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下学期开始,陆竽更忙,正好填补了江淮宁忙时的空缺。

签约漫语后的第一笔稿费能在后台查到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会打到卡上,陆竽看到数字很惊讶,更多的是欣喜。

钱还没收到,庆祝的方式她已经想好了。

陆竽中午从图书馆出来,往宿舍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午饭我请客,去吃火锅吧,我们常去的那一家。我在楼下等你们。@全体成员”

何施燕第一个回:“发生什么好事了?”

汪雨:“我正好饿了,马上下来。”

其他人回复“收到”。

陆竽背着书包,在宿舍楼下等了几分钟,室友下来了,坐公交车去吃饭的地方。

服务员递了一张菜单过来,陆竽让她们先点。

何施燕握着圆珠笔,视线从菜品上划过,在空框里画对钩。这家店人均消费中等偏上的水平,平时她们过来吃,aa下来还能接受,单陆竽一个人出钱就有点贵了。

菜单转了一圈,回到陆竽手里,她从上到下扫一眼,她们点的菜还没有平时二分之一多。陆竽了然道:“给我省钱?我请客的意思是让你们敞开吃。”

何施燕两手托着下巴,坐在对面看她:“你先说你是不是中了百万彩票。”

“那倒没有。”陆竽记得她们每个人喜欢吃什么,把没点的菜全点了,“我就是小小的赚了一笔而已。”

陶念慈立刻联想到了,吸了口气:“是不是那个……”

陆竽点头:“嗯。”

其他人面面相觑。何施燕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扫了一个来回:“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陆竽点好了,把菜单交给服务员,没多久锅底端上来,一块块堆积的牛油底料上,红辣椒和花椒的量吓人。

陆竽以前不太能吃辣,在室友们的影响下,对辣度的承受能力提高了不少,中辣的火锅不在话下。

“陆竽?”何施燕的好奇心还停留在陆竽和陶念慈打的哑谜上。

陶念慈戳开一盒酸梅汁,吸了口,笑盈盈地问陆竽:“可以说吗?”

“说吧。”

“陆竽以凯撒为原型画的漫画在漫语上连载,估计拿到稿费了。”陶念慈与有荣焉,“我们凯撒成网红猫了!”

随着关注陆竽的人越来越多,就有网友问漫画里的猫有没有原型,想知道长什么样子。陆竽为了满足大家,经过陶念慈的同意,在微博上po了凯撒的照片,引来一堆姐姐粉和阿姨粉,还说要给凯撒投喂猫粮和罐头。

何施燕说:“你每天一有时间就抱着电脑画画,我以为你是闲着无聊打发时间,原来在画漫画啊。”

“ohmygod!我们宿舍出了一个漫画家?”

“在漫语更新是吧,名字叫什么,我要去捧场!”

陶念慈作为寒假里就知道这件事的人,再也藏不住兴奋,给她们安利:“我早就在追了,已经看到最新一话了!要不是怕陆竽有压力,恨不得天天在她耳边催更。”

“有那么夸张吗?”

赵芮嘀咕一句,她一个不看漫画的人,也被她们影响,用店里的无线网下载了“漫语”app,搜索“鲈鱼儿”三个字,跳出来一部漫画,名字就叫《猫先生》,显示几十万阅览,收藏数上万,评论数上万。

最新的评论里很多人在跪求更新,各种撒娇卖萌。

“大大你已经有三天没更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都多少个秋了。”

“鲈鱼儿大大,打滚求更新。”

“医生说我病了,要看大大的更新才会好,你是不是不管我死活,嘤。”

“我有个朋友,临死前想看到完结,大大……大大……大大……”

赵芮不信有那么好看,点开第一话,清新又精致的画风一下抓住了她的眼球。且先不说情节如何,单单是画作的精美程度,她都愿意截下来当头像或壁纸。

锅底煮开了,鲜香麻辣的味道在空气里浮动,点的菜堆满了餐桌,还有一些摆不下,放在桌旁的小推车里。

室友集体追漫画,眼里已经容不下美味的火锅。陆竽被当众围观作品,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些暧昧、羞耻的设定,默默祈祷她们千万别当着她的面讨论,她可能会羞窘而死。

“朋友们,锅底开了,都不饿吗?”陆竽夹起毛肚往沸腾的锅里烫。

“等会儿,我先看完这一话。”何施燕看入迷了,一页一页往下翻,刚好看到要收费的地方,卡在了一个重要的剧情点,她脑子一下清醒了,拿着手机求助陶念慈,“这个玩意儿怎么充值,快教我。”

陶念慈放下筷子,很快给她弄好了:“你先吃吧,回去再看也行。”

看完收费的那一话,何施燕才意犹未尽地把手机搁在一旁,开始涮菜,对陆竽说:“看过你给学生会画的宣传海报,我就该意识到你是这块料。”

同样追了几话的汪雨也说:“陆竽你真的有点东西。”

陆竽的脸被火锅的热气熏得红红的,手背贴了贴脸颊降温:“我这就是小打小闹,赚点零花钱。”

何施燕夹起一筷子鸭肠放进蘸料碗里,吹了吹气,停顿了下:“校草这学期没怎么来找你,是不是你为了抽出时间画画,不让人家来。”

开学到现在一个多月了,江淮宁一次没来,不太像他以前的作风。

“哪能啊。”陆竽说,“他这学期实在是忙,一来一回的时间够他好好睡一觉了。”

何施燕说了声sorry,笑道:“是我搞错了因果关系,因为江淮宁很忙,所以你才把跟他见面的时间用来画画了。”

陆竽只笑不语。

碗里的蘸料吃完了,陆竽去调料台自取,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赵芮坐在陆竽旁边的位子,不经心地瞥了一眼。

是银行的转账短信,显示他行汇入一笔钱,四万多。

——

清大最近多了一则新的传闻,校草江淮宁跟他那个异地恋的女朋友分手了。

证据之一,这学期以来,他再也没去看他女朋友,他女朋友也没来看他。证据之二,是计算机系的人传出来的,大三的交换生名额有一个定了江淮宁,剩下那个名额未定,要去美国一年。

交换的那所学校在全球计算机专业里排名top,被称之为“计算机行业的黄埔军校”,傻子才会为了女朋友留在国内。

异地恋就够难维系感情了,异国恋更不用说,真没几对不be的。

这个谣言越传越真,那些沉寂已久的少女心开始蠢蠢欲动,各种绮念冒了出来,往江淮宁身边凑。

这当中不包括谢柠,经过一年多的沉淀,每天徜徉在哲学里,她对江淮宁的那点心思早就被时间和知识消磨完了。

偶尔听到别人讨论他,她会突然怔神,然后淡淡一笑。

在食堂吃饭碰见胡胜东和他的室友,没有江淮宁,谢柠端着餐盘找不到位子,就坐了过去。

胡胜东看见她在他旁边坐下,呛了一下。

谢柠用奇怪的眼神盯他:“你见我跟见鬼一样的表情,是不是不太礼貌?”胡胜东看恐怖片就是眼下这个表情,她见过。

好气人啊。

胡胜东收了收下巴。

谢柠用筷子戳米饭,随意闲谈:“我听说江淮宁和陆竽分手了,不是真的吧。”

“谁这么缺德,背后造这种谣,巴不得人家分手吗?”卢宇忿忿道,“要不是早上看到他俩打视频你侬我侬,我差点就信了。”

胡胜东眉毛拧起,一瞬就松开了,压着一股沉郁的情绪,端详谢柠:“你跟她们一样,盼着江淮宁分手,然后就有机会得到他?”

“我他妈……”

谢柠一张脸全黑了,想把餐盘盖在他脸上。

当她是什么人,她有那么见不得人好吗?

胡胜东自知话说得重了,开口道歉,谢柠不理他,只跟卢宇和彭垚说话:“我也觉得不可能,江淮宁那样儿,没在一起就要死要活的,在一起了怎么会分手。”

彭垚同情校草:“他哪是不想去关州找他女朋友,他上周末买好了票,庞教授一个电话打过来,他直接飞外地参加研讨会了,昨天才回来。”

卢宇附和:“你是不知道他有多忙,早上衣服都穿反了,出门时被我提醒才发现。”

谢柠:“……”

恕她无法想象这样的江淮宁。

谢柠问:“那出国交换的事儿?”

“你说这个啊,大概率是真的。”彭垚嚼着米饭,话音混沌,“除非他不愿意去。”