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看到江淮宁牵着一个女孩子的手进来。

纯白的衬衫在他身上最好看,修长双腿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没有因为他人的注视而停顿,与生俱来的光环让他从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再看他身边的女生,红色是会衬得白的人更白,黑的人更黑,他女朋友显然属于前者,整个人白得发光。妆容干净清透,微微卷曲的长发披肩,腰细、腿长,站在江淮宁身边显得小鸟依人,倒也有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绝不是依附,而是独自美丽。

俊男美女手牵手的画面映入观众的视线,篮球馆直接变成偶像剧拍摄现场。

安静的氛围持续了半分钟之久,就在陆竽的脸因那些注视越来越热的时候,气氛重新闹腾起来。

陆竽在闹哄哄的嘈杂声中,被江淮宁牵到计算机系的区域。他给她安排的位子是第三排中间,不过分近,也不过分远,属于最佳观看席。

她旁边是江淮宁的室友彭鑫,宿舍里唯一一个没参加篮球赛的人。

彭鑫眼睛发直,之前视频通话他没仔细看陆竽,照片倒是在江淮宁的手机上看过多次,没办法,江淮宁的屏保、桌面壁纸、聊天背景都是他女朋友,想不看到都难。他以为照片多少有美颜滤镜的效果,见了真人才发现更为灵动惹眼,照片毕竟是静态的,没有动态直观。

“彭鑫,我室友,一会儿我上场了,有什么问题找他就行。”江淮宁给她介绍完,脱了外套丢到她怀里,预备去换衣服。

陆竽微笑着打招呼:“你好,上次在视频里见过,我是陆竽。”

彭鑫笑成个傻子,不会说话了,只知道点头。

江淮宁临走时还不忘叮嘱他:“照看一下。”

“滚吧滚吧。”对上他,彭鑫就没那么拘谨了,嫌弃地挥了挥手,“好好打,干翻自动化那群菜鸡。”

江淮宁走到第一排,听到他的话,叉腰回头:“友谊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自动化系的同学知道你在背后这么称呼他们吗?”

彭鑫无所谓:“哦,友谊赛是吧,你女朋友在底下看着呢,你不拿个第一好意思?”

江淮宁无言以对,打了个手势走了。

“陆竽妹妹,喝不喝水?”彭鑫遵从江淮宁的嘱托照看陆竽,找班里的后勤人员要了瓶矿泉水给她。

“谢谢。”陆竽觉得他的表情里透着傻气,没忍住笑了起来。

彭鑫挠头,趁着比赛没开始,跟她瞎聊:“你可算是露面了。江淮宁在我们学校有多火你知道吧,不止我们学校,北城的高校就没有没听过他名号的,追他的女生能绕操场好几圈……啊,我说这个不是制造矛盾,就随便聊聊,随便聊聊。”

陆竽捧着矿泉水没喝,一直在笑:“我知道,你接着说。”

彭鑫见她不仅不生气,还特别认真地在听,于是放开了,嘴巴说个不停:“你放心,我们校草绝对称得上守身如玉第一人,甭管哪儿来的女生,一律拒绝,他身边连只母蚊子都没有。他拒绝那些女生的时候也没留余地,说得很清楚,就说有女朋友了。没用啊,他的女朋友只存在传言里,没人见过,久而久之那些女生就不信了,追他的势头更猛了。”

陆竽没打断他。

“这下好了,你出现了,传言被证实,估计没人再缠着他了。”彭鑫说得口干舌燥,咽了口唾沫,“你早该来的。”

陆竽适时递上手里没开盖的矿泉水:“喝点水吧。”

“谢谢。”彭鑫接过水,拧开瓶盖喝了几口,干渴的嗓子得到缓解,“我再给你透露一个事儿。”

他压低了声音,陆竽摆出听秘密的姿势,微微侧身:“什么事?”

“劳动节放假回来,江淮宁脖子上多了两个草莓印,被某些男生看到,不信他有女朋友,造谣他出去乱搞了。”

他们一个宿舍的人都知道江淮宁趁着假期去关州找他女朋友了,对此见怪不怪,奈何帮他解释也没人听进去。

陆竽:“……”

不知道为什么,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她接不上话了。

江淮宁换上球衣走出来,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充斥着整个篮球馆上空,穿透而出,响彻天际。

陆竽深深地震撼到了,愣在那里动不了。

满场欢呼的人群,江淮宁一眼锁定她的位子,目光笔直地看过去,只见彭鑫那颗大脑袋凑近她,不知道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她面露窘色。

江淮宁皱了皱眉。

陆竽看着场上的江淮宁,穿一身蓝色球衣,领口一圈白边,胸前印着数字6,脚上是她送的那双篮球鞋。

他居然还在穿,想来是他护理得当,不然早穿烂了。

江淮宁身后是他的队友,有胡胜东和卢宇,还有另外两个同班的同学,个子高高,站在一起十分养眼。

然而陆竽的目光只在江淮宁一个人身上。

老实说,她其实看不太懂篮球规则,之所以那么期待这场篮球赛,非要过来观看,无非是想看江淮宁。

篮球场上的江淮宁眸光清澈,短发利落,行走间少年气十足,仍旧是那个高中时期的江淮宁,一点没变。时间并没有磨平少年的棱角,他永远张扬无畏,坦荡赤诚。

陆竽不知不觉,眼眶竟有些湿润。

江淮宁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撑开护腕戴上,走到一旁跟队友交流。

比赛时间到了,裁判就位,尖锐的哨声响起,篮球高高抛到空中,江淮宁率先抢到球,一路被人拦截,追逐的脚步声紊乱而有力。

彭鑫激动地攥起了拳头,笑骂:“江淮宁还说友谊第一,放屁,他打得比谁都猛!”

陆竽的肩膀被人敲了敲,她目光不舍得移开赛场,漫不经心地扭头瞥了一眼,斜后方是个戴着眼镜,长相英气的女生。

她定睛看了看,眼中透着疑惑。

彭鑫给她介绍:“她是我们团支书。”

团支书拿了两个充好气的助威棒给陆竽,笑起来,褪去一些锐利,多了温柔:“一会儿可以用这个帮他加油。”

陆竽笑着接过来,跟她道谢。

接下来每当江淮宁进球,陆竽就跟计算机系的同学一起敲击充气棒给他加油助威,就好像她也是计算机系的一份子。

现场气氛随着两队比分拉大,变得越来越火热。

中场休息时间,彭鑫很上道儿,给陆竽拿了瓶新的矿泉水,冲场上示意:“给你男朋友送水。”

陆竽还在不停地晃着充气棒,被气氛感染,有些晕头晕脑:“需要送水吗?”她以为有专门负责的人员。

“你不去别的女生就要去了。他这学期打球的次数比较多,每次都有一群女生在场外等着给他送水。”彭鑫的话里没有夸大的成分,实事求是道,“不过他每次都自己带水,跟老干部似的,还拿保温杯。”

陆竽抱着矿泉水,犹犹豫豫地看着场上的江淮宁,总觉得这么多人围观,她冲上去有些招摇。

球场上,江淮宁一手撑着腰张口喘气,汗水顺着两边的鬓角滑落,淌过下颌,砸在地板上。他偏着头看向她,一副等着她的模样。

坐在陆竽后边的团支书从后勤人员那里抽了条干净的白毛巾,塞到陆竽手里,眼神鼓励她:“去吧。你再不行动,我们后勤小姐姐要去了哦。”

后勤人员已经起身了。

陆竽只好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一鼓作气从看台冲下去,这一块坐的计算机系的同学自觉给她让道。

整个场馆的学生都看着那个红色的纤细的身影,快速朝那个蓝色的身影靠近,最终,一红一蓝相接。

陆竽旋开瓶盖,红着脸把矿泉水递给江淮宁。

她脸红绝不是因为面对江淮宁害羞,是被太多人盯着,肾上腺素飙升到峰值了。

江淮宁仰起脖子吞水的时候,陆竽捏着毛巾踮脚给他擦脸上、脖颈的汗,看台上此起彼伏的起哄声围绕着他们。

比江淮宁进球时还要夸张热烈。

跟陆竽一起下来的后勤人员去服务其他的队员,被这场面吓到回头,看到好多人拍照记录这一幕。

陆竽简直想遁地逃离。

江淮宁一口气喝掉半瓶水,拧上瓶盖塞到她手里,见她目光呆愣,手掌在她脑门上轻拍了下:“傻了?”

明明是拍了下,在其他人眼里,只觉得校草在上演摸头杀,一个个疯了似的又笑又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