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前两天,陆竽结束了致意的工作,订了北城到关州的车票,一些留在家里的行李让妈妈帮她寄到学校。

恰逢黄书涵从老家来北城,两人自然而然约定开学前聚一餐。

地点黄书涵定,陆竽提前一个小时出发,比黄书涵早到了十来分钟,挑了个视野绝佳的位置,拿手机拍对街的风景。

黄书涵进来后看到她,连忙提了步速,到她跟前喘了口气:“提前出发了,谁知道这个时间段路上也会堵车,没等我太久吧?”

“没,刚来一会儿。”

陆竽给她倒了一杯水,她端起来一口气喝完了。

黄书涵点完餐后,认真观察她的脸,上次见面还是清大运动会结束那一晚,也就隔了几个月,却像几年没见过面。

“鲈鱼,怎么每回见你变化都好大。”黄书涵想不通,“你是瞒着我参加什么变形记节目了吗?”

陆竽差点喷水,回怼:“你才参加了变形记。”

“不是,我夸你呢。”

“我哪里变了?”陆竽扫了一眼自身,她这条裙子蛮贵的,江淮宁送的,庆祝她工作顺利完结,“你是说我穿的这条裙子,跟以前风格不一样?”

黑色的修身裙,布料质感上乘,剪裁合宜,左侧开了一条小衩,显得贵气,她以前没尝试过这种类型。江淮宁瞒着她买的,拿给她的时候吊牌剪了,标签是一串她不认识的英文。她自己在手机上搜了一下,这条小裙子三千多。

她自己是绝对舍不得买的。

吊牌都剪了,也没办法退了,除了穿上没别的选择。江淮宁算是对她了解甚深。

黄书涵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裙子,两眼放光:“哇,你这条裙子好好看!但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浑身的气质不一样了。”她想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词,囫囵地说,“成熟又干练。”

谈个恋爱,成长这么大吗?

点的菜端上来,两人一边吃一边聊些没重点的话题。

黄书涵吃着香煎羊排,嘴巴都快塞不下了,说话声音模糊:“你和校草怎么样了?怎么没叫他一起过来。”

“他提前去学校报到了,教授找他有事。”陆竽说,“我跟你吃完,直接去学校找他,明天我就要回关州了。”

黄书涵擦了擦嘴巴上的油:“那我岂不是打扰你们所剩不多的二人时光了?”

“不会。”陆竽笑,“我们整个暑假基本都待在一起,不差这一天。”

黄书涵闻言,眼眸里笑意堆积,笑得别有深意,拿眼神偷瞄陆竽,压着嗓子轻声问她:“你们有没有那个?”

陆竽专注享受美食,没注意她的表情不太正常:“哪个?”

话落,她抬起头来看向黄书涵。

黄书涵朝她比了个口型,陆竽看懂了,当下呛到了,刚吃进嘴里的是爆炒鱿鱼须,上面的辣椒皮卡进嗓子眼,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来。

“至于反应这么大?”黄书涵以为她早习惯她时不时的语出惊人。

陆竽咳得脸红,瞪她一眼:“你怎么对什么事都好奇。”

“对别人不好奇,只对你好奇。”黄书涵给她杯子里续上椰汁,没放过她,“有吗?”

“没有。”

“不是吧。”黄书涵不信,“你们俩交往有半年多了吧,天天住在一起,同床共枕,没有过?是你不行,还是校草不行?”

“好了。”陆竽环顾四周,又瞪了她几眼,“吃饭的地方,我们能不能不聊这个。”

一顿饭吃得很慢,最后是陆竽买的单。

黄书涵把掏出来的钱包塞回去:“说好AA的,这顿这么贵。”

“我打暑假工赚了钱,请你应该的。”陆竽笑着说。

刚刚在饭桌上聊起过打暑假工的事,黄书涵也终于明白她蜕变的原因,被职场打磨过,身上多了些干练的气质难免的。

从餐厅出来,距离跟江淮宁约定的时间尚早,陆竽提议在附近逛逛。

喝的奶茶是黄书涵买的,她叼着吸管,无意提到顾承:“承哥跟你有过联系吗?”

在她这里,顾承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给他发过几次消息,趁着节假日,假装成群发的祝福。他一条也没回过,她就没再发了。虽然以前也有过联系不上他的情况,但这次给她的感觉不一样。看书溂

顾承似乎自我封闭了。

原因无他,他知道陆竽和江淮宁在一起了。

陆竽想了很久,说:“上次聊天是期末考试那段时间,之后就没联系了。”

“哦,他在忙什么?”

“他说平时不怎么看手机,忙着训练,没精力看,休息时间只想睡觉。”

黄书涵望着地上一团一团被树枝遮出来的阴影,唏嘘不已:“真想不到高中时期只知道玩乐的顾承,现在这么发奋。”

陆竽说:“人都是会成长的,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样子,不后悔就行了。”

黄书涵瞅了她一眼。

陆竽愣了愣:“怎么了?”

黄书涵扑哧一笑:“我们才二十岁,你要不要这么悲春伤秋。”她不止一次说陆竽超出年龄的老成。

陆竽立马笑起来:“是你先挑起的话题好不好。”

黄书涵收敛了笑,有些惆怅:“我以前从没想过,我们这群人长大后的样子,现在真长大了,发现长大也没什么好的。”

“叫我不要悲春伤秋,你又开始了是吗?”

黄书涵扯唇:“我是觉得现在的生活有点没意思,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啊。”陆竽充满信心地说。

黄书涵视线转回她脸上,好羡慕她,永远有目标有希望,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学业、感情都那么精彩,就连打个暑假工,也有不一样的境遇。

到了分别的时刻,陆竽站在路边看黄书涵先上车。出租车开走了,她给黄书涵发了一条消息。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顾承?”

黄书涵在车上看到这条消息,一怔,扭头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景物,几秒后,低头回复她:“不知道。”

可能是有点吧。

以前只拿顾承当朋友,或许某几个瞬间,她动过心,其他大部分时候,他只充当她漫长青春里一个重要的角色,跟陆竽、董秋婉、周鑫他们没什么不同。

亲眼看着他向陆竽表白,她竟然感到千分万分的动容。她是不是有病,喜欢上一个心里有人的男生。

——

陆竽坐车去清大的路上,反复看了黄书涵发过来的三个字。

不知道。不是不确定的意思,是喜欢他,但心里清楚没有可能,所以要留一丝余地给自己。

感情上的事,她无法替别人做主,劝黄书涵主动追求或是放弃。

能左右她决定的只有她自己。

到了清大,陆竽还未下车就看到了在校门口等待的江淮宁,穿黑色T恤,领口和下摆带了白边,假两件的款式,白色休闲长裤,戴了跟陆竽情侣款的浅米色棒球帽。

陆竽推开车门,正要过去,出来一个穿蓝色风琴裙的女生,走过去跟他说话。陆竽自觉等在路边,暂时没上前打扰,看手机打发时间,不太关注他们聊了什么、聊多久。

下一秒,江淮宁就注意到她了,叫她的名字。

陆竽抬眸看去,见他招了招手,她只好收起手机过去,正好听见他对那个女生说:“我回去发给你。”

女生道了谢,对着陆竽笑了笑,算作打招呼,走出去两步,突然想起来:“你是不是没我的联系方式?”

她是二班的,跟他不在一个班群里,同在教授手下做事才有交集。

江淮宁掏出手机,点开备忘录:“邮箱地址给我。”

叶姝南念了自己的QQ号:“我用的QQ邮箱。”

江淮宁点头,表示记下了,转头看陆竽:“跟黄书涵聊了什么?”他手指点了点腕表,“你迟到了十分钟。跟闺蜜约饭提前一个小时出发,跟男朋友约会就迟到,你男朋友是不是可有可无。”

叶姝南难掩吃惊,没见过这样的江淮宁。见他没话跟自己说,她就抱着书先走了。

校门口没其他人了,陆竽立刻举手投降:“我可以解释,原本打算吃完饭就过来找你,后来发现时间还早,就和黄书涵逛了会儿街,忘了看时间。”

江淮宁无所谓的样子:“哦。”

陆竽勾住他的手指,牵住:“你怎么这么委屈啊,江淮宁小朋友。”

“你才是小朋友。”江淮宁秒变正经脸,“晚上吃什么?”

陆竽听到这个问题就头痛:“我中午吃了好多,现在不是很饿,你想吃什么,我陪你吃点儿就行了。”

江淮宁一顿,看着她,同样的话说两遍:“陪闺蜜吃饭就兴致高涨,陪男朋友吃饭就是不饿?”

陆竽笑着拿拳头捶他胳膊:“你差不多得了。”她还是心软了,“晚上我请客,我们去吃你喜欢的那家私房菜好吗?”

江淮宁被哄好了,带她去等公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