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食堂出来,陈嘉林送三个女生到女生寝室楼下,停在栅栏门外目送她们进去。

吃饱喝足的何施燕摸了摸肚皮,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个动作不雅,放下了手,扭头盯着陆竽看:「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那位帅哥对你的心思。」

太明显了。

司马昭之心都没他明显。

陆竽仰头望天,轻轻叹口气:「所以我没给他请客的机会啊。」

请了客就等于欠了人情,回头还得想办法还,她不喜欢这种牵扯。晚上这顿夜宵,她把她们三个消费的钱打给陈嘉林了,转账到支付宝,无法退回。

「你是怎么想的?」几次接触下来,何施燕觉得陈嘉林这人不错,长相好,气质干净阳光,最重要的是进退有度,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陆竽拎着帆布包的带子荡来荡去,慢悠悠地说:「没什么想法。」

赵芮嘴快,没组织好语言就着急开口:「没想法还跟他来往,这不纯纯的吊着人玩儿吗?」

陆竽和何施燕同时看她,赵芮尴尬,赶忙摆手,笨拙地辩解:「我不是那个意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脸都涨红了,显出几分急切。

「话不是这么说的,人家又没有表白,不可能一上来就划清界限吧。」何施燕说,「大家都成年了,处事不该这么绝对。」

赵芮跟陆竽道歉,陆竽摇摇头,当她心直口快,没往心里去。

回到宿舍,没出门的三个人已经洗漱完躺床上了,都在玩手机。汪雨翘起脑袋:「你们回来了?还顺利吗?」

何施燕扶着床架换掉高跟鞋:「面试结果要过两天才能知道。」

「你们肯定没问题的。」汪雨躺回去,继续看综艺。

陆竽提着暖水壶去卫生间洗澡。

宿舍里带的这个卫生间没装淋浴喷头,洗澡需要自备热水,跟高中差不多。不想凑合就去澡堂里洗,但澡堂距离寝室楼很远,绕了大半个学校,快出侧门了才到,时间晚了还是只能在卫生间里简单冲洗。

陆竽沾湿毛巾擦洗身体,思考何施燕的问题。

她是怎么想的?

她想如果能在大学里遇到一个喜欢的人,挤掉心里那个人的位置就好了。

可她刚伸出一只试探的脚,就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不管是谁,她都会下意识拿他跟江淮宁比,然后得出一个结论,比不过江淮宁。

江淮宁是独一无二的,是她崇拜的人,喜欢的人,谁也比不了。

陆竽觉得自己有病,药石无医。

何施燕不理解她为什么报那么多社团,既当班委又加学生会,恨不得把所有空余时间占得满满当当。因为她不想让自己停下来,一旦停下来,那些思念就会跟来年春天的野草一样疯长。

陆竽不知道时间久一点能不能抹掉江淮宁在她心里留下的痕迹。

或许能,或许不能,目前的她没有答案。….

她能做到的就是远离他的世界,这样她才有可能忘记他。

只是有可能而已。

——

中间隔了一天,陆竽早上刷牙的时候收到学生会发来的短信。

根据那位学姐的提示,收到短信即代表面试通过,她就没急着点开短信内容,漱了口,洗完脸,坐下来护肤时,抽空看了眼。

确实被录取了。

陆竽的开心表现在脸上,这证明她被认可了,是值得开心的事情。

何施燕的反应比她夸张,拿着手机从卫生间冲出来,拖鞋差点跑掉了,脸上还挂着没冲干净的洗面奶泡沫:「啊啊啊!我被录取了!陆竽你呢?」

陆竽说:

「我也被录取了。」

「真好。」何施燕扭了扭屁股,「以后咱们可以一起活动了。」

她想起了赵芮,认为她和陆竽都能被录取,那么精心准备了长篇发言稿的赵芮肯定不会落空:「赵芮?」

赵芮没有收到短信,嘴唇抿得很紧。

何施燕立刻明白了,收敛了兴奋劲儿:「可能短信是分批发的。」

一直到早饭吃完,赵芮都没收到短信,猜到自己被刷掉了,心情差得没法掩饰。

宿舍几个人得知以后,安慰她不用放在心上,一个学生会而已,想锻炼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大学里的活动很多。

赵芮爱钻牛角尖,越是有人安慰她,她越忿忿不平:「学生会选人看脸吗?那天就我没化妆。」

她这么说,其他人就不好再说别的了,默默走开,去做自己的事。

赵芮只是有点不甘心,前天晚上面试,大家都在阶梯教室里,她观看过陆竽和何施燕的面试过程。她们上台的发言很简短随意,而且面试官问何施燕,当学生会的工作和学习相冲突,她该如何平衡,她没答上来,结果却被选上了,还不是看她长得漂亮。

——

九月的最后一天,军训生涯落下帷幕,参加完汇报表演就宣布放假了。

陆竽第一次网上购票,没有经验,不知道国庆假期的票那么难买,等她查询的时候,从关州到靳阳的火车票、高铁票都售空了,连张站票也没有。

宿舍里几个人都在收拾东西,叮铃哐当一阵响,准备回家,或是去旅游,只有家在本地的陶念慈和没买到票的陆竽不紧不慢。

何施燕心疼她:「宝贝,你都不知道提前订票吗?」

陆竽瘫坐在床上,手机屏幕是购票界面,她不断在刷新:「没想到。」

「那你怎么办?」何施燕拎着一个小行李箱直起身。

「不知道。」陆竽生无可恋脸。

陶念慈说:「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家吧,咱俩还能作伴儿,我爸妈去外地旅游了,我家就奶奶在。」

住在别人家里多不方便,陆竽拒绝了。

何施燕看了看时间,该出发了:「高铁站有点远,我现在得走了,你照顾好自己,有事电话联系。」….

陆竽跟她挥手道别。

宿舍里的人一个接一个走了,最后连陶念慈也走了,只剩下陆竽一个人。

她躺到床上,粗略地给自己制定了假期安排,干脆七天都待在宿舍里追剧、看书,反正食堂正常营业,不会饿死她。

陆竽给夏竹打了电话,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妈,我没买到回家的票,可能不回去了。」

「宿舍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没有,就我一个。」

「啊?」夏竹的声音变了,「你一个人怎么能行,要不还是想想办法回来吧,坐大巴不行吗?」

没等陆竽回答,夏竹就想到了,坐大巴不行。陆竽晕车严重,大巴那种颠簸程度,可能还没到家,她就先吐死在路上了。

夏竹:「你打算怎么办?真不回家?」

陆竽躺平,可怜兮兮地说:「我也不知道。」心里想回家,现实不允许。

夏竹不忍心让她一个人住宿舍,想想都凄惨,她豁出去了:「我让你爸包一辆车过去接你,顶多路上多花些时间,你还能在家待几天。」

陆竽不想那么麻烦:「别了,放过我爸吧。浮生居指望着国庆节爆单,他现在估计忙得脚打后脑勺。」

母女俩的一通电话结束,陆竽手机里进来一条消息,来自许久没联系的沈欢。

「你国庆假期回老家吗?

」沈欢是来跟她诉苦的,「我他妈没买到票,一张票都没有你敢信?」

同是天涯沦落人,陆竽心理平衡了:「不回老家。」

沈欢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你不会也没买到票吧?」

陆竽:「恭喜你,答对了。」

沈欢:「哈哈哈哈哈。」

陆竽:「……」

两个可怜人聊了没几句,收起心思继续去刷新购票界面,祈祷会有几张退掉的票跳出来让他们捡漏。

陆竽都快放弃了,黄书涵给她发来一条消息。

「你国庆去哪儿?回家吗?」

陆竽只好把自己的凄惨经历再讲一遍。黄书涵没有笑话她,还邀请她:「鲈鱼,来北城玩吧,我招待你。」

北城……

像是打开了记忆的开关,陆竽忽然顿住了。

黄书涵又发来一条:「我刚才看了,关州到北城的票还有。我把我爸赶去公司住,咱俩住他的房子,我带你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

三月棠墨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继续阅读哦,期待精彩继续!您也可以用手机版:wap.,随时随地都可以畅阅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