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承一只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紧张又坚定地走向喷泉池边的女孩。

陆竽的发丝被风吹乱,到了这一刻,她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茫然又好笑地望着缓缓走近的人:“怎么只有你,书涵呢?她说有个东西给我看。”

夏季燥热的风吹拂在脸上,她衣着简洁朴素,如天边皎洁的月,那么清纯美好,让人想藏在怀里,不给别人看到。

顾承站定在她跟前,玫瑰花的味道更浓郁了,轻笑道:“是我让她骗你出来的。”

他望着满园的星星灯串,得感谢突如其来的停电事故,让这些星星灯在漆黑的环境里更加闪亮。

陆竽眼睛睁大了一点:“啊?”

“陆竽,我接下来跟你说的话,你听好了。”顾承俊逸的面容在幽微光线里立体分明,瞳仁漆黑,深沉而郑重。

他第一次露出这般严肃的表情,陆竽被镇住,深深地望着他,想要探究些什么。

顾承声线磁性,那些话埋藏在心里很多年了,一直想找个机会说给她听。奈何他的女孩有更重要的梦想要追逐,所以他忍耐着、煎熬着,终于等来这一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喜欢你了。”他低头笑了一下,嘴角挑起,是真实流露出来的开心,“特别庆幸能跟你从小一起长大,见识过你成长路上所有的欢欣和悲伤,也参与了你大部分的生活,未来,我想换一种方式陪在你身边。你愿意吗?”

他背在身后的那只手拿到前面来,是一束玫瑰花,用精致的白色轻纱和珠光纸包裹着,每一片花瓣都鲜嫩柔软。

不是俗气的大红,是由粉色到白色的渐变,清新淡雅,很适合陆竽。

陆竽犹如被掐住了脖子,呼吸窒了窒,太过震惊和难以置信,脸上反倒没有表情。

这时候,藏在暗处的黄书涵、周鑫、邓洋杰、李德凯走了出来。三个男生互相对视,兴味盎然地期待着接下来的一幕。

不止他们,不知哪个班的学生嚷嚷了一声:“花园里有人在告白!”

因为停电跑出包厢的一众人纷纷到花园围观,远远瞧见草坪上的星星灯和相对而立的一对男女,全都沸腾了。

恨不得跟求婚现场的观众一样,大声喊着“答应他”。

顾承无暇顾及他人,一心等待陆竽的回答。

过了许久,她仍是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提起嘴角,露出一个不太自然的微笑:“你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他玩游戏输了,选了大冒险,被要求随便找一个女生现场表白?陆竽这样想。

顾承摇了摇头,故作忧伤地耷拉下眼皮:“人生中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表白,居然被人当成真心话大冒险,你可真会伤人心。”

陆竽脸色微变,喃喃道:“你说真的?”

“不能更真了。”顾承捧着玫瑰花的手不自觉地蜷了蜷,眼睛盯着她,“用不用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可是……可是……”陆竽思绪有点乱,没组织好语言,话说出口显得有些苍白,“我们是好朋友啊。”

“谁也没规定,一开始是好朋友,就要一辈子当好朋友。”挑明心意以后,顾承说的每一句话都很直白,不留一丝猜测的余地,“我现在不想跟你当朋友了,我喜欢你,我想当你男朋友。陆竽,我是认真的,没有跟你开玩笑。你是了解我的,任何事都可以玩笑,唯独这一件,我不可能戏弄你。”

陆竽眯起眼,神色纠结,有种被逼到悬崖边的错觉,脑中蹦出的第一个想法是逃离。

“我……”

她想拒绝,话刚说出口,却见周围有很多学生围观,认识的不认识的,她尴尬极了。

“陆竽,答应承哥吧!”

“我们承哥洁身自好,苦守多年,你忍心拒绝吗?”

“赶紧的,等着喝你俩的喜酒。”

迟迟等不到陆竽的回答,那群发小开始起哄。除了黄书涵,其余几个男生都用手拢在嘴巴旁作喇叭状,呼喊着给顾承助威,试图帮他说动陆竽。

顾承侧头,牵起唇角冲他们漫不经心地笑了一下,很快转回目光,定定地看着陆竽。

在这群发小眼里,没有人比顾承更适合陆竽,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顾承对她的好有目共睹,说是百依百顺也不为过。

以前不知道顾承的心思,他们也就没往这方面想。今晚,顾承叫他们到花园里帮忙布置告白场景,他们才得知他暗恋陆竽多年,一瞬间,很多事情就能想通了。

他们这群发小里,有陆竽、黄书涵、董秋婉三个女孩子,但顾承对待陆竽,始终跟另外两个女生不一样,格外的照顾贴心。

他们都感慨顾承不容易,居然能藏这么多年不被发觉。以他那样桀骜不羁、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性子,能为了陆竽考虑,为了不耽误她学习,硬是等到高考完再表白,光是这份心就很难得了。

陆竽以后跟他在一起,还不得被宠上天。

他们都乐见其成。

陆竽却愈发为难,她皱着眉,不想当众让顾承下不来台,那样会很难堪。他们毕竟有着十多年的友谊,她不想破坏这份美好。

另一边,江淮宁所在的包厢门敞开,走廊上热闹的讨论声传进来,说是九班的扛把子在给重点班的学霸表白。

江淮宁心蓦地一紧。

他跟随人群下楼,只一眼,他就认出了那是顾承和陆竽。顾承手捧鲜花,离得太远,脸上的表情看不清。而陆竽背对着他,江淮宁更看不见她是什么反应。

陆竽内心焦灼,张了张口,嗓音很低:“顾承,你听我说,我对你……”

顾承忽然有些恐慌,上前一步抱住她,一再收拢手臂,生怕她跑掉。他的脸脸埋在她发间,沉哑的声音里是卑微的乞求:“别拒绝我好吗?”…

围观的群众哪知实情,一看到故事里的角抱在一起就以为告白成功了,激动地鼓起掌,欢呼声不断。

“太浪漫了,谁说毕业季等于分手季,毕业分明代表着新的篇章新的开始!”

“那个女生好像是三班的陆竽吧?”

“对,是她!原来她和江校草真的是绯闻啊,人家有青梅竹马的男朋友。”

“我觉得顾承的颜值也不输江淮宁,我就很吃他那一挂的,又冷酷又霸道,却对喜欢的女孩子很温柔,妥妥一个安全感爆棚的拽哥。”

“你吃那一挂也没用,人家现在有主了。”

“哈哈,我就随口说说。”

一言一语,无孔不入,全部飘进江淮宁的耳中。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远处的星星灯闪烁,照亮故事里的角,没人注意到那个耀眼的少年黯然离场。

——

安全通道里是更深浓的黑暗,江淮宁脚踩着楼梯上去,每一步都能响起回声。

他上到四楼,从通道厚重的铁门后面出来,恰好碰见准备下楼的沈黎。

沈黎鼻尖渗出细密的汗珠,微微喘着气:“我上来找你,他们说你不在包厢,我准备下楼去……”

她手里握着手机,灯光晃过江淮宁的脸,要说的话突然忘了。

沈黎看得很清楚,他那双永远神采飞扬的眼眸,此刻被一片猩红替代,像一只受伤的兽,挣脱不开牢笼。

“江淮宁,你怎么了?”

沈黎知道自己在明知故问,她已经从同班同学那里听说了,花园里有人表白,是九班的顾承在向三班的陆竽表白。

陆竽有没有接受顾承,她不清楚,之所以急着前来寻找江淮宁,是想要阻止他前去,不曾想意外撞见他狼狈的样子。

沈黎从未见过江淮宁这般失魂落魄,于心不忍,心头涌上一股冲动,想要跟他坦白一切,想告诉他,他的告白信是她撕毁的……

可是,她没有勇气。

除了告白信,她还给了陆竽错误的信息,让她误以为她和江淮宁早有约定。

沈黎吞咽了一下,试探着伸出一只手,想握住江淮宁垂在身侧的手,给予他一些安慰。她还没触碰到他,他就冷漠地侧了侧身,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当她不存在。

江淮宁浑身低气压,没有心情跟人讲话,哪怕是多年好友,他也没精力应付。

沈黎怔怔地望着落空的手,颓然垂下,回头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闭上眼,眼泪夺眶而出。

他为什么不肯多看她一眼。

江淮宁,我喜欢你,很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