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婧芳目光不经意瞥过江淮宁的脸,一再求证:「没在大学里交男朋友吗?我们竽竽这么漂亮,肯定有很多人追吧?」

她就是要故意刺激她那个傻儿子,既然对人家有意,还不赶紧采取行动,等着将来后悔吗?

对于长辈问出的这类问题,陆竽不知作何回答,只能用微笑掩饰尴尬:「也……也没有很多。」

孙婧芳做了个夸张的惊讶表情:「也没有很多,意思是有人追?」

怎么回答好像都不对劲,陆竽索性不说话了,干巴巴地笑了笑,给自己夹了块排骨,把嘴巴堵住了。

江淮宁没有领会到孙婧芳的良苦用心,他面色冷淡,端起手边的椰汁一饮而尽,冰凉清甜的口感,并没有缓解他的心情。

陆竽分明在和顾承谈恋爱,她没承认,或许是不想让长辈们知晓,亦或是不想让除了家人以外的其他人知晓。

明知见了面仍会心痛,他还是在听说她问起他后,马不停蹄地赶完课题作业回来了。

果不其然,等待他的只会是更深更重的痛苦。

痛苦过后,再次分别,便是疯狂的思念。

江淮宁以前没想过自己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样,现在他知道了,大概就是想见她,见了又会难过,但还是想见,难不难过就不那么重要了。

陆竽听到大人们换了话题聊,偷偷松了口气,重新拿了一个空碗,给自己盛鸡汤,顺便问江淮宁:「你喝吗?」

不喝。

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嘴巴说出来是另一个答案:「喝。」

他把碗递过去,陆竽给他盛了一碗,放在他面前。江淮宁刚好伸手去接,指尖相碰,似有细微的电流划过。

江淮宁听见自己不理智地低声问:「为什么骗人?」

陆竽正喝汤,闻言顿了一下,眼神里有茫然不解,她什么时候骗人了?她骗谁了?

江淮宁理智回笼:「算了。」

陆竽不想算了,想追问,嗡嗡振动的手机打断了她。

她的手机搁在桌面,江淮宁看到亮起的屏幕上来电显示「顾承」,敛下眼睫,掩盖了眼底漫上来的落寞。

陆竽侧过身接起电话,手捂在嘴旁,以尽量不打扰到其他人的音量说:「你到了?我这边吃得差不多了,马上出来。」

顾承的摩托车停在浮生居外,他立在车身旁,嘴巴咬下皮手套:「不着急,你慢慢吃。」

江淮宁听到了电话那边的声音,温柔沉稳得不像他印象里那个狂妄嚣张的顾承。

陆竽匆匆喝完碗里的鸡汤,烫得吐了吐舌:「妈,黄书涵约我去桥头放烟花,你们慢慢吃,我过去了。」

陆延眼睛放光:「我也去,我也去!」

陆竽就猜到他会跟着去:「没说不带你。」

夏竹知道是他们那群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没有拘着她:「那你带上你弟弟吧,注意安全,别玩太晚。」….

「知道啦。」

陆竽离开座位,从衣架上取下羽绒服穿上,一只手伸进袖子里,眼睛还盯着江淮宁的后脑勺,只知道他长得好看,从这个角度看,他的头型也完美。

她跑回座位,手指点了点江淮宁的肩:「你去吗?」

江淮宁说不去。

陆竽没有问第二遍,扯着陆延脑后的兜帽出门。

她的身影阻隔在门外,江淮宁的心空了一下,但他已经习惯这种感觉了,很清楚经过时间治愈,他会重新适应失去她。

可这一次,与她见面的后劲太大,他无法再适应,起身拎着外套追了出去。

——

黄书涵

和顾承在聊天,浮生居里透出来的灯火映在他们脸上。

顾承的专业有仪表要求,他剪掉了那头野草般杂乱的头发,剃成了板寸。大家常说板寸头是检验一个男生颜值高低与否的标准。黄书涵深感赞同,顾承那张脸看了十几年早就看腻了,换了个发型,她居然觉得眼前一亮。

整张脸毫无保留地展示出来,没一点遮掩,就能直观地感受到他的五官和脸部轮廓有多抗打了。

「你们学院有女的吗?」黄书涵问。

这种酷哥应该挺招女生喜欢,他现在没以前那么嚣张,气质上收敛了几分,像极了受到情伤的痴情男人,容易引起女生的怜爱。

顾承眉峰一挑:「问这个干什么?你想去?」

「我这瘦胳膊细腿儿的,去了还不是找死。」黄书涵有自知之明,「我就问问。」

「你还瘦胳膊细腿儿?」顾承上下打量她,蔑视意味很浓。

黄书涵被气到,飞起一脚,因为穿得太厚,动作受阻,差点把自己掀翻在地,踉跄着后退一步才站稳。

顾承笑得肩膀都在抖:「嗯,瘦胳膊细腿儿。」

黄书涵跳到他身后,在他背上打了一拳,见到陆竽出来,她才收起动作。

顾承取下车把上挂的小号头盔给陆竽。

陆延看到他身旁停的那辆酷炫到极致的黑色摩托车,嘴巴张圆了:「哇!顾承哥,我要坐你的车!」

黄书涵警告小孩:「你顾承哥的车小孩子坐不来,转弯的时候能把你甩下来。乖,坐姐姐的小电动。」

陆延噘起小嘴,不情不愿地坐在黄书涵的电动车后座。

顾承载着陆竽,一拧油门,摩托车在山底发出轰鸣噪音,眨眼间蹿出去,将灯火辉煌的浮生居甩在身后。

陆竽抓着顾承腰侧的衣服,寒风吹得脸疼:「你开慢点,好冷。」

顾承减慢速度,声音闷在头盔里,微微低沉:「傻不傻,头盔上的挡风罩拉下来。」

陆竽被提醒才想起来,抬手拨下挡风罩,风吹不到她的脸了。

江淮宁晚到了一步,出来时只能看见一抹远去的影子,顾承宽阔的背为陆竽挡住风,两个头盔是一样的黑色,一大一小。….

桥头的烟花放得盛大无比,陆竽拍了很多照片,发了九宫格朋友圈,中间那一张放了自拍照。

室友在下面评论:好美。

——

春节过后,陆竽一家回到市里,把两位老人哄过来住几天。

过年期间亲朋好友走动频繁,特别是陆国铭开度假山庄赚了钱,在亲戚间传开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新家地址,纷纷上门拜访。

夏竹不止一次抱怨过,有些亲戚连家里的两位老人都记不得了,开口就让陆国铭帮忙在浮生居安排一个职位,哪怕是打扫卫生也行。

陆竽不喜欢这种场合,也应付不来,听说今天又有亲戚登门,她一大早就溜了。

打车去县城,跟黄书涵逛街吃饭。

在商场里吃了顿烤鱼,黄书涵她妈打来电话,她在熟识的一个服装批发商那儿订了一批货,已经付过钱了,叫黄书涵过去取货,顺道带回来,免得她再跑一趟县城。

黄书涵两眼一黑,服了她妈。

「我还得对着单子清点货物。」黄书涵扶额,「杀了我吧。」

「要我帮忙吗?」

「你回市里,我回乡下,咱俩不顺路。」黄书涵说,「下次有时间再聚吧。」

黄书涵打车走了,只剩陆竽一个人,手里拎了杯红豆奶茶,站在路边等红绿灯,倒计时21秒。

她盯着数字,对

面刚好来了一群学生,穿着眼熟的黑白拼色的校服。

陆竽抬手腕看表,十二点了,昽高放学了。

红灯倒计时结束,她往那边走,对面的学生往这边来,擦肩而过时,陆竽看到他们胸前的校徽,确实昽高的学生,她的学弟学妹。

男生们留着清爽短发,走路连跑带跳,活力无限。女生们扎着马尾,手挽手聊最近的电视剧、明星。

陆竽想起什么,问落在队伍后面的两个女生:「你们这么早就开学了?」

两个女生愣愣地看了她一眼,其中一个笑颜如花:「我们是高三生,提前开学啦。」

陆竽悟了,果然,只有他们那一届是特殊的,因为政策严,不允许学校补课,法定节假日和寒暑假照常放。

离开高中校园不过半年,她感觉回忆青春像上辈子的事。那时候,她和江淮宁并肩走在一起,落在其他人眼中,会不会也是这样美好的画面。

陆竽笑了起来,他们那个时候为了节省时间总是吃食堂,很少大中午跑出来吃。

这条路往前走就是景和苑小区,再往前就能看到昽高的校门。

陆竽突然想逛校园,走到门卫处,好说歹说才让进。

她顺着主干道散步到行政大楼前,踏上台阶,看到玻璃橱窗里张贴着鲜红的光荣榜。

行政楼里的光荣榜一届一换,跟教学楼里的考试光荣榜不一样,这里面是上一届优秀毕业生代表。

陆竽第一眼就看到江淮宁,他排在醒目的第一位,穿着洁白的衬衫,脸上没有表情,背景是校长办公室。

听说他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学校奖励了几十万,他怎么不开心呢。

陆竽掏出手机,拍下那张照片。

她以前用的手机丢了,qq号也被盗了,一张江淮宁的照片也没有。唯一一张有他的照片,是学校发的毕业班相册,大合照,人脸很小。

橱窗玻璃蒙了灰尘,拍出来的画质不清楚,陆竽从包里翻找纸巾,擦干净一块,再拍一张,总算清晰了。

陆竽转过身,更清晰的画面出现在她眼前。

江淮宁长身玉立在几步外的台阶下,不知看了多久。.

三月棠墨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继续阅读哦,期待精彩继续!您也可以用手机版:..,随时随地都可以畅阅无阻....

/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