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书涵放下手机后,没过多久就陷入沉眠,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与她相反,陆竽始终睡不着觉,心里装了太多事,不去触碰还好,一旦开了闸门,再想关上就难了。

她在想这半年来与江淮宁生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画面都那样清晰,无一不在提醒她,她有多么忘不了他。

可笑她以前太天真,以为只要暗示自己不再喜欢他就可以真的做到不喜欢。

没用的。

喜欢就是喜欢,给出去就收不回来了。

一瞬间,她又联想到顾承,她让他不要喜欢她、不要追她,又何尝不是强人所难,那种痛苦她感同身受。

陆竽盖住眼睛无声地叹气,彻底没了困意,悄无声息掀开毛毯下床走出房间。

月光洒满院子,陆竽以为外面没人,却不曾想看见一个身影坐在台阶上,一只手搭着腿,修长手指拎着罐啤酒,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溶溶月色下,身影孤孑,侧脸锋锐。

许是察觉到一道视线,顾承掀起眼眸看了过来,愣了一下,轻声唤:“陆竽?”

被发现了,陆竽没躲藏,一手环着手臂,抬步走了过去。

“怎么还没睡?”顾承把易拉罐放在脚边,指了下旁边的小马扎。

陆竽没坐,站在他跟前:“还说我,你怎么也没睡?”

顾承嘴角勾起:“我,夜猫子一个。”

陆竽点头认同,他以前经常通宵打游戏,算是“熬夜大军”里的领头。跟他比,黄书涵都不算夜猫子。

顾承站起来,拍了下裤子上的灰尘,看着院子前面一间平房的屋顶,旁边搭着木梯,他提议:“实在睡不着的话,上去吹吹风?”

陆竽看了一眼,想起小时候,夏天太热了,家里没有空调,到了晚上,奶奶带她到房顶上睡觉,支起折叠竹床,罩上蚊帐。晚风徐徐吹来,送来阵阵清凉。

她睡觉姿势不老实,总是害怕睡着以后会从房顶滚下来,因为家里的房顶没装围栏。

陆竽被小时候的自己逗笑,借助木梯攀爬到房顶上,站得高,果然能感受到从田畦山间吹来的微风。

顾承腋下夹着一卷凉席上来,手里的易拉罐贴在陆竽脸上,她被冰得往旁边躲。顾承轻笑,把一罐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可乐给她:“少喝点儿。”

他把凉席铺到地上,两人坐在上面吹风。

陆竽不知道说什么,没有主动挑起话题,手指扣开易拉环,小口抿着冰凉的可乐。

顾承身体后仰,手撑在身后,仰头遥望漫天繁星,漫不经心道:“时间过得真他妈快,一晃眼高中都毕业了。我还记得你刚转到中心小学的时候,读一年级,瘦瘦小小的,跟火柴棍儿似的,被安排在最后一排的空位。”

陆竽笑起来:“所以班里那个小魔王才觉得我好欺负,放学后尾随我,踹我书包。”

顾承跟着笑了:“然后你飞起一脚,把人给踹趴下了。挺厉害的,当时我看到直接惊呆了,心想以后一定不能惹你。”

陆竽灌了一大口可乐,被冰得挤眼。

“你慢点喝。”顾承偏着头,大咧咧地嘲笑她的蠢样儿。

陆竽放下可乐罐,仰躺在凉席上,这样更方便看星星。

她想通了一些事,不再逃避那个话题,拽了下顾承的衣摆,待他看过来,她说:“我知道让你不要喜欢我会很难,我也尝试过同样的事情,所以更能体会你的感受。顾承,就像你说的,时间过得很快,我们向前看,总有一天会认识新的人,命中注定的那个人。那个人也一定在等着你出现,在你们相遇前,跟你承受着同样的孤独。”

我也尝试过同样的事情……

顾承听懂了,她有喜欢的人,但是跟他一样,求而不得。

“那个人是江淮宁吗?”顾承没忍住,问了出来。

“嗯?”

“我知道你听到了。”顾承不给她糊弄过去的机会,直言道,“我问的是你喜欢的那个人,是江淮宁吗?”

除了他,顾承想不到第二个人。

过了许久,陆竽仍没有回答,仿佛不曾听见他的问题。

顾承想到《琵琶行》里的一句,此时无声胜有声。他自嘲一笑,捡起房顶上掉落的一片树叶,在指尖转了转。

可是他不明白,既然她喜欢的是江淮宁,怎么会求而不得。

江淮宁分明对她……

要不然,那一晚,江淮宁那样的三好学生,不可能冲动跟他打架,脸上挂彩好几天,走到哪里都被人议论。

顾承不再追问,他再有风度,也断不可能替情敌剖明心迹。

江淮宁自己不争取,还指望别人来替他争取吗?

“很晚了,下去睡吧。”顾承云淡风轻的口气,当刚才的问话不存在。

陆竽手撑着凉席坐起身,对着繁星和月亮许下愿望:“祝我们都学业有成,前程似锦,再加一个,得偿所愿。”

顾承笑着拍她脑门,跟以前一样。

“还挺贪心啊。”

黄书涵睡醒口渴,摸到身边的床铺是空的,顿时弹坐起来,没在房间里看到陆竽,她拉开门走出去,房顶上两个身影太明显了。

她望着他们,眨了眨眼,确定是陆竽和顾承两个人。她没有出声打扰,又默默地退回了房间。

陆竽顺着木梯下去,回到房间躺下。

她走后,顾承并没有从房顶上下来,他坐在凉席上,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敲出一根咬在唇齿间,手拢着打火机点燃了,吸了一口,缓缓吐出去。

他大概有点明白打架那一晚,江淮宁说的话了。

江淮宁说,我的理想和她的理想是一样的,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我只会带着她前进,走到终点,不会成为她的绊脚石。

顾承联想自身,前些年荒废学业,游戏人生,从没想过理想和未来。

从一开始,他和陆竽走的就不是同一条路,渐行渐远是必然的结果。

可惜他明白得太晚了,人生没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

睡一觉醒来,梁碧玉做好了早饭,她煮了红薯稀饭,到街上的早餐店里买了油条和小笼包。

陆竽吃饭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忘了把《高考志愿填报指南》那本书带过来。

书是学校让他们订购的,七十块一本,采取自愿原则。

陆竽当时想,他们这群发小肯定会一块填志愿,有一本作为参考就够了,没必要人人都买。她订完就给其他人说了,让他们别买了。

“我吃完回家一趟,把填报志愿的书拿过来。”陆竽咬着小笼包。

“不着急。”顾承说。

“早填完早完事。”

陆竽很快吃完,准备骑车回去。

黄书涵拉住她:“顾承家有电动车,你骑那个比较快。”

陆竽看了眼停在屋檐下的电动摩托车,摆摆手,敬谢不敏:“我骑自行车都够呛,根本不会骑电动车好吗?”

“你真是……憨小鸭。”黄书涵无语地咧了下嘴角。

顾承三两下吃掉碗里的稀饭,抽了张餐巾纸擦嘴巴:“我骑车载你。”

陆竽还愣在那儿,顾承已经走出视线,到客厅柜子里翻出许久没用的另一个头盔,递给陆竽,抬起下巴:“戴上。”

陆竽接过抱在怀里,顾承取下车把上挂着的头盔扣在脑袋上,拧动钥匙推出门外,长腿跨过去,脚尖支地,等着陆竽。

陆竽戴好头盔坐在后座,扶着顾承的腰。

电动车穿过大桥驶向街道,风迎面吹来,灌入鼻尖的是顾承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混着薄荷的清凉味道。

到家后,夏竹刚巧把早饭端上桌,见他俩进来,问:“吃早饭了吗?”

陆竽说:“吃过了,我回来拿书,然后去顾承家填志愿。”

“差点忘了问你,考多少分?”

可能是先入为主,夏竹满脑子都是之前陆竽估的分数620,总感觉这就是她的真实分数。

陆竽伸手在盘子里拈起一只煎饺丢进嘴里,含糊道:“645,比估的分多了二十来分。”

夏竹一脸喜色,激动地拍起巴掌,连连夸赞:“我女儿真厉害。你想要什么礼物,说出来,妈妈都满足你。”

“你已经送我礼物啦,新手机就是。”

陆竽笑了笑,上楼到房间里拿了书,厚厚一本,抱在怀里,跟夏竹挥手:“我先走了,中午回来吃饭。”

“志愿可要好好填,慢慢填,别着急。”

夏竹叮嘱完,坐下来吃早饭,嘴角就没合拢过,时不时笑一声。

直到手机铃声响了,她拿起来看,是孙婧芳打来的电话。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免费阅读更新,第230章那个人是江淮宁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