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分数出来前,黄书涵跟随妈妈到县城里给服装店进货。

黄母直奔服装批发市场,黄书涵则一头扎进以前经常光临的书店,扫荡一般挑选着杂志和。

她饥渴已久,买到停不下来。

趁着分数没出来,不到判死刑的时刻,她先放纵几天。估计等分数出来,她就要看母上大人的脸色行事了。

她没有估过分,但她的水平摆在那里,今年的题据说普遍有难度,她觉得自己不掉链子就不错了,绝不可能超常发挥。

黄书涵怀里抱了一堆选好的书,店员见她快拿不下了,贴心递过来一个篮子。

“谢谢。”黄书涵笑着接过,却见边上一个男生目不转睛盯着她。

她疑惑地眨了下眼,想了想:“你是叫……于巍?”

黄书涵去三班找过陆竽几次,见过这个男生,他坐在陆竽后面,安静内敛,存在感极低,很少听见他说话。

之所以有印象,是她有次去找陆竽,刚好碰到于巍向陆竽请教问题,她出于礼貌打了声招呼,知道了他的名字。

于巍嘴唇微抿,朝她点了点头,手里拿着一本专业类的书籍,看封面好像是化学实验什么的。

黄书涵见他似乎欲言又止,主动问道:“有什么事吗?”没弄错的话,他刚刚一直在看她,她能察觉到。

于巍拎着书走近,嗓音有些沙哑,不知是不是感冒了:“我最近给陆竽发消息,她都没回,你知道她出什么事了吗?”

他担心陆竽没考好,不想回消息。

可是以她平时的成绩,不应该会出差错,他实在担心。

黄书涵恍然大悟:“你是说qq消息吗?她的手机被偷了,qq号也被人盗了,当然没办法回你。”

原来如此,于巍稍稍安心,她没事就好。他挑起眼皮,嗓音更沉哑了一分,踌躇道:“那个……她还有别的联系方式吗?”

他只要了陆竽的qq号,并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

黄书涵眼眸微眯,狐疑地看着他,于巍立刻解释:“有些志愿方面的问题想要问她。”

“哦,你等等,我把她新注册的qq号告诉你,你自己加她。”黄书涵把一篮子书放在地上,掏出手机找到陆竽的qq号,“你记一下。”

“谢谢。”

于巍摸索着从裤兜里拿出一部灰色的手机,后壳掉了漆,屏幕也碎裂了几条痕迹,跟蜘蛛网一样,快要看不清上面的字了。

他输入了陆竽的qq号,申请添加好友,再次向黄书涵道谢。

——

江淮宁午睡刚醒,接到了清大招生办的电话。

“你好,请问是江淮宁同学吗?我是清大招生办的老师,我们想跟你聊聊高考志愿填报方面的一些信息……”

这个电话打了有半小时之久,最后招生办的老师传递出一个信息,只要他肯报清大,专业任他选择,最好现在就能签协议。

江淮宁早有计划,着重了解了清大计算机系。

对方得知江淮宁有意向,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包括住宿条件和食堂菜色都说了一遍。另外附加一条,只要他愿意,校方随时可以安排机票酒店,诚心邀请他来学校实地参观游玩,想周边游也可以!

江淮宁刚挂掉电话,又一通电话打进来,对方跟他说:“我叫易佳辰,是昽高上一届的毕业生,算是你的学长。我现在在北城大学就读,江淮宁学弟,你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北城大学?你家住在景和苑小区对吧,我姨妈就住在那里,要不我们见面再聊?对了,除了我,还有几个北城大学的校友,我们会给你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江淮宁确定了,他们是北城大学招生办的老师派来游说他的学长学姐。

他已经决定要报清大,自然对北城大学抛出的橄榄枝婉言相拒。对方一听有些急了,列出北城大学种种好处,试图趁着协议没签订前让他改变主意。

江淮宁再次拒绝。

他说得口干舌燥,到客厅倒水喝,又陆陆续续接到几通电话,均是国内排行前几的高校打来的,有的甚至说只要他肯来,四年奖学金名额先给他定了。

孙婧芳在一旁听得似懂非懂:“分数不是还没出来吗?”

她关注过这方面的信息,网上说要到二十五号零点才能查分。

江淮宁握着手机,搭在沙发扶手上,情绪淡淡的,带着刚起床的倦怠:“我的分提前出来了。”

他已经从清大招生办老师那里得知了自己的高考分数。

孙婧芳倏地来了精神,瞪大眼睛问他:“多少?”

江淮宁平静地说:“729分。”

孙婧芳呼吸都窒住了,几秒后,猛吸了一大口气,太过激动,说话声音都是颤抖的:“这个……这个分数是全省第一吗?”

江淮宁摇头。

“这么高还不是第一啊?”孙婧芳不敢相信第一名得有多厉害。

“是不是第一我不知道。”江淮宁说,“我没问,人家也没告诉我。”

孙婧芳哑然失语,拍了他一巴掌:“就知道捉弄你妈。”她欣慰地抚了抚胸口,笑得见牙不见眼,“这下好了,你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圆满了。”

江淮宁依旧没什么表情,靠着沙发,手机在他指尖翻转:“嗯。”

“你怎么还不高兴了?”

孙婧芳看着他的脸,冷冷淡淡的。自从高考完他就这副表情,每天也不出门,沈欢几次前来叫他出去打球他都拒绝了,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发呆、看书。

江淮宁扯了下唇,答得有些敷衍:“没有不高兴。”

“你要不照照镜子,你这副表情是高兴的样子?”孙婧芳对自己的儿子很了解,立刻就想到了陆竽,“话说回来,高考都结束了,也没见你对陆竽有所表示,不是喜欢人家吗?怎么不去追……”

孙婧芳的话都没说完,江淮宁就站了起来,好像听不得那个名字,一听就浑身被针扎一般。

“我去上个厕所。”江淮宁找借口离开了客厅。

——

二十四号,顾承从北城回来了,给朋友们带了礼物。

黄书涵给陆竽发消息,下午去顾承家拿礼物,晚上一起吃顿饭,正好他家有电脑,查分方便。

陆竽心里纠结,自从高考那晚一别,她就没见过顾承,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跟他相处。

黄书涵劝她看开点:“不是多大的事,十几年的交情,总不会因为这个就老死不相往来吧。再说了,要纠结也是顾承纠结,不该你纠结。”

陆竽最终被她劝服了。

下午三点多,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陆竽骑着自行车,刹停在顾承家门口,黄书涵紧跟其后,跳下了车。

门口一棵大杨树,几十年的树龄,树干粗壮,枝繁叶茂,遮下一片绿荫,底下安置了一套竹编桌椅。

顾承的奶奶梁碧玉在树下纳凉,手里持着一柄蒲扇,靠在躺椅上慢慢晃悠着,脑袋偏向一边打着瞌睡。

顾承安静坐在她身侧,低垂着头,额发有点长了,遮住了眼睛。他在给奶奶剥花生,花生仁装进小碟子里,推过去给她吃。

他穿着宽松的黑色t恤,不修边幅,短袖被撸到肩膀,当背心穿。

“顾承!”

黄书涵喊了一嗓子,引得顾承抬首侧目,昏昏欲睡的梁碧玉被惊到了,睁眼看到是两个小丫头,登时笑了起来。

陆竽停好自行车,走过去打招呼:“奶奶。”视线没往顾承身上看。

梁碧玉“哎”了一声:“好长时间没见你们到奶奶家里玩了,现在高考完了,不忙了就常过来,奶奶给你们炸鸡架吃。”

黄书涵连连点头说好,而后,目光直接地上下打量顾承:“北城的水土这么养人吗?你才去多久,怎么长得又白又胖。”

顾承绷起脸,随手抓起一把花生壳扔到黄书涵身上:“闭嘴吧你,树上的知了都没你聒噪。”

黄书涵跺脚,噘着嘴向梁碧玉告状:“奶奶,你看他!”

梁碧玉笑呵呵地举起蒲扇,作势拍顾承的脑袋,教育他:“跟你说多少回了,对待女孩子别这么粗鲁,你这样以后可是要讨不到媳妇儿的。”

顾承听闻此言,下意识看了陆竽一眼。

陆竽微微笑着,却没有看他。

黄书涵扮鬼脸:“听到没有,粗鲁的人讨不到媳妇儿。”

顾承没理她,起身进到屋里,捞出浸在井水里的西瓜,三两下切好,放到不锈钢盘子里端出来。

有黄书涵在一旁插科打诨,活跃气氛,倒没有陆竽想象中那么尴尬。

她拿了一牙西瓜,从容地直视顾承的眼睛:“馨彤情况好点了吗?”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免费阅读更新,第228章粗鲁的人讨不到媳妇儿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