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二日,清大迎新晚会,每个班强制要求一部分人去现场观看。

江淮宁不感兴趣,没打算去,吃过晚饭就拿了书和电脑去图书馆占位子。胡胜东给他发了十来条信息,全部石沉大海,没收到丁点回应。.

胡胜东牙根疼,他被谢柠威胁,务必要把江淮宁绑到迎新晚会现场。她也不想想,江淮宁是个人,又不是一个物件儿,是他想绑就能绑得住的吗?

胡胜东在宿舍没找到人,去了图书馆。

江淮宁自打入校,活动地点基本上是固定的,教室、图书馆、宿舍、食堂,想找他并非难事。

图书馆太大,胡胜东从下往上一层一层地转圈,终于见到要找的人。

江淮宁面前摆着笔记本电脑,修长漂亮的手指轻敲键盘,偶尔看一眼手边的资料,见到这一幕,他都不想去打扰他了。

胡胜东捏了下眉心,还是走了过去。

旁边的椅子被拉开,江淮宁余光扫见有人坐了下来,他没去看,视线紧盯着屏幕,眉心微蹙,是思索的状态。

胡胜东等他完成这一阶段,这才低声跟他说话:「跟我出来一趟。」

江淮宁瞥他一眼,用嘴型比划:「有事?」

胡胜东点头,江淮宁合上电脑,东西都放在位子上没拿走,跟他到自习室外的走廊上,耐心不足的样子:「什么事?」

「迎新晚会,你去吗?」胡胜东没提谢柠,提到她,他肯定更不想去。

江淮宁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他,他大费周章地找过来,仅仅是为了问他去不去迎新晚会,他闲的吧?

「不去。」江淮宁转身欲走。

胡胜东没辙了,生硬地拽住他:「就当是陪我去行不行?」

「有病?我为什么要陪你去,你一个人去害怕?」

「不是,我有点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

「到了再说。」

「你不说我就不去了。」

两个大男生在走廊上讨价还价,跟菜摊前为了抹去两毛钱而拉锯战的阿姨没区别。江淮宁的油盐不进超出了胡胜东的预想。他以前根本不是这样的,他以前很好说话的,朋友的要求他能答应就会答应,不会推三阻四。

他忘了,江淮宁早就不是他认识的江淮宁了。壳子还是那个壳子,里面的灵魂换了一个新的,他不认识的。

胡胜东很想撂挑子不干,但谢柠的恳求就在他耳边回旋,他也不能坐视不理,因为谢柠很少用那种语气求人。作为多年好友,他于心不忍。

「我求你了行不?」胡胜东打起了感情牌,「凭咱俩多年的交情,你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江淮宁眉头都没皱一下。

胡胜东再接再厉:「我给你跪下了,我叫你爸爸行不行,江大少爷。」

——

胡胜东收到谢柠的微信:「他来吗?」

「来。」

废了他不少唾沫,又是乞求又是答应了一堆不平等条款,总算把江淮宁请出山了,谢柠欠了他天大的人情。

谢柠真心感谢他:「东子出马,一个顶俩。成功了我请你吃饭。」

什么成功了?胡胜东想问她,转念一想,还能是什么,他不是早就猜到了吗?

江淮宁单肩背着书包,手攥住书包带,行走在校园里,大晚上也能吸引一批目光。胡胜东习以为常,他就是天生自带光环的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到了晚会现场,胡胜东给谢柠汇报:「我们到了。」

谢柠在后台做准备,她从没这么紧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镜

子里的自己。她挑了一条白色的长裙,轻婚纱主题的,蕾丝和薄纱融合成最柔美的裙摆。脸上的妆容每一处都花了心思,力求给江淮宁留下最深刻美好的印象。

她担心江淮宁不会待太久,跟前面的学姐协商,让她的节目先上。

主持人报幕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递到每个角路:「接下来,有请哲学系大一新生谢柠为大家带来一首原创歌曲,《与你有关的事》。」

「原创歌曲」四个字将今晚的气氛送上第一个高潮,再看到灯光下演唱的女生那么漂亮耀眼,掌声就自发地响了起来。

女孩就像一枝白玫瑰,柔软纯洁,又带着坚韧的刺,她可以展露温柔的一面,也可以竖起尖刺扎伤人。

这一刻的她,是温柔的、美丽的,像新娘子。

谢柠其实冻得腿和胳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她对江淮宁的一颗心滚烫如火,足以驱散寒冷。

她准备了很久,从歌词到伴奏,再到今晚这一切,都是为了江淮宁,希望能获得他的青睐。即使他们做了几年的朋友,互相了解彼此,她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告白成功。

如果成功了,皆大欢喜,如若不成功,她就继续跟他当好朋友,反正她脸皮比较厚,他是知道的。

江淮宁听到谢柠的名字就猜到胡胜东把他骗到这里的目的,想要离开,却被胡胜东死死地拉住胳膊。

「松开。」江淮宁一句歌都没认真听。

胡胜东是真觉得他有点不近人情了:「谢柠对你的心思,我一个旁观者看了都动容,就算不喜欢她,至少等她唱完这首歌。」

这时候,谢柠的歌声停止,话筒里有细微的喘息声,被放大了:「这首歌是我写来送给一个人的,他就在现场。」

场下所有学生跟鸽笼里的鸽子一样,前后左右转头寻找被告白的男主角。

不用找了,谢柠亲自揭晓:「江淮宁,我喜欢你,你愿意让我做你女朋友吗?」

她表白的人是江淮宁啊,似乎一点也不惊讶意外。

江淮宁先是在这一届新生群体当中脱颖而出,随着军训结束,他的名字就像风,吹遍了整座校园。再到国庆节收假,北城各大高校的贴吧都出现了他的照片,盖的楼上千层,花式夸赞,还小小地上了一回热搜,词条是「盘点这一届新生的颜值」。他的未精修照片盖过了那几所演艺学校的校草。

长得好看的大有人在,但长得好看还智商超高的就屈指可数了,江淮宁是那屈指可数里头的第一名。

不知哪位好事者打起了追光灯,在台下观众群体里寻找江淮宁。

胡胜东想过谢柠会在表演完节目后向江淮宁表白,但他没料到她这么大胆,敢拿着话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开表白。

他不再阻拦江淮宁,松开了手。

那束追光灯恰好打在江淮宁身上,把他将要离开的背影照得一览无余。江淮宁被迫停下,回头看了眼:「抱歉。」

谢柠抿了下嘴,精心打扮过的脸颊破碎感尽显,眼眶里多了热意,她拼命忍着,没有露怯:「江淮宁,我再问你一遍,你要不要当我男朋友。」

江淮宁还是那两个字:「抱歉。」

谢柠的手垂了下来,话筒太重,她握不住了,从手心里滚出来,掉在地上发出「砰」一声。

声音被扩大数倍,发出巨响,是那个女孩心碎的声音。

江淮宁从众人视线里离开了,没有丝毫犹豫留恋。

「好高冷啊,也不说句安慰的话,我要是那个女生,要哭死了,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你想想,如果不喜欢人家,不决然地拒绝,不等于给人希望吗?」

「那个

长相确实有让人发疯的资本,听说是南合的省状元。」

「南合省啊,那是挺牛逼了。」

那些或赞叹或唏嘘的话被江淮宁抛到了脑后,他没有再去图书馆,直接回了宿舍,把书包放在椅子上,坐下喝完一杯水。

江淮宁仰起头,看着顶上的灯,已经过去十天了,在人潮涌动的街头一闪而过的那个身影,在他眼前晃了十天。他那天找了很久,始终没有找到陆竽,他自己都开始怀疑,那是不是一个幻觉。

但他得承认,即使没有那一瞥,她也没有哪一刻从他心里抹去过。

「卢宇,你作业写完了吗?」门被推开,隔壁宿舍的男生探进来半边身体。

江淮宁猛地回神,再一次条件反射,回首看去一眼。几秒种后,眼里的亮光熄灭,慢慢转回头,望着窗外已然黑透的天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