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竹放下筷子接起电话,声音还带着笑:“婧芳。”

孙婧芳有了预感:“听你声音这么高兴,想必竽竽考得不错吧。”

夏竹谦虚道:“还行。”

“跟我就别卖关子了,考多少分?”

“620……哦不,645,瞧我这脑子。”夏竹拍了一把额头,怪自己记性差,“她刚跟我说的,645分。”

“考得真不错。”孙婧芳笑吟吟。

“还不是多亏了你家淮宁给她补习,以她从前的成绩,将将过一本线,哪里会有这么好。”夏竹话语里饱含感激之情。

“是竽竽自己努力,跟淮宁关系不大。”

“说了这么多,还没问淮宁考得怎么样。是理科状元吗?”

夏竹总听陆竽念叨江淮宁有多厉害,高三次次考试得第一,是老师和同学们心中的理科状元预备役。

孙婧芳也没隐瞒,自然流露出一股喜悦:“嗯,省状元,已经跟清大签好协议了。”

“哎呀,太争气了!”夏竹激动不已,真心实意为她感到高兴,“恭喜恭喜。”

绕了一大圈子,孙婧芳总算问出真正想知道的问题:“成绩出来就能填志愿了,你家竽竽打算报哪儿的大学?我还在想,如果俩孩子在一个地方上大学,互相能有个照应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没避开江淮宁,他此刻就坐在她身边,神情好似入定,但她知道,他听得比谁都认真。

孙婧芳开了免提,夏竹的声音传过来:“我还没问,不过之前听她提过,是要报关州大学。我和她爸不懂这些志愿填报,全凭她自己做主。”

孙婧芳看向江淮宁,后者还是那副表情。

关掉免提,两人又聊了几句,约定了下周两家一起吃顿饭。夏竹坚持要请客,为了感谢他们一家对陆竽近半年来的照顾。

见江淮宁起身准备走,孙婧芳叫住了他:“下周末我们两家一起吃饭,你要去吗?”

江淮宁已经和清大签订了协议,没有填报志愿这一流程,在别人争相讨论读什么大学、选什么专业的时候,他整个人显得格外清闲,了无挂碍。

“再说。”

他扔下两个字,回了房间。

孙婧芳望着他决然的背影,叹气。能做的她都做了,不知道这俩小孩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也无能为力。

——

顾承载着陆竽返回家里,一上午的时间都耗在了电脑前。

志愿要填好几个学校,专业一大堆,挑得人眼花缭乱。

顾承第一志愿报了江城的一所航空航天大学,其余的志愿填的是次等航天院校,就算他想离陆竽近一点,也得考虑到现实问题;黄书涵所有的志愿填的都是北城的三本院校,选择的专业各不相同,用她的话来说,她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专业,听天由命,走一步看一步,或许将来某一天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陆竽的第一志愿没有变过,坚定不移地填了关州大学,第一专业选的是新闻学,且选择不服从调剂。剩下的志愿选了不同城市的大学,名号也都响当当。

另外三个不想跟顾承这个好哥们儿分开,填报了跟顾承同一个城市的大专。其实李德凯当初的招飞体检也合格了,但他文化课的成绩实在太低,被录取的可能性不大,只能放弃飞行员这条路。

大家真的要奔赴不同的城市了。

以前总是一起上学、一起打打闹闹,没想过未来分别的那一天是何种情形……

填完志愿,刚好到午饭时间,梁碧玉留他们吃午饭。他们已经叨扰了一天,再蹭饭就不好意思了,各自打道回府,约定陆竽的升学宴上再聚。

陆竽骑着自行车回家。

陆国铭从度假山庄回来了,已经从夏竹那里知道了陆竽的高考分数,正乐得不行,背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

夏竹说:“你爸都快把我晃晕了。”

陆国铭坐下来,呷了一口茶,一张脸堆满了笑,问陆竽:“志愿都填完了?报的哪所大学?”

陆竽回答:“关州大学。”

“关州大学好啊,离家近,学业不紧张的话,周末还能回家一趟。”陆国铭拍着大腿,为她感到骄傲,“等年底在市里买了房子,回家就更方便了。”

——

吃过饭,陆竽上楼午休,房间里开了空调,丝丝凉气溢出。她拉上了窗帘,房间陷入昏暗。

昨晚睡得太晚,又忙了一上午,她闭上眼很快睡着了。

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为什么说光怪陆离呢?因为在梦里,是布置得花团锦簇的婚礼现场,江淮宁穿着西装站在台上,周围的宾客都是熟悉的面孔,是他们的同学。她作为新娘子,穿着一袭洁白婚纱,挽着陆国铭的手走过红毯。有人踩住了她的头纱,她一回头,是同样穿着婚纱的沈黎。两人连婚纱都一模一样,陆竽惊愕不已。

沈黎的目光像一柄剑,冷冷地刺向她,说:“你不能嫁给他……”

陆竽努力想要走向江淮宁,连头纱都挣脱了,却还是没办法靠近他。

她想看台上的江淮宁会怎么选择,手机却在这时候“嘀嘀嘀”的响起来,一瞬把她从梦境拽回现实。

陆竽睡得太沉了,睁开眼的那一霎,眼皮沉重酸痛,望着昏昧光线里的天花板,足足过了几分钟,才从那种被抢婚的恐惧感里挣扎出来。

只是一个梦而已。她暗示自己。

陆竽坐起来,拉开了窗帘,让光亮透进来。

太阳已经西斜,提醒她睡了整整一下午。难怪脑袋发沉、眼眶发酸,这些都是睡过头的症状。

陆竽摸到手机查看消息,重新申请的qq号里的联系人不多,于巍是其中一个,他问她报了哪所学校。

陆竽回复:“关州大学。”

她礼貌地回问了他考得怎么样,打算报哪所学校。

于巍的分数比她低一点,还没填好志愿,正在考虑中。

之后两人就没有再聊了,陆竽下楼,从冰箱里拿出一根雪糕,重新回到房间,坐在书桌前,翻开了那本《高考志愿填报指南》,上面囊括了所有学校和专业,以及往年录取的分数线。

她开始翻找北城的大学,拿笔圈出来。

陆竽闭上眼,告诉自己赌一把。她吃完了一整支雪糕,冰凉刺激得她头脑清醒,不是一时冲动的决定。

然后她睁开眼,给顾承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一阵噼里啪啦富有节奏感的敲键盘的声音,伴随着游戏特效音。陆竽愣了愣:“你在打游戏?”

顾承“啊”了声。

自从高三决定好好学习后,他就戒断了所有的娱乐游戏,一心扑到学习上。正因为他是最后关头才开始冲刺,分数却比黄书涵考得高,被她骂了好久,还怀疑他是不是作弊了。

“有事儿?”顾承恢复了以往吊儿郎当的语气。

昨夜屋顶上的谈话,多多少少让他明白了陆竽的决心。

她从小一根筋,连小学时期的课本都能留那么多年,更何况是喜欢一个人,半辈子不知道能不能忘记。

陆竽一字一顿道:“我想改志愿。”

“什么?”

顾承太过惊诧,关了电脑,游戏特效音随之消失,他的声音显得清晰无比。

“我把准考证号和密码发给你,你帮我改一下志愿。”陆竽说,“第一志愿不变,其他的志愿全部改掉,我一会儿发给你,你对照着改就行了。”

她赌一把,如果第一志愿被录取了,她就死心,待在省内读大学。如果没被录取,她就去北城。

想离江淮宁近一点,哪怕他身边的那个人不是她。

电话里的沉默持续了很久,顾承哑声说:“好,我知道了。”

陆竽编辑了一条消息,把账号密码发了过去,还有她重新挑选的学校、专业。

顾承扫了一眼,全是北城的大学。

他知道黄书涵报了北城的学校,但他不认为,陆竽改志愿是为了跟黄书涵在一个城市读大学。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免费阅读更新,第231章我想改志愿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