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婧芳出去后,江淮宁想到她刚刚说的话,蹭地站起来,趿上拖鞋大步走到窗户边。

早晨的阳光大片涌进来,他眨了眨因睡眠不足而略微酸涩的眼,俯视着楼下。

不多时,一个中年男人从楼道门走出来,抱着一个大纸箱装进车后备箱,回身又抱出来一个纸箱。

等了片刻,夏竹推着行李箱出现在视线里,身边跟着背书包的陆竽,微微卷曲的头发披散在肩头,穿着洁白t恤和牛仔短裤,露出一双笔直细白的腿。

江淮宁静静地看着,眼眶的酸涩感更加强烈。

陆竽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车门关上,车窗落下来,露出她模糊的半张脸。她手臂搭在窗户边沿,下巴枕在上面。

她脸上的表情看不分明,但江淮宁凭着对她的了解能猜到,她这副模样大概是忍受不了车里的味道。

车子缓缓启动,往小区门口的方向行驶。

江淮宁撤回了目光,也就没看到,在车子开出去的那一霎,陆竽扭头,仰起脖颈,朝楼上他房间的窗户看过来。

可惜隔着那么高的距离,陆竽只能看到随风飘动的窗帘,以及刺眼的晨光,看不见少年颀长挺拔的身影。

陆竽回家后,身体和大脑都很疲惫,虽然没有夸张到要睡一个星期来缓解,前几天确实是吃了睡睡了吃,什么也没做。

之前总想着等高考结束了,要做这做那,真结束了,反而有些无所事事。

夏竹趁着周末休息带她走亲戚,去探望外公外婆,恰好陆竽舅舅的女儿在家。表姐今年大四毕业,回来住几天就要去外地工作。

“陆竽,考得怎么样?”表姐端来一盘水果,笑着说,“听我爸说你成绩不错,一本应该稳了吧?”

这几天凡是见到陆竽的人,第一个问题就是“考得怎么样”,她已经听了太多遍,回答也千篇一律,简简单单两个字:“还行。”

表姐问:“你估分了吗?”

陆竽摇了摇头,她的手机在高考那一晚弄丢了,到现在还没买新的。

“我带了电脑,你要不对照参考答案估一下分?”表姐兴致勃勃地说。

“好啊,趁我还能记得住自己写了什么。”

表姐回房间搬来笔记本电脑,蹲在茶几边,用搜索引擎找出今年高考各科的参考答案,然后将电脑屏幕转向陆竽,让她自己看,还给她拿了纸笔,方便统计每道题的得分。

陆竽边看边回忆自己在考场上写的答案,在白纸上记下估算的分数,最后加到一起,得出了一个大概的总分。

表姐凑过来问:“多少分?”

陆竽盯着纸上右下角的数字,跟她平时考试的分数大差不差:“620分左右……吧?我也不确定准不准。”

“我的天啊陆竽,这个分数已经很棒了!”表姐激动地拍着她的肩,“想当年,我才考五百多分。我想想啊,620分,上关州大学够了。”

陆竽“嗯”了声,抿着唇笑:“我的目标也是这个。”

“恭喜你。”

夏竹在厨房帮外婆做饭,隐约听到两人的话,手里握着一把小葱急忙跑出来问:“考多少分?”

陆竽还没来得及说话,表姐就先替她说了:“我妹说有六百二十多分,关州大学应该板上钉钉了。姑姑,你现在就可以着手准备我妹的升学宴了,一定得大办特办!唉,可惜我在外地工作,没时间回来参加。”

夏竹眼里都是惊喜,向陆竽确认:“真的啊?六百多分。”

陆竽弯唇笑笑:“差不多。”

夏竹晓得她性子不骄不躁,谦虚得很,实际分数肯定比估算的要高一点,无论如何,这个分数她都相当满意。

“咱家也确实有好多年没办什么喜事了,到时候升学宴一定在家里办。”夏竹满面红光,“跟你表姐说的那样,大办特办,弄得热热闹闹的。”

陆竽都被说得不好意思了,脸颊红红的。

目前高考分数没出来,录取通知书更是没影,居然都在想升学宴的事,太远了。

——

从外公外婆家回来,又过了几天,黄书涵骑自行车来陆家找陆竽玩儿。

“你还没买手机啊,没手机联系起来太不方便了。”黄书涵载着陆竽出门兜风,“想找你只能来你家。”

陆竽抓住她腰部的衣服,微微仰起脸。吹在脸上的风炽热黏腻,头顶树梢上的蝉鸣声不止,卖西瓜的小贩开着三轮车,喇叭里吆喝着“西瓜便宜卖,不甜不要钱”,一切都是夏天独有的味道。

“度假山庄生意火爆,我爸忙得抽不开身。”陆竽说,“最近我妈厂里接了个大品牌的单子,各项工作都得靠她盯着,没时间带我去买。”

说起度假山庄,黄书涵笑吟吟道:“听说山庄内部建得超级漂亮,各种仿古建筑简直跟拍古装电影似的,你这个小老板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识一下?”

陆竽扑哧笑起来,什么小老板。

陆国铭确实是度假山庄的老板之一,得庆幸他当初力排众难坚持了自己的选择,跟着江学文创业。如今开业没多久,他投进去的那些钱已经收回不少。

前几天,陆竽听到他在和妈妈商量争取今年年底在市里买一套房。

“等以后吧,现在浮生居的预订爆满,就算是我去也没空房间。”陆竽说。

度假山庄的名字就叫“浮生居”,取自“偷得浮生半日闲”。

黄书涵只能打消念头,载着陆竽去自己家,叫上董秋婉,三个女生关在房间里,吹着电风扇,边吃雪糕边补剧。

陆竽家里没安装网线,黄书涵家里也是放假后才安装的,还换了新电视,看起来特别高清。

她们追了新版的《笑傲江湖》,又看了之前很火爆但因为高三复习没时间看的韩剧《来自星星的你》,时而笑得前仰后合,时而哭得稀里哗啦。

高考,好像一下子就离她们远去了。

陆竽时常会在某个时刻突然想起江淮宁,在想他是不是已经和沈黎在一起了,他们会去毕业旅行吗?

江淮宁他……会不会偶尔也想一下她这个好朋友。

——

夏竹在繁忙中抽空帮陆竽买了一部新手机,现在的手机型号多样,可供选择的牌子也很多。夏竹赶时髦,给女儿买了个超大屏。

陆竽拿到手机都惊了。

夏竹把新办的电话卡装进去:“我问过营业厅的工作人员,现在办手机卡都要拿身份证实名认证,你原先用的那个号码找不回来了。”

陆竽感到很恼火,里面保存的那么多朋友的手机号都不见了,但也没什么办法。

她适应了一下新手机,到黄书涵家里蹭网,下载了一堆软件,首先点开的就是qq,断网好多天,她想看看有没有错过什么消息。

“书涵,我qq好像登不上去,试了几次都不行。”陆竽皱着眉,把手机递给黄书涵,让她帮忙。

“怎么会呢,你没输错吧?”黄书涵拿过她的手机,“你再念一遍账号密码,我帮你试试。”

黄书涵按照她念的数字,一个一个输入,还是登不上去。

“有密保问题吗?可以试着找回密码。”

陆竽摇头:“这个qq号是顾承帮我申请的,他应该没弄这些。”

黄书涵手伸到背后,从床上摸到自己的手机,给顾承发消息。

那家伙考完试就去北城看妹妹了,一直没回来,qq空间也没更新过,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

但黄书涵觉得,他可能是因为表白失败了掉面子,不好意思再见他们这些小伙伴,尤其是面对陆竽。

好在顾承没有失联,很快回了:“她qq号应该是被盗了,我昨晚看到她在qq上找我借钱,感觉不太对劲。”

黄书涵:“……”

顾承:“她买新手机了?”

黄书涵:“买了。”

顾承:“手机号给我。”

陆竽的新手机号黄书涵没记住,于是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陆竽,让她自己回复顾承,顺便把顾承的话转告她:“顾承说你的号被盗了,有人用你的qq找他借钱。”

陆竽蒙了几秒,捶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道:“该死的小偷!诅咒他以后吃泡面永远没有调料包!”

黄书涵仰头笑起来:“重新申请一个qq号吧。”

“只能这样了。”

陆竽丧丧地垂着头,自从高考完,她就诸事不顺,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运气都用到考试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