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餐厅的菜比云家小苑美味,唯一的不足是每道菜分量不多,几个女生早上吃没饭,展现出来的饭量过于惊人,中间还加了一次菜。

江淮宁买单时,何施燕偷偷瞄了眼比小臂还长的账单,咬了咬舌尖,回头找陆竽商量:“要不我们还是aa吧。江同学毕竟远道而来,我们才是东道主。”

陆竽不是存心要炫耀,只是一个陈述事实:“没关系,他考上省状元,我们学校奖励了几十万。三十万还是五十万来着,我没细问,反正不少。”

何施燕倒吸气,她连三千块零花钱都拿不出来,江同学动辄三五十万?

知识就是金钱,先辈诚不欺我。

何施燕再不提aa的事,这顿饭吃得心安理得。

江淮宁随手把小票塞口袋里,走到陆竽面前,给了她一颗柜台上拿的薄荷糖:“说我什么?”

陆竽撕开包装咬进嘴里,清凉溢满口腔:“说你厉害。”

“哪里厉害了?”

“学习厉害。”

江淮宁不置可否地笑了,手自动寻找她的手,握住,牵着往外走,侧头问其他人是回学校还是怎么着,用不用帮她们叫车。

她们岂是那么没眼力见的人,摆手表示不用:“你们该约会约会,我们先撤了。”

说着,几个女生互相手挽手迅速撤离了小情侣的视线,一秒都不打扰。

江淮宁见她们上了公交车,扭头问陆竽:“我们去哪儿?”

“我正要问你呢,你想去哪儿?”

陆竽没化妆,扎着马尾,羽绒服里是一套轻便的运动衣,本来是要去打网球的,被他突然到来的惊喜砸中,她什么都顾不得了。跟以往每次见面前都盛装打扮相比,此刻的她有点破罐破摔的随性。

江淮宁没想太久,说:“想去你的学校逛逛。”

“你不早说,我室友也是回学校,我们可以一起走。”陆竽屈指挠他掌心,对着他笑,“你是不是故意的?”

江淮宁一向坦诚:“对啊,故意的,想跟你单独待在一起。”

陆竽在他胳膊上打了一下,给他乱扣帽子:“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谈了几段?我看你游刃有余的样子,不像第一次谈。”

情话随口就来,草稿都不用打。

江淮宁把她的手塞进自己的冲锋衣口袋里,在冷风中等下一趟公交:“无师自通懂不懂?”

陆竽敷衍地点了点头,一句话能用无数遍:“嗯嗯,你厉害。”

不仅学习厉害,各方面都厉害,谈恋爱都比别人会得多。

——

陆竽临时担任导游,带江淮宁逛关州大学,附带讲解。

“我们学校最出名的就是五大人工湖,几乎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片湖,从上空俯瞰,五片人工湖连成下弦月,我们统称它们为月潭湖。不过,每个人工湖都有自己单独的名字。”陆竽指着面前这片湖,各色锦鲤从石桥下游过,带起圈圈涟漪,“我们看到的这片湖叫……”

“桃源湖。”江淮宁接话。

陆竽转过身来,着实被惊到了:“你怎么知道?”

桃源湖的名字由来是湖边种了一片桃林。

江淮宁长臂绕过陆竽的后颈,扣住她另一边肩膀,把她揽进怀里,得意道:“我不仅知道这片湖叫桃源湖,还知道另外几个人工湖叫秋梨湖、青杏湖、雪梅湖、玉竹湖、海棠湖,它们分别以湖畔种植的植物来命名。”

陆竽这个临时导游要宣布下岗了:“看来你提前做过功课,还骗我给你介绍,江淮宁你学坏了。”

江淮宁搂着她笑:“没做过功课,之前来过,偶然听人说起。”

陆竽被迎面一阵风呛到:“你什么时候来过?”

“上学期,元旦假期,当天赶了个来回。”

陆竽第一次听他说起这件事,胸口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下,明知故问:“你……是来找我的吗?”

否则他没有理由来这座校园。

江淮宁没说是或不是:“想来看看你生活的地方。”

国庆假期匆匆一瞥过后,他恍惚了很久,总是不经意想起在人潮涌动的街头看见的那抹背影。元旦放假,他大半夜睡不着订了张来关州的票,一个人在校园里幽灵一样晃荡了几个小时,逛了整座校园。

路过人工湖时,他看到有性子顽劣的男生在结了厚厚一层冰的湖面滑行,试着横穿过去。结果没走几步,冰面咔嚓咔嚓作响,裂了几道痕。那男生一脚踩进水里,刺骨冰冷的湖水没过大腿,岸上几个好友捧腹大笑……

他那时候误以为陆竽和顾承在一起,没想过要打扰她,因为见到了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存了一丝幻想,或许能偶遇她。

事实上,没有。

那么大的北城,他们偶遇过一次,虽然是他单方面遇见她。这么小的一座校园,他却找不到她在哪儿。

陆竽听他轻描淡写地带过,心还是疼了一下,她双臂搂住他的腰:“你别难过了,我补偿你。”

江淮宁眼里的那点儿悲伤消失了:“怎么补偿?”

“亲你一下。”

说完,陆竽抬起头,嘴唇蹭了下他的唇角。

“就这样?”江淮宁舔舔唇,没什么感觉,可能被她主动亲了几次,要求变高了,人都是得寸进尺的。

陆竽脸颊燥热:“你就知足吧,还想怎样。这里是学校!能不能有点学生的样子!”

说话声音突然变得好大,江淮宁合理怀疑她是害羞了,看一眼她越来越红的脸,他确定她就是害羞了。

——

按照陆竽的理论,在学校就该有学生的样子,他们接下来的约会地点就改成图书馆了。

江淮宁的书包里装了笔记本电脑和作业,在高铁上写了一些,还剩下一部分,要么见缝插针地写完,要么等明天下午回去熬夜写。

陆竽不想他熬夜,提出陪他写作业。

他们先回了趟女生宿舍。江淮宁在楼下等她,陆竽上去拿书本。

室友们早就回来了,躺在床上准备午休,陆竽敲了几下门,何施燕穿着睡衣下床给她开门,惊讶不已:“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男朋友走了吗?”

“一会儿还要出去。”陆竽挑了几本书装进书包里,“你的学生卡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何施燕从床尾的帆布包里翻出自己的学生卡给她,没问原因。陆竽主动交代了:“我们准备去图书馆学习,他没卡进不去。”

何施燕佩服学神的约会方式:“祝你们学的愉快。”

“走啦。”

陆竽挥挥手,背着书包跑出去了。

关大的图书馆坐北朝南,共有七层,尖顶的设计,朝东的一面墙覆盖了一半爬山虎,底下落叶堆积,没来得及清扫。

图书馆整体充满古朴气息,类似于古代的藏书阁,特别是到了晚上,灯光全部打开,在排排香樟树的掩映下,显得底蕴悠远。

江淮宁看到图书馆东边几十米处在施工,挂了绿网,他上次过来还没动工。

陆竽说:“学校打算再修一座图书馆,是你们清大的一位建筑学教授亲自主笔设计,无偿的。”

江淮宁想了下:“裴德先教授?”

“这你都知道?”陆竽又要夸他一句厉害了。

“不是我神通广大,李元超是建筑系的,听他说起过裴德先教授。老人家除了教书育人,业余爱好是免费给人设计建筑,全国各地很多大中小学校都有他的作品。”

“听起来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陆竽把自己的学生卡给他,她用了何施燕的,两人刷卡进去。

一楼大厅安置了饮水机,陆竽出来匆忙,书包里只带了个空水杯,先去接了杯水。

“修建新的图书馆是因为近年来考研人数激增,学生抢自习室座位堪比抢春运车票,学校干脆投资一笔,扩大自习室。”陆竽说,“新图书馆与这座图书馆之间会建一座桥梁连接起来,又是一道风景线。”

刚好聊到这个话题,江淮宁问她:“你要考研吗?”

“还没想好。”踏进自习室,陆竽自觉放轻声音,“老实说,我对高三复习有阴影了,考研跟高考比会轻松吗?”

江淮宁说:“不会。”

陆竽更小声了:“那我就更要考虑清楚了。”

找到位子坐下来后,两人没再说话,各自完成作业。

陆竽作业少,比他先写完,玩了会儿手机,给江淮宁写了张纸条。

“你到底订没订酒店?我现在帮你订。我们学校附近没酒店,你得打车到远一点的地方去。”

江淮宁看了眼,提笔在下面回了一行字。

“你们关州的酒店行业好没商业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