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书锦顺着他视线的方向看去,只有何施燕和汪雨离开的背影,没有其他人。她拿着扇子在他眼前一晃:“嘿,回魂了,看什么呢。”

梁川从她手中抽走折扇,“啪”一下展开,对着领口扇风。

张书锦去跟进其他成员的妆造完成情况。

他们说话的工夫,陆竽的发型细节处都完善了,化妆师让她照照镜子,哪里不满意可以再调整。

陆竽对着面前的化妆镜,左右偏头,各照了一下,没有哪里不满意,每一处都超乎她想象的完美。

她之前还拿这个话剧当小打小闹的节目,现在目睹了张书锦的用心程度,只得更加上心,以求不辜负她的心血。

“没有,很好。”陆竽笑着回头。

化妆师指着另一个方向:“那我先去帮其他人了?”

“好的。”

陆竽从椅背搭的外套口袋里找出手机,五分钟前,她男朋友发了条微信,祝她演出圆满成功。

陆竽举起手机,对着面前的化妆镜拍了张照片,低头欣赏照片的时候,发现梁川还站在她身后,视线盯着镜子,似乎在看她。

她微微一愣,抬起头,与镜子里的梁川对视。

“你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这几天见缝插针地排练,大家的关系都处得不错,梁川也没他平时表现得那么闷,偶尔还开玩笑,陆竽扭头,“你不会现在要退出吧?”

那样的话,张书锦会杀了他。

“不是。”

梁川捞了把凳子坐在她边上,手掌搓了下头发,似乎不知如何开口。

“有什么话就直说呗,吞吞吐吐做什么?”陆竽看着他。

梁川挠了下耳朵,轻呼一口气,顾及后台还有其他人在,说话声音刻意压得很低:“你室友……就是那个,何施燕……”

说一半,又停了下来,十足吊人胃口。

陆竽哭笑不得地问:“你到底想说什么?何施燕怎么了?”

梁川是真不知该如何启齿,他的话一旦说出来,人家就能猜到他是什么意思,藏都藏不住。他不问的话,又抓心挠肺想知道答案。

“我是想问——”梁川顿了一瞬,语速突然变快,“你室友她有男朋友吗?”

“啊?”陆竽笑起来,额角那道疤都不再是丑陋的标签,随着她的笑意变得浅淡,“你是说何施燕吗?”

“昂。”梁川指尖蹭了蹭鼻子,耳朵红了,“随便问问。”

陆竽侧着身,手肘搭在椅背上,端详他的脸,当下戳穿了他的心思:“我看你的样子不像是随便问问,喜欢人家?”看书溂

梁川默然不语,他就知道,话一说出口,有些事情就藏不住。

陆竽不考验他的心态了,告知他实情:“她没男朋友。”

梁川眼神里多了些东西,说是亮点了一盏灯也不为过,他张口正要说话,陆竽紧接而来的话浇了他一盆凉水:“有个男朋友预备役。你要是追,没准有机会,但我不敢打包票。”

何施燕旅行途中遇到的一个男生,两人偶尔聊一聊,那男生给她寄过东西,为了不欠人情,何施燕也给人家寄过。他们没有再见过面,更进一步的发展也没有。

她问过何施燕,对那男生什么感觉,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说,如果对方表白,她或许会考虑,但对方什么都不说,她决计不会迈出那一步。

所以,称那个男生为“男朋友预备役”也没错。

梁川偃旗息鼓了。

“不会吧,这样就放弃了。”陆竽说,“用不用我帮你探探她的口风?”

张书锦急匆匆过来:“梁川,陆竽,你俩做好准备,快到我们上场了,仔细着点儿,听主持人报幕。”

陆竽收起聊天的心思,踩着一双宽口的平底皮鞋走过去。

张书锦给她捏肩:“放轻松,好好表演,别紧张,你一定可以的。”

到了这一刻,陆竽已经忘了什么是紧张。

听到主持人在念来自新闻一班的节目时,陆竽脱掉鞋,光脚踩到地板上,深深地吸一口气。

观众席上,新闻系那一块气氛活跃,鼓掌、呐喊、吹口哨的声音交织。

随着舞台的帷幕缓缓拉开,各种嘈杂的声音渐渐停歇,四周安静,观众席漆黑,唯有台上打着柔美皎洁的灯光,模拟了月光的颜色。

舞台一角放置了一株假的梅花,意在传达现下是冬季,鼓风机吹飞的细小白色花片象征着鹅毛大雪。

陆竽的身段儿映入众人的视线里,寂静的氛围被投掷了一粒小小的火花,噼里啪啦燃烧起来。

同宿舍的女生坐在台下,听到周围不时传来的赞叹,与有荣焉地挺起了胸膛。即使何施燕和汪雨提前在后台看过陆竽的妆造,还是被她在舞台上呈现出来的画面深深吸引。

舞台上的陆竽扮演着柔弱可怜的落魄小姐,可她分明是耀眼的、夺目的。

最后一幕,男主角倒在血泊里,她捧着他的脸,悲恸到极致,却哑着嗓子哭不出一丝声音,台前幕后观看的人心脏都揪起来了。

帷幕落下,还有好些人沉浸其中,后劲儿太大,以至于久久无法缓过来。

“我居然被学校晚会上的小话剧虐哭了,这合理吗?”

“看到后半段我还没意识到是be,我以为这是一个温暖救赎向的小故事,怎么会这样啊。”

“强烈要求改写结局,给我大团圆!”

“那个小姐姐演得太好了,跳舞那段我拍了视频,好美好美,呜呜呜,美女能不能给个姬会。”

陆竽在后台脱下旗袍,换上自己的衣服,终于交上了答卷,她长松一口气,坐在凳子上发呆,暂时没有去前面观众席。

“陆竽。”张书锦从外面进来,怀里抱了一束花。

陆竽眼睛圆睁,惊诧不已:“不是吧,这么大手笔,还给我准备了鲜花?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太破费了。”

张书锦笑弯了腰:“什么啊,不是我给你买的,跑腿送来的。我出去上厕所,跑腿正好给你打电话,没人接,我看到卡片上硕大的陆竽两个字,就帮你带进来了。”

陆竽翻出手机,上面果然有未接来电,还有一条消息,是跑腿发给她的,说是东西让她朋友带进去了。

陆竽把花抱过来,卡片上的字是打印的,落款是熟悉的三个字母,江淮宁送给她的花。

张书锦挑眉笑问:“男朋友送的?”

陆竽抿唇笑了笑,不答,眼里的柔情蜜意说明了一切。

——

迎新晚会结束,已经十点多,夜色深深,一盏一盏亮起的路灯在热闹的校园里驻守。陆竽抱着花跟室友一起回宿舍,落在后面,拉着何施燕说悄悄话。

陆竽问她:“你觉得梁川怎么样?”

何施燕正想跟她说这个人:“真没看出来,他还挺有表演天赋,你演得很好,他也没有拖你的后腿。而且,他那一身装扮比我想象中帅。”

陆竽听她赞不绝口,脸埋在花里偷笑。

“你笑什么?”何施燕感到莫名,细细瞅着她,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你怎么突然跟我提起他了?”

陆竽没正面回答,又问她:“你和那位小奶狗聊得怎么样?”

“别提了,网络不靠谱,半个月没联系了,他不找我,我也懒得找他。”

何施燕的语气里倒听不出遗憾的味道,一开始她就把人家当成可有可无的网友,后来虽然有过幻想,但很快被现实距离打醒了。

陆竽挨着她的手臂,神神秘秘地问:“你觉得梁川怎么样?”

“呃……”何施燕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怀疑她脑子坏了,“如果我脑子没问题的话,这个问题你刚刚已经问过我,你不记得了?”

陆竽摇了摇头,高深莫测道:“刚刚问,是想单纯听你对他的评价。现在问,是想知道你会不会考虑他。”

“考虑什么?”

“你脑子掉线了吗?”陆竽反过来嘲笑她大脑迟钝,干脆挑破,“考虑他当你男朋友啊,还能考虑什么。”

何施燕愕然,不明白陆竽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你以为我是心血来潮瞎问的?”陆竽扔给她一个真相,“人家在我面前打听了,问你有没有男朋友,你说人家是什么意思?”

何施燕一路沉默到宿舍。

陆竽把花插进瓶子里,刚好收到张书锦发来的话剧完整版,她托负责摄像的学长提前拿到的,新鲜出炉,还没在别处传播过。

台下的观众拿手机录的视频,肯定没有专业设备拍出来的高清好看。

陆竽自己没有回顾,她有点不好意思面对表演中的自己,直接传给江淮宁了,附加了几条文字消息。

女朋友:“答应你的完整版。”

女朋友:“谢谢你的花。”

女朋友:“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