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委员走下讲台,又有几个同学上台表演。

一节晚自习过半,陆竽身边突然晃过一道身影,速度飞快。她定睛一看,是兴冲冲跑过去的沈欢。

沈欢不管在哪个班里都是开心果、捧场王,因为性格随和欢脱,人缘好得不行。他一站到台上,下面的同学就忘记了老师的叮嘱,纷纷呼喊起哄,给他捧场。

沈欢矜持地弯了弯嘴角,掌心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噤声。

伴随着几道笑声,气氛渐渐安静下来。

沈欢胆大包天地公然拿出手机,点开音乐软件,播放了一首熟悉的伴奏,他举起手机到眼前,一边看歌词一边唱: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漂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

“……”

是beyond的《天阔天空》,沈欢用蹩脚的粤语来唱,大概是此刻的氛围太美好,竟也不觉得他唱得难听,有种别样的感情在里面。

到耳熟能详的副歌部分,许多男生轻声跟唱,挥舞着手臂,教室堪比演唱会现场。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

到最后,全班都在跟唱这首歌,恨不能时间长一点,再长一点,他们还能这样无忧无虑地多相处一会儿。

然而时间的无情之处就在于,它流逝得悄无声息,且不可逆转。

一首歌到尾声,走廊外响起乒乒乓乓的声响,夹杂着逐渐扩大的说话声。

生物老师拉开教室的门,往外看了一眼,没到打铃时间,但考虑到学生们回到宿舍还要收拾,有的班已经提前放学了,大家正在往出搬东西,走廊上脚步声不断,杂乱无章。

“晚会就到这里吧,我们也提前放学。”生物老师回到讲台,面朝班里的同学,笑着说,“该讲的注意事项,相信你们班主任白天已经讲过了,我就不赘述了。祝你们马到成功,金榜题名,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没有任何商量,全班异口同声地喊起来。

生物老师眼眶微热,对着他们挥了挥手,率先离开了教室。

陆竽的书本这两天陆陆续续搬回了江淮宁家,只剩下一摞,她装了一部分到书包里,手上抱着一部分,跟袁冬梅和赵晓晨一起往外走。

身后忽地响起一道略带迟疑的男声:“陆竽。”

陆竽两手环抱着书,回首望去,于巍神色纠结地问她:“能不能加你qq?”

“可以啊。”陆竽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分班几次,于巍是唯一一个高中三年都跟她同班的,也算是有缘分,“我怎么给你,写纸上还是……”

于巍深沉的眼眸滞了一下,似是不相信她会轻易答应,整个人看起来呆呆的,透着股傻气。

“你直接说,我能记住。”于巍声音发颤,强自镇定。

陆竽报出了自己的qq号,不确定他能不能记住,她又重复了一遍。

于巍点点头:“我记住了。”

耽误这一会儿工夫,赵晓晨和袁冬梅已经出了教室,不过没有回宿舍,她俩还在走廊上,看着对面的文科班惊呼。

片刻间,整条走廊都被此起彼伏的惊叫声淹没。

陆竽走出教室的那一霎,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跟她俩一样,站在栏杆处怔怔地望着对面。

不知是哪个班先带头的,白花花的卷子抛向空中,如雪花一般纷纷扬扬落下,地上很快铺了一层白。不仅仅是卷子,还有撕掉的书本。

空气里都是哗啦啦的书页摩挲声。

很快,一个接一个班级加入了这场“人工降雪”狂欢,纷纷撕掉手里的书本,扬手高高抛起,乐此不疲。

有男生大喊大叫:“老子不要来年再战,老子要轻装上阵!冲啊!”

所谓轻装上阵,便是把这些“包袱”统统甩掉。

文理两栋楼每一层中间都用长廊连接起来,回声荡来荡去,响彻整个教学楼上空。

长这么大,陆竽第一次见到这种盛况,从她看见的那一刻起,嘴巴就没合上过,全程惊讶又兴奋。

她没学那些人撕书,她一向爱惜课本,小学的课本到现在还留着,保存得完好无损。她认为这是成长的痕迹,很有纪念意义。

不知道这场热闹要持续多久,如果不是年级主任冲出来拿着大喇叭训斥,陆竽估计这场“雪”要下很久很久。

年级主任严厉浑厚的声音一如往常:“哪个班的?!不许再扔垃圾了!逮住了有你们好看的!”

一声比一声洪亮的叱责声,以往学生们听到要被吓破胆,但是现在,他们丝毫不畏惧。

哪个班的?哪个班都参与了!

大家一哄而散,沿着楼梯往下冲,边跑边跟疯了似的鬼叫。

“朋友们,高考后再见!”

“清北,我来啦!”

“再也不用写作业了!爽!”

“祝大家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一声又一声,回荡在空旷的校园里,被风吹向四面八方,听着就热血澎湃。

陆竽站在走廊上,被来来往往的学生撞了几下,一点不觉得烦恼,跟喝醉了一样,身体轻飘飘,脸颊又热又红,估计是因为大脑神经太兴奋,她始终是笑着的。

“老江怎么还不出来?”沈欢背着的书包沉甸甸,压得他肩膀受不了,索性抱在身前。

话音刚落,江淮宁从教室里出来了,两手空空,浑身轻松。

沈欢愕然地眨了眨眼:“你的书呢,不会也撕了吧?”

江淮宁抱走陆竽怀里的一摞书,淡声回答:“学弟学妹们拿去了,只留了一小部分重要的,我装书包里了。”

沈欢叹服,也能理解,江淮宁是不可能复读的,留着那些复习资料和笔记也没用,不如造福下一届。

“最后一节自习课,是你们班在唱歌吗?”江淮宁把陆竽的书装进自己的书包里,他东西不多,书包有多余的空间。

陆竽从车棚里推出自行车:“你们班听到了?”

江淮宁笑道:“声音还挺大的,听着又不像是二班传出来的,只能是你们班了。”

沈黎看了看沈欢,非常不可思议:“你们班还唱歌了?”

提起这个沈欢就有说不完的话,嘚瑟地扬眉:“是啊,临别晚会,老师准许的。我还上台唱歌了,老江你听到的那首歌是不是《海阔天空》?我带动着唱起来的。”他说着,甩了甩并不存在的刘海,“这就是人格魅力!”

沈黎轻撇嘴角,持怀疑态度:“你唱的歌能听吗?”

“看不起谁?”沈欢单手握住车把,摸出手机,“我让同桌帮我拍了视频,不信你看。再不信你可以问陆竽,陆竽是吧?”

陆竽点了点头,给予肯定:“还挺好听的。”

沈欢的尾巴顿时翘到了天上,恨不得当场给他们再唱一次。

沈黎勉勉强强相信了他的话:“正骑着车呢,怎么看视频,回家再看。”

一盏一盏路灯掠过,明亮与昏暗的光线交替着从脸上晃过,江淮宁看着陆竽的脸,好奇地问:“你有没有唱歌?”

陆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跟她讲话,侧头瞥了他一眼,一板一眼地回答:“我唱歌不好听,会跑调。”

江淮宁印象里确实没听她完整地唱过歌,在家里偶尔会听到她轻哼几句,是在心情好的时候,但她哼唱的都是副歌部分。

许是晚风醉人,又或许是今晚适合放纵,陆竽的胆子大了很多,顺着他的话延伸:“我都没听你唱过歌,啊,不对,之前玩游戏的时候,你唱过两句《江南》,你要不要唱一个?”

江淮宁讶异地挑起眉梢,这可不像是陆竽会提的要求,他似笑非笑道:“现在吗?”

“唱一个!唱一个!”听到这里,沈欢忍不住起哄。

江淮宁忽视了他,只看陆竽,似乎拒绝不了她的要求:“你想……听什么歌?”

“你真要唱啊。”陆竽还有点不敢置信,脑海里跳出最近听的几首歌,江淮宁可能没听过,索性把主动权交给他,“随便,你想唱什么都可以。”

江淮宁唱歌,千载难逢,她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免费阅读更新,第218章高考后再见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