晚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