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一个星期,大家都习惯了训练强度,除了皮肤晒黑了一点,没其他不适。

结束后,几个女生还有精力去校外吃自助火锅,吃完在奶茶店逛一圈,一人手里拎着杯奶茶,边聊天边从侧门进学校。

校图书馆前的林荫路上支起了遮阳帐篷,一直延伸到他们训练的网球场前的空地,一个帐篷挨着一个。

每一个帐篷前都汇聚了一圈学生,大部分是穿着军训服的大一新生。

汪雨一手遮额,踮脚张望,看到了帐篷前飘的旗帜,写着“篮球社”,下一个是“街舞社”。

“社团在招新,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汪雨回头问她们。

“去看看吧。”

整个宿舍的人都在这里,大家从前到后挨个社团浏览一遍,在自己感兴趣的社团前驻足咨询。

逛了一圈,陆竽报了网球社和爵士舞社,交了报名表基本就能选上。尽头是学生会的地盘,报名人数比别的摊位多了好几倍。

陆竽挤进去拿了一张空白的报名表,没有笔,等其他人用完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们带笔了吗?”

何施燕从随身带的挎包里找出一支胡萝卜造型的圆珠笔给她:“你要加入学生会?”

陆竽实在找不到空地,趴在何施燕背上填表:“你要加吗?”

“不是,我是说你报这么多社团,忙得过来吗?”何施燕是真的佩服她的精力,“课表我看了,咱们大一的课不少,你报的那两个社团太耗费体力了,再加一个学生会,我怕你吃不消。哦,我差点忘了,你还是班委,得操心班里一堆破事。”

陆竽填完基础信息,举起表交给学生会的负责人,把笔还给何施燕,跟她分析:“我问过了,网球社一般是周六上午活动,爵士舞是周末晚上,不会占据上课时间。学生会的工作应该没那么繁重,很好协调的。”

何施燕吸了一大口奶茶,被她说动了:“帮我也拿一张表吧,我加学生会。”

陆竽侧着身再次挤进去,拽出来一张表:“你少喝点甜的,嗓子都哑了。”

何施燕让她帮忙拿奶茶,嘴巴咬掉笔帽,换她趴在陆竽背上填表,含糊道:“也不想想我嗓子哑了是为什么。”

陆竽笑得肩膀抖起来。何施燕拍了她一下:“别动,字都写歪了。”

下午军训中场休息时间拉歌,紧挨着的三个网球场都轰动了,六七个方阵加入进来,阵势浩大。

各个方阵互相叫嚣着“叫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像什么,大姑娘”。何施燕嘴上吐槽好幼稚啊这帮人,结果到动真格了,她唱得比谁都大声,胜负欲拉到满格,嗓子就这么被喊劈了。

何施燕交了表,问其他人去哪儿了。

陆竽在人群中没找到她们,走着走着就散了:“可能在其他社团那里。”

她俩没走,在树荫下等人,十分钟左右,另外四个回来了。她们确实是去了解社团了,有的报了名,有的没报。

互相交流几句,得知只有陆竽、何施燕、赵芮三人报名加入学生会,能不能被选上还要看这周五的面试结果。

——

学生会的形式比那些杂七杂八的社团要正式一些,面试时间通过短信的方式发到报名者的手机上。不去参加面试,报名则被视为无效。

周五晚上,吃过饭的三人先回宿舍换衣服,穿着一身带臭汗的军训服去面试,估计还没开口就被淘汰了。

何施燕换了条中规中矩的黑色长裙,长发披肩,化了妆,没平时那么张扬明艳,是显气质的妆容。她很会根据不同的场合调整妆面,达到完美契合的效果。

陆竽也稍微拾掇了下,上身是纯白t恤,搭了条牛仔半身裙,衣摆扎进裙腰里,勒出纤细的曲线,裙身后面开了一道叉。脚上一双小白鞋,干净简约。

何施燕坐在她面前,帮她化妆。

陆竽闭着眼,感觉到眼影刷在眼皮上来回拂动,嘴唇动了动:“下回出去逛街,你帮我挑一套化妆品吧,总蹭你的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何施燕举起镜子让她看,“蜜桃色的眼影,适合你。”

陆竽眨巴两下眼睛,很满意:“我也要学着化妆,不能老是麻烦你。”

“行,我教你。”

赵芮等她们好几分钟了,靠着门框,双手抱臂,点了点腕表:“两位大小姐,你们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陆竽从柜子里拽出帆布包,装了几样东西进去,抱了抱赵芮的腰,哄她,“久等了。”

——

面试地点在a17号楼,二楼一间阶梯教室里。

楼梯口堵满了人,走廊上也排了两组长长的队伍。三个女生到前面领了号,站在其他人后面排队。

几分钟后,一个女生从教室里跨出来一只脚,很有学姐风范:“大家别站着等了,进来找位子坐吧,叫到号了再上台面试。”

何施燕个子高挑,有一米七二,拉着两个姐妹率先进去找好了座位。陆竽绞着手指,肉眼可见的紧张:“当着这么多人面试啊?”

何施燕拍拍她:“把你竞选班委那套演讲原滋原味搬上去就行了,相信我,没问题的。”

肩膀又被拍了两下,陆竽扭头,何施燕一脸无辜:“怎么这样看着我?”

“不是你拍我的吗?”

一道含着浅笑的男声从身后强行插入:“后面。”

陆竽扭头的幅度大了些,陈嘉林那张近距离的帅脸映入视线,他的手在脸侧挥了挥,跟陆竽这几天在草丛里发现的那只流浪橘猫一样,憨中透着喜感。

“你这么在这儿?”陆竽问了句废话。

陈嘉林答得一本正经:“首先,我肯定不是来上课的。”

何施燕扑哧一笑,笑完连忙捂住嘴,露出的一双眼浅含抱歉,仿佛在说我不是故意打断你的。

陈嘉林说:“没关系。”

赵芮盯着他看,他嘴角的那抹笑真晃眼:“你要加入哪个部门?”

陈嘉林知道她是陆竽的室友,晃了下手里的号码签:“宣传部。”

何施燕挑眉:“你不会是跟踪我们陆竽吧?”

陈嘉林听出她话里传递出来的讯息,假装不懂,拿眼神去看陆竽,有点吃惊:“你也是宣传部?”

陆竽跟他一样,晃了下号码签,是蓝色的,宣传部就是蓝色。

陈嘉林没掩饰自己的好心情,别开脸时嘴角向上勾了下。前排三个女生头转回去了,没看见他明媚舒展的眉目。

陆竽视线转开的过程中,捕捉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隔着几排人群,她不确定,眯着眼努力辨认,然后妥协了,从书包里掏出眼镜戴上。这下终于看清楚了,确实是于巍。

陆竽很意外,高中三年,她和于巍都在一个班里,于巍从没参加过任何班级活动,连男生们最热衷的运动会他也无动于衷。

竟然在学生会的面试现场见到他的身影,她心里的震惊不亚于太阳从西边出来。

于巍也看到她了,对她微微笑了一下,带着礼貌性质,笑容很浅。

得益于陆竽戴了眼镜,没有忽略他脸上的笑,默默慨叹一句,何止于巍,她不是也变了吗?

随着年龄增长,踏入不同的领域,人都是会变的。

——

面试流程走完,学生会干部让他们回去等消息。面试通过的人会收到一条短信,没收到任何消息就代表没通过。

一群人稀稀拉拉出了阶梯教室,陈嘉林拨开几个人,挤到陆竽身边。为了不显尴尬,他的话是对着三个人说的:“你们去吃夜宵吗?”

何施燕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你请吗?”

“走吧。”陈嘉林等的就是这句话。

何施燕就是口嗨一下,没曾想他答应得这么爽快,她反倒被架起来下不来台,不敢替陆竽做主,只好向她求救。

陆竽两只手握着手机发消息,没接触到她的眼神,何施燕着急,捏了捏她手臂以示提醒。

幸好陆竽的耳朵没罢工,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被何施燕捏了下,她收起手机,没有驳她的面子:“吃什么?”

陈嘉林很开心:“你来定。”

陆竽看向另外两个室友,何施燕不敢再擅作主张,给了她一个“随便”的眼神,赵芮也不说话。陆竽摁了下眉心,还得她来决定:“吃麻辣烫吧。”

何施燕和赵芮都没意见,陈嘉林自然没意见。



wap.

/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