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围观的人都散场了,陆竽才把顾承拉到无人的角落。

“对不起。”

她开口就是道歉,顾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拒绝了他。

哪怕他乞求她不要拒绝,她还是拒绝了。

答案只有一个,她不喜欢他。

顾承苦笑,没有质问为什么,很平静地告诉她:“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了,不可能停止的,陆竽,我可以追你,你现在不答应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

“顾承。”陆竽今天晚上受到的惊吓不轻,嗓音都有些哑了,“我只想和你做好朋友,我们不要……把关系弄得复杂好不好?”

顾承薄薄的眼皮覆下,遮住眼底的情绪,表情却无法遮掩,是受伤难过:“这是连追都不让追的意思?”

“顾承。”

陆竽就只是叫他的名字,没说别的,但她眼里的意思很明显。顾承懂了,她是想说别让她为难。

两人之间沉默了很久,大概有三分钟,或许是五分钟,最后还是陆竽先开口,她一字一顿,想要把话说明白,不想白白给他希望:“你和书涵、周鑫他们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不想伤害你,但我对你真的没有……”

“行,我知道了。”

顾承喉结滚动,阻止她说出剩下的话,他不想听到从她嘴里说出“我对你真的没有一丝男女之情”这种话。

那比直接拒绝他还让他难以接受。

“顾承,你值得一个很好的女生,全心全意对你的女生。”陆竽轻轻笑了,试图让气氛不那么尴尬,“真的,你很好。”

她用温和轻柔的语气,说出了真实残酷的话。

顾承望着她,漆黑眼眸像被晶莹水光浸润过,他想说,在我心里,没有比你更好的女生了。别人是不是全心全意我不在乎,我只想你全心全意对我。

可惜这些话,在她明确地拒绝他后,没办法再说了。

他不想死皮赖脸,把一段关系闹僵。

四周无人,蚊子嗡嗡叫,陆竽手臂被叮了几个包,痒痒的,她搓了搓手臂:“我们回去吧。”

她心情有些沉重,因为她也不确定,今晚过后,他们会不会维持住以往的关系。

顾承递上捧了很久的玫瑰花:“表白都被拒绝了,这束花就别拒绝了吧,就当是祝你毕业快乐。”

陆竽没有犹豫,伸手抱了过来,下巴擦过柔嫩的花瓣,一点清香沾染上她的皮肤。

“谢谢。”她笑着说,“很漂亮。”

两人一前一后从暗处走出来。

整栋饭店昏暗得像个钢铁模型,还没来电,但狂欢仍在继续。

402包厢里,奥赛班一众学霸压抑已久,解脱以后,彻底变成群魔乱舞,玩桌游的、唱歌的、猜拳喝酒的,全都扯着嗓子喊叫,在晃来晃去的手机灯光里,跟疯子没区别。

江淮宁独自坐在角落,一张脸完完全全藏匿在黑暗里,修长白皙的手指拎着瓶酒,一口一口灌进肚里,跟喝白开水一样面不改色。….

李元超找到他,爆了句粗口:“你怎么喝上白的了?”

他以为江淮宁喝的果啤,之前看见了也没阻止,走近了才看清他手里拿的是一瓶老窖白酒。

李元超夺过来,用手机照了照瓶身,看清上面的字。

“靠,五十六度。”他晃了晃瓶子,只剩个底了。

李元超那会儿去了洗手间,没有下楼凑热闹,不知道顾承向陆竽表白的事,只觉得此刻的江淮宁不正常:“你就算毕业了高兴,也没必要这么疯吧。”

江淮宁嫌他聒噪,撑着桌沿起身,跌跌撞撞出了包厢,想去走廊尽头的洗手间洗把脸。

没走几步,模模糊糊的视线里,出现陆竽的身影,她怀里抱着一捧粉白的玫瑰花,下颌擦过花瓣,人比花娇。

江淮宁甩了甩头,想知道是喝醉酒的幻觉,还是真实的。

陆竽抬眸看见是他,愣了下:“江淮宁。”

江淮宁犹如隔雾看花,眼前的一切都有重影,他也分不清是现实还是虚幻,踉跄一步走过去。

他一靠近,陆竽就闻到了浓浓的酒精味,轻蹙眉心:“你喝酒了?”

蓦地,江淮宁倾身,用力抱住了她,两人中间隔着碍事的玫瑰花,被他拽出来掼到地上。他薄薄的唇压在她耳廓,带来滚烫的温度。

陆竽浑身僵硬,整个人好像烧着了。

黑黢黢的走廊里,这会儿刚好没人,她的眼睛瞪到最大,手脚不知往哪里放:“江、江淮宁……”

“陆竽。”江淮宁颤抖着唤她的名字。

陆竽大脑眩晕,是缺氧的感觉:“嗯?”

江淮宁嘴唇动了动,咕哝了一句什么,陆竽心跳过快,压根没有听清,耳尖在发烫,她强忍着那股异样的感觉:“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李元超从包厢里追出来,他担心江淮宁喝多了,再加上停电看不见路,出什么意外。

陆竽看见他,推开了江淮宁,改为用手扶着他:“李元超。”

李元超循声看过来,举起手机电筒照着两人,快步走来,扶住江淮宁另一边:“哥们儿,你还好吗?”

江淮宁清醒道:“我没醉。”

陆竽也不清楚他到底是喝醉了,还是真没醉,听说一般喝醉酒的人都爱说自己没醉。她捡起掉在地上的玫瑰花,看着两人进了包厢。

下一秒,走廊亮起灯光,伴随着各个包厢里传出的惊呼声。

陆竽不适地眯了眯眼,看着空荡荡的走廊,仿佛做了一个短暂的梦,梦里有她渴盼已久的一个拥抱。

梦醒了,什么都见不到。

——

陆竽回到405包厢,坐了没一会儿,聚会就要结束了。

大家互相说着告别的话,心里都清楚,今晚一别,再见面或许是经年之后,有些人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了。这绝不夸张,大家日后奔赴不同的城市读大学,有的毕业后留在外地工作、定居,结婚生子,哪还有机会碰面。….

袁冬梅抱住陆竽不舍得撒手:“再见啦,好好照顾自己。喜欢就勇敢去追,虽说青春总要留点遗憾,但我希望你不要有遗憾。我们鲈鱼是最棒的!”

陆竽眼中有泪,笑着拍了拍她的背,送上自己的祝福:“祝你和你那位长长久久,永不分离,以后结婚记得请我。”

“一定。”

“你说的,我可记下了。”

陆竽的手机响了,黄书涵打来的电话,接通后,听到那边的人含糊道:“陆竽啊,我头好晕,你走了吗?”

陆竽问她在哪儿,黄书涵说了个包厢号。

“我过去找你。”

陆竽找到黄书涵所在的包厢,她趴在桌上,脑袋枕着手臂,边上一个碰倒的酒杯,酒液沿着桌边往下淌。陆竽扶正了杯子,轻拍黄书涵的肩膀:“你睡着了吗?”

黄书涵仰起头,眼睛眯成一条缝,好歹还能认清人:“陆竽,你来啦。”

她一把抱住陆竽的腰,脸埋在她身上,吐字模糊:“黑灯瞎火的,我口渴拿错杯子了,喝了大半杯酒才反应过来。这什么破酒,后劲好大,我现在脑袋晕晕的。”

陆竽摸着她的额头:“你怎么回学校?有同伴吗?”

黄书涵摇头:“顾承他们去网吧通宵,我室友有的回去了,有的在亲戚家住,除了我没别人了。”她紧紧抱住陆竽,摇晃她的身体,“你陪我住宿舍好不好?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睡觉了。”

陆竽很难拒绝她的央求,况且,她喝多了,脑子不清醒,她确实不太放心她晚上一个人住在宿舍里。

“好。我们现在走吧。”陆

竽拉起她,“你能走吗?”

黄书涵借力站起来,东倒西歪,打了个嗝:“能……能走。”

陆竽在饭店门口拦了辆出租车,扶着黄书涵坐进去:“师傅,到昽高。”

司机拍下亮着灯的空车牌,扭头问:“老校区还是新校区?”

“新校区,走东侧门那条路。”

相比学校的正门,东侧门离宿舍楼更近。

车子开出去后,陆竽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夏竹报备情况,然后给江淮宁发了条短信,跟他说,不用等她一起回家。

晚上路况好,一路畅通无阻,出租车停在学校的东侧门。

黄书涵毫无所觉,歪靠在椅背上呼呼大睡。陆竽付了钱,叫了半天才把昏睡的人叫醒下车。

悲催的是东侧门锁上了,陆竽看了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

天上一轮明月,照着不锈钢的栅栏门,泛着银亮的光。

再绕到正门去不知要多久,陆竽豁出去了,拍打着门,叫醒值班室的门卫:“叔叔,开一下门,叔叔。”

这时,一位穿黑色t恤的中年男生走着不正常的蛇形步伐撞过来。

陆竽闻到一阵刺鼻的酒气,想要避开已经晚了,那人撞到她的肩上,吓得她尖叫一声。.

三月棠墨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继续阅读哦,期待精彩继续!您也可以用手机版:wap.,随时随地都可以畅阅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