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旬,气温正适宜,对怕冷的陆竽来说,远没到能露大腿的程度。她没听何施燕的建议,抛弃小短裙,坚持穿了牛仔裤。

周六早上七点,陆竽坐车赶到高铁站,还有五十多分钟发车,她坐在候车大厅里,拍了张照片发给江淮宁。

江淮宁秒回:“我中午去接你。”

陆竽不想麻烦他,拒绝了。她去年国庆节去过北城,对车站的方位熟悉,出站后打车去清大就好了。

江淮宁没再回她,她以为他同意了。

抵达北城是十一点多,陆竽随着人流下来后,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江淮宁没听陆竽的,还是到西站来接她了。当时订票用的他的手机,什么时间到达他比她还清楚。

虽然她没有穿小短裙,但是足够让江淮宁眼前一亮。陆竽上衣是红色的海军领针织衣,胸前两粒扣子,喇叭袖带着点复古的味道。肤色白,两弯锁骨刚好露出来,纤细精致。深蓝色的高腰牛仔裤裹住两条细长笔直的腿。

在人群里鲜亮明艳,夺人眼球。

隔着一段距离,两人的目光遥遥对上,陆竽惊讶了一瞬,而后与他相视一笑。

江淮宁逆着人流走到她面前,轻轻拥住她:“代表北城欢迎你。”

陆竽自然地挽上他的胳膊,仰头看他:“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接见什么重要人物。”

“这么说也没错,是我心里的重要人物。”

陆竽笑:“江淮宁,你又进修了新的恋爱课程吗?”

江淮宁也笑:“可能吧。”

陆竽只背了一个小包,蹦蹦跳跳地走在他身边:“你来接我没问题吗?不会耽误你的事吧。”

“我报的项目已经比完了,只剩下午的篮球赛。”江淮宁把她鼻尖上的一缕发丝勾到耳后,“肚子饿不饿?先带你去吃饭。”

陆竽肚子不饿,早上候车时,在肯德基里买了豆浆和汉堡:“好可惜,没看到你跑一千五百米。你跑了第几名?”

高二举办运动会,正逢江淮宁手臂骨折,打了厚厚的石膏,无法参加任何比赛项目。到了高三,高考等着他们,运动会这种活动不带他们高三生玩,她至今没见识过江淮宁在赛场上的风姿。

江淮宁摸了摸棒球服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块金牌,挂在她脖子上。

陆竽捏起胸前的金牌,上面印着“男子1500米冠军”字样,惊讶了一番:“你是第一名啊?”看书喇

江淮宁轻哼一声。

“归我了。”陆竽把金牌取下来装进包里,装模作样叹了口气,“这么看来,没看到你比赛现场更可惜了。”

他拿冠军的时候,场外不知多少女生疯狂呐喊。

江淮宁低头看着陆竽,想确认她是在逗他,还是认真的。她的眼睛很亮,越看越好看,他懒得管她说的是不是玩笑话,他当真了:“下午让你看个够。”

“我说的是一千五百米跑,不是篮球比赛。”

“不想看篮球比赛?”

陆竽抱着他手臂往下拽了一下:“你怎么理解的?我的意思是,一千五百米我想看,篮球比赛更想看。”

江淮宁总结:“要不你直接说你想看我,这么说的话我比较好理解。”

“江淮宁,你脸皮真厚。”

“比比谁更厚。”江淮宁拿自己的脸去蹭她的脸。

陆竽伸手推他的脸,佯装嫌弃:“粉底都蹭掉了!”

“给你买新的。”

陆竽不听,继续推他。

手机响了一声,江淮宁停止打闹,拿出来看了眼。胡胜东发来的消息,危言耸听:“江淮宁,你完蛋了,辅导员刚来点名,你提前溜了,看你怎么办。”

陆竽见他脸上没表情,有点担心:“怎么了?”

江淮宁把手机给她看,陆竽紧张地“啊”了一声:“那怎么办?”

胡胜东下一条消息隔了几秒发过来,江淮宁再拿给陆竽看。

胡胜东:“我跟导员说你去厕所了,没记你名字。”

陆竽提起来的一口气舒出去:“你这室友还挺好的。”

江淮宁抬手拍了拍她的发顶,他的女朋友还是太天真了:“辅导员根本没来点名,他第一条消息就在撒谎。”

陆竽怔住:“这样吗?”

胡胜东又发来一条,验证了江淮宁的话。江淮宁直接把手机塞给陆竽,让她自己看:“哈哈,是不是被我骗到了。”

陆竽露出无语的表情,怎么你们高智商人群私下都这么幼稚。

——

陆竽口腔溃疡,江淮宁中午带她去吃了点清淡的。

比赛下午三点开始,两点左右要去场馆集合。吃完饭,江淮宁牵着陆竽逛清大的校园,算是礼尚往来。

跟她那次带江淮宁逛关大校园的体验大不一样,那天是周六,天冷,校园里没多少人晃悠。今天虽然也是周六,因为学校举办运动会,气氛热闹,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人。那些人不认识她,但认识她身边的江淮宁,连带着她也颇受关注。

陆竽听到路过的女生低声惊叹:“她就是江淮宁传说中的女朋友?”

还有的说:“原来江淮宁真有女朋友啊,她们怎么都说那是他拒绝别人的借口?”

“哲学系那位彻底没戏了。”

“不光哲学系那位,其他追求者也没戏。”

陆竽挑了下眉,歪头看着神色正经的江淮宁,她不信他没听到那些女生的议论,不打算说两句?

江淮宁看了她一眼,想笑:“想问什么?”

陆竽有一箩筐的问题问他,真正说出来的,只有几个字:“没什么想问的。”

江淮宁语调平缓,背书一样尽可能地说出她想知道的:“哲学系那位就是谢柠,你见过的,应该还有印象吧。高二的时候去昽高找我的那个女生。她是向我表白过,我当面拒绝了,没给过任何机会,也没有过让对方产生误解的行为。其他女生也一样。”

陆竽在他说第二句话时就笑了。

她要说不吃醋纯属是假话,别的女生惦记她男朋友,她不可能丁点不在意。包括赵芮有意无意透露江淮宁在学校里多招女孩子喜欢,她面上带笑,心里多少有点疙瘩。是江淮宁的赤诚和给她的安全感,让她觉得那点儿疙瘩微不足道。

此刻也是一样,她说没有想问的,他考虑到了一切,主动交代清楚了。其实就算他不说,她也相信他。

江淮宁问她:“你笑什么?”

“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毫无防备的表白,江淮宁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不变。只有陆竽知道,他握着她手的力道在收紧。

江淮宁在感情一事上把“得寸进尺”发挥到极致:“我允许你更喜欢我一点。”

陆竽笑容更灿烂了一点。

校园还没逛到一半,集合的时间快到了,江淮宁掐着时间给胡胜东发消息,让他把他的球衣带过去,他直接去篮球馆,不回宿舍了。

胡胜东什么表情包都有,给他发了个“你怎么比狗还狗”的柴犬表情包。

江淮宁收起手机,对陆竽说:“走吧,去篮球馆。”

陆竽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两点了。

越靠近篮球馆,那股沸反盈天的气氛越是能真切地感受到。陆竽手心出汗了,与她掌心相贴的江淮宁感觉到了,扭头看她:“紧张?”

陆竽一贯嘴硬,这次倒诚实:“有点儿。”

看台上都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估计没多少外校来的,她出现在当中太过突兀,以江淮宁在校园里的名气,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只多不少,一路走来的注目礼就是最好的证明。

“别紧张,一会儿给你安排一个绝佳的观看位置。”江淮宁捏了捏她的手指。

进到场馆内,按照院系划分的区域来了不少人,江淮宁一出现,沸腾的氛围像被按下暂停键,霎时间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