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宁躺到床上,窗帘没拉,外面的月光倾泻进来。

不断翻涌的酒劲折磨得他难以入眠,眼前浮现顾承和陆竽在花园里相拥的画面,以及在走廊上,他趁醉抱住陆竽时,她僵硬到极致的身体。

她已经是顾承的女朋友了,他应该放下。

顾承那人,别的不论,对陆竽的好是清晰可见的,她做他的女朋友一定会开心幸福。

他们会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吧?然后结婚、生子,没有遗憾地过完一生。

而他,只是陆竽青春时期的一个过客。

她曾承诺过,他们永远都会是最好的朋友。

顾承那么霸道的一个人,明知他对陆竽的心意,或许不会允许她和他私交过密。那个承诺,终究是一句用来安慰他的空话而已。

江淮宁侧躺着,脑袋枕着臂弯,颀长的身躯蜷缩着,弯成一张弓,五脏六腑被酒精侵蚀得难受,想吐却吐不出来。

他好不甘心。

江淮宁深深呼吸,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黑暗中亮起的屏幕有些刺目,他不适地眯起黑眸,找到陆竽的号码拨过去,想要将一腔话说给她听。

就算她要宣判他的“死刑”,他也照单全收。

然而,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她始终没有接听。

江淮宁像是在跟自己较劲,非要她接听不可,不间歇地拨打过去,直到他打到第十六通电话,对面的“嘟”声提示,变成了冰冷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江淮宁终于相信,是她不想接他的电话,关机了。

他忍不住想,陆竽此刻在做什么?是不是在和顾承约会,庆祝毕业,通宵狂欢……可惜他不会知道了。

——

零点将至,路灯撒下的灯光显得清冷而黯淡。

黄书涵挽着陆竽的胳膊,迈着飘忽的步伐,晃悠到学校东侧门。

她清了清嗓子,中气十足道:“门卫叔叔,开一下门啊,门卫叔叔——”

路边树上的鸟儿都被她的大嗓门惊得展翅飞起。

“门卫叔叔睡得也太沉了!”黄书涵拍打着不锈钢栅栏门,绝望地呼喊。

陆竽觉得今晚是住不了宿舍了,身上一分钱没有,酒店也别想了。她有些发愁,想着要不干脆带黄书涵回江淮宁家,她们两人可以睡在她那个房间,反正床足够大。这么做的话,势必会吵醒孙婧芳和夏竹。

“鲈鱼,高中三年,我们规规矩矩,从没做过疯狂的事。”黄书涵仰起下巴观察校门的高度,“不如我们今天违反一次校规吧。反正已经高考完了,学校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陆竽还没反应过来,黄书涵就松开她的手,两手握住栅栏门其中两条竖杆,脚踩横杆,往上攀爬。

她想要翻校门进去!

“黄书涵,你快下来,很危险!”陆竽站在下面,看得心惊肉跳。

她简直怀疑黄书涵又开始发酒疯了,校门的高度看着就有些吓人,她竟然想徒手翻过去。

黄书涵呼哧呼哧喘气:“没事的,我先给你示范一遍,你等会儿照我的步骤来。”

正当她一条腿跨过校门顶部,准备翻过去时,值班室里传出动静,拎着手电筒的门卫走出来,一束光照在了黄书涵脸上。

“啊!”黄书涵吓得叫了一声。

陆竽的心跟着紧了起来,生怕她没抓住掉下来。

——

门卫没有为难她们,听说她们是今天高考完的学生,因为班级聚会结束太晚,她们进不去才出此下策,只教育了两句就打开门放她们进来了。

黄书涵两条腿分开跨坐在栅栏门上,上不去下不来,扁着嘴欲哭无泪,还是门卫帮忙把她弄下来的。

到了宿舍楼,她们又是一阵喊叫,把宿管阿姨叫起来开门。

等她们终于躺到宿舍狭窄坚硬的小床板上,均是长长舒了一口气,只觉得今晚一系列的经历简直可以写成一本丰富多彩的毕业历险记。

陆竽困极累极,却怎么也睡不着,一会儿想起漆黑走廊里那个短暂的拥抱,一会儿想到被偷走的手机。

“唉——”

陆竽不自禁地叹了口气,差点睡着的黄书涵翻了个身,在黑暗里眨了眨眼,眼珠子亮亮的:“睡不着吗?”

陆竽嗯了声。

宿舍里只有她们两个,其余的床铺要么清空了,要么留着被褥等明天搬走。

黄书涵猜陆竽的心思一猜一个准:“是在想江淮宁,还是在想弄丢的手机。”

“都有。”

黄书涵搂着她的肩,心想,陆竽上小学的时候弄丢一块橡皮都能难过一个星期,更何况是一部才用一年多的手机,心里不舒服很正常。

至于江淮宁……

黄书涵说:“他决定跟沈黎在一起那又怎么样,你可以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啊,至少要让他知道吧。有句话说得好,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接不接受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陆竽笑了:“你言情看多了吧,总那么多道理。”

“我跟你说认真的。”黄书涵手肘撑着床面,支起身子,鼓励她迈出一步,“用不用我把手机借给你,你现在就跟他说。就当是深夜梦话,说完挂断电话就完事。”

陆竽推了她一把:“快睡吧。”

黄书涵躺下来,不由得替她感到难过。

“陆竽。”

“嗯?”

“我发现你变了,你小时候可是咋咋呼呼的侠女,为什么长大后就不勇敢了?”黄书涵似是想不通,“我记得你上小学的时候,参加过古诗词朗诵比赛、报名过跳舞节目,你跳的那个嫦娥奔月,我到现在还印象深刻,穿古装太漂亮了。上了初中,你就不爱表现自己了,高二那个班主任让你报名参加演讲比赛,你不肯,他还把你说哭了。”

听她这么说,陆竽也有点怀念小时候的自己。

一腔孤勇,天不怕地不怕的陆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得踌躇不前。

陆竽闭上眼睛:“睡吧。”

——

两人都没有出声后,很快就沉入梦乡。

次日早上,被熟悉的起床铃声吵醒,黄书涵皱着眉,满脸不高兴地咕哝一声:“吵死了,学校有病,放假还打起床铃。”

陆竽推了推她:“我得先回去了,我妈还在江淮宁家里等着我,上午要将东西搬走。”

高考已经结束,她不可能再住在江家。

黄书涵眼睛撑开一条缝:“哦,你走吧。”

陆竽下床后简单洗漱了一下,离开了宿舍,没钱坐公交车,干脆跑着回去,幸好景和苑离学校近。

她到江家时,孙婧芳和夏竹都起来了。

陆竽没在客厅里见到江淮宁,问起他,孙婧芳一言难尽道:“昨晚还叮嘱他照顾着点你,别让你喝酒,他自己倒喝得醉醺醺,被沈欢和他一个朋友送回来的。”

陆竽小心翼翼试探:“他喝醉了吗?”

“醉得满嘴胡话,我给他灌了一碗醒酒汤,这会儿还没醒。”孙婧芳去厨房拿碗,“咱们不用等他,先吃早饭。”

陆竽望着客房的门,抿了下唇,所以他昨晚是因为喝醉了才会抱她。

三人围着餐桌吃完早饭,夏竹就要带着陆竽回家了。

陆竽的东西昨天就全部打包好了,夏天的衣服轻薄,不占地方,一个行李箱就能装完。剩下的都是陆竽的书本,装了满满两大箱,跟砖头一样沉。

孙婧芳提出开车送她们,夏竹没好意思麻烦她:“我已经打电话包了一辆车,等会儿就到,你就歇着吧。”

孙婧芳只好作罢。

等了半个多小时,夏竹的手机响了,是司机到了,上楼来帮她们搬行李。东西不多,分两趟就搬完了。

母女俩跟孙婧芳告别后,走进了电梯。

孙婧芳回身进屋,路过江淮宁的房间,担心他胃不舒服,推开了房门,想叫他起来喝点粥再睡,却见他清醒地坐在床沿,赤着脚踩在地板上。

“你起来了啊。”孙婧芳说,“刚刚怎么不出来送送竽竽,她刚走。”

江淮宁静默不语。

她连他的电话都不愿意接,他也不知道还能跟她说些什么。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免费阅读更新,第226章我喜欢你是我的事免费阅读。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