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竽拍下合同发给江淮宁。

术业有专攻,江淮宁对这方面也不是很了解,请法学系一位学长帮忙,看过以后,确定没什么问题,转达给陆竽。

陆竽签了合同,成为致意的一员,虽然只是临时员工。

整个工作室的人员就二十来个,分为a和b两个小组,另外财务一人,行政人事一人,老板就是姚菲菲。她看起来不太像老板,因为什么活儿都做,陆竽还看到她亲自拎着桶装水换到饮水机上,大为震惊。.

陆竽走完合同流程,就专注手头的任务。

姚菲菲给她的资料是匈牙利一个小众香水品牌的发展史以及名下多款香水的介绍,从这些资料中提取重要信息。

马超跟她透露,这个小众品牌只在当地刮起过一阵风,之后就不温不火地生产、销售,近期想打入中国市场,需要一个能让人记住的惊艳「亮相」。

哪怕是这种级别不高的项目,也轮不到才成立三个多月的小作坊。致意能拿到一个入场券,全靠姚菲菲的人脉,负责匈牙利和中国对接的那个人,是她过去的朋友。

陆竽对马超口中「过去的朋友」这个形容难以理解。

马超明说:「其实就是前男友。」

陆竽默了默,能给前女友介绍业务,至少说明当初的分手没有闹得太难堪。

「这事儿你心里清楚就行了,别往外说。」马超声音低了几个分贝,「咱们致意只是拿到一个机会,这个香水品牌还对接了其他的广告公司,能不能成功入选还是两说。这是致意的第五单生意,也是最大的一单,菲姐很重视。」

陆竽点了头,明白了这个项目的重要性。

马超额外补充了一句:「这一单不仅代表着工作室能不能更上一层楼,还关系菲姐在前男友那里的脸面,她最近着急得嘴上起燎泡了。」

陆竽没接话。

姚菲菲在办公室叫人,马超「哎」一声应答,跑过去了。

陆竽打开电脑,把勾画出来的重要信息列出来,下班前发到姚菲菲的邮箱里,跟其他人一块下班。

走出工业园区的大门,几个打扮时尚的姐姐惊呼:「哪儿来的帅弟弟,咱们园区的吗?从来没见过。」

「好久没看到这么朝气蓬勃的面孔了,年轻真好。」

「去要微信啊。」

「人家万一不搞姐弟恋。」

「你也说了是万一,万一人家就喜欢姐姐呢?」

「啧,看到没有,人家手里拿着奶茶,来找女朋友的。」

「就不能是自己喝的吗?」

走近了,她们注意到那男生拎着印有清大logo的帆布袋,暗暗惊叹。随即,那个男生提步,从园区大门一侧的树下走到门前。

那里飞奔出来一个女生,同样拥有青春姣好的一张面容,扑进他怀里。

「说什么来着,有女朋友了。」几个年长的姐姐说说笑笑离开。

陆竽跑得额前出汗了,满脸的笑:「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万一我没准时下班,你不就要等好久。」

「哪有上班第一天就加班的。」江淮宁笑着递给她一杯她爱喝的红豆奶茶。

陆竽捧在手里,眉心一动:「热的?」

「你少喝点冰的吧。」江淮宁从袋子里抽出吸管,撕掉薄膜戳进杯盖里,方便她喝。

陆竽嘴巴凑上去吸了口,软糯微甜的红豆在嘴里一抿就化:「好好喝。」她举起奶茶让他尝。

江淮宁只喝了一口就不再喝了。

陆竽看他拎着个帆布袋:「这是什么?」

「放学后顺路去图书馆借的书,

要用。」下午去上课没背书包,找胡胜东借了个帆布袋子,他换了个手拎书,牵起陆竽的手,「晚上想吃什么?」

「不知道,你来决定。」一日三餐,每餐都要纠结吃什么。

江淮宁问起她工作的事情,陆竽有说不完的话:「工作室里加上我不到三十个人,整体氛围不错,最近大家都比较忙,没什么时间交流,我只认识老板,还有一个跟老板关系比较好的……也算是我的上司?人挺好的。我今天的任务是筛选资料,除了吃饭基本没怎么休息过,赶在下班前完成了,看了好多好多文字,脑袋都发昏了。」

她靠着江淮宁的肩,喝了口奶茶,闻着他身上清爽干净的味道,突然觉得一点也不累了。

陆竽竖起脑袋:「我们去吃火锅吧!大夏天吃火锅,别有一番滋味。」

江淮宁准备好的安慰夸赞她的话语统统咽了回去。

——

江淮宁忙归忙,假期还是有的,他把陆竽从老家拐来北城,是想和她过轻松愉快的二人世界,现实却是她比他还忙。

有时候工作做不完还要带回家,戴着眼镜,绑着头发,穿着宽松的大t恤,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

问她在干什么。

她说明天上午要开会,在准备会议资料。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会议资料怎么也要你来准备。」

「小助理啊。」陆竽眼没抬,自我调侃,「小助理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江淮宁包揽了做饭的活儿,照着网上搜来的美食教程,拿陆竽当小白鼠,一道道菜尝试过来,由一开始的普普通通,逐渐进化为大厨。

暑假过一大半,致意工作室拿下了匈牙利的合作,办公区上下一片欢欣鼓舞,虽然后续方案还需要细化优化,目前的结果是值得庆祝的。

姚菲菲在群里发话,晚上下班后聚餐,打扮漂亮点儿就行了,其他的她全部安排好了。

陆竽跟另一个叫谷月的姐姐坐马超的车,副驾驶上是致意的老板姚菲菲,其他人自行组队,前往聚餐的地方。

陆竽抱着手机给江淮宁发消息:「晚上我们工作室聚餐,我不回去吃饭啦。」

江淮宁不忙,回消息很快:「在哪里聚餐,几点结束,我去接你。」

陆竽先把地址发给他,几点结束暂时还说不准。

江淮宁叫她快结束了给他发消息。

陆竽回复一个「好」字,因唇边不自觉带了笑,引起旁边的谷月的注意:「跟男朋友聊天啊?」

陆竽笑容腼腆地看了她一眼,收起手机回答:「嗯,问我什么时候结束聚餐,要来接我。」

「真甜蜜。」谷月羡慕道。

正开车的马超有些诧异,副驾驶上坐着老板,他没表现太夸张:「陆竽有男朋友了?也在北城?」

陆竽入职后,他就了解到她是关州大学新闻系的学生,至于为什么会来北城打暑假工,他没细问。

「他在北城读书,我们俩都是南合省的。」

「放暑假了,他没回家?」

陆竽斟酌了下言辞,说:「他是清大的学生,成绩比较好,课程结束后跟着老师做项目,放假比其他学生晚。不过现在也放假了,在北城有住处,就没回去。」

「清大的啊。」谷月惊讶极了,「之前听她们说,咱们这栋写字楼里有人的男朋友颜值超高还是清大的,是不是说你男朋友?」

陆竽看着她,楼里有人谈论江淮宁吗?

是了,他有时会来接她下班,频次不低,被其他人看见讨论几句很正常。

「应该是。」陆竽轻声说。

上车后就

闭目养神的老板姚菲菲听到这里,睁开眼睛,微侧过身往后看,眼里一点好奇的意味:「长得很帅吗?有没有照片我看看。我还一次没见过。」

谷月连忙附和:「我也没见过,只听她们在茶水间提起过。」

陆竽被盯得脸热,从包里翻出手机,屏保就是江淮宁打篮球的照片,她先拿给老板看。姚菲菲挑了下眉:「想过很帅,但没想过这么帅。」

谷月看完也满口称赞。

「我看看。」马超快坐不住了。

姚菲菲横他一眼,呵斥:「看什么看,专心开车!」

马超缩了下脑袋,收回心思认真开车。

姚菲菲再次扭过头去,卷翘的眼睫毛上下扇动,唇瓣涂了水红色的口红,显得年轻娇俏,没有当老板的凌厉感:「要不叫上你男朋友一起,他不是放假了吗?一块过来玩,让姐姐们给你把把关。」

陆竽愣了下,大着胆子拒绝老板:「不要。姐姐们会吃了他。」

姚菲菲掩唇笑起来,眼睛弯成一条弧线,小孩儿不经逗,随口说的话当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