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竽合上单词本,脸上满是疑惑:「穿旗袍?你们那个话剧是什么题材的?」

文艺委员见她态度有所松动,赶忙捉住她的手,大力游说:「民国剧,虐恋情深,凄美be故事,你会喜欢的!」

「咱班女生那么多,找不出来一个合适的?」陆竽说什么也不信。

「真没有合适的。胡晴和范星晚试过,她们自己都说不行,演不来。我看了也觉得不太好。问过你们宿舍的何施燕,她连试都不试就拒绝了。我寻思着你不是爵士舞社的吗,有点舞蹈功底,出演肯定没问题。」

她说话太急,没注意措辞,一下让陆竽找到漏洞:「刚还说为我量身定制的,合着别人先试过了。」

文艺委员尴尬一笑,发动磨人大功:「行行好,帮帮忙,班副,最最好的班副。」

能说的好话都说尽了,陆竽还是不为所动:「不是我不帮忙,我是真没表演天赋,再说了,距离迎新晚会只剩几天,时间太短我连台词都背不下来,更别说排练了。」

「不用背台词!」文艺委员激动道,「我们女主角是个小哑巴,全程没有台词,你当默剧来演就行了。」

陆竽无言。

她大概猜出胡晴和范星晚两位大美女辞演的原因了,不需要说台词,更考验表演者的眼神和表情,演不好就成了手舞足蹈的傻子。

陆竽脑袋摇成拨浪鼓:「放过我,我真的真的担不起大任。我以为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你现在跟我说是女主角,我心理压力更大了。」

「班长……呜呜,如果你不演,我们的节目就要被撤掉了。」她真心难过,「大家忙了快一个月,开学之初就在准备,剧本修改了无数遍。节目已经报上去了,撤掉太可惜了。」

文艺委员住在楼上,跑上去一趟,把打印成册的剧本拿给她,叫她先看剧本,再决定要不要演。

陆竽实在拗不过,暂时答应她会考虑。

何施燕端着盆从外面进来,刚巧和文艺委员迎面碰上,打了个招呼,见陆竽手里拿着一沓装订的本子,心下明了:「她来找你演话剧的?」

陆竽拿剧本蒙住脸,深深叹气:「谁让我是班委,真没人出演就只能我上了。」她听文艺委员说已经找过何施燕,好奇道,「你怎么不演?」

「我倒是挺想过一过演戏的瘾,可一听说要跳舞,脑子瞬间清醒了。」何施燕挥舞了几下胳膊,「我这四肢不协调,站在台上跳舞就跟母猩猩求偶似的,什么虐恋情深,估计要笑倒一大片观众。」

她的描述把陆竽逗乐了。

何施燕对她比了个开枪的手势:「女主角就交给你了。」

陆竽对文艺委员说会考虑,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她不想看着大家的努力付之东流,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迎新晚会节目。….

何施燕说:「角是我们班梁川,班里的男生属他长得最好看,就是不知道扮演起军阀怎么样。难为我们文艺委员,说动他出演话剧,他那人看着就挺严肃的,平时也不爱参加活动……」

陆竽在她的念叨声中,大致翻了翻剧本,篇幅不长,包含的内容却不少,毕竟舞台上的时间有限。

她所饰演的女主角是一名曾经风光无限,最后家族败落被卖到风月场所的小可怜,因家里一场大火,声带受损,无法开口说话,脸上还留有一道疤,但是不影响她的美丽。后来遇到军阀,得到救赎,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个人的情爱终究难得圆满。

女主角穿着白色旗袍光脚跳舞的分镜头写得很详细,陆竽着重看了这一段,已经开始发愁了。

——

不知陆竽在忙什么,回消息都没那么积极,江淮宁盯着手机屏幕,时

不时按亮。两个小时前发的消息,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有陆竽的课表,她下午就一节课。

「东子,给我发条消息,我手机好像出问题了。」江淮宁瞥向边上打游戏的人。

胡胜东丢下一句「等会儿」,眼睛没舍得从游戏世界里移开。

江淮宁没耐心等他,同样的话跟闲着无事的卢宇说了一遍。卢宇抄起手机,问他:「消息还是怎么着?」

「就。」江淮宁说。

卢宇点开对话框,给他发了个表情包。

江淮宁手机响了一声,说明他的手机没问题,能正常收到消息。他沉默了,垂下眼眸对着桌上的手机发呆。

「咔嚓」一声,江淮宁回神,抬眸就对上彭垚偷拍的举动。彭垚尴尬收手,怪他忘了开静音。

「你在拍什么?」江淮宁微微蹙眉。

胡胜东打完一局游戏,抻了个懒腰,替彭垚回答:「拍我们校草郁闷的样子,给他女朋友看看。」

江淮宁轻嗤一声「无聊」,陆竽连他的消息都没回,更何况别人的消息。

手机蓦地响起,江淮宁下意识以为是陆竽回了消息,按亮屏幕才发现是快递短信,显示他有两个快递到了。

他近期没有买东西。

胡胜东凑近一看:「你有快递?正好,我买的剃须刀到了,你顺道帮我拿一下,也是顺丰。」

江淮宁斜他一眼,收起手机去拿快递。

抱回三个盒子,他把最上面那个属于胡胜东的扔给他。胡胜东拿到手,三两下拆开了,检查了遍,没什么问题,放到书桌上,转头去看江淮宁:「你买的什么?」

江淮宁从桌上拿起裁纸刀,划开胶带,盒子里是一双鞋,他的码数。

胡胜东凑近看,咋咋呼呼地叫了一声:「这双鞋!你什么时候买的?」

江淮宁实话实说:「我没买。」

「陆竽送的?」

他的话提醒了江淮宁,之前的郁闷消失不见,嘴角上扬,弧度夸张:「可能是吧,等会儿我问问她。」….

「瞧你那样子,肯定是她啊,还能是别人?」彭垚围过来,「快打开看看另一个。」

江淮宁划开第二个快递盒子,里面的东西被泡沫袋裹了几层,拆到最后一层,露出东西的本来面目。男生寝室里传出整齐的倒吸气的声音,紧接着惊呼不断。

「卧槽,这键盘!手感一绝!」

「种草好久了没舍得买!」

「先借我打两把游戏,校草大好人!」

江淮宁嫌吵,眉心锁得死紧:「你们烦不烦?」

胡胜东又调侃他:「死样子,心里乐开花了吧。」

——

陆竽忙完是半小时后,穿着短袖和运动裤盘腿坐在光滑的地板上,背靠着墙壁,从包里摸出手机,六条来自江淮宁的未读消息挂在屏幕上。

她擦了擦脖颈的汗,朝文艺委员张书锦说:「你刚拍的能不能发我一份?」

「好嘞。」

陆竽收到,自己看了眼,发给江淮宁,顺便告诉他自己没看消息的原因:「在排练话剧,为迎新晚会做准备,一下课就过来了,时间太紧,没空看手机。」

江淮宁正等着她的消息,下一秒就回了:「你演话剧?」

陆竽仔细读了一遍,品出一股质疑的味道:「不行啊。」

江淮宁先回的消息,而后才点开那条,是她跳舞的样子,光着脚,宽松的运动款衣服也没能遮住她纤细的腿型,长发挽起,脖颈上粘着几缕细软发丝,在整面镜子墙前轻柔起舞。

江淮宁撤回了那条「你演话

剧」的消息,重新回复:「我女朋友真厉害。你们迎新晚会是什么时候?」

陆竽笑了:「你要过来看吗?别想了,这周五晚上。你周五课那么多。」

江淮宁觉得遗憾,他还没见过陆竽在舞台上表演节目的样子,只是一小段舞蹈就勾起了他的观看欲。

jhn:「你们排的什么话剧,怎么还有跳舞的环节?」

女朋友:「先保密,等节目出来了,我发完整版给你。」

「班副,休息好了吗?我们再完整地排一遍,然后去吃饭。」张书锦过来叫她。

陆竽应了声「好了」,抓紧时间给江淮宁发了一条:「不跟你聊了,我还要接着排练。」

江淮宁那边刚好在同一时间给她发来消息:「鞋和键盘?」

他言语简洁,陆竽一愣,想起来了:「你收到了?」

jhn:「刚收到。」

话剧组一众成员都在等女主角,其中一个笑着催促:「班副,有了男朋友就不要我们,你还有没有人性啦。」

陆竽嘴上说着「来了来了」,手上动作没停,以最快速度打字:「我高中送你的那双球鞋都穿旧了,扔了吧。键盘是找高手请教的,没买错吧?」

江淮宁告诉她:「我现在成了全寝室的眼红对象。」

陆竽嫣然一笑,扔下手机,投入到话剧排练中。.

三月棠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