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竽眼神错愕:「我的朋友?哪个?」

她在学校的朋友寝室里的人都认识,直接说名字就好了。

赵芮自知失言,不肯再说了。

那个男生帮陆竽说过话。她去男生宿舍楼找陈嘉林那次,那个男生路过她身旁,不轻不重地丢下一句话,让她在陈嘉林面前丢尽了脸。

他或许是陆竽的暗恋者,要不然为什么多管闲事?

陆竽不明白她语气里的埋怨从何而来,就算是她的朋友,她也不该迁怒她。再者,人家公事公办,按照打印店里的规矩行事,她生气好没道理。

陶念慈从中打圆场:「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去吃饭吧。」

赵芮意识到自己发这一通火师出无名,抿了下嘴,想跟陆竽道个歉,又拉不下脸,只能顺着陶念慈的话,转移了话题:「吃什么?」

「不都在群里商量好了?自助餐啊,新开的那家,有烤肉和火锅。」陶念慈说,「我们快去吧,晚了要排队等位。」

何施燕轻拍陆竽的胳膊,给她递了个眼神,让她别计较。

陆竽着实无辜,陈嘉林那件事过去多久了,她也有男朋友了,赵芮总不会还对她抱有敌意吧?

——

自助餐厅开在学校南大门后头的十字街上,日暮西陲,街上的小推车首尾相接,绵延至长街尽头。

汪雨在网上团购的六人自助,出示二维码后,找到一个六人位的餐桌坐下,一人留下来看着大家的物品,其他人去取餐。

留下来的是陆竽,坐在卡座里玩手机,拍了张餐厅里的照片发给江淮宁,告诉他自己晚上吃什么。

江淮宁回给她一张食堂的套餐。

陆竽点开看他吃了什么菜,回他:「怎么全是素的?」

江淮宁发了条语音:「天热,没胃口。」

「陆竽,我拿好了,你快去吧。」陶念慈最先回来,端了几盘用来烤的肉,还有一些熟食和点心。

陆竽按住语音键,给江淮宁回了条:「我去吃饭了,我们回聊。注意防暑,九月过去天气就凉快啦。」

她放下手机,从卡座蹦出去,穿梭在各式各样的食物中,挑拣喜欢吃的。:

陶念慈看了眼她的背影,笑了笑,穿了条那么优雅高贵的淑女裙,行动间还是那个活泼可爱的陆竽。

赵芮端着吃的坐在她旁边,正好看见她在笑,问:「笑什么?」

「陆竽啊,她那条裙子好好看,穿着特别显气质。」陶念慈说,「她男朋友眼光真好,挑的裙子口红都很适合她。」

「那裙子是她男朋友送的?」

「汪雨问过,陆竽说是男朋友送的,汪雨说不便宜。」

「能有多贵?」

「好像三千多。」

赵芮不作声,心里扎了毛刺似的,沉默了几秒,不以为意地说:「一个女生,总花男朋友的钱不太好吧,又没有结婚,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她暑假还跟男朋友住在一起,便宜都让人家占光了,以后的事谁说得准。万一分手了,后悔都来不及。反正我肯定不会像她那样。」

陶念慈看着她,表情凝住了,这话乍一听没错,处处为别人考虑,可就是让人感到哪里不舒服。

何施燕这时候过来了,把一摞盛装肉片的白色碟子放到桌上,笑着问:「聊什么,表情这样严肃。」

陶念慈正要开口,赵芮抢话:「没聊什么。」

「啊,我还想拿蛋挞来着,忘了。」何施燕站起身,「那边有现成的,刚做出来,你们要吗?」

陶念慈竖起两根手指:「帮我拿两个,谢谢。」

何施燕看向

赵芮,后者摇摇头。

何施燕离开后,陶念慈才续上方才没来得及说的话:「我觉得你说得有点严重了,不至于。陆竽前天还在网上给她男朋友买了双球鞋寄过去。你当时不在宿舍,我和燕子帮她做了参考,那双鞋价格不便宜。除了球鞋,她还给她男朋友买了把机械键盘,跟她裙子价位差不多。」

赵芮不知道有这回事,脸颊红白交加,添了抹尴尬。

「所以说,看问题不能太片面。」陶念慈说,「他俩挺配的。」

赵芮咧了咧嘴角,强撑着笑意说:「我的出发点也是为她着想,没有了解那么多。」

「嗯,我知道。」陶念慈肚子饿了,先把肉片铺到烤盘上,「还有哦,你提到她和她男朋友同居的事,完全不用担心,他们的父母是认识的,没有反对。」

赵芮笑容有点僵:「我没听说过。」

「上次聊天,你好像去澡堂了。」陶念慈见其他人回来了,注意力就被食物拉走了,「陆竽,你这个灌汤包在哪里拿的,看着好好吃。」

陆竽直接递给她:「你先吃,我再去拿。」

「嘿嘿,谢谢,我坐里面不方便出去,麻烦你了。」陶念慈夹起一个,薄皮大馅儿,鲜香的汤汁从咬破的小口里流出来,烫嘴。

餐桌很快被几人拿的东西占满了。

何施燕看着堆满整张桌子的东西,担心能不能吃完:「每次吃自助餐,一开始是看到什么都想吃,到最后就是谁拿的谁吃。你们记得自己拿了什么吧?」

气氛寂静了几秒,陆竽的笑声打破了僵滞:「我应该穿裤子的,肚子吃撑了还能松松裤腰带。」

「别啊,你穿这裙子特漂亮,刚才你在那儿挑东西,不知道多少人在看你。」何施燕挑了挑眉,「没骗你。」

话落,过道边冒出来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衣着简单清爽,不花哨,手里握着手机,面上带着点不自然,视线凝在中间的陆竽身上。

何施燕惊诧一瞬,了然地笑了起来:「同学,有事吗?」看他的样子也是大学生,没准是一个学校的。

男生略微腼腆,估计前来搭讪是斟酌已久才鼓起的勇气:「你好,我是财大的,能交个朋友吗?」

何施燕假装不知情:「我们这么多人,你想跟哪位交朋友?」

男生目光更直接了,直直地盯着陆竽,重新打招呼:「你好,能加你的联系方式吗?」

陆竽嘴里叼着一块烤熟的牛肉,闻言抬起了头,眉心揪了一下,思考该怎么委婉又不失力度地拒绝。

还是何施燕厉害,抓起陆竽的右手,给男生展示她手上的钻戒:「我朋友已经订婚了,她未婚夫是个醋缸,恐怕你要失望了。」

陆竽不当心咬到了舌尖,轻皱着眉嘶了一声,什么订婚,什么未婚夫。

「抱歉。」男生红着脸匆匆离开。

陆竽转过头看何施燕,提了一口气:「你真敢说。」

汪雨:「她不是一直很敢说吗?你才知道。」

何施燕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还给她出主意:「下次你想拒绝搭讪的男生,建议你偷偷把钻戒换到无名指,开口说你结婚了。」

陆竽:「……」

她佩服的人有很多,何施燕能排前三。

——

大一新生的军训结束,伴随而来的是崭新的大学生活,以及即将到来的迎新晚会。

陆竽所在的新闻一班出了个话剧节目,由文艺委员负责统筹,陆竽没太关注,只知道剧本从开学打磨到现在,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导致排练的时间很紧张。

晚上,陆竽坐床上背台词,敲门声打断了她。

得到允许后,文艺委员推门进来,扬起一张温和的笑脸,嗓音柔柔的:「班副,在忙什么呢?」

虽然她的笑容很甜美,但陆竽看出了不怀好意。

「在背台词啊。」文艺委员自问自答。

陆竽憋不住了,主动问她:「找我有事?」

文艺委员双手合十,指尖抵着下颌,先把「拜托」的姿势摆好了,然后软声软气地央求:「我们的话剧缺个女演员,你能不能顶上?」

陆竽摆手,脸上抗拒:「你太抬举我了,我哪儿会演话剧,演根木头还差不多。」

她以前不爱表现自己,上大学后在努力克服,但不代表她不自量力。

「除了你,没别的人符合我的要求。」文艺委员坐在她床边撒娇,「你就试试吧,我们服装道具都弄好了,旗袍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