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书涵别过头翻白眼,这女的肖想顾承不是一天两天了,越是不搭理越来劲。听说先前她交了个男朋友,照着顾承的模样找的。说真的,没一点顾承身上的气质,流里流气,她见过一次,只想吐。

现在顾承换了种风格,看她眼含秋波的样子,估计心头那簇火苗烧得更旺了。

“怎么着,一块玩?”

赵盼妍身后跟着两个姐妹,跟她一样,早早辍学了,在县城里找的工作。

顾承懒懒地掀起眼皮:“一边儿去,烦不烦?”

赵盼妍以前被这么对待,还会难过失落一阵,随着年岁增长,经历得多了,心变硬了,没那么玻璃心:“干吗这么冷淡,大家认识多少年了。”

顾承没好脸色:“滚。”

赵盼妍的姐妹为她打抱不平:“诶,顾承你怎么说话呢,妍妍哪里不好了,一直追着你,心里只有你,你还想怎么样?”

赵盼妍直勾勾地看着他,精致的妆容也掩不住委屈。

顾承嗤一声:“你话说出来你信吗?赵姐玩儿得花不是早就在十里八乡传遍了。前年那胎没打,孩子都会叫妈了吧。”

话说得刺耳,赵盼妍脸都绿了。

那两个姐妹拉着她,骂骂咧咧地走了。

黄书涵看着顾承,震惊到失神,仙女棒戳到袖子也没发现,烧了一大窟窿。顾承抬手给她的仙女棒打掉了,用脚踩灭,睨她一眼:“发什么呆?”

黄书涵没说话,他以前没这么刻薄地对待哪个女生,只有为陆竽出头时,对八班一个女生不饶人。

顾承眉眼锐利,气质冰冷,妥妥一个行走的冰山,江淮宁跟他相反,是炽热的太阳。

“打火机给我。”顾承伸手。

黄书涵把手里一直握着的金属打火机还给他,他拿过去,点燃了一根烟,走远了,一个人抽。

走时不忘叮嘱她一声:“照看一下我妹。”

顾馨彤和陆延在玩摔炮,扔在地上,啪一声响,两人咯咯笑个不停,不谙世事,无忧无虑。

顾馨彤玩了一会儿,没看见她哥哥,跑回黄书涵身边,拉拉她的袖子:“书涵姐姐,我哥哥呢?”

黄书涵叹气,无可奈何的样子:“你哥哥疗伤去了。”

顾馨彤睁大了眼,担忧问道:“他哪里受伤了?”

“心脏吧。”黄书涵随口一答,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话吓到小孩子了,忙笑着改口,“没有,我说着玩儿的,你哥哥没事,去抽烟了。”

顾承抽完一根烟就回来了,身上一股淡淡的冰凉的烟草味,嘴里嚼着长条形的软糖,酸酸甜甜,是陆竽给的那袋。

“他们人呢?”他扭头看向那个位置。

黄书涵抬手一指:“顺着桥头的台阶下去了,可能沿着河岸散步吧。”

顾承没多问,一根接一根吃着软糖,手指再探进去,没有了,他把空袋捏成一团,暂时没地方扔,塞回口袋里。

黄书涵一直在看他,没话找话:“你喜欢吃这个糖?”

“还行吧。”顾承背靠栏杆,耳边充斥着小孩子嬉笑玩闹的声音,他说话声不大,被淹没其中。

黄书涵还是听见了。

他穿着黑色夹克棉衣,看起来不太保暖,但他一点不觉得冷,前襟敞开,脖子露在外面。黑色工装裤,黑色皮靴。浑身上下没一点别的颜色点缀,与这黑夜融为一体,只有皮肤是白的。

黄书涵突然问:“给你发消息怎么总是不回?”

“不爱看手机。”顾承一句话堵住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黄书涵顿了顿,轻扯嘴角,试图让气氛不那么沉重,“你还没放下陆竽吗?”

顾承没回答这个问题。

黄书涵知道了,剩余的话就不必再说了,她扬起脸,在他肩膀捶了一拳:“大过年的,开心一点,成天垮个批脸,会倒霉运的。”

顾承眉峰一耸:“找打?”

“哎呀,我好怕啊。”黄书涵抱住手臂抖了个哆嗦,扮作嘤嘤哭泣的样子,“你刚教训赵盼妍,可把我吓坏了。”

顾承懒散地笑了:“恶心不恶心啊你,装什么林黛玉,你个鲁智深。”

黄书涵想弄死他,声音比他大,吼回去:“你才鲁智深!”

“比不过你。”顾承给她指河岸边的一排垂杨柳,拍拍她后背,一本正经地说,“看到了吗?你去倒拔一个。”

很好,跟她打嘴仗的顾承暂时回来了。黄书涵咬紧牙,给他一脚,叫他长长记性,涵姐不是好惹的。

——

时针快要拨到零点,沿着河岸散步的两人回来了,手牵在一起,裤腿沾了岸边枯黄的草屑。

“承哥,过来点烟花!”邓洋杰搬出准备已久的烟花,依次排开。

顾承没兴致,把打火机丢给他们。

桥边人头攒动,兴奋地仰头望向天空,不知是谁先起的头,大声喊着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

最后一个数字响起的同时,几排烟花冲上漆黑的夜幕,在空中炸开,万紫千红,如颜料泼洒。可是,世上最贵的颜料,也远没有眼前的一幕壮丽璀璨。

烟花持续了很久很久,空气里都是硫磺味。

陆竽抬头看着江淮宁,眼睛里倒映着烟花,一朵一朵,如星辰闪烁:“江淮宁,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江淮宁搂着她的肩,在她额心亲了一下。

周鑫回头正好撞见这幅画面,忙捂住眼睛,大惊小怪:“这是春节,不是情人节啊两位,能不能给单身狗留条活路。”

陆竽大笑:“走开,我们又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亲了一下额头而已。

黄书涵提议:“新年了,许个愿望吧朋友们。”

周鑫首先对着天空喊了一声:“祝我来年暴富!”

邓洋杰:“追到外国语学院的女神!”

李德凯:“我也要暴富!”

黄书涵手搭着栏杆,声音被风送出很远:“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有情况啊涵姐,你这是指你自己吧。”周鑫搔了搔耳朵,作出洗耳恭听的姿态,“来,跟哥说说,看上谁了,你们学校的?谁这么不给我们涵姐面子,我去揍他丫的。”

陆竽看着黄书涵,眼里情绪翻涌,既是心疼也是无奈。

黄书涵瞪了周鑫一眼,附带一句“管好你自己”,而后看向陆竽,换上笑脸:“该你了姐妹。”

在他们说出自己的愿望的时候,陆竽就在思考了,然而到了这一刻,仍是没有想好要许一个什么样的愿望。

她不可能无欲无求,只能说对近期的生活状态很满意,目前没有没达成的念想。

陆竽沉吟了下,笑着说:“那就祝我们身体健康,开开心心每一天。”

“好庸俗,鲈鱼你能不能学学我,多有野心抱负。”周鑫嘴巴利索,接话快。

陆竽反问:“庸俗吗?”

“庸俗!”

“我就是个庸俗的人。”

“……”

陆竽转头对上右边的江淮宁,他正含笑看着她和她的朋友拌嘴,她轻轻扬眉:“新年愿望,你不许一个?”

江淮宁说:“学业有成,早点毕业。”

早点娶你。

剩下半句,他在心里补上。

周鑫服了他们:“你俩一个比一个庸俗。”

剩下的董秋婉和顾承,一个许愿来年变瘦,一个什么愿望也没许。两个小朋友没参与,过了零点,他俩就开始打瞌睡,眼皮耷下,马上就要进入梦乡。

烟花散尽,他们一年一度的聚会也要散场了。

江淮宁开车送姐弟俩回去,陆延躺在后座睡着了,下车时,被陆竽叫醒,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揉眼睛。

江淮宁手搭着方向盘,回头看陆延,温声道:“陆延,你先进去,我和你姐姐还有话要说。”

陆延乖乖下车,进了大门。

“你要跟我说什么?”陆竽也有点困了,眼睛蒙着水汽,缓慢眨眼。

江淮宁解开安全带,两手捧起她的脸,深深地吻住了她。陆竽猝不及防,下一秒被他攻城略地,卷走了全部的神思,甚至忘记闭眼,任他予取予求。

顾承今晚的失意、落寞,江淮宁全看在眼里,与她唇瓣分开时,他轻喘一声:“我是幸运的人,不该再贪心许愿望。”

“嗯?”陆竽没太明白。

但江淮宁不解释,摸了摸她的发顶:“下车吧。”

“你现在回市里?”陆竽按了下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时间是零点二十,回市里差不多要两个小时。

“不然,我住哪?”江淮宁打了个哈欠。

陆竽侧过头看车窗外,陆延刚进去没关大门,穿过院子,里面的客厅还亮着灯,打麻将的人未离开,闹哄哄的声音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